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佳木斯安庆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佳木斯安庆派出所是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下辖的派出所,地址是东风区安庆小区院内。该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安庆派出所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江泽民政府多次评为优秀派出所、先进单位等,他们采取蹲坑、骚扰、绑架、抄家、勒索、非法关押、非法拘留、送劳教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一、原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立臣因迫害大法“有功”,曾被评为全国标兵。也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而被提拔到现任前进区公安分局长。

2004年末,原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立臣因迫害大法“有功”,曾被评为全国标兵,后被调换到顺和派出所任所长。宋立臣在工作计划中把迫害法轮功学员摆在首位,按他的旨意,该所一部份不明真相的片警开始到法轮功学员家蹲坑骚扰。

2004年末,警察高翔到法轮功学员张丽家,发现张丽正在看真相片,当天就伙同多名警察非法抄家、绑架了张丽,因张丽身体出现病态反应,看守所拒收,警察不得不在第二天释放了张丽。但该所所长宋立臣、警察偷偷给张丽报了三年劳教,警察准备再次迫害张丽。所长宋立臣还密谋迫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而被提拔到现任前进区公安分局长。他说自己也知道邪党不好,但他禁不住利益的诱惑而执行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他们每抓一名法轮功弟子都有奖金,而且他们抓法轮功学员有名额和指标。安庆派出所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被邪党江泽民政府多次评为优秀派出所、先进单位等。

二、安庆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1、尤志君只说了一个字“炼”字,就被绑架到看守所。

1999年9月9日早晨4点多,尤志君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在铁三运动场炼功,被安庆派出所警察丛庆滋(在路旁蹲坑的)劫持到安庆派出所审了一天,陈万友说:“炼就送看守所,不炼就写保证放回家。” 尤志君只说了一个字“炼”,警察就把尤志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送进看守所关押七天。这之后警察多次去她家骚扰、蹲坑、绑架,长期的恐惧使尤志君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四月,邪恶全市大搜捕法轮功学员,佳东分局稽查的警察(原来是安庆派出所所长姓隋)和长胜派出所的教导员晚上十来点钟到尤志君家抄家,没翻着什么走了。(详见明慧网报道《修炼后无病一身轻 尤志君多次遭中共迫害》)

2、王立霞自述被迫害经历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回来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不到三个月,他们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把我放了,后来才知道是派出所勒索了家里人的钱财,多少不知道。回到家中也不得安宁,包片警察庚志文经常上门骚扰,说我住这影响他工作,撵我搬家。有一次,他晚上领着人到我家里非法翻东西,还逼问家人我的下落。包片警察庚志文经常上门骚扰,说我住这影响他工作,撵我搬家。有一次,他晚上领着人到我家里非法翻东西,还逼问家人我的下落。

后来安庆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就要我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然后可以放过我。我说不可能那样做,他们就强行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让我按手印,还给我挂上大牌子照相。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说共产党不让的事就不要做。后来,我爱人来了,当着这些警察的面给了我两个大嘴巴子,他们还假惺惺的拉着。让我说不炼了,我就笑对他们。(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王立霞被迫害的经历》)

3、崔风英被勒索

崔风英第一次进京被抓拘留15天,索要伙食费300元。往返公安人员接人的费用全部算在她头上合计3100元。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山海关被截下,后接回佳市,家属托人花人情费用4500元,安庆派出所孙大宏索要200元人民币。详见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续)。

4、王文华老师自述遭受的种种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法轮功学员徐德淑和世人讲真相被举报,我去安庆派出所要人,被安庆派出所所长徐研景绑架到佳木斯南岗看守所迫害,后来丈夫托人把我放了回来。回到家后安庆派出所片警小丛和刘笃军经常来我家搜大法书和磁带,还没收了我的身份证。佳铁路公安分处也曾去我家搜书。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又一次走向天安门,和孙雪莲、徐德淑同时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同修徐德书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我们三个被非法遣送回当地,我单位派于洪伟和另一个男教师把我接回当地,学校领导李永德去车站接我并把我转交给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警察把我送南岗进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除夕之前,我才从魔窟闯了出来。

