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耿松涛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耿松涛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开始就一直任职于禹州市国保大队,后任中队长,是禹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之一,几乎参与了禹州市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抢劫、罚款、拘留、殴打、酷刑折磨等的罪恶活动,参与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王向上和孙冠洲。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耿松涛
中文姓名拼音:Geng,Songtao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七四年七月 日
出生地:河南省禹州市
工作单位名称:河南省禹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职务:中队长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河南省许昌市禹州市花园村118号(花园路四区3-2)

妻子姓名:刘改红
工作单位(或学校名称):禹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
岳父姓名:刘万张

二、迫害事实简述

耿松涛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至今,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指令,疯狂迫害禹州市的法轮功学员,每次绑架迫害他都冲锋在前,非常凶狠卖力。

1、参与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

◇王向上被迫害致死

王向上
王向上

王向上,男,时年38岁,大学本科毕业,原禹州市电厂热工车间副主任,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工作勤恳自律,厂长曾号召全场职工都向他学习。二零零零年四月,电厂纪检书记张喜中逼他对法轮大法表态,王向上说做好人没错。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张冠林、夏雨霄将王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两个月,电厂强行解除了与他的劳动合同。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向上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手拿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警察猛踢猛打。因禹州市国保大队夏玉宵等人蹲守抓捕,王向上被迫流离失所六年。

国保大队教导员夏雨霄、警察耿松涛、赵乃成等经常半夜上门,骚扰王向上的姐姐、哥哥,王向上的妻子被迫离婚。

王向上的父亲王景华,男,74岁,禹州教育局退休职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景华曾去北京说明真相、证实大法,遭警察遣返。儿子王向上被迫害流离失所后,警察常上门骚扰。王景华在长期的骚扰、迫害中,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含冤去世。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国保教导员夏雨霄威逼王向上当刑警的侄子:务必找到王向上,否则下岗(失业)。王向上的侄子究竟做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六月十九日,奄奄一息的王向上突然出现在家门外的公路上,他摇摇晃晃走到在家门口,一头栽倒在地,眼含泪水望着老母亲,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遽然离世。

蹊跷的是,王向上刚到家,夏雨霄和镇政府人员就赶来了,这帮人围着屋门,对王向上的去世没有丁点的诧异和同情,只是急着向家人录口供,显然是有备而来。

◇中文教授七天被警察迫害致死

孙冠洲
孙冠洲

孙冠洲,男,62岁,原禹州市教师进修学校中文教授。一九九八年六月喜得大法,认识孙冠洲的人都知道他从小就有严重的哮喘病,最怕寒,每年入冬都要歇假回家,直到第二年春天转暖才能出门,几十年求医问药无法医治,还有气管炎、高血压等病。孙冠洲修大法后,顽疾全无,三九天能上街、赶集,数年来未吃一粒药, 知道的人无不称奇。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上午九点左右,孙冠洲正在家吃饭,国保大队警察夏雨霄、耿松涛、赵乃成等六人闯进来,以检查电脑病毒为名,不由分说就翻箱倒柜进行搜查,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将孙冠洲绑架进拘留所。

六日上午,警察突然通知家属,和国保警察带孙冠洲去市北关医院检查,诊断出哮喘、高血压症状,家属强烈要求住院治疗,警察不允许。在这期间,家人托人找耿松涛,耿索要两万五千元,家人一时凑不齐,给耿五千元,耿嫌钱少,又推托说不当家。

三月九日晚八点多,家属再次接到警察电话,让去北关医院,没想到见到的竟是孙冠洲冰冷的遗体。家属痛不欲生,警察还阻止家属看遗体,并逼家属签字。家属拒签,哭喊:“我要活人。”昏死过去。警察见状,灰溜溜逃走,深夜只留下家属一人在太平间。

孙冠洲死亡后,遗体被锁在太平间,后秘密运到火葬场。死者女儿回来也不让看遗体,直到家属被迫在火化证明上签字才让家属看遗体。至今,家属未得到任何赔偿,凶手仍逍遥法外。

2、参与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耿松涛在任期间,参与了当地几乎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且是办案人之一。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他和他的同伙构陷,送进监狱,很多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酷刑折磨张国营,逼迫放弃信仰

张国营在修炼法轮功前一身病,年纪轻轻就干不了重活,到处让媳妇拉着治病,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处处事事按真善忍的标准做生意、做人。因为在禹州得法早,被选为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成为重点打击对象。

