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2013年4月至今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一三年四月至二零一九年三月,广东梅州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109人,其中31人被非法判刑;15人被非法刑事拘留;19人被非法行政拘留;3人被劫入洗脑班;41人被骚扰绑架。

图:2013年4月至2019年3月广东梅州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3年4月至2019年3月广东梅州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目录
一、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重判六年以上
三、参与诉江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四、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劫入洗脑班
五、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无果
六、被骚扰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附录:二零一三年以前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的后续情况

表:广东省梅州市法轮功学员2013年4月以来被迫害案例统计

迫害年份(人数)骚扰绑架劫入洗脑班行政拘留刑事拘留(不含已被非法判刑数)判刑备注
2013年6人李满盛、梁梅娇(各1天)何新芳(5年)袁玉娇(5年)李美萍(5年6个月)刘勇文(4年)本年统计时间从明慧网发表的《嘉应赤祸》统计截止时间4月份后开始。其中:何新芳、袁玉娇、李美萍、刘勇文已回家;李满盛已因病离世。
2014年13人曾粉玉、杨豪辉(各1天)古笑丹(30天)涂佛满(2天);张汝良、谢秀玲(各10天)冯少勇、饶利聪夫妇(各30天);邓道香(半年多)谢爱英(3年6个月)刘备平(5年)傅雪冰(7年)邓芳英(10年)谢爱英、罗小玲已回家。
2015年33人卜秋霞、蔡皇昌、邓秀芬、李秀芳、张美明、两位潘姓学员、田姨、李根谋、陈银英、黄小珍(各1天);邓伯(未绑架)杨励军(时间不详)李首娜、李玲莲、刘利梅、罗飞英、李苑苑(各10天);罗欢、罗少芬(各5天)叶广辉 (5年)张仕珍 (7年3个月)罗小玲 (3年6个月)刘美玲 (10年)朱贤生 (5年)罗继传 (4年)刘利春 (6年)黄宗朋 (6年)罗森芳 (3年)廖娟娜 (5年)廖丽新 (4年)梁顺景 (10年3个月)邓秀芬 (10年)
2016年13人郭芸、何小林、熊富英、魏世杰(各1天)温秋香(15天)徐雪平(30天);黄小珍(时间不详)陈利芳(2年)练光珠(5年)熊文芳(4年)温聘玲(6年)古思通 (6年)赖杰福 (4年6个月)陈利芳被梅江区法院非法判两年,监外执行;黄小珍曾被非法逮捕后撤诉,现已因病离世。
2017年34人曾双华、陈新娥、陈利芳(兴宁)、子尾、远兰、达平、小红、红英、春霞、曾梅珍、郑文浩(各1天);肖姓夫妇(2天);朱薏的丈夫和两个女儿(时间不详);小珍(未绑架)朱裕红(半年多)王平、卢少娟、周亮、林创新、(各10天);曾秀芹、谢国芬、刘冬梅(各15天);曾华英(17天)陈娜(30天)、丘忠元、刘春香夫妇(25天);陈胜辉(下落不明);朱薏(遭绑架时间10月7日)陈清芳 (3年6个月)涂晴光 (4年6个月)陈新风 (3年6个月)陈胜辉2017年9月底被广州白云区龙归派出所的便衣绑架,下落不明;朱薏遭两次非法开庭,无果。
2018年10人郑桂芬、朱素蓉(各1天);曾繁杰(绑架未遂,流离失所);罗利芳(时间不详)郭雅芬、曾华英、曾海平(绑架时间6月21日);钟萍(绑架时间7月22日);罗春泉(绑架时间8月29日)林金兰(3年3个月)郭雅芬、曾华英、曾海平已遭两次非法开庭,无果;罗春泉已遭非法开庭,无果。
合计109人次41人3人19人15人31人
说明:以上统计数据除部份备注的情况外,均来源于明慧网已公开发表的报道,不包括因各种原因未公开发表的迫害案例。被非法判刑的学员都经历了绑架、非法刑事拘留等,故未在相应的统计栏目显示。

一、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1、兴宁市何新芳被冤判五年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何新芳在兴宁市石马镇秀水村附近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后被该镇刁田村邪党副书记何小明和一批不法人员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真相资料等私人财物,非法劫入兴宁市看守所。

中共恶人在没有正常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非法判何新芳五年刑,劫往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七年七月,何新芳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何新芳,女,梅州市兴宁市(县级市)石马镇人。一九九七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净化,无病一身轻,她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激,从那时起,天天坚持学法、炼功。

二零零四年,何新芳曾被绑架抄家,后被劫入广东省韶关市黄岗戒毒所非法禁闭一周,后转押广东三水洗脑班迫害两个月。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何新芳在贴大法真相传单时遭绑架,被劫入韶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转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

2、兴宁市袁玉娇被冤判五年

袁玉娇,女,梅州兴宁市合水镇双溪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上午,袁玉娇到合水镇富和村讲大法真相时,遭中共不法人员绑架、非法抄家,当天晚上被劫持到兴宁看守所,后被梅州市兴宁法院冤狱判五年,劫往广东省女子监狱。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3、屡遭迫害 原梅江区法院法官李美萍被冤判五年半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刚从广东三水省洗脑班回到家中近一年的李美萍,在梅县区扶大铁炉桥附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尾随的警察绑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李美萍被梅州市梅县区法院冤判五年半,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才回到家中。

