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李洪志,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
大家好!
(众:师父好!)

  一年一次法会,大家有的从很远的地方来,也有的从大陆来,这费用还是不小的。每年的法会几千万的路费、吃住费用消耗,大家就是想通过法会能够得到在修炼中提高的机会,互相借鉴。也就是说,修炼人把修炼的本身看的是很重要的。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如果不修好自己,那就做不好。当然啦,也有人想借这个机会来看看师父,师父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有法在,就能够指导大家修炼。
  师父在常人中有常人的生活,有常人的行为方式,有很多人的事情呢,那不能象法一样,所以我叫大家要遵照这部法去做,以法为师。大法弟子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因为有法在。我们的法会也好,大家在个人的修炼中也好,就是本着这部法走到了今天。也就是说,没有这部法,你们走不到今天。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修炼永远都是第一位的,特别是到了最后的时期。
  当然我讲最后时期啊,其实大家也看到了,天象的变化和这个世上的变化是一样的。比如说这个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邪恶已经自身都难保了,只不过是那部迫害大法弟子的机器还在运转而已。但是呢,我刚才说,走到最后了,我们要更加做好我们该做的,因为越到最后越关键。当初那么艰难的环境,那么邪恶的环境,你们都走过来了,没理由不在最后做的更好。迫害当初,全世界的媒体到处都在转载中共媒体的造谣文章,全世界的人都很难分辨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那样一个困难的情况下,国际社会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改变了全世界人们的认识,走过来了。最后你们自己得珍惜所做的这一切,不能放松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自己。
  我也在观察,特别是在中国大陆那个环境下,很多大法弟子啊,在那个被扭曲了的人性关系、被扭曲了的人的行为和扭曲了的思想方式,在那样一个社会中,谁都很难免受它的影响。虽然大法弟子得按照大法去做,可是你出门遇到的就是常人社会的这样的人际关系;整个社会都是扭曲的,那你也得那样去做,久而久之也就混同在这个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行为当中了;甚至于思考问题的方式,习惯了人这种生存的方式,也就觉的就是这样了。很多人从大陆出来之后,到了国际社会看到人怎么都这么简单哪,谈话、甚至于做事情都非常平和。而大陆人做什么事情,恨不得一下子什么事情都做到最极端、最顶端、做到底,都是那种心态。那不是人正常的状态,所以带着这样的一个思想、行为,在国际社会中,就会引起国际社会人们的反感。
  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几乎都被其它国家的人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会这样。其实是被中共邪党有意的把中国人的行为、品质给败坏了,是系统做的;破除了传统的文化,破除了人道德与普世的价值的理念;现在都是极端的中共邪党那种东西,当然是不一样。来到国际社会很长时间才能扭转过来。
  现在有一部份学员是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在大陆那个环境下有的可能也没做好,那么就更应该在新的环境中修好自己、做好自己该做的;不要再抱着那样一种极端思想行事,在大法弟子的这个环境中容易起搅乱作用。你们知道国际社会的人很少背后讲究别人的,很多人他有普世的、纯朴的思想概念行为方式,总觉的应该做一个善良的人、对别人好一些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那样去做那些害人利己的事情。所以那些带了很多在大陆养成的生活习惯行为方式的人,在国际社会中必须得去改变一下自己。我讲这个,是因为现在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越来越多,超过了原来在国际社会上的大法弟子的人数,甚至于已经成了主体了,那么你们就更应该注意这些。
  你们知道吗?当年在那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时,在中国是那样一种形式;在国际社会上它虽然没有暴力,但是那种压力、另眼看待大法弟子的歧视眼光,也是很难的,因为当时所有国际社会的媒体都在转载中共邪恶媒体的宣传造谣,谁都不知道真相。国外大法弟子人数很有限,但是他们做的很有效;自己建立了媒体,成立了很多攻关小组——有针对政府工作的、有针对各种媒体讲真相的,成立了很多真相点,还有建立媒体、网站等,把国际形势、把全世界人们被邪党造谣媒体灌输的思想、对大法弟子的认识给扭转过来了。那是很了不起的。这个环境开创的不容易,他们也很珍惜,不要因为从大陆出来的学员带的党文化中形成的思想作风把这个环境破坏了。因为我看到了,很多中国大陆出来的普通人在国际社会上造成了很多坏的影响,真的叫人脸红,真的叫中国人抬不起头来。你们不要那样。你们是修炼人,要知道自己的不足,它不只是影响一个民族形像的问题。你们身带的责任是救度全世界的众生,要比那还大,所以你们必须得改变自己的思想行为。
  不要把国际社会的人当作很简单。他们虽然思想很简单,正因为思想越简单越清晰,他看的问题越透;他只是不那么表达,只是不那么说,心里非常有数。人的思想结构都是一样的,聪明成度也都是一样的,一点也不比别人笨。他们的思想行为是有底线的、有道德准则的,所以他不会那么做。大家在中国大陆养成的那种习惯,无论是写文章啊、做什么事情啊,就是要一棍子敲到底。那种作风、那种思想真的是叫国际社会的人受不了。其实中国大陆的人在没有中共邪党的时候,价值观也是善良、重德的。中共邪党为什么一次一次的搞运动,因为那个时候的中国人是文明高尚的、价值观是普世的;通过一次一次的搞运动,有目地的破坏中国的文化,打掉文化的菁英,灌输中共邪党那些坏东西。它目地非常清楚,就是要把中国人思想行为搞成象垃圾一样。因为国际社会从中国出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所以就必须得说,大家千万注意。
  再有,大家在各个讲真相的小组、大法弟子自发组织起来的这些个活动当中,在讲真相、救众生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非常的好!不在于你做的怎么轰轰烈烈,看你做的有没有效,看你的心怎么摆放的,是不是修炼人。那些常年守在中领馆的、常年守在真相点上的,真的了不起!有的年岁比较大,有人说,他们年岁大就适合于做那个;那你年岁不大,你做什么啦?一样的,就看大法弟子怎么去做。
