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法理 我走出病业魔难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我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为什么说真正走入修炼呢?因为之前也有跟家人(同修)学过炼功动作,但没看过书。后来因为身体出现腰椎麻痹的状况,我停止了工作。因为怕去动手术,我无奈之下跟家人学起了法轮功。那时得法的我,可以说是糊里糊涂的。

我一开始还没有看《转法轮》,只能卧床听师父的讲法。那时,我根本就听不懂,也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

听法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我能弯着腰勉强走几步路了。然后,我就开始跟家人同修炼动功了。炼到抱轮的动作时,那真是手也震,脚也震啊,但我还是炼下去。炼到法轮周天法时,腰不能往下弯,我只能先做手的动作。

这样一天一天的学着炼着,奇迹也发生了,我的腰慢慢的能弯下一点,最后我也能按基本动作来炼了。还记得刚刚开始炼晚静功的时候,炼功后的脚底呈现出的血色是淤黑的。炼完后,我全身发冷,冷的嘴都在打颤,大热天盖着棉被还不断的发冷。

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后,脚底的血色就变为粉红了,不再是淤黑了。后来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以前求那些低灵,喝了不少那些茶叶水,积累下来不好的东西太多,那些不好的东西都翻出来了。半年后,我身体恢复了正常,就开始去上班了。

每当回想起这段开始得法的经历,我就觉的自己多么的差劲。即使如此,师父也帮我净化身体,领我一步步走入大法修炼。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1]然而,附带着思想业力及埋藏很深的党文化,我那时并没理解到师父讲的善。但我隐约能明白修炼的这层法理。师父说:“我们很多人抱着一种真正得道的心,那当然是修炼的目地,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1]

有很长一段时间,看到这句法时,我感觉很心虚,一种莫名的心虚。我那时还没意识到这是业力或干扰,只觉的自己很差劲,十分差劲。

但慈悲的师父在我学法时也不断的点悟我,特别是有几次学法时,我会很感动,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想是我本源的生命知道大法的珍贵。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我也在努力的要修去怨恨心、争斗心、妒嫉心和色心等不好的人心。这些人心是修去了一些,但都没有去干净,同时还生出了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强烈的人心。就在这时,我身体出现了一次严重的病业假相。一天,我正准备要去学法,突然有什么东西飞入下腰,我感觉腰开始麻痹、疼,身体很难坐起来。那时,我的第一念是旧患没好。其实这个“旧患”的观念一直没去,一直埋藏着。只是我自己没意识到要如何排斥,如何否定。

师父说:“但人一有病就吃药,或采取各种方法去医治,那么实质上就是把病又压進身体里面去了,这样上一世干坏事留下的病业没有还成,那么这一世又会干一些不好的事伤害到别人,从而又会有新的病业出现,得各种病。但是人就吃药或采用各种医治方法,把病又压進身体里边去了,手术也只是摘掉了表面物质空间的肉而已,而另外空间里的病业根本就没动,现代的医学技术根本也动不着,再发病就再治,百年后再转生,有病业再压入身体里边去,循环往复,一世一世不知有多少病业留在了人的身体里面,所以我说现在的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除了病业还有其它业力”[2]。

从这个法理中我理解到人没有病,人任何治病的手法都是把病往下压回去,根本的业力其实没有动。所以,我没有那个要上医院治病的想法,但是,“病”的这个观念还在,所以我在过这个关难时,就显得特别特别的吃力及特别的怕。

我记得,那天我学完法走到楼下后,就感觉臀部往下的部位产生了一种无法忍受的刺痛。我每走一步都要鼓起勇气承受着那痛,然后歇很长时间,我才敢走下一步。我感觉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回到家,一進家门后,我直接瘫坐在地上。家人(同修)回来后,看到我这样,就马上帮我发正念,后来感觉这个状态缓解了一点,第二天就回公司上班。

然而,这个疼痛的状态越发严重,我只好请了两个星期的年假回家了。在休息这段时间,病业假相也不断的涌现。我没有大便,小便也好象是被挤出来似的;小腹部位开始鼓起,如挂上了一条自行车车轮胎一样;左臀部位有个伤口,沿着这个伤口,产生一连串痒痒的红斑,从腰一直往上到小臂;吃东西反胃酸,最厉害时我只能吃两小片面粉皮;两、三个月都疼的不能睡觉,只能靠在床角歇着。看到这些时,我的怕心就完全浮上来了,怕自己走不过这个关。我的思想业力也不断的产生:“这么疼,你走不过的啦,还是不修了吧。”因为这怕,我甚至无法集中精力去学法,每次的学法都是在排斥,一再排斥那种怕的念头。

同修们为了帮助我,也不断的与我交流。我自己也在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众多没修去的人心,特别是色欲及不二法门这些方面没做好。但是人的这种病的观念没去,如不能大便了,要憋死人了;腹部肿胀了,是不是有什么严重病症;红斑象蛇形一样越盘越上,会不会有问题呢;吃不了东西,那哪有力气啊,还这么疼,怎么办啊?这些人对病的观念,不断的冲击着我。后来,《转法轮》中的一句法打入脑海:“举个例子,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1]我明白这一切都是病业假相。这不是说的很清楚吗,根本没放血,只是听滴答声,就以为自己流血了,就怕了。这层法理让我明白了,真的明白了。但是,根没去掉,所以还是怕。那时,我怕到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哭着求师父救救我,告诉师父那个怕的物质不是我,不断求师父帮帮弟子。

这时,有个偶然机会,我重新看了师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当我看到这段法时,我明白了我要发正念。师父说:“现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不敢直接干,那些个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干。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3]

这段法让我明白了,发正念是有巨大威力的。我们一下没有太大的感觉,是因为我们没有坚信这个威力,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能够有明显见效的。自此以后,家人同修也每天与我一起发正念三十分钟。每发完正念时,我就感到自己的皮肤很光滑很薄,随后很快又恢复原样。同时,我也开始与家人一起晨炼了。有一次,我疼的厉害,就靠在后面的柜子炼抱轮的动作。突然间,我感觉到身后一股热流,真的是热呼呼的感觉,这股热流把我身子往前推,我身子一挺直,之后就再也没有靠着柜子炼功了。每次回想起这个神奇的经历时,我就万分的感恩师父,同时也惭愧自己悟性太低。

因为只有两个星期的年假,年假过后,老板不让我继续休年假,如果要休假就只能休病假了。我知道我肯定是不能休病假,但也有考虑是不是应该辞职呢?我与家人同修多次切磋,我明白了无论是休病假还是辞职,都是走旧势力的路,所以那时我就决定正常上班了。因为那个疼痛的假相还在,我平常花四十五分钟的行程,在家人同修的帮助下,我也要花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以上,才能到公司。

这段时间,我的工作也没怎么落下,基本能完成。我也能挤出时间发正念。每天回到家后,我也赶紧吃,能吃多少吃多少,吃完歇一歇后,和家人一起发正念三十分钟,然后学一会儿法,早上起来晨炼,这样就过去了三个月左右。某一天,我发现我吃东西的时候不再反胃酸了,能正常吃饭了。又在某一天晚上,我发现我不再需要侧身睡觉了,我能正常躺着睡了。

从那以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感谢师父慈悲苦度。弟子实在是悟性太低,未能真正从理性认识到法,才会感觉怕。谢谢师父一次次给弟子机会归正。弟子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实修自己 去掉妒嫉心
当日后一篇文章: 设计作品反映修炼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