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吊铐、束缚衣、药物迫害…… 古稀老人冤狱三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王凤英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真相,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时,被国保警察绑架,后被东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王凤英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酷刑、药物迫害后,今年六月十二日,回到家中。她的退休工资至今仍被南昌市社保局扣押。

王凤英
王凤英

王凤英是南昌市果品食杂公司(现已划归赣江宾馆)的退休职工,现年78岁。中共恶党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王凤英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拘留;被强制关入洗脑班;在永修县看守所,遭野蛮灌食;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被长时间奴役;在江苏省兴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遭受四天四夜的刑讯逼供;仅二零一六年一年,她就被绑架四次。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的三年里,王凤英受尽凌辱、折磨,遭受了多种酷刑,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受到极大的创伤,年近九旬的老伴也在她被迫害中去世。

下面是南昌市国保大队、南昌市红谷滩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东湖区检察院、东湖区法院、江西省女子监狱等迫害王凤英的事实。

一、国保警察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上午,王凤英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时,被南昌市红谷滩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绑架。

在红谷滩国保大队,他们非法提审王凤英,把她铐在老虎凳上三个多小时。徐姓主任亲自动手把王凤英推上老虎凳,别人都溜走了,他累的满身大汗。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南昌市红谷滩公安国保到王凤英的大女儿家非法抄家;同日,又在王凤英自己居住的长运交通厅宿舍非法抄家;六月十六日、十七日,又两次在王凤英的小儿子家非法抄家。

公安国保不穿警服,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敲锁砸锁,抢走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很多大法书籍、电脑四台(王凤英两台、儿子一台、孙子一台)、打印机四台等私人物品,并且从王凤英老伴身上搜去了五百多元生活费,王凤英的工资钱也全部被抄走。

参与抄家的人员有南昌市红谷滩分局国保大队、南昌市国保大队的警察,领队的是南昌国保大队陈姓恶警。

王凤英被绑架后,当年86岁高龄的老伴寝食不安,不论烈日炎炎、还是寒风凛冽,跑遍了凤凰洲派出所、南昌市红谷滩公安分局、南昌市东湖区检察院、南昌市东湖区法院,强烈要求无罪释放王凤英,但没有任何音讯。

二、非法判刑三年

公安国保警察把构陷王凤英的材料报送检察院,几天后,东湖区检察院就对王凤英非法批捕。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多钟,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法院对王凤英非法庭审。法庭上,王凤英的老伴和儿女等八位家人入庭旁听,主审法官李益庆宣读了起诉书,以莫须有的“刑法第三百条”枉法定罪。

王凤英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她说:“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健康,我做一个善良的好人,没有违反任何的法律,对法庭的所有指控不认可、不服从。”王凤英并且当庭要求归还被非法抄去的师父法像及家中的存折、现金等私人财产。王凤英的老伴也陈述了家中被抄去的金额总数。

庭审约十二点结束,当庭没有宣判。后得知王凤英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江西省女子监狱的酷刑迫害

1、随意指使王凤英干活,随意打骂,不准睡觉

中共把王凤英这个当年(二零一七年)75岁的老人,一个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判刑三年。王凤英一进监狱,马上被三个包夹监视控制着。其中一个叫刘想的包夹很凶,她一开始就给王凤英下马威,不准她睡觉。她们随意打王凤英,动辄打她骂她,骂的很难听,她们拿打骂王凤英来出自己的气。

夏天,她们逼王凤英在四十度的高温下晒太阳、走队列;她们逼迫王凤英看“转化”的视频节目;对王凤英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包夹陈圆还要王凤英站在地中间,不准靠墙站着。开始王凤英站两个小时,后来他们就要王凤英站四个小时。王凤英大叫:“站不住了,我的腿站坏了!”包夹就威胁王凤英,恫吓她。她们拉、拖、推她,王凤英痛苦的倒在地上,几百人都围观着。王凤英经常被罚站到深夜十二点。

后来,又来一个包夹叫王秀琴,她更疯狂。她说,王凤英这老太婆不听话,就把王凤英的头按到厕所里。包夹蔡卓艳也经常刁难王凤英,她拉帮结伙来欺压王凤英,逼王凤英帮她做事,拿王凤英当奴工。中秋节那天,王凤英正在吃东西,包夹蔡卓艳从王凤英的手里一把抢了过去,说你不做事还想吃东西,另一个包夹拿书扇王凤英的嘴,包夹王秀琴打王凤英的头。

2、强迫写“四书”,穿束缚衣,长期吊铐

后来又换了两个包夹,她们自称是参加过“培训班”的,就是受过训练如何迫害人,如何“转化”法轮功学员。她们逼王凤英写“四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等),王凤英不写。她们就报告警察,几个人一拥而上,厮打着王凤英,把她打倒在地,她们有的抬王凤英的头,有的搬她的脚,有的拽着她的手,倒拖她,就象五马分尸。王凤英全身无力,说不出话来,她们就说王凤英装死。王凤英使尽全身力气给她们讲真相,叫她们不要这样做,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她们就打王凤英的嘴。

