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扶贫”假面具后的行恶
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板城村董艳君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板城村,与村委会只有一墙之隔的普通农户刘春玉家的院子,突然走进来两个陌生人。当女主人董艳君带着疑惑问他们时,来人回答说是扶贫的。于是董艳君把他们让到屋里,沏茶倒水,并开始给来人讲真相。

董艳君从大法弘传世界,讲到“天安门自焚”真相,再谈《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两个陌生人感到惊讶,问:“你什么文化程度啊?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董艳君说:“这不在于文化程度,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有责任告诉你真相。”

两个带着“扶贫任务”的陌生人给董艳君照了相后离开。这一天,仅石亭镇就有十六家法轮功学员被“扶贫”调查。难道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开始扶贫了?人们心里更多的是疑惑,因为二十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除了精神迫害、肉体迫害,就是经济迫害,扶贫?岂不是与当局政策相斥?果然,董艳君在被“扶贫干部”拍照后,又一次遭到迫害。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中午,当地出动三批警力,对董艳君进行绑架、抄家。先有十多个警察闯到董艳君家,抄走了大法书及真相资料;打印机七台、电脑三台等被洗劫一空。警察一边抄家,一边打电话,要求增援,不一会儿又来了二十来个警察;警察再打电话要求“再增援”,又来了十多个警察,从中午一点到下午四点,在板城村这个小村庄,就有三批近五十个警察、五辆车进入村庄,包围了董艳君家。董艳君当天被带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警察还威胁说:“这回你就上里面待着去吧。”

一个多月以来,男主人刘春玉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他身体不好,需要妻子照顾,然而妻子被绑架,大儿子三次遭石亭派出所警察骚扰,生意几乎泡汤,生活一次又一次被侵害。

董艳君经历的迫害

刘春玉、董艳君夫妇因为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屡遭中共迫害。

一九九九年秋天,董艳君被绑架到涞水县辛庄头打靶场洗脑班,遭强行“转化”迫害,受尽折磨。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董艳君进京为大法鸣冤遭绑架,被涞水县公安局警察押回后,关入涞水县邪党党校迫害,遭暴力洗脑二十天,被罚跪、打嘴巴、用鞭子抽、用绳子捆、用鞋底抽嘴巴,被勒索现金三千二百六十元。

涞水县石亭镇镇长李亚民还曾把董艳君、刘春玉等法轮功学员关在石亭镇的车库里,不许回家。三个孩子因无人照顾,没有经济来源,只好都辍学在家,失去学习的机会,给他们以后的工作带来困难。

二零零二年四月,涞水县石亭镇副镇长夏雪松等七个警察三次闯入刘春玉、董艳君家中,逼问他们大街上的条幅是谁挂的,乱翻了一通一无所得,发现春联写的是“度己、度人、度众生”,夏雪松说春联内容不行,将他们夫妇抓进拘留所施以酷刑。

二零零三年四月,董艳君被囚禁在县政府招待所,遭到“六一零”暴徒的毒打。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董艳君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去往王各庄途中,遭涞水县北龙泉村时任村支书梁立增恶告,被绑架到涞水拘留所,他们绝食抗议,恶徒用脚踩着董艳君的头,一把一把地往她嘴里塞盐,她的嘴被掐烂。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板城村支书刘培付带着涞水县“六一零”头子王福才、国保大队长戴春杰、警察董宏浩及保定市的警察把警车开到董艳君家的院子,十多个人连拉带拽,强行把董艳君抬上警车。

当时刘春玉出去卖煤不在家,恶人还要绑架他,一直在刘春玉的邻居家守到夜里十二点多,两辆警车还不断地在板城村的要道上来回巡视,其余警车都停在板城大队院内。刘春玉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板城大队支书刘培付每天守在刘春玉家大门的对面,还恐吓刘春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刘春玉回来就抓他。

而董艳君则被涞水县“六一零”头子王福才、国保大队长戴春杰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家里只剩下孩子和老人,地里的庄稼无人收。

近两年,二零一七年八月,在所谓“敲门行动”中,董艳君遭到石亭镇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被“扶贫”调查不久的董艳君再次被绑架。

五月二十四日,刘春玉和律师到保定看守所探视董艳君,但看守所不许他见妻子,老人只得等在门外,无助的流着泪。

当日前一篇文章: 吉林舒兰市高玉香遭十年冤狱迫害
当日后一篇文章: 成都华阳派出所警察两次企图非法关押赖桂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