回来后,安庆派出所小丛和刘笃军仍然还是继续骚扰我修炼,经常去我家砸门,非法闯入和搜书,导致我一听到有人敲门就紧张,心脏突突的跳个不停,孩子和丈夫都受到惊吓,不能安心生活,整天忧心忡忡。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又被绑架,当时我在依兰县我妹妹家,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玉臣,现任前进区公安分局长,他们为了知道我的下落,把我丈夫强制带到派出所,两个八岁孩子留在家里,并且说啥时候找到我才能放我丈夫回家,到半夜了,我丈夫担心两个幼小的孩子,被迫告诉他们我的下落。宋玉臣带着安庆派出所警察到我的娘家、妹妹家翻找大法书籍,随后把我绑架回当地,关押在佳木斯南岗看守所。

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玉臣逼迫我放弃修炼,并说他就是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而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他也知道邪党不好,但他禁不住利益的诱惑而执行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他们每抓一名法轮功弟子都有奖金,而且他们抓法轮功学员有名额和指标。他们抓我的理由是他们对我们的电话进行了监控,同时他们非法搜查了法轮功学员王晓云的家,在她丈夫的手机找到我丈夫的号码,同时还发现她们家写着依兰县,所以猜测她和依兰县同修有联系,所以他们就到依兰把我绑架回佳木斯。宋玉臣把我的情况上报佳东公安分局(记得有个一个姓隋的警察主抓迫害法轮功)和佳木斯市公安局陈万友,因为我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隋姓警察按着市公安局陈万友的决定,把我绑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要开奥运会,街道和协警对我进行暗中跟踪、监视,片警王化成还派我家楼房对面水房的邻居监视我的行动,他们先对和毗邻而住的法轮功学员闵玉芝进行非法搜查,老人70多岁,被当场惊吓突发心脏病他们才罢手。第二天孙文玉趁她女儿早晨出门去上学开门的时候,非法闯入我的住宅,所长孙文玉和王凯、小丛等人非法搜去我的一些大法书,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同时非法审讯,然后把我送进佳木斯黑通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2008年11月份满一年才放我回到家中。安庆派出所片警王化成还去我家骚扰给我非法拍照。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女教师遭受的种种迫害》)

5、王晓云自述两次非法拘留,遭勒索三万多元及诉江被骚扰

2001年4月末,我和婆婆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几个警察轮番审问我真相资料的来源,我拒绝回答,后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被关了二十二天。丈夫花了很多钱,托人把我办出来。婆婆当时被建国路派出所勒索了一千五百元钱后放回家。出来后,单位将我停职,一停就是三年。

2002年春天,大批修炼人被劳教、判刑。我被迫流离失所。丈夫一个人当爹又当妈,照顾孩子,伺候婆婆,又要牵挂我。一天中午,我回家取东西,再次被绑架到佳木斯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立臣说他们下了大力气到处找我,用了很长时间。我被铐在铁椅子里一天一夜,一个外号叫“老干探”的警察用手指戳我眼眶,说这是他的绝活,这种痛苦让人难以承受,我当时大喊一声:警察不许打人,我没有违法,我是好人!他才住手。

这次在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丈夫再次花钱把我办出来,两次被抓一共花了三万多元钱,都进了陈万有、陈友德、李树卿、宋立臣等人的腰包。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市王晓云女士遭受的迫害》。

6、马翠红被劳教

2001年10月8日,马翠红和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上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心声,却被警察抓住衣领拽上警车,一个便衣警察对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警车开到了前门派出所,后来把她们送到北京顺义看守所关押。马翠红绝食抗议,绝食第四天被警察强行戴上手铐、脚镣拉到医院进行野蛮“鼻饲”,经过鼻子插入一根塑料管通到胃里,强行灌食。一天二十四小时让人监视,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将管子插入后再拔出来,这样反复操作,令人十分痛苦。一次恶人把管子插入气管里,把马翠红憋得满脸青紫,使她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10月17日,单位(原佳木斯市纺织厂)“610”将马翠红接走。10月19日下午,他们把马翠红交给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和安庆派出所警察娄长林(此人已经调至佳木斯市东风区公安分局长胜路派出所任副所长,办公电话04548382933 移动电话13836642389)。警察们在马翠红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强行将她送往看守所,看守所一看人已经折磨成这样了,拒收。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们还在研究要把马翠红往哪送,途经佳木斯市第二加油站、在家属强烈反对下,才不得不放人,人放了却还被非法劳教两年。马翠红虽然人在家,实质上还是将她在家中画地为牢,派出所派娄长林跟踪、监视,多次上家骚扰,使得家人不得安宁。