  有一次,一个学员问我说:师父,退党退到多少人中共邪党能倒?(师父笑)我伸了五个手指头。他就想,“噢,退五千人,中共邪党就倒。”(众笑)结果五千很快就过去了。“哎?怎么整的?师父伸五个手指头啊,噢,那五万人。”这五万人很快也过去了。“这不对呀,师父怎么伸五个手指头?噢,那就五十万人。”(师父笑)这五百万人、五千万人都过去了,现在已经三亿多人了。中国有十五亿多人口,你退五千,好象影响不了啥。(师父笑)其实我也是一个比喻,就是说,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很关键,从心理上、从中共邪党的心理上把它摧毁了。现在中共是什么状态啊?每个人,除了那几个当权的,每个人都在想“啥时候倒啊”,都在做留后路的准备,都在做末日准备。往外倒钱哪,子女弄到外面去啊,自己也办外边的身份啊、护照啊,都在准备着一旦出事就溜,都是这种末日心态。
  他们自己互相之间都在骗自己,为了维护那政权。很多特务那都是蛤蟆精的人,都在骗现在的党魁;从他们没上台之前就在造假情报,上台之后还一直给他们制造假情报。他们不知道外边的真实情况,得到的情报都是江鬼骗他们的,政令也出不了中南海,互相之间的暗斗越来越厉害,你死我活。现任党魁是里外不是人,想要走民主道路的人现在不再信任他,中共邪党更不信任他,没有人真心对他的。
  大家已经看到了,邪党不会持续太久了。因为,中共邪党存在的目地、对大法弟子的这种迫害,它不是旧势力安排考验大法弟子的吗?中国就象那老君的炼丹炉一样熔炼着大法弟子,把那火烧的越旺,就象严酷的考验一样,去人心、去执着。那当然这种煎熬是很难受啊,可是炼出的是真金。中共邪党就象那煤炭一样,烧的越红,它好象越来劲。等烧完了再看,真金炼出来了,中共邪党它是啥?一吹,“噗”,灰,没了。(众鼓掌)看着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时候很可怜,其实真正可悲的是那帮跟着中共邪党跑的——那才最可悲哪,所有邪党在人类历史中犯下的罪恶,他们都得去承担。
  大家想想,中共邪党的那些头子们哪,坏事做绝,但是他们享受着了,在有生之年为非作歹、享尽了他们的福份。那现任党魁,你还要跟着中共邪党跑,人家把驴牵走了,你去拔拴驴的那个橛子去,把你抓住。也就是说,所有中共邪党的罪恶最后都得找他算,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因为你是中共邪党的头子。其实呢,有时候我在想,他觉的中共邪党能维护他的权力。过去是,现在还是吗?过去中国人在厕所里你自己一个人都不敢骂中共邪党,真的是那样,那个邪恶的邪灵到处都是;现在那些邪灵都被销毁了,人人都在骂邪党,坐那吃饭几个人聊起来,不骂中共邪党好象没事干,谁不骂中共邪党谁有病,已经变成这样了。(众鼓掌)中共邪党已经到了一推就倒的时候,你要靠中共邪党维护你的权力,你不看走眼了吗?中共邪党是靠你在维护啊!不是你靠中共邪党维护啊!现在当权的人一句话说“我们现在不要中共邪党了”,中共邪党连一天都挺不了,第二天就没了,(众鼓掌)因为人们都在等着那一天呢。(众鼓掌)我就说当权者干了一件多蠢的事。
  不管怎么样,作为我们来讲看的很清楚,我刚才讲了一下这个形势而已。到了这一步了,那考验大法弟子的那些个因素已经不多了,那煤渣已经没多少了,再炼真金炼不了那么多了,所以,你说这火是不是要灭呀?要灭。(众热烈鼓掌)那紧接着是什么呀?是不是大法弟子修炼到圆满那一步啊,是不是?(众鼓掌)即使有些大法弟子要跟师父一起到法正人间哪,即使是这样,我们也要划上一个句号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段过程,那可是至关重要。后来的事,我就不多讲了。
  昨天山里的晚会我还在讲,我说我经常讲旧势力,大家对这个概念基本上清楚了,但是对这个旧势力的形成啊,总是有一点恍惚。其实大家想一想,这个旧势力的形成它有个历史的原因。宇宙是成、住、坏、灭这样一个过程,人有生、老、病、死这个状态。大家都知道,长到十几岁,十五、六岁,十七、八岁,这是成长的过程;到十八、九岁,二十岁,一直到三十多岁,这是“住”的过程;等到四十来岁往下,那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这就是“坏”的过程;身体已经糟透了,不行了,要衰老下去要死亡了这个时候,那就是“灭”的过程。
  这个过程对人生来讲是这么短暂,在这个宇宙的范围来讲它是多漫长呀?那么在更大的天体范围它是个什么概念呢?尽量我用能说出来的形容吧,就是用无数无数的、数不清的那个兆来记年,那是个“成”的过程。在这个数不清的兆的记年中有多少生命从出生到死亡!神也是一样,循环往复的,他不是不死的,但是他的死他是知道的;出生他也知道的,但是他不会带有原来的记忆。他只不过是漫长,都活的很腻味了他才会出现那个状态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这种循环是生命的更新过程,这种循环着的生命不知道在“成”的过程中就已经出生过无数兆次了。这是用兆这个人类常用的最大的计数来计算,用亿都计算不了,无数的兆。别说人哪,就是神都会这样,这个宇宙太漫长了。
  那么在“住”的过程呢,这更是一个最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那简直是没法形容的、用多少兆也形容不了的那样一个漫长的岁月过程。宇宙中没有任何一个生命能从“成住坏灭”的过程中一直活着,就是从“成”活到“住”的生命都没有了。宇宙最高的也没有了,多高层次都没有了。就象人的身体新陈代谢细胞一样,没有原始的细胞了。都是这样的,接力过来的。这么大、长的一个漫长的过程,你问“住”的时期的生命“成”的时期是什么样,他根本就不知道,想都想不出来。
  那么宇宙到了“坏”的时期,这个过程也是漫长的,是无数的兆年那么巨大的时间,象粒子布满了这个空间,一样的漫长,这么多。这空气得多少粒子啊!那个“坏”的过程中,你问那些很高层次的生命,你说以前那个“住”的时期的生命状态是什么样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呢?因为连法在这个过程中都在变异着,一切都在随着“生老病死”、“成住坏灭”在变换着。
  等到了“灭”的时期,这个过程也是相当漫长的,最后走向彻底灭亡。在这个“灭”的时期,也是用无数兆年才能衡量的漫长的岁月,那里有无数的层层的神,更大的神,更大更大的那个神啊,王啊,各界的主啊,你问问他宇宙的初期、中期那都是什么样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为什么师父在正法中会出现旧的势力?师父要不把这部法正到“成住坏灭”的初期,那叫正法吗?(众鼓掌)可是“灭”时期的层层众神它们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它们是“灭”时期的神。它只不过是层层不同层次还有一个对比,境界上还有对比,但是哪一个层次都不是原来的标准了。因为它败坏了,就要灭掉了。就这个“灭”的时期的生命形成的旧势力说,“你这么正法不行,我们没见过。这个不能成,我们帮你成。”它们就干了这样的事。它的标准是什么?它是“灭”时期的神,宇宙“灭”时期的王,那些个要参与帮助我正法的神,你们说它们能干出什么来?它的最高标准是宇宙灭了时期的宇宙最高标准。做完了那是正了法吗?我按它们的走,那能正了法吗?能用它们的标准回到“成”的初期吗?那不又回到只不过是“灭”的时期没动吗?那离宇宙的最根本、“成”的那个标准有多远?