张国营是最早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据说,国保大队的钟继承、耿松涛等在李金亮、张冠林、夏玉霄等指使下,为逼迫张国营转化,他们采用熬鹰战,昼夜不让张国营休息,给张国营上背铐,不停的向上垫背铐,折磨张国营。后来,张国营和妻子鲍爱枝多次被抄家、绑架、拘留、劳教、判刑。家里老人和孩子们一次次面对他们的被抓捕、被判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酷刑折磨多位法轮功学员王春迎、何桂芳、王雪娥、张少锋等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多位法轮功学员如王春迎、何桂芳、王雪娥、张少锋等在电厂地下室遭受酷刑折磨。王春迎被国保恶警钟继承、耿松涛等扇耳光,王春迎的脸被打得乌青肿胀,王春迎一直零口供。他们最后又给王春迎打上背铐,不时的用力向上掂王春迎的胳膊,后来,他们见王春迎不说,就又在背铐中塞啤酒瓶。恶警钟继承还拿铁棍一下一下的敲打王春迎的脚踝骨和膝盖骨,致使王春迎的脚踝骨被敲碎。天亮后王春迎被送回拘留所时,脸部肿胀,两眼肿得只剩一条缝。两脚肿得几乎无法行走。电厂职工何桂芳和王雪娥都受到打背铐的酷刑折磨,何桂芳打背铐时,啤酒瓶都被夹碎了,何桂芳回监室时别人都认不出来了。

◇尹海峰、王永胜、李振亭遭酷刑逼供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晚,禹州市颍川办事处东关三组法轮功学员尹海峰在悬挂大法横幅时被绑架。同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振亭、王永胜。在尹海峰家,他家租房户也全查了,电脑、复印机、老板桌和椅子都被搬走。王永胜家被抄走一台打印机和真相资料。三人遭耿松涛、赵乃成等的刑讯逼供,被上背铐,背铐内塞三个啤酒瓶,后王永胜被非法判刑四年,尹海峰被非法判刑八年,李振亭在家人被勒索钱财的情况下被判劳教。

3、骚扰、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部份案例

◇二零零四年新年期间,禹州公安局政国保警察夏玉霄、耿松涛等人闯到法轮功学员张国营家,非法抄查,发现一本《转法轮》,便以此为由将张国营绑架到政保科,在向其家属勒索三千元罚款后才将其放回。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晚,国保大队夏玉霄、耿松涛、赵乃成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夏春梅家绑架、抄家,夏春梅被关押进看守所三十八天。家人为救夏春梅上下找人,前后花费十三万元才将夏春梅救出,致使家里一贫如洗。出来后,夏春梅仍然长期受到骚扰、跟踪、恐吓。从此,精神恍惚,身体越来越差,后来无法行走。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晚,夏春梅遭绑架的同时,她的女婿法轮功学员尚鸿治也同时被非法抄家。夏玉霄、耿松涛伙同许昌国保头子苗中凯一起到尚鸿治家翻箱倒柜搜查所谓的证据。尚鸿治本是禹州市建设局规划设计局职工,被迫离家出走,失去工作,流离失所三年。后来逢年过节,夏玉霄等还多次带人到家骚扰。最后尚鸿治家被勒索五、六万元才罢休。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晚,禹州市公安政保科警察夏玉霄、耿松涛等非法闯入一高教师法轮功学员靳爱萍家里,强行带走了靳爱萍和她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并抄走了所有的机器,电脑和耗材,价值上万元。后来,靳爱萍被污判。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晚,河南省禹州市国保大队夏玉霄、耿松涛等强行把东商贸法轮功学员马占芳从家中带走,说是有人举报马占芳修炼法轮功。马占芳被非法拘留后,家人遭恐吓说马占芳这是大案,会判多少年等,家人害怕,只好花钱托关系找人,据说家人被勒索十万元,马占芳才被放回。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河南省禹州市“610”、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耿松涛带领手下恶警、伙同方岗乡政府及派出所的恶徒们,以给朱改红办理独生子女证为名,叫大队妇女主任同去乡政府。刚到乡政府大门口,久等的国保大队恶警几人迅速扑上,把法轮功学员朱改红当场非法抓捕,二零一三年六月朱改红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早上六点多,禹州市国保大队耿松涛、王晓伟等十余人,开两辆车再次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吉丑家,吉丑的儿子因为诉江被非法拘留十日,进行了行政复议 ,九日上午,吉丑替儿子将复议结果拿回。国保大队进行报复,十日把吉丑绑架,到晚上八时,吉丑仍然下落不明。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晚,河南省禹州市法轮功学员连卫红女士(禹州市城管局优秀财务科长)回家,刚到小区就被埋伏在旁边的国保警察耿松涛、王晓伟等绑架了。当夜十点,连卫红家被非法抄家。第二天上午,警察到连卫红的单位办公室搜查,搜出电脑、打印机、书籍等办公及私人物品。连卫红被非法刑拘。

当日前一篇文章: 青岛平度市原610主任王欣玉被举报(图)
当日后一篇文章: 曝光河北涞源县张芳充当帮凶的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