马翠红被迫流离失所。一段时间她去了母亲那里,电话被监听。2002年4月22日晚上大约11点左右,马翠红听到有人敲门,她们起来一看,家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警察们在使劲的砸门、见家人不开就撬门,最后破门而入,这时她们看见的房上、住处四周全是警察,据说有二十多辆警车、七十多个警察,将马翠红临时居住的小房围个水泄不通。警察们进屋不容分说,强行把马翠红从床上拖走,这时马翠红仅穿着内衣内裤,鞋都不让穿。当日下半夜,警察又把马翠红送入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后,又被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马翠红生前遭受的迫害(图)》。

7、包丽霞自述被迫害事实

2002年4月12日晚8点左右,安庆派出所所长宋立新、孙大宏等四五个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我的家门,没有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抄家,我15岁的儿子已经睡觉了,被他们吵醒,在屋里乱翻一通,拿走几本书、经文、磁带,甚至英语磁带也被当作宣传品拿走了。更可耻的是,他们把我家没有的资料也说成是从我家搜出的。后来宋立新骗我,让我去一趟派出所,说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也想要回我的书,但是到了派出所,他们给我做笔录,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把我送进看守所,我没有罪,欲撞头抗议,被他们拦住,看守所二个男警察对我连踢带打,把我铐在地环上。十天后我被非法送进佳木斯劳教所。在西格木劳教所,身体受摧残,人格受侮辱,度日如年。

2015年8月4日上午9点,东风公安分局的警察来我家敲门,我不在家,他们又去婆婆家,说孩子邮寄诉江控告信的事;次日,丈夫因走班刚下火车,就被东风公安分局三个警察劫持到安庆派出所做笔录。次日下午三点多,我在婆婆家,丈夫打电话问他妈我在哪,婆婆说我在她家。丈夫在电话中说派出所什么的,我感觉事情不好,赶紧回家,婆婆紧接着问我上哪去,我说回家后立即上楼。而后丈夫打电话说警察找我时别把孩子诉江的事说出来。我刚放下电话,婆婆拿钥匙打开我家门,进屋就喊我的名字,我下床出去一看,婆婆领着警察张国富和崇所长进屋,将我绑架。后送我去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天。之后,安庆派出所又经常打电话给我丈夫,多次进行骚扰。详见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包丽霞受迫害事实》。

8、秦霞自述两次被迫害遭遇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39天。2002年2月12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安庆派出所几个人去我家,我没在家不知道,警察撬开我家的门,抄走大法书《北美巡回讲法》。后来警察娄长林问我:“这书是谁给你的?我怎么没有哇?”我说:“你炼法轮功也会有的。”他还逼问我书是谁给的,我说:“你让我找谁?我说是你给的你承认吗?”他一气之下没出任何手续把我送到拘留所,在那里不让学法、不让炼功,警察让犯人看着我们,让我们每天坐在水泥炕上码大排不让动,歪一点就骂我们。上边一来通知,就让我们到走廊排队站着,警察翻我们的兜,翻被子,说是有经文,结果什么也没找到。食堂饭做的是发霉的窝头,白水煮菜汤只有几个菜叶。厕所在屋里又臭、又脏。

我老伴内向性格,忠厚老实,觉得见人抬不起头来,承受不了,心里很苦,就托人找东风区的陈永德办事,花八千多元。警察拘留我39天又让交饭伙费800元,才放我回家。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中共准备在二零零八年开奥运会,搞维稳。这也是对法轮功的又一轮迫害,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上边下令各派出所都下达指标,听说安庆派出所有两个指标。