  所以大家想不透,它们怎么有天大的胆、它们怎么敢干这个事呢?它真的觉的自己是对的。旧势力那些最高的东西,它觉的,“我就是最高的神哪,我知道的就是这个,那没有比我知道的再高了。这是真理啊。”它不知道它是“灭”时期的标准了。有的时候,我在讲法的时候大法弟子都懂,它们反而不懂。有的时候我觉的它们装不懂。它们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说根本,因为我有人身、有人的行为,所以它们觉的它们是神的行为。“我们怎么能不比你强呢?”是这个东西障碍了它们!师父传的法是理白、言白,没有任何叫你去猜的东西,都在这明摆着,可是在“灭”的时期的生命的习惯是,什么东西都得去猜、找到它。给你一个东西,去挖掘它才能把那个真的东西找出来,它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了。所以师父传出的法对人来讲没有迷,可是它们却都被迷住了,认为法绝不会这么白。无迷之表反而变成它们的迷了,都迷在了无迷之中,(师父笑)真的是这样。旧势力就是这么来的。
  而我真正要的什么东西,没有生命能知道,因为任何的这个时期的最高神都不知道宇宙的“成”是什么样子的,在“成”的最早期是什么样子。那简直就差的太远了,所以它们不理解。它们自己也说,“你要的我们不会。我们会的就是这个。”你不会你为什么要参与呢?它说,“没办法,上边叫我干的。”等我把那最坏的家伙抓住的时候,把最高那个抓到的时候,它说,“我这就是最好的,我也是帮你啊。”却毁了无数的生命,毁了宇宙中无量无计的众生。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本着这部法去修。师父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说,“你呀,想修多高,你只要敢!”大家知道,修炼可是不容易吧,消业、过关、碰到心性上的摩擦有多少过不去的,何况那些大的关呢?怎么过?!明白这些的人一想就胆怵了,真的难,真的难哪!人与人之间碰到了再不好的事情都得正面去看,“噢,这事对我提高有好处。”碰到了矛盾,不管怨谁,先找自己。作为一个修炼者,你要不能养成这样一个习惯,你要不能够和人反过来看问题,你就永远在人中,最起码没做好的那一步你在人中。
  矛盾出现的时候不冷静。当冷静下来后回头一想,我是修炼人哪,这事我不对呀,没过好这一关。肯定是关啦,大家知道。因为师父讲了,在你人生中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你只要是走入这个修炼的集体,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为了你提高的。可是我们有多少人往外推;不但往外推,还变的非常狡猾。有的时候我帮着他们做什么事的时候,他们都当着我的面撒谎、狡辩。我瞅着他们,觉的挺可乐的,但是我也知道,人就这样呗。你没修好这面就是人心,那人就是这样。
  我留给你们能够在常人中生活的人的东西,不影响你们修炼,你可以过你的人的生活。但是在真正碰到矛盾的时候,特别是大法弟子,你在个人提高中、你在做好你应该做好的三件事的配合当中,你遇到矛盾的时候这就是关键!那对提高自身都是关键的。你们初期有多少事情被自己给搅了,应该做好的没做好。迫害早期的时候,用人心去看问题,互相之间在那戗戗戗,还气的不行。你那个气,包括你戗戗时的那种心,全都是人哪!
  堂堂正正的配合好。不一定谁的主意最好,就是他主意不好、不全面,你自己默默的把它补充好!做全面了!神才看你了不起,而且是默默做的!关键是不在于是谁出的主意,而在于在这过程中谁把自己炼出来了——谁修炼了自己,谁就提高上来了。(众鼓掌)师父讲这些就是告诉大家,我们今天都走到最后一步了。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众热烈鼓掌)前后二十年。虽然最后旧势力插手了改变了一些事,但是烧炉子的煤都没了,这个火候也不够了,这事也就快结束了,所以大家更得做好。大法弟子啊,我那天还在讲,我说谁能当上大法弟子?多大的缘份哪。
  我刚才坐车上,有人说,有些人听不懂什么粒子、分子这些物理上的名词。我也是借现在人的语言讲,要不怎么讲啊?但是要实际形容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我们看到的这些星球如果小到象分子那么大,是不是跟分子一样?宇宙中巨大的生命看地球与这空间其它星球,和我们看分子是一样的,是不是?那我们这个地球在一些更大的生命眼里看小到和原子那么小的时候,看一看是不是和人看原子一样?在更高的神眼里看就是那么回事。这个星球遍布空间,你看的见的、看不见的,是因为你的视觉问题。人类的技术再发达,也是被宇宙中各种各样的障碍挡着,看不见全部,所以我讲“洞见”宇宙,因为人类永远都看不到真的天体。
  也就是说,无论哪一层都是这样的一个概念。大的生命看下边,就是个小粒子;小的生命看上边,就是星球。在原子上那一层活着的生命,不是把原子当作他们的星球吗?在分子上边那层活着的生命看看我们地球,哇,巨大无比。它每一层粒子与更大或更小的粒子就是这样一种关系。层层层层粒子,地球也是一个粒子,包括太阳,包括我们看到的银河系、所有的一切。整个天体结构基本就是这样一个结构。
  人看到的粒子不止是人眼能看到的粒子与星球这样的表现,人们看不见的还有不同的粒子。而分子的表现也是不同的,也在这个空间中;不同的分子形式上都有无数的生命,都在人类这层空间中。可是和分子同时存在的还有其它形式存在的粒子,这一切是挤满的。人类与这层生命就象在土层里,现在科学家只知道能看到的这些粒子。我只是用人现有的知识去讲而已,其实不止这些,远远的不止这些。就说这一切生命,多的了不得。这么多的生命,你喘气的时候,构成空气的分子被你吸進去多少?那个分子上面也是星球,那上面有多少世界?多少生命?被你吸進去了,在你身体里转化成你身体里需要的养份。(师父笑)
  因为这个牵扯的太深奥了,以前人类的知识有限,所以以前那些神不讲,也没办法讲。耶稣说人是有罪的,到底这个罪是怎么回事,没说清。我也跟你们讲,我说人活着就在造业,吃、住、行、人与人的社会行为都会造业。你说我不去造现实的人与人之间的业,出家或面壁。你坐那不动也在造业,(师父笑)你的活着就会有许多世界因你发生着变化。不管怎么样吧,我也讲过一个理,我说人有人生存的环境,因为生存而产生的业这都不算你的错,当然也不会记你的过。但是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它会产生业力,这是一定的,这就是《新约》中讲的人是有罪的。所以有人讲,说活在世上就会有难,要一生不得病,百年死后一定下地狱。为什么呢?你这一生的业都没消,你已经业力巨大了。业代表罪啊,那只能下地狱去消了,就这意思。
  所以,我们平时作为一个修炼人,吃点苦、遭点罪不是坏事。有的时候消业,“不行了,我来病了,感冒了,这不舒服、那不舒服了。”其实是消业。新学员不太懂,就以为说,“噢,有病了不能说有病,说消业。”不是,真是消业。你这条路是安排好的,不允许你的身体有病,真的不允许你身体有病。因为那个病已经不能再侵害你了,那个病毒会被你的正能量杀死。可是人会造业,造了那个业,它反映在你的身体上是和那个病一模一样。它如果反映在你的鼻子上,你就鼻子塞、流鼻涕,“哎,感冒了。”你说它感冒了。(师父笑)可是它不是感冒。如果这个东西反映在你的胃上,你肚子疼,“哎呀,我今天吃东西有问题。”(师父笑)它不是,是业力给你弄那去了。那为什么非往那弄呢?不是非往那弄,也可能往这弄,也可能往那弄。是因为你自己有什么执着,要帮你修炼的时候它就给你往那弄。
