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3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在2009年9月底被派出所绑架,第二天送至看守所,在那里被强迫劳动至2010年6月底又枉判两年,送到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里,邪恶利用各种手段对我進行体罚、诱惑,每天让我面向床站立或蹲十几个小时,不准洗澡、洗头,直到被“转化”,写了“五书”。由于对大法法理认识不清,我又被邪恶利用去做帮教,差不多一年时间,直到出劳教所。2012年7月,我被区610叫去做帮教一个月,“转化”了一个老年同修。同年10月至11月,我还在一度假村做帮教,期间,邪恶610给了我近一万元人民币做奖励。2013年11月,区610叫我写了一份“认识”材料,邪恶企图用其做帮教材料。现在我从内心认识到自己走到了大法对立面,成为邪恶的帮凶,对大法、对师父和同修犯下了大罪。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归正自己,重新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梁光伟 2020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平时学法、炼功跟不上,三件事也没有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在2020年5月26日被当地国保上门抄家,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几十本经书全部被抄走,我也被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的怕心全部起来了,没有正念,也想不起师父,就配合了邪恶,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在邪恶给我立的所谓“证据”上签字、按手印,并照像、录音等。过了几天,邪恶又把我叫去问话,我又一次配合了,说了一些已遭绑架的同修的事,心想反正她们在里面,邪恶已经知道她们的事,说了也无所谓。回来后,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才知道这也是出卖同修,我对不起同修,太自私了。我严正声明:以上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学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包述华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今年四月的一天晚上,民警和居委会书记到我家说是看望我,大概的意思叫我女儿到居委会填个表格,这样你爸就解脱了,说以后不再来找麻烦了。又过了半个月左右,居委会就开始在电话上催我两个女儿去填表,她们感到压力很大,在电话上告诉我,她们要去填表,我说去不得,这对你对我都不好,但她们受邪党的宣传的影响,又怕丢掉工作,听不進去我的话,还非常气愤的说了很多不好的话,我当时无法说服她们,到晚上女儿回家,她已经签了。我当时心里很难受,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修炼的,怎么能随便放弃修炼呢?我还是要继续学法、炼功、发正念,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这才是我今后应走的路,坚修到底。我严正声明我女儿代签的表作废。

高启麟 2020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今年2月20日,我因发放真相资料被人诬告,被邪恶绑架到派出所,关了十多个小时。当天,一帮警察强行闯到我家抄家,抢走我所有的大法书、师父大法像一幅、法轮图形像一幅、炼功用的播放器3个、一千多元真相币。过了几天,派出所警察又来我家,拿了一些表让我签字。由于有怕心、私心,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违心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他们走后,我非常后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犯这么大的错,真是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字、按的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多学法,在法中修正自己,多发正念,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陈兰芝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四月份的一天,我讲真相回家,派出所的两个小警察在我家问我身体好吗?我说不太好,手哆嗦,腿疼,心脏不好,你看我一天总躺着,其中一个说,大娘你就躺下,我给你录个像,我问你,你有病吗?你就哆哆嗦嗦的说身体不好等等,以后检察院找你,你也不去,不能走路哪也不能去了,录完像就走了。我想他们怎么还关心我了呢,所以就配合了。经同修提醒一想,我这完全是用人心做事根本就不在法上,太危险了。现我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放下怕心,多学法,紧跟正法進程,遇事用法对照,走好走正修炼的路,不能再用人心做事,修好自己,回报师恩。