2007年11月22日早上7点多钟我去同修家,门口停一辆警车我没在意,我进屋一个警察抓我把我塞到警车里,伪善说送我回家,我信以为真,警察到我家后抄走师父的法像和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碟、两个法轮章。把我送到安庆派出所,一个警察自称他叫胡小军的,他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上拽我的裤腿脚,让我踩师父法像,我正告他不能踩,你把师父的法像放那摆正点,他很配合我。我的正念把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警察不知叫什么名字,逼供我一天,我不回答。到晚上天黑了警察把我们三个人拉到中心医院强迫体检,然后把我们送到拘留所,几天后办案单位去让我们签字,我们都不配合他。八天后是十一月三十日,警察把我们三人砸上脚镣子连在一起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批劳教一年,继续迫害。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到期才放我回家。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秦霞自述两次被迫害遭遇》。

9、法轮功学员李伟多次被骚扰

2002年大约5月份安庆派出所所长带五、六个警察到李伟家骚扰问还炼不炼了。

2003年片警小刘、娄长林到李伟家骚扰想翻东西未成。二零零四年安庆派出所朱所长带王化成还有一个警察到李伟家问有没有《九评》。

2006年6月份,安庆派出所朱所长带王化成张国福孙文义等六、家七个警察到李伟家骚扰把《转法轮》书抢走又把她和丈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一小时后回家。

2009年的一天晚上,安庆派出所李所长、王化成还有两个警察一名协警到李伟家骚扰,所长李长武说:“要过年了,我代表政府来看你来看了,有什么困难,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帮你。”李伟说:“没啥困难,谢谢你。”这时他起身往门外走。又回过头来说:“快过年了,别出去贴去了,可别出去闹事。”李伟回答说:“我们怎么会闹事呢?”所长说:“我问你一件事,共产党叫你干啥你配不配合?”李伟说:“共产党叫你杀人你杀不杀?”对方回答说:“你这话咋说的?”李伟说:“这是事实啊。你们上我家来,是不是共产党叫你们来迫害法轮功的?”所长说:“别说了,别说了。”撒腿就跑。

2010年,片警王化成到李伟家说执行上级命令给她照相,李伟不同意,他就走了。

由于警察不断上门骚扰,给李伟和家人的精神上造成很大压力,丈夫现在一听到敲门声就紧张,亲属也不敢接近她们夫妻俩,怕受牵连。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数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经历》。

10、安庆派出所撬窗进室 抢走所有物品

2002年5月份,佟丽在第二加油站一楼房内,被安庆派出所撬窗进屋抓人,然后在安庆派出所被强迫坐一天一宿铁椅子,被一名姓侯的局长用书打头,把师父像塞屁股底下、脚底下。然后送看守,非法关押一个月,非法强制教养三年。此次屋内一切物品均被安庆派出所抢劫,有大法书、大法资料、录音机、佟丽个人放在房东处现金一千元,三部手机、卫生纸及洗衣粉、肥皂,(三样价值一千多元、储存的商品),二个皮包(包里有现金五六百元)一条毛毯,三套行李、窗帘、二台自行车、三个床一个写字台、四季衣物、鞋、电饭煲、电炒锅等等,均不见踪影,当时经办此事警察是宋立新和娄常林。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佟丽被迫害经历》。

11、陈凤敏家被骚扰

2002年秋,佳木斯市各辖区派出所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陈凤敏被非法劳教期间,安庆派出所的警察还无故撬过她家门,她丈夫感到压力太大,整天担惊受怕,患上了脑血栓、肠梗堵,做了手术。遭受了很多痛苦花了很多钱,欠了上万元的外债。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家中无人,不敢自己出门。详见明慧网报道《炼法轮功肾病痊愈 坚持信仰遭中共迫害》

12、许祥华的自述:遭安庆派出所的警察毒打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2003年正月16日,安庆派出所的警察去我家,他们用卑鄙的手段骗我女儿说出我的工作单位(进口汽车修配厂),他们找到我,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误以为我的丈夫又出了什么事,就跟他们去了。

