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法轮大法救了我两个儿子的命
文/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我的两个儿子今天还能活在世上,健康的工作、生活着,是法轮大法救了他们的命。我们全家人对慈悲的师父和救命的大法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在此叩谢伟大的师父!

那是二零零六年秋的一个下午,我的大儿子天明(化名)因感冒发烧,去工厂医务室看病。厂医给他打吊针后,出现了手脚冰凉,从脚往上迅速麻木直到眉毛,两条腿也不会动了,嘴也说不出话来了,情况极其危险。我们急奔市医院,挂了急诊,和医生说明了情况。我问医生是否与输液有关?医生回答:是。在现场的厂医辩解说打的是消炎药,但她回避了打退烧药的事情。我想可能问题就出在退烧药上,不是用药量大了就是用了假药。

两个小伙子架着天明進了急诊室,医生叫他动动手指头,他一动都不能动,见此我害怕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赶快打电话告诉了儿媳妇。第一瓶液输完了,媳妇赶到,一看儿子的情况吓得哭了起来。

这时,我猛然想起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在,我不怕!于是,我赶快对儿子和儿媳说:“我们现在一起在心里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点了点头。

第二个吊瓶一打上,我们就去了急诊室外的女洗手间。当我们回来时,一看天明不在屋里,老伴激动的说:“天明去洗手间了,好的简直太快了,太神奇了!第二个吊瓶刚挂上,天明就感觉全身不麻木了,会走路,会说话了。”

我清楚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儿子的命,我非常的感动,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天明从洗手间回来后,高兴的对我们说:“爸,妈,我好了,你们放心的回去吧。”

在场的人都觉的不可思议,都说:“医生给用的什么药,好的这么快?”天明听到后很认真的说:“不是什么药好,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在场的人都说太神奇了!齐声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

二零零六年,天明的朋友给了天明一处金矿井作业面,我和老伴不同意,因此类活危险性大,但儿子希望接手干。经过商量,我们答应他们先干一年再说。干了一年平安无事,效益也不错,第二年又接着干。天明让他弟弟天亮(化名)帮忙管理工人。孩子们干这份工作,我和老伴担惊受怕。我对他们讲:你们干不要紧,但是得听我们的话,做大法救人的事。孩子把我的话记在了心里。天亮带上粉笔,在矿井里到处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天,天亮回家跟我们讲,不能写了,保卫科下井检查,不叫写了。我说:只要救人,大法师父会保护你们。他想了一个办法,矿井墙壁上的土很厚,用手指头写在上面挺好。一天,天亮回家对我们说:您说怪不怪,别的班组老是出事,不是叫石头打破头,就是塌方打断腿,我们班组从不出事。我对他说:“是大法师父在保护你们。”

二零零七年,我的二儿媳妇生了一对双胞胎。我住在市里照看孩子,老伴中午来做饭。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下午,大儿子天明急忙来对我们说:“矿上出事了,天亮昨天晚上值班,到现在也没回来。”说完就急忙的走了。

不到半小时,他来电话说天亮没有事,很好。只不过现在在井下上不来,矿上已死了三个人。老伴听后激动的说:“咱家真有福!”我说:“不是咱家有福,是天亮身上带着大法的护身符,是师父救了他!”

第三天的下午,天亮俩口子一起来了。晚上,我问天亮当时的情况。他说,炸药库炸了,井口炸塌了。提升机炸飞了,他们在井下上不来。

他说:“妈妈以前给我讲法轮功的神奇我不相信,但这次我是真信了。我们矿上刚换了一个负责人,支了不少的炸药(矿山炸药库在井里)。出事这天,我们都在炸药库旁边吃饭休息,我在那睡觉。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炸药库要响,某某要死。’当时我没有当回事,一会儿又睡过去了。不一会儿,一个负责人来叫我,说:听说下面打透洞了,咱们下去看看。我俩刚到第三层井下,上面就出事了。我们也上不去了。晚上矿井很冷,我们四人都穿着军大衣,为了驱寒,只好跺着脚来回的跑步。这时,我一下想起了您告诉我的话:危难之时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用大衣把自己一包。在心里开始诚心敬念。念着念着我就躺下睡着了。我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半。这时井口也挖开了,我就出来了。”

儿子讲完,我已是泪流满面,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师父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

我们全家人永远不会忘记师父的救命大恩!叩拜慈悲伟大的师父!师父,您每时每刻都在救度着众生,您太辛苦了!

当日前一篇文章: 参与迫害法轮功 河北省三河市一百余人遭恶报简述
当日后一篇文章: 狱中奇缘遇大法 挛生兄弟获新生(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