  你比如说,你修炼以前哪得过重病,修炼好了,哎呀,挺高兴,但是时不时的想起来,“我以前得过重病,以后可能不会再有了。”你思想想着“我可能不会再有了”,其实你已经在担心了,表面上想的“噢,没事了”。那旧势力一看,“干啥哪?”(师父笑)旧势力不就是会这个吗?当年的耶稣、释迦牟尼弟子它都这么迫害的,它都这么干的,它说“我们帮着他修炼的”。那好,你不放心啊,好,等你的业力多一些了,给你把你业力都集中起来,都扔那去。“哎呀,我的病复发了!”(众笑)
  作为修炼的人哪,那个心会被这样考验的。在这个时候那可真是在考验你,你到底是用修炼人去看待,还是用常人心去想。你用人心去想,那你就上医院吧,你就看病去吧。可是哪,作为一个修炼不是那么精進的,或者是新学员,那这又另外看了。因为他心性不到,也就是说他境界没到那,你硬告诉他“它不是病”,他真的心里没底。因为他的思想境界不到,他真认为“就是病”!那还真得上医院去看,因为旧势力考验人它可不是“我跟你玩玩而已”,它来真的。“我不是想让你成神的。抓住你的人心一定要给你拽下来的。所以你说它是病,那我就真让你这个地方成为象病一样,连透视、化验我都让这跟它一样。”
  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冤不冤?但是也没办法,他不精進哪。也有的人很精進,但是唯独就这个问题,他就不是那么太放的下,所以这很复杂的。其它都行,就这个问题还不行。大家知道,修炼是讲究无漏的。你有漏它能让你上天吗?就这么回事。旧势力虽然是“灭”时期形成的生命,它的标准低了,但是那个层次的要求还在呀,你没了那个心才行啊,或者是用它的标准看没了那个心——“你得达到我的标准”。
  最近各个大法弟子的项目,有很多一直做的很好,在加倍的努力;也有很多处于敷衍的状态,因为压力不大了嘛。可是你们要知道你们是在救众生啊,你们所有做的一切都起着救众生的作用,所以不能放松,那么多生命都等着你们救度哪。我很佩服一些做大法项目的学员,如做明慧的那些学员,他们不能够和其他人一样参与活动,大法弟子的其它活动也不能参与,即使参与了也不能说自己是干啥的,毕竟是非常时期。有人说我是大纪元的记者、我是新唐人的编辑、我怎么怎么,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总有荣誉感嘛。可是他们不能说,多大的功劳都得放在自己肚子里。一天、两天没有问题,一年、两年也没有问题,这一晃就是二十年。(众鼓掌)其实很多默默做大法弟子项目的,有些其他的大法弟子也是一样,默默的做。真的了不起,在神眼里那真的是另眼看待。我就佩服这样的。(众鼓掌)
  顺便说两句神韵的事。神韵大家知道,要想能够在救人上发挥很大的作用,那就一定得在各方面达到领先的标准,技术上都得有过人之处,别人没做到或做不到的才行。在各方面都高于别人,那才能够更好的发挥作用,才能大量的吸引观众,否则流于形式就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当年做神韵大家都知道、我也讲过了,你们学员之间的配合不是那么太容洽。我看着观众的反应,观众说什么的都有。节目质量也没那么高,所以有的观众就说,“哎呀,不怎么样。”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大法弟子凭着自己的心在做,那没有办法啊,大家也努力了,配合上虽然差一些,但是也是努力做了。后来我就想,我来吧,我领他们做,我把他们带出来,然后再说。我这一带,撒不了手了,没有人能替我了。
  神韵哪,各个方面都很突出,很多方面其它艺术团根本就具备不了的。在技术上、质量的要求上、在运作的方式上都超过别人。同时因为是修炼的人,往往都是事半功倍的。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救度众生的需要。当然了,在救众生中还必须有实效才行。一两千观众,百分之九十以上看完之后思想全变,明白了。(众鼓掌)明白了大法弟子是什么样一群人,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信仰是正的,明白了中共为什么要对大法弟子迫害,所有的造谣在这一场秀中全部都被这种无言的事实挫败。(众鼓掌)整个秀不说一句话,除了报幕的,人们却什么都看明白了。所以这个巨大的作用,要通过其它方式讲真相要把所有方面都说清楚,真的费很多口舌也很难做到这么全面。
  而且一步到位。有的人看完秀之后要学法轮功,有的人看完秀后说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有的人活生生的看见神在台上,所以起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六个团算下来,平均一千五百人一场的话就是一百万人,今年巡回演出。(众热烈鼓掌)一百万哪,一百万观众,这个救人的力度有多大,大家看到了。因为神韵影响面越来越大,用常人的话讲,市场越来越大、供不应求,所以怎么办呢,今年又成立新的团。(师父笑、众热烈鼓掌)无论中共怎么干扰也没用。迫害大法弟子的那部破烂机器还在运转嘛,它不干它难受啊,但是它起不了啥大作用了,因为世人已经对神韵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
  神韵在运作中没有靠媒体宣传,都是人传人。大家知道,我当年传法的时候,也没有媒体帮助我宣传,就是人传人。人传人,非常快。今天神韵也是这样,能被全社会认识全凭着神韵的实力,这样才使人们觉的太好了。人们互相的在社会上讲、在家庭环境中讲,这种发酵它是真实的。我跟朋友说好,我不会骗朋友;我和我家人说好,我不会骗家人,所以这是很可信的,广告没有这种效应。所以想看神韵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地方因故取消了,没演那场,退票的人在流眼泪。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人私下里流传的口碑非常正面,人讲的有的很明白,知道神韵在干啥,而且发现最近这两年哪,人越来越清楚神韵在干啥了。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有很多在历史上传正法的都被迫害死了。触及了人的观念、触及了人的利益,人都会用人心去对待。神韵表现上是演秀,爱看不看;还不白看,还得花钱,还花挺多钱;你自愿来看的,不看你就别买票。好象没什么说道,我就是演秀,但是众生都在等着。谁也想不到用这样一种形式来救众生。因为社会到了这样一步,历史的教训也很多。不管怎么样吧,大法弟子我们是在想办法救人,就是那么回事。
  我刚才讲,中共的捣乱也越来越没招了,甚至于冒充学员说不理智的话,剧院的经理都把信给我们看、还乐,说他们什么招都使了,人家都知道。用钱收买吧,现在他们兜里的钱越来越少了,反正是也挡不住了,用钱也挡不住了。因为人们都知道,都知道好,都要看。有时候我给大家开玩笑,我说,哪个地方票卖的不好,你给中领馆打个电话呀。(众笑)你说我这演神韵啊,你们得有点作为呀。(众笑)因为呢,只要中共一宣传、一破坏、一搞什么报纸文章,哇,大家都知道神韵来了,马上就来看了。(众鼓掌)
  还剩下点时间,我给大家解答点问题。(众鼓掌)下面大家可以提条子。