到了派出所我才明白,这些警察是在骗我,他们说在我家发现了法轮功真相光碟和真相资料。他们让我在二楼等着。我想不应该消极等着迫害,我环顾四周没人,窗户上也没有铁栏杆。我走到窗前,看到有一根从楼上垂掉下来的电线。我没有多想,毫不犹豫的爬到窗外拽着电线,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地面。当我走到百隆商场时,后面上来几辆警车和多个警察把我团团围住,他们连踢带打把我拖回派出所。第二天,安庆派出所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迫害了四十多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市许祥华女士的自述》。

13、郑广芹自述:被迫害生命垂危、被非法劳教、被勒索。

2003年,我在佳木斯又被恶人举报,被佳木斯安庆派出所抓捕,抓捕我的有佳木斯东风分局的魏学远。当时衣兜里有380元法轮功学员给我的生活费也被警察摸去了。他们把我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迫害了两个多月,我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恶人不但不放人还定了我三年劳教。劳教所看我的生命危在旦夕,拒收。佳木斯主抓、法轮功的陈万友还是不放。我姐姐拿了20000元钱,才把我放了,详见明慧网报道《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致家乡人的一封信》。

14、宋玉芝被两次非法劳教

2003年5月23日,安庆派出所警察受陈万友、陈永德的幕后指使,来了二十多个警察,三辆警车,把宋玉芝家包围,气氛恐怖,老百姓都没见过。宋玉芝不开门,警察找来各式撬门工具,把门框掰坏了,锁头撬烂了。没出示任何证件强行进屋抄家,比土匪还土匪。随后陈万友和陈永德来到现场,把宋玉芝绑架到安庆派出所。晚上,又将宋玉芝转到佳东刑警队坐铁椅子近三个小时,威胁逼问资料的来源。后送进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又被非法教养二年,在西格木劳教所遭受迫害。

2005年4月7日上午10点左右,陈万友和赵毅现场指挥又来抄家,一帮警察上来又把宋玉芝从家中五马分尸似的抬到警车上,送到松江派出所。晚上送进看守所,随后被教养一年。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市四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15、孙庆和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2003年6月初,孙庆和在外地打工期间被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详见明慧网报道《孙庆和去照料残疾功友被警察绑架》。

16、李翠华被绑架、被勒索

2004年4月30日,佳东安庆派出所突然到李翠华家抄家,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被勒索七千元。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大学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17、马艳萍被绑架、被勒索

2004年7月16日下午,马艳萍在佳东长胜路口给卖菜的人们讲着法轮功真相,发真相资料,被谎言欺骗的世人告发,警察把马艳萍绑架到奋斗派出所,然后送到安庆派出所,警察开始非法搜身,把几份真相资料搜走。又有一些警察过来,态度极端恶劣、大喊大叫的强迫让报出住址和姓名,并问资料是哪里来的,还强行给资料和马艳萍拍照。在派出所被非法拘禁了四五个小时后,被派出所勒索两千元钱,才放回家。详见明慧网报道《坚修大法做好人 佳木斯马艳萍五次被绑架》。

18、于光荣自述被绑架、被抄家、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2004年,于光荣给一位大娘讲法轮功真实情况时被人诬告,被安庆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他们把于光荣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抢走大法书,还抢走了于光荣新买的小包。参与的警察中有姓徐的,还有姓孙的。

在派出所,警察按着我强行拍照,还要把我锁到铁椅子上进行逼供,并威胁我“不说就给你送进去”。他们在毫无所获的情况下,又去诱骗我女儿,说:“能举出几个炼功人,就可以放你母亲回家。”我女儿识破他们的把戏,没理睬他们,他们就连夜把我劫持到黑通看守所。(详见明慧网报道《修大法做好人 佳木斯于光荣遭中共十年迫害》)

19、靳彦杰被骚扰和被绑架

2005年,由于靳彦杰年迈的父母无人照看,于是搬到父母家居住,可是也没能逃过警察的骚扰。安庆派出所片警张国福,屡次上门,使二老多次受到惊吓。社区主任刘云霞也总来骚扰,一直到现在,没得过安宁。