唐淑珍 2020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左右,居委会和国安、派出所等十五人冲進我家進行抄家抢劫。他们到处乱翻,把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光盘、护身符等全部抢走,并将我全家老小三人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他们用小孩的前途、七十八岁母亲的生命来威胁我。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我代母亲在“三书”上签了字。回家后,我觉的自己与大法弟子的标准差的很远,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恨自己不争气。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亊,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 2020年5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9年9月29日晚8点多,县派出所、公安局4名警察闯入家中,说有人举报我在街上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要严查。由于当时没有正念,头脑空白,我没有阻止邪恶无理抄家,被警察拿走大法书籍约12本、2张师父法像和2台收音机等等,并被绑架到县派出所,第二天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十天里,邪恶要求我写“保证书”和签字,我不配合,最后警察强迫我按了手印。第十天,我又被迫签了字才回家。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颜玉珠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我上大学,正值中共迫害大法。由于怕心重,我参与了邪党组织的批判大法的班会,还用毛笔写了污蔑大法的横幅,真是惭愧万分。之后,我迫于高压环境,脱离了大法,混同于常人,并在名利心的驱使下写了“入党申请书”,于2003年6月加入中共邪党组织。2005年,我有幸读到了大法新经文,重新回归大法修炼。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屈从中共所说、所做的污蔑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与中共邪党组织彻底决裂,重新回归大法修炼,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蒋航宁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2020年5月21日下午,我和同修正在一起学法时,突然闯入十余人,其中有身着警服,有人着便装。他们抄走所有的大法书和“周刊”,并录像,然后将我们绑架到派岀所。下午六点左右,警察拿着纸,逼迫我们签字、按手印,并强行对我们拍照、做人脸识别、采脚印、抽血等,然后才允许我们回家。回家后,我们心里很难过,觉的不应该配合他们,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严正声明:我们被绑架过程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以后加倍精進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彭四莲、林望梅 2020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左右,居委会和国安、派出所等十五人冲進我家抄家抢劫,把所有大法书籍、师父照片、真相光盘、护身符等全部抢走,并将全家老小三人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他们用小孙子的前途、女儿的工作、我的生命来威胁我们全家,强迫女儿代我在“三书”上签了字。严正声明:女儿代签的“三书”和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亊,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乌金玉 2020年5月24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先后四次被迫害,第一次正念闯出,其余三次都是由于有怕心,违心的写了“保证”,还帮助邪恶劝同修放弃修炼。现在,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才认识到我做了助纣为虐的事,对师父、对大法犯了罪。我严正声明:这三次我向邪恶妥协时所说、所做的有辱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曹玉环 2020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我因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四个警察把我绑架。在派出所,警察打开手机看举报人给我录的象,问我炼不炼了?我没回答。另一警察不知打印了什么,叫我签名。由于我对孙子的情没放下,怕孙子找不到我,没看是什么就签了。我做了一件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我的及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签字作废。去掉怕心,多救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姜贞彦 2020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4月22日,两个公安来到我上班的地方(门岗),说核实一下监控下发真相资料的是不是我。我一看是我自己,他们让我签字,我就签了。他们还拿走了我的《转法轮》书和随身听。事后我很后悔,我做错了,不应该给邪恶签字。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王运香 2020年6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新学员,因修炼懈怠,不注意手机安全,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派出所骗去问话,并强行没收了我的手机。我还被强迫采血和拍照,并被逼迫说出了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严正声明:我被迫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徐慧 2020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法理不清,被邪恶钻空子,做了一个修炼人最不应该做的大逆不道之事,背叛师父和大法,给师父抹黑、给大法抹黑,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深深的痛悔。我严正声明:我对师父、对大法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违心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信师信法,敬师敬法,坚修大法到底。

王海敏 2020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10多年前,我由于学法不认真,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犯下了极大的罪,把师父的慈悲当成了儿戏,在邪恶势力的逼迫下,让我徒弟代写了“转化书”,写的内容我也没有看。严正声明:徒弟代我写的“转化书”作废。在最后的时期,我要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马应振 2020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于1999年被拘留一个月,回来后写了“不炼”的保证。2018年6月,我在同修的帮助下,重新回到大法中来,现在非常后悔做了不该做的事。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作废。今后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

林立娟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受迫害期间,由于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在邪恶写的“四书”上签了字。我知道错了。现在我声明:以前自己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一定提高心性,去除执著心,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跟师父回家。

张志江 2020年5月31日


严正声明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时,外公被要求写“不炼了”的文字。外公写好后,要我帮他誊写。当时我学法不深,帮外公誊抄了一遍。现在我认识到做错了,这是我的污点。我严正声明:以上我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认真做好三件事。

王威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被派出所非法绑架期间所说、所写(在被“非法行政拘留7天”的东西上签的字)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语行为声明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跟上正法進程,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抓紧时间救人。

张艳红 2020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前两天,村长和公安人员到我家骚扰恐吓,迫于压力,我说出了“不学大法”的话,现非常后悔。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随师父把家还。

丛桂娥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在怕心的驱使下,我在邪恶的“三书”上签了字,做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在邪恶的“三书”上签的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汤末秋 2020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怕心的驱使下,我在邪恶的“三书”上签了字,做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在邪恶的“三书”上签的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孙业侠 2020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怕心的驱使下,我在邪恶的“三书”上签了字。做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事。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在邪恶的“三书”上签的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汤华山 2020年5月16日


严正声明

前不久,邪党公安人员及我所居住的社区网格员来我家進行反宣传,我由于心性低,签了所谓“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严正声明:我签的“保证书”作废。以后我要坚定修炼大法,不断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

陈炳阳 2020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亲情的执著和怕心,上个月在社区人员去亲人家时,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内心很痛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肖卫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用较多的人心看待修炼,在邪恶的压力下放大了怕心,毁掉了师父的经文和讲法,铸成了大错,我有罪。现在严正声明:我在邪恶压力下理智不清时所做的一切背离大法的事声明全部作废。从新回到修炼中来。

于晓英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因自己修炼不够精進,共产邪灵利用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压力大的家人一起对我進行迫害。我现在声明:以前自己违心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玲利 2020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以前为了亲情,在派出所我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东西,严重违背了自己学大法的承诺,辜负了师父的苦度。现在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到底。

蔡小平 2020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2020年5月11日,我被区派出所警察入室抢走大法书籍,并被绑架到派出所,被警察强迫按了手印。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莫莲舅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非法绑架到监狱迫害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和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一切言行及我曾参与家人毁大法书的行为全部声明作废。以后真心学法修炼,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高明洁 2020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压力下一切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对法坚如磐石,不动摇,以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汤米拉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压力下一切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对法坚如磐石,不动摇,以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宋振花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们姐俩交给大队一本大法书。我们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德洋、李国兰 2020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三月二十日,镇派出所、镇综治办叫我儿子抄的“三书”和逼我按的手印声明作废。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特此声明。

聂朝亮 2020年6月7日

当日前一篇文章: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地方期刊(秦皇岛市、贵阳市、承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