问:大法洪传二十七周年,师父今年在神韵演出开场节目中说:“随我下世,法正人间。”是不是法正人间已经進入新阶段?
师:秀呢,当然就是秀,但是你们看形势也都明白,法正人间是快到了。(众鼓掌)就这个神韵哪,再演下去人就知道干啥了。你们在纽约游行的时候,站在外边的人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你知道观众说什么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观众,他说:他们在救全世界的人。(众鼓掌)

问:现在环境比以前宽松,有一部份学员在修炼和讲真相方面没有以前抓的紧了,很多精力放在常人工作或过日子上。我们怎样做有助于互相督促、保持大家精進状态?
师: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已经很明确了,你都做了吗?没做的就去做,不要以为那个讲真相的点是老太太的专利。还有呢,其实你要想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在你的环境中,甚至于你在网上贴几篇象样的文章,都起作用。大法弟子嘛,你该做啥你就做。

问:今年是明慧网创立二十周年。明慧大法弟子跟师父正法二十年,倍感荣幸和殊胜。过程中我们被大法锤炼、净化、成就,风雨中走过来了。与付出相比,每个用心做的弟子都感到受益很深。这几年,每逢世界法轮大法日,明慧网收到的贺卡从一万增加到两万多。逢年过节,我们总是忙于整理和发表别人的贺卡,难得有机会表达自己的心愿。借此二十年之际,感谢师父慈悲救度,感谢师父赐予弟子如此神圣的使命、成就弟子。(师父笑、众鼓掌)
  二十年过去了,有些人员已经八十多岁,(师:是啊,人也老了。)当年的年轻人也步入中年。请问师父,年轻一代大法弟子什么时候跟上来,象我们当年一样承担起明慧的工作?
师:好象年轻人心都有点好高骛远,静不下来。大法弟子嘛,要做啥就要踏踏实实做好,你是修炼人。那面壁九年当年都能修成神,啥也不干,在那对着墙就能修成神了;救人的事,虽然寂寞点,你还是有事在做吧。(众鼓掌)

问:有学员修几年大法又跑到佛教去了,这样的人将来还有机会吗?
师:有机会,只要别跑到邪恶那去,就有机会。(众鼓掌)我是说,你如果是大法弟子,那个机会可不多了。大法弟子的时间很短,因为一旦结束就没机会了。

问:有个别自称是学员的人,用常人的法律起诉和威胁我们大法弟子的学会呀、明慧呀,和大法弟子的一些项目。
师:我告诉大家,干这种事的,无论你什么借口,你都是在干魔鬼干的事情!大法弟子都在受难中,大家都在反迫害救人,你在大法弟子中从内部干扰破坏,你自己不知道这罪有多大吗?你还说自己是个修炼人,却用常人的法律针对修炼。常人的法律那是常人对常人的,心里过不去的执着不修好反而用法律挡住不去的人心,你就干着魔鬼干的事情。无论谁,你们谁想起诉大法弟子的项目、佛学会,或者其它救人与修炼的人和事,你赶快停止!!机会不多了,时间也不多了,而且要挽回你自己所造成的损失!!(众鼓掌)
  有人还说什么“清君侧”。我是常人哪?我是你师父。我什么不懂?我什么不会做?我用你来清?你配吗?!你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我在救你呀!你要来救我吗?!一入魔道什么都敢说。
  师父给你机会,赶快把造成的影响挽回回来。但是时间不长,赶快!是旧势力死死抓住你、让你不理智、让你干到底的。