二零零七年,靳彦杰到学员家,被安庆派出所蹲坑的片警王化成绑架到安庆派出所,审问了两个多小时,什么也没问出来,才把她放回去了。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市靳彦杰女士十年来不断遭迫害》。

20、绑架并非法劳教精神失常的孟宪英

2006年5月30日下午,神志糊涂的孟宪英在佳市百隆市场附近,拿出100元钱要买卖瓜子老太太的包,双方发生拉扯,孟宪英被安庆派出所警察带到安庆派出所。在孟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安庆派出所警察王化成、马威等三人,及随后到场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陈万友、网监吕某对孟宪英家进行了非法搜查,搜走了法轮功书籍和录音带,并把孟宪英女儿学习用的电脑也打开检查,在没发现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强行将电脑搬走,说是带回去研究研究。当日半夜,孟宪英被送入拘留所。遂对其家属勒索巨款,勒索不果后将精神失常的孟宪英非法劳教一年半。孟宪英还在上高中的女儿被迫走上上访之路。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610非法劳教精神失常的孟宪英》。

21、李相莲自述被迫害过程:被绑架、被劳教

2007年,我在一家大型超市打工,中共邪党准备在二零零八年开奥运会,大搞所谓“维稳”,疯狂绑架法轮功弟子,雇用协警跟踪构陷绑架法轮功学员。我所住地,安庆派出所派一个协警到我单位来监控我,我也没有幸免。

有一天,吃完饭,我准备上班,有人敲门,说是看水表的,我把门打开,一看,是安庆派出所的副所长孙文义领三个警察,闯进来。我就问他们:“你们警察,怎么撒谎呢?你们土匪呀。”他们什么也没说,孙文义打电话,把正所长叫来,直接踹大屋门,一脚把母亲住的大屋门踹开。

当时77岁的母亲在大屋里,警察两次抄家母亲吓出了心脏病,这次又给母亲吓个半死,并把所有大法书、周刊和师父法像,都被抄走。另外有两名同修,上我家来串门,也被一同绑架到安庆派出所。

在安庆派出所,让我们三人按手印,我们谁也不按,晚间送医院强迫体检后送往看守所,在看守所就把我们三人砸上脚镣连在一起,非法关押八天,然后又非法劳教一年,送往西格木劳教所,继续迫害。

2014年去省巡视组递交诉状,营救“建三江案”被迫害的同修王燕欣。那天到哈尔滨市省政府时有三道关卡阻挡我们见巡视组,当诉状递交到建三江截访的刘长河手中时,他们在电脑中调出了我的身份证信息后,就让6个特警把我们架到省政府大门外,文化派出所的警车就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后就开始非法搜身,然后让佳木斯办事处负责截访的人联系了一个警车给我押回佳木斯所在的安庆派出所,并非法抄家。当时在派出所等我的有东风区政法委书记等20多人,非法审问我三个多小时后就直接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后放回。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63岁李相莲四次被绑架迫害事实》。

22、绑架并勒索佟雅琴

2009年6月,佟雅琴在第二加油站附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安庆派出所绑架。一个警察抓住佟雅琴的胸部勾住她的腿强行让她蹲下,她反抗没蹲下。一个叫王化成的警察开始破口大骂,她只是心态平和的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这样做对他们不好。后他们把佟雅琴送到拘留所关押半宿才放回。事后才知道家人被勒索了四千元钱。详见明慧网报道《佟雅琴遭哈尔滨戒毒劳教所上大挂酷刑》。

23、赵春玲自述被绑架过程

2011年,我与同修给人讲真相,被诬告,之后佳木斯市安庆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我们,我身体出现抽搐的病态,警察把我拉到铁路医院检查身体,之后又拉回派出所,两个小时之后才放我回家。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赵春玲多年被迫害经历》。