然后,她们把王凤英抬到六楼车间,在那里继续迫害王凤英,她们给王凤英穿上束缚衣,把她吊在铁架子上。王凤英胸痛、腿痛。这时,王凤英所在四大队一监区的教导员吴志勇和包夹郁琛来了,不但不同情她,还加大力度迫害,要王凤英写“四书”。王凤英大叫:我不写!我不写!她就叫防暴队来,防暴队就是专门打人迫害人的。立刻几个身强力壮的人出现在王凤英跟前,她们扑过来,她们长的又胖又大,力气又大,有的体重160多斤。

她们强迫王凤英穿束缚衣,一把把王凤英推倒在地,坐在王凤英身上,压的王凤英喘不过气来,她们不准王凤英睡觉,甚至不准她坐在床上。

防暴队的恶人给穿完束缚衣后,又把王凤英腾空吊起来,王凤英很痛苦,汗水止不住的流,她穿的束缚衣被汗水全湿透了,她们把王凤英一只手高一只手低的吊着。

第五天,包夹借来了一件束缚衣,逼王凤英穿上,很紧,王凤英要包夹郁琛给她松一下,郁琛却说束缚衣越穿越舒服。王凤英说:炼法轮功有什么罪? 这样折磨我?这次,王凤英被迫穿了九天束缚衣,一直未洗澡。象这样严重的迫害,王凤英遭受过两次,第一次六天,第二次九天。

3、监狱的药物迫害

监狱里,经常给犯人检查身体,在常人看来,好象是很重视犯人的健康,其实不是。知道中共活摘器官的人就都明白,这是阴谋,是有目的的。一入监狱,王凤英就被带去检查身体。又被抓住强行抽血。检查出王凤英有高血压后,她们就天天要王凤英吃药,王凤英吃了一年多时间后,王凤英开始抵制吃药。

因为王凤英不吃药,她们还不准王凤英买东西,不准会见家人。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王凤英跟赵警察说,我要买肥皂纸巾。她说不行。王凤英说,我要告你。赵警察火了,叫防暴队来了五、六个人,把王凤英吊了起来。四个人又把王凤英拖到仓库,吊在铁架子上,分开王凤英的手和腿,痛的王凤英站不住,王凤英痛苦的大哭。她被绑着束缚带,吊了三个多小时。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一次,她们说王凤英血压192,要王凤英吃药,王凤英不吃,她们就叫防暴队的人来灌药。她们六、七个人围着、按住王凤英,有的抬着她的头、有的扳手、有的扳脚,逼她吃药。她们又把药放在热水瓶里,王凤英知道后,就不用热水瓶里的水。后来王凤英发现饭里有药,王凤英就不吃饭,不吃饭,包夹就打她,王凤英就到别的桌上拿饭吃。有时菜里面也能闻的到药味,放的是药水。

一次,王凤英把包夹的饭拿过来,跟她换着吃,包夹大惊失色,迅速的抢过去,吓的蹦起来说:“不能换,不能换!” 两个包夹看到王凤英不吃药,很生气,十二月二十一日六点左右,王凤英去食堂吃饭,她们用饭车堵路,不让王凤英过去。王凤英想和前面的人一样踩着凳子过去,包夹姚细梅凶狠的骂她,开始拖她,孙为美用拳头打王凤英,把王凤英的头打肿了,很多人都看到了。

四、迫害家人 断生活来源

中共恶党对王凤英的迫害给王凤英的家人带来很大的痛苦,尤其是王凤英老伴唐维骥,他今年八十九岁。中共迫害王凤英,对他打击很大。王凤英被绑架后,他悲痛万分,寝食难安,尤其是听说王凤英在里面被恶人灌药,他非常担心,每次接见,他都会去看王凤英。王凤英曾对他说:“监狱逼我吃高血压的药,如果不吃,就强行灌。我没有病,为什么还要我吃药?”又有一次,王凤英对来接见的老伴说:“如果我有什么事,我绝对不是自杀。”

王凤英的老伴生前没有什么病,身体很好,还多次去公安、法院、检察院去为王凤英讨公道。但是多年的担心,他承受不了中共施加的这么大的压力、恐惧,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忧郁去世。

王凤英出狱后,王凤英听到老伴去世的噩耗,非常难过,她知道,没被这场迫害,王凤英老伴是不会去世的。

现在王凤英知道了,她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吃的药,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罗春荣吃的是同一种药,它根本不是治高血压的药,而是一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是一种特效慢性毒药。

王凤英出狱回家后,她原单位与南昌市社保局继续迫害她。他们要她归还三年监狱中领取的退休工资,共七万多元钱。现在,单位每月强行从王凤英工资中扣除,每月从王凤英的退休金中扣除一千八百元,只给王凤英八百元钱生活费。

当日前一篇文章: 被构陷到法院 南京一级警督程兰控告检察官徇私枉法
当日后一篇文章: 被非法关押一年 佳木斯市车锦霞面临非法庭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