问:人类社会搞大数据。大陆安装的摄像头越来越多,加上人脸识别、姿态识别等等,数据分析泛滥使用。发资料、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是面临更大的安全问题,还是不必刻意放在心上?
师:大法弟子有大法弟子的路。如果你走正,干扰就会少。我一直在说,你走正,就不会出现问题;带着人心做,虽然做的是大法的事,也难免会出现问题。但是这个标准、尺寸哪,做到是很难,没有这个基础还是很难做到,所以会出问题。
  但是反过来我又想,大家都知道,中国大陆的产品在全世界人们心目中是最糟糕的,是不是?我听说那摄像头,安上去一千个,五百个都不好使,(众笑、鼓掌)刚把那个弄好了,那边又坏了。它那个质量,它那些东西,再加上人浮于事,反正中共邪党干什么事都是糗事。不是在全世界搞5G吗?它那个东西,搞搞人家都知道它质量不好,还搞的下去吗?很快大家都得扔了。(众鼓掌)

问:帮助严重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比如做深度交流和清理他们的空间场,随即自己也遇到一些魔难,包括身心承受痛苦、被从另外空间构陷等等,不知这属于正常付出还是自己能力不足?
师:帮助大法弟子从魔难中走出来,这是我们的责任,是应该做的,没有错。但是如果这个人的自身不发生变化,完全靠外在是绝对不行的。他自己在你们的帮助下,他越来越正念,再加上你们外力的作用,就越来越起作用。它是这样一个关系。

问:二十年了,海外学员中一直有批人坚持说明慧不适合常人看,所以拒绝推广明慧。明慧网在海外学员中一直有较大阻力,远不如在大陆受重视和认可。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师:明慧确实有一部份内容是给修炼人看的和交流的,层次不到是看不懂,但有一些文章还是可以给常人看的,但是也总是有人给自己弄障碍。明慧虽然是修炼人的一个平台,讲的是修炼人心性的提高,有的人是能看的懂的。
  人在这个社会中也是分层次的。你看普普通通走在街上的人,不一样的。有的人道德高一些,他认识的就不同。有的人的道德更高一些,他认识的更不同。有的人是有能力的,而且有的人是有大能力的。这种人也非常多,甚至是分阶层的。有能力的人在同一种能力下他们互相有联系,更高能力的人也是一个阶层,他们互相之间都能联系。这个人类社会不是象想的那么简单。不要用固定的观念去看人类社会。

问:修炼状态时好时坏,有时执着喜好,看电脑、打游戏机、玩手机,修炼被耽误。如何能控制自己、保持精進?
师:人说中毒,我告诉大家什么叫中毒。人们在医学上认为是瘾好神经被刺激了、很发达就是中毒了,其实不是。是什么?在你身体里,时间长了,积累了一个和你形像一模一样的你,却是那个东西构成的,控制了你。因为它是很强的执着构成的你的形像,所以它就有那么强的能控制你的心,因为它是很强的心形成的。
  连那个吸毒都是。那吸毒有人说没事,我吸吸没啥的。是,感觉还不错,再来一次?没事,再来一次?行了,控制不了了。为什么呢?那个物质吸進去之后就在你身体里形成一个薄薄的、淡淡的你,一次就能,因为它毒性大;等到第二次再吸,这个薄薄的、很淡淡的你就变的浓了一些;再吸它就越浓,越吸越浓,它就越强壮。它连你的整个身体的结构都有、思维都有,完全是一个毒品构成的魔性的你。当然了它可能不干别的,它就对毒一定要吸。没有了、不吸不行。为什么呢?因为它已经活了。活了之后呢?大家知道,你不吸呢,你的身体是新陈代谢的,它也会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它就死了。它不想死,所以它要你一定去吸,把它吸的更强壮了。
  那个玩电脑、打游戏机,起的是同样的作用,一个道理。你戒了,你戒了让我死啊?不干,我非得让你看。不看?不叫你工作、不叫你学习,就叫你思想想去玩它;不看我让你做梦都玩。
  人哪,我一直在想,人很容易被另外的东西控制。人的肉身,它只是五谷杂粮、父母给的这个衣钵。吃五谷杂粮把它长起来的,多脆弱呀,谁都能控制啊。在另外空间里形成的东西都是有灵性的,虽然是低灵,也能控制啊,因为人身体它弱呀。

问:我地区真相点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大陆游客,讲真相缺少人手。但是本地同修认识上不来,有的说现在不需要讲真相了,有的去了真相点也不讲真相,在那学法、看手机。老学员很少来真相点讲真相。
师:是啊,正法没有结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就不会结束!什么“结束了”?什么“不讲真相了”?那么多众生等着救度呢,不讲真相能行吗?!我都在帮你们做!救常人本来是你们的事情。我救你们,你们救常人,现在连我都帮你们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吗?最后那算总账的时候你怎么算哪?哭也来不及了。

问:我们媒体报道一些“消息人士”提供的消息,比如预测时局或人事涨落等。过去曾听信中共特务提供的所谓独家消息,令报纸可信度受到影响,造成常人不理解,觉的我们媒体被中共利用。
师:是,香港那个地方是复杂一点,大家就警觉一些吧。有些人,看他表现的怎么样,就知道他修炼的怎么样;看他表现怎么样,就知道这是什么人。你只要不用人情去看。你关系很好,我觉的这人还行,你是用人心、人情去看。你用法去对照对照、去看看那个人就知道,连修炼状态都知道,是什么人一下就看出来。

问:请问香港每次的大型活动,海外来参与的大法弟子中都有被遣返的。最近香港入境处更邪恶。
师:是啊,这些事我都知道,我也在观察。但是大法弟子就是大法弟子,了不起。

问:有些学员自行组团到各地推广神韵、帮助承担演出期间的辅助工作。这些团组里的人员比较复杂,有些不知背景如何,大多也没有佛学会的推荐。这些学员对神韵举办地的修炼环境造成冲击。
师:好象没那么严重,主动的帮大法项目做事我觉的还是应该鼓励的。至于说有些人员不适合,那要和组织的人去说。说一说,实在不行可以跟神韵的团长去讲。这些事不是什么大事。