24、二零一五年因诉江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5年7月28日晚,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约五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晓云家,问是否参加诉江,并要求去安庆派出所做笔录。王晓云想让他们到屋里来交涉此事,警察坚持要王晓云到派出所去。后王晓云和丈夫李岩被带到安庆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说这是省厅直接过问的。东风分局的副局长冯凯东开着白色奥迪去了安庆派出所,亲自决定拘留王晓云十天。后王晓云因身体检查不适合拘留和丈夫已于29日凌晨两点多钟得以回家。

7月29日晚七点多,东风分局安庆派出所副所长孙文义和五、六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郝季芹、田景学家骚扰。当时两位法轮功学员都不在家,警察还给郝季芹的丈夫拍了照。

7月30日晚七点左右,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二个警察敲张淑英李伟红家门,当时两人没在家,家人没给开。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130多名诉江民众遭当局骚扰》。

25、绑架孙艳环

作为“建三江事件” 当事人王燕欣亲友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孙艳环,在2015年12月24日被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建国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佳木斯拘留所,转为刑事拘留后,于2016年1月7日转到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孙艳环被绑架迫害》。

26、齐敬浦被迫害开颅手术,生活不能自理

2017年9月30日早6点半左右,齐敬浦和老伴去市场买菜,当走到阳光绿洲小区附近时,发现有三个警察在后面尾随,其中有一个是安庆派出所所长(后来得知),突然跑过来将齐敬浦绑架。被关押期间出现脑出血病状。随后齐敬浦被送入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了开颅手术,直到十月二日早五点手术结束,被医生送到了ICU重症监护室留观,齐敬浦曾一度生命垂危,呈深度昏迷,无自主呼吸,行气管切开术,靠呼吸机维持呼吸,虽然现在脱离危险,但是长期无意识在医学上推断说,即使保住的生命,也可能是植物人,此阶段是需要做康复治疗的。详见明慧网报道《佳木斯齐敬浦被迫害患重病(图)》。

27、法轮功学员 金玉华、包丽霞和安宝珍被绑架和被抄家

2019年7月26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安庆派出所的三个警察非法闯入家住安庆小区的金玉华家,非法抄走两本《正见周刊》和《明慧周刊》,将金玉华绑架到安庆派出所,做完笔录后,上报到东风公安分局准备非法行政(治安)拘留,因体检不合格,才把金玉华放回家。详见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2019年8月1日中午11点20分,安庆派出所副所长闫利民带领安庆派出所警察和长胜社区人员六、七个人到家住文明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包丽霞家,欲绑架包丽霞,包丽霞拒不配合,堵住卧室门不让警察进屋抄走大法书,并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等等,警察见状便退出包家在门口守着,当包丽霞家人从外面开门时,警察就随之闯进屋,将包丽霞绑架,并抄走佛龛上的花瓶、香炉、花、装经文的兜子、打坐用的凉席和改字的用具。包丽霞被行政拘留十天,8月11日放回家。详见明慧网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包丽霞受迫害事实》。

2019年8月9日下午2点多,佳木斯安庆派出所多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安宝珍家非法抄家并将其绑架,抄走所有经文及大法师父法像,并将她扣留至派出所到半夜十一点多,因其丈夫病重需要照顾,将其放回。详见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

佳木斯安庆派出所
地址:东风区安庆小区院内
邮编:154002
区号:0454
接警电话:8315110
历任所长:
安庆派出所所长徐研景(2000年)
宋立臣(2002年所长,04年被调换到顺和派出所任所长,现任前进区公安分局长)13354548362;13945477779
娄常林(2002年所长
李新武(2007年所长) 电话13359633222
闫云成 所长 18745483477 2;13945489777
张殿铭 男 所长 8315110 13945472868
孙文义 副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13945498538 ;13359649100
孔宪坤 副所长 8352777 13945493753
丛庆滋 男 副所长 8315110 13945477345
王凯 男 副所长 8315110 13846196799
曹胜杰 男 教导员 8315110 13349553888
田文丽 女 户籍员 8315110 13555588456
张国福 警察 13354548366

当日前一篇文章: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周淑杰被迫害离世(图)
当日后一篇文章: 重庆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遭恶报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