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营救母亲过程中自己真正的清醒了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今年一天的凌晨,接到父亲(同修)的电话,说母亲(同修)被送往市里看守所迫害,电话中父亲并没有说清具体情况。当我和父亲相约去市里看守所送衣物时,我才知道母亲被非法刑事拘留。

晚上躺下,心里的难受程度无以言表,一直想怎么才能快点把母亲接回家,心被情带动的很厉害,正与邪一直在脑子中较量!最终横下心:这次就真正的做到信师信法,按师父说的做!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修炼一直是在带着“求心”!

之前看同修交流文章提起过修炼人的根本执着,当时还觉得自己开始修炼时年龄小,也没有带着求治病的心,现在虽然成家立业了,但是对名、利并不看重,以为自己修炼的心比较纯净。可是在真正考验来时,是想用人的办法躲过去还是真正的信师信法按法的要求做?这不一目了然了吗?!原来我一直隐藏着各种“求”心,求生活各方面的顺利如意、虽然没求大财但是钱多了还是高兴,还常和丈夫说“生活的顺心都是师父给的,要感恩师父。”现在才清醒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是在假修,是在“求”人中的美好。静思自己这些年来,对家人的情越来越重,吃穿用都想尽自己所能给他们最好的,这样带动着父母对我们的情也越来越重,很多事情被旧势力搅和而没有认清,反而用人情来对待,才导致这次被邪恶钻了空子母亲遭此迫害。

迷迷糊糊中,梦到自己从嘴里往外吐脏东西,用手拽着往外吐,吐出来的脏东西里还有白色的活虫子。早上起来心里不觉得怎么难受了,也认为不是母亲而是同修在被迫害。我悟到是自己念正了,师父帮我清理了脏东西,也就没有了被情带动难受的感觉。

在母亲被非法关押的这些天中不允许接见,我和父亲几次去派出所,多数情况是什么也不透露给我们,让等通知。在去派出所的过程中也是一次次的魔炼:每次進了派出所会不会有怕、心突突的感觉?有时正念强邪恶表现弱时会不会有欢喜心?有时邪恶表现嚣张时会不会消极被它所说的话带动?最终我和父亲交流:我们不能被任何事物干扰、带动,我们肉眼看到的都是假相,修炼人要时刻保持正念、按法的要求做!时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之前看同修交流文章我就想同修怎么能做到的时刻在法上,而我在不学法的时候常常是和法脱离的呢?这次我才知道认真发正念、认真学法、时刻注意一思一念才是真正的修炼状态,而我之前太随意甚至还认为自己跟上了正法進程,真是羞愧!

当我们真正认识到了打算再去派出所要人时,他们打来电话通知第二天去接人。

整个过程中,开始正念很足,有两天却突然感觉很苦,真觉得到了自己承受的极限,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快点结束这次迫害吧,弟子真是不争气!但是我知道时间的紧迫决不能让自己消极下去,怎么办呢?学法吧。一下看到:“你要能够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贵,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1]“常人悟不到这一点,常人在常人社会中,他就是常人,想怎么发展,怎样过的好。”[1]是啊,师父说的很明白了,在迷中靠悟苦多返回去快,觉得苦是不是还想要常人的好呢。一下子苦的感觉就没有了。

一天突然想到:母亲同修一旦回家了,这就破了迷了,再做什么也就不算数了。这和我们的修炼过程是一样的,不知道哪天正法结束才是真正的考验,看自己能否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旦结束了就没有了再做的机会。我们看戏的知道唐僧师徒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而唐僧师徒却不知道,他们没有想过还有多少难或者多少年才能取得真经。另外空间看我们和我们看《西游记》是一样的,都是在演戏。

从母亲被非法关押到迫害结束回家,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尊时时刻刻在看护、保护着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跪谢师恩!也深刻感受到发正念的威力和学法得法的重要性。旧势力的迫害我们是坚决不承认的,师尊将计就计让弟子们真正的清醒起来走好最后的路,成就大法弟子!

写出此文,也是希望能给同修借鉴作用,不要再迷迷糊糊的修。尤其是青年同修,我们从大法小弟子到青年大法弟子,现在的社会、家庭、亲情还有很多有了孩子的儿女情……各方面的诱惑,如何去正念对待。真的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真修弟子!借用同修所谈:猪八戒虽然哪一关哪一难都没落下,但最终却没得正果。

以上是个人所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当日前一篇文章: 安全问题什么时候也不能麻痹
当日后一篇文章: “病业”发生后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