问:大纪元时报目前改为收费报纸。
师:可喜可贺。(众鼓掌)香港大纪元已经完全成为在报摊上卖的报纸了,也就是走入良性循环了,这是很好的事。

问:……但据说情况很差,弟子觉的办大纪元时报的目地是讲真相救人。
师:没那么差,就卖出去一百份我觉的也是成绩。大纪元走入了主流社会媒体这不是好事吗?往大的方向看。至于说讲真相的,不用大纪元可以用其它的媒体呀。那不有《看中国》吗?用那些去发呀。没上架的还可以大量做、办的更好啊;把那些有力的文章转到其它真相媒体上去做呀。不多说了,我是肯定这件事情的。

问:师父已经讲了一个多小时了。
师:没关系。(众鼓掌)我只是不想影响你们吃饭。就这点,不递了啊。

问:中共邪党对西方教育和媒体系统的渗透,导致很多西方民众,包括学员,脑中灌输了大量变异观念。增加了救度众生的难度。
师:难度是有啦,没有那么严重。告诉他们哪些是党文化。有些人不觉的没事干吗?去做做。

问:我发现有常人商家自印“法轮大法”字样的黄T恤卖给难民参加大法活动。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这些商家?
师:在一些个移民国家呢,这些东西是可以骗移民官。是有这种事,也很难办。跟那个商家讲真相:你虽然赚钱,你也赚不多少,但是你干了一件最可怕的事情,跟他讲这利害关系。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这个世界上人都穿了“法轮大法好”,中共可害怕。(众鼓掌)

问:现在很多学员和佛学会之间分歧很大,甚至很尖锐。我认为,一方面学员指出的佛学会的问题客观存在,另一方面在正法时期佛学会的作用不可替代。作为普通学员,我们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师:大陆刚出来的好搞这样的事。国外有国外的做法,当地的佛学会已经领着大法弟子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他们知道国外社会的运作、怎么运作,不是你想的!千万不要再去领一帮人去反佛学会,不要干那样的事!你干的事都是魔鬼高兴的,所有这样的事。佛学会呢,他只是领着大家、组织大家参与一些个集体性的活动,安排大家一起学法等。你不要把他当作是师父,你不要把他当作是修成的神、不应该有缺点了,他只是起到叫大家配合的作用。本来这些事情都应该自己主动做的,老是向外看。
  当然对佛学会来讲呢,你搞的他灰头土脸的,他也是人在修。人心被触动时,那他就想要维护自己的面子好领着大家做事,所以他也会起人心。你越那么整,他越起心,不就是搞乱大法弟子自己的环境吗?
  你知道他不是神,不是修成了的人,他和你一样啊,只是师父交给他的任务、叫他去做而已。总是那么向外求,向外找,不要把大陆那些习性带出来啊!

问:明慧编辑部发表《所有大法弟子须知》很长时间了,海外仍有学员以各种借口继续使用被中共掌控的软件。我们认为,编辑部每一次的提醒和要求,都是学员走出人的考验,做不到的学员就是不想离开人的境界。
师:现在所有你们身上带的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连接互联网的东西,都是窃听器。现在对大法弟子越来越感兴趣的还不只是中共邪党了,我告诉你们,很多国家都在监听你们。你觉的我是个普通学员,没事,你打电话,连你们说的家常话、你什么时候买菜吃饭他们都做记录的,分析你的整个人等。你知道商家分析商业情报怎么分析?也是这么分析的。对你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你只要有一部手机带在身上。

问:在中国大陆,敢维护大法弟子正当权益的律师不断遭到打压,很多被绑架迫害的同修请律师很难。这是否我们太依赖律师造成的?我们应该如何面对?
师:你想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我这说出了怎么做,中共比你先做准备。智慧的去做吧。

问:最近有学员修炼中出现了很大的魔难,不得不离开所在项目。其他同修每人已经身兼多职、在项目中非常忙,所以有时候虽然很想帮他渡过难关,却感到力不从心。我们如何才能平衡好其中的关系、更好的帮助同修?
师:修炼中出现的任何事那都是你们修的。你要问,我一说出怎么办,关就撤了。虽然很难,我也看到了,那不是你们应该面对的问题吗?那矛盾不都是负面的,那矛盾也有正面的。出现问题怎么对待,那不是在修你吗?
  有的时候啊,我们地区负责人或项目负责人老想见我,我就老也不愿见他。有的地区负责人要见我,本来是负责人嘛,师父应该见见。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不见吧,他是负责人,说不过去;见吧,我真的不想见!为什么不想见,你们知道吗?因为我一见,你们提出的问题只要我一说,那关就全部撤掉。我见到你们闭口不说话,这又不太象话,是不是?你们毕竟是修炼人,你们不能老想把我——师父当成是上级来请示请示。可是师父只管修炼哪,师父不是老板哪。你们做的那些事情,你们一定要想办法自己走出来。自己做好,那就是你修炼的路、你的威德。
  你做的事情本身不是修炼。你开的公司也好,你大法的项目也好,你做什么也好,这个本身不是修炼;但是你做事的态度,如何对待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用大法弟子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它、把它处理好,这是修炼!可是你,你觉的挺难我得问问师父怎么做,这个事做了对不对我得问问师父,就说你们老把那修炼的路给我。你们都不知道我见你们的时候,你们看着我很高兴,我也得跟你们装的高兴,可是我心里特难受。(师父笑)
  因为呢,大家知道,人在无明中修炼,也不知道自己修炼的对不对,就得这样做下去,最后圆满了。因为对和不对,他自己判断着自己做,那算他修炼。你们要问我了,那就不算了。你这不白做了吗?有人说我不问,我就见见师父就高兴。你只要一见着我,你心里头一踏实,那事也不算了。
  因为你是大法弟子,对你要求高啊。人在那面壁,对着墙,你说他问谁?他面壁的时候他思想可没闲着,什么魔难都会反映出来。他怎么去对待?他没人问的。对你们本来比他要求的更高——他是自身圆满,你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巨大责任。你们是大法弟子,层次要修的比他不知高多少,要求更高。旧势力当年逼着我上北极你们知道吗?让我不见你们,让你们找不到我。

问:我是媒体中的协调人。最近很多年轻人加入媒体,也有老弟子。他们努力工作,但技能提高有限。我们是否应该……
师:工作上的事也问我,(师父笑)真把我当老板。

问:弟子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减轻您的负担?
师:(师父笑)这不用管,你们谁都没有办法。没办法,师父的事甚至于不能跟你们说。我说“高处不胜寒”,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个当个高官,没人倾诉了,他顶多是孤独一点而已。我得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众生的魔难哪。(众弟子鼓掌感恩)

问:在时局评论中如何把握现政权和美中贸易战一些现象?
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是不是?揭露它,把它的邪恶的糟糠事往出说呗。邪党的流氓政权的一切做法都是不正当的,人类社会的一切矛盾都是因它而起。正常人绝不能和它站在同一立场上。

问:学员一有问题,比如身体上或者是有了其它魔难,别的同修总是说“一定是他出什么问题了”,使劲帮他向内找。
师:这么说吧,如果大法弟子碰到什么魔难或者消业,他一定是有前因的,找找自己。是,找到了之后马上做好,那个情况会马上转向好的方向、向正的方向转化。有的人一说到他的不足之处就不愿听。尤其在魔难中的学员,他已经很难受了,你说“你一定有问题”,他就更难受了,他不愿听。不愿听,咱们就注意点方式方法。

问:牵头对器官活摘進行研究和面向主流社会讲真相的团队有好几个。请问是否应该整合协调?
师:还是应该你们自己商量解决的好,你们觉的怎么有力怎么做。合在一起大家协调好有力就做;如果分散,到处都在起作用,那也是另外一种局面。反正你们看吧,怎么做都行。

问:最近国际形势变化挺大,台湾看起来有些眼花缭乱。请师父对台湾弟子说几句。
师:说几句就说几句。(众笑、鼓掌)至于说台湾能不能被中共邪党给统一了,你们最关心这事吧?我告诉大家,这福份没给它。(众鼓掌)至于说没有了中共邪党以后怎么样,神早有安排了。不是中共邪党了,那谁也不会强制谁。大家愿意合就合,不愿意合就不合。
  对于我来说,我不管这些事。我想的是全世界的人。不管你哪个民族的人,哪个地区的人,我都度,我都救。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是一样,不要看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不管是哪个民族的,这个人的表面这张皮不一样,可是里边多数都是神,现在的人和过去的人是不一样的。

问:网络的时代,假新闻充斥,真假难辨。二零二零年的台湾与美国总统大选,假新闻是否也会影响人们的判断?
师:乱世就是乱象,人们想要得到什么好的都很难。这就是乱世的表现。美国在大选的时候,很多人没有想到川普能够当选,他就当选了。有的人觉的什么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结果它没这样。我一直在讲一个问题,我说人类是神在控制,神说了算。这个讲多了、讲具体了影响救度众生,就不说那么具体了。(众鼓掌)

问:与国内亲人十几年没有见面,请问下一步有机会回国吗?
师:对于大法弟子来讲,为了救人给你们留下了一部份人心,能在常人中生活,有这些思想也不能算执着,谁都想见见自己的亲人。你是想叫我肯定你能不能见到,这个事说出来好象不行吧?(师父笑)还得修炼呢。刚才我一上来就讲这个形势。看形势发展很快,而且邪党完结时会急转直下,非常的快。(众鼓掌)这个潮水呀,(师父做起潮手势)在起潮了、涌起来的时候,“哗”,时期长一些,起来了;落下去,(师父做落潮手势)“唰”,落的却很快。(师父笑、众鼓掌)不管那些个干坏事的人怎么想逃跑都来不及。

问:来自世界各地参加法会的万名大法弟子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
师:谢谢大家!(众热烈鼓掌)

问:现在很多负责人都会说一句话:“这人有问题。”此话一出,这个学员的修炼环境可能马上会变化。负责人可以因此剥夺这个学员参与项目的权利及机会。
师:我们的负责人轻易不要去说这样的话。你即使发现有问题,也要默默的观察,不到关键的时候不要去说。而有些人表现很怪,做事我行我素。其实呢,如果我们在修炼上、生活上,多看看自己的行为、看看自己修炼状态,和别人对比一下,是不是太奇怪了?是不是太极端了?是不是太我行我素了?!你在国际社会上,在现在的这个特殊时期,你真的容易叫别人理解成你有点不对劲。所以这个事两方面都得注意。
  我一再强调,我说大陆出来的学员哪,千万注意这些问题。那个奇奇怪怪的那些个行为、做法、极端的做法啊,真的不适用。中国社会里连电视剧都是人整人,你在国外看不到这个。文艺作品表现的都是勾心斗角,人整人、鬼整鬼。文艺作品、小说、电视剧、电影都是这个,好象没别的事干,就是人整人,把那人整的很解恨好象拍的就好。人心都变的那样了,看问题都是扭曲的,要改过来还真得特别注意。
  我是经过中国文化大革命以前那时人的状态过来的。这一步一步我是看到了中国人的变化,看的很清楚。我从来跟平常人都不一样,我是不入流了,不随邪党的社会运动而动。我一直保持着清醒,我看的清邪党那一套东西。世人都混在潮流里头去了,所以就看不清自己。冷静下来瞅瞅自己,别太极端了、别太叫人家觉的你怪怪的,很多问题就不会搞的学员里那么复杂。
  尤其在国外的那些个老学员,长期生活在国外,他们对你们刚从大陆出来的没办法合作。虽然早年他们也是从大陆出来的,可是他们那个年代出来的人没那样。现在的人都变的这样了,他们也不理解怎么回事。

  师父不多讲了。“大法弟子”是一个特殊的称号,是开天辟地从来都没有过的。宇宙正法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宇宙不行了就毁掉,从新再造一个,大家都知道,神的能力是一念即成的。可是新成的,唯一的就是那些原始的生命、在漫长的岁月中走过来的那些精华就都没了。什么都没了,从新再造,等一切再走向那样一个过程还不一定是不是那样的,失去了总觉的可惜。而且这些众生毕竟都是神造的,神对他们有那种想留下的慈悲,做了这件事情。
  那么也就是说,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开天辟地没有宇宙正法的洪大天象;开天辟地也没有过大法弟子。师父开创了这个辉煌,给你们领入了这个历史时刻。你们修好自己,尽情的在救度众生中展现你们自己、做的更好吧!
  谢谢大家!(众长时间热烈鼓掌)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
当日后一篇文章: 庆祝法轮大法日 在德国九城市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