李美萍本是梅州市梅江区法院刑事审判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并被非法开除公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李美萍多次遭梅州市“六一零”、公安绑架,曾遭非法刑拘一个半月,非法劳教三年多,在广东三水省洗脑班受迫害三个月;广东省女子监狱受迫害五年。更多有关她遭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2)——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4、兴宁籍广州法轮功学员刘勇文被冤判四年

刘勇文,男,梅州兴宁市人。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刘勇文在广州的快递公司上班期间被绑架,二零一四年九月底被冤判四年,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被劫到广东清远监狱,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转押广东省肇庆市四会监狱六监区四分监区,遭严管迫害。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重判六年以上

五年来,梅州已有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判刑,其中被非法判六年以上的就有十人,十年以上的四人。

1、原优秀银行经理傅雪冰再遭迫害 被重判七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两点多,正在江北秋云桥头某汽车用品店上班的梅城法轮功女学员傅雪冰被梅县区公安局国保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后,劫入梅县区扶大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左右,傅雪冰被梅江区法院非法重判七年,于同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劫往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二零一五年,傅雪冰被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第四监区期间,曾受到专事迫害傅雪冰的警察(警号4455201,广东河源市和平县人)殴打。

傅雪冰,女,年约四十五岁,梅江区法轮功学员,原中国银行梅江支行大堂经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傅雪冰多次遭梅州市、区“六一零”、公安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八年被梅州中行强行单方面解除与她的长期合同工劳动关系;二零一零年她被劫入广东三水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半年。

更多有关她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5)——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2、屡遭迫害 原梅江区优秀教师邓芳英被重判十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中午一点多,广东梅州市梅县区“六一零”人员和警察勾结工商人员,绑架了在江北秋云桥头的某汽车用品和翡翠玉器店上班的法轮功女学员邓芳英,后将其劫入梅江区芹黄看守所。在梅江区芹黄看守所,邓芳英拒穿囚服、拒做奴工,坚决抵制迫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左右,邓芳英被梅江区法院非法判十年重刑。邓芳英请律师上诉,仍被维持冤判。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邓芳英被劫往广东省女子监狱第六监区。从被非法维持原判决到被劫入冤狱,法院都没有告知家属。

邓芳英,女,现年约四十岁左右,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原梅江区嘉应中学语文老师。

二零零二年四月,邓芳英被劫入梅江区月梅拘留所洗脑班一个月;二零零二年八月,被梅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一年,劫入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三个月,后又被劫持回梅州被非法判刑四年。

3、优秀企业家张仕珍再遭迫害 在深圳被冤判七年三个月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饱受迫害的张仕珍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大良镇家中被当地“六一零”和公安绑架,劫入顺德区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下午,张仕珍在佛山市顺德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顺德法院冤判张仕珍七年三个月。

张仕珍,男,年约六十多岁,广东深圳人,原籍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曾在广东广州、深圳、珠海等地开公司承包工程项目,是个优秀的企业家。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张仕珍先是被深圳市西丽洗脑班洗脑迫害长达十七个月,后被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广东三水劳动所非法劳教累计三年七个月。

更多张仕珍遭受迫害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3)——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4、梅城刘美玲被冤判十年重刑

刘美玲,女,年约三十多岁,家住梅州城区江南三板桥刘屋。

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下午四点多,刘美玲在上班时被绑架,警察将她劫回家非法查抄后,将其非法关在梅江区芹黄看守所,后被非法逮捕。刘美玲的母亲当日也被绑架,当晚十时被放回家(前几年因病离世)。参与绑架的有梅江区“六一零”人员及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刘国涛等十几个警察。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多,梅州城区下着瓢泼大雨,梅州市梅江区法院、检察院偷偷地对刘美玲进行了非法庭审,当庭未公布结果。过后得知,刘美玲被冤判十年,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5、兴宁市刘利春被冤判六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中午,由兴宁市龙田镇龙盘村干部袁锡珠带路,龙田派出所所长罗岳群(警号199020)等十几个警察扑到刘利春家非法抄家,并将其绑架。

刘利春一直绝食反迫害,致生命垂危,被劫持到兴宁市人民医院灌食和打吊针。警察欺骗刘利春说,上面已批下,放她回家了,叫她吃碗稀饭。刘利春吃了后,警察就往上报,说吃饭了,可以批捕了,导致刘利春被非法批捕,劫入兴宁看守所。兴宁公、检、法在没有按正常法律程序审理的情况下,秘密冤判刘利春六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底,刘利春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刘利春,女,梅州兴宁市龙田镇人。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兴宁市龙田镇派出所恶警将刘利春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后劫持到龙田镇政府非法关押,由于她们不骂大法师父,就被打手们用竹条疯狂抽打,竹条都打断了好多。刘利春被“六一零”恶人和恶警按在地上,手脚都被踩住,身体也被皮鞋踩住,鼻子也被捏住;然后恶人就用洗车用的高压水龙头对着刘利春的嘴灌水。灌水后,恶人又开始抽打刘利春,抽打过后又灌水,如此反复折磨两个小时左右。司法局一个姓陈的恶人用烟头在刘利春左小臂上烫了四次,至今还有痕迹。七月二十六日晚上,恶警们又将刘利春劫持到镇政府院子里反复抽打和灌水一个多小时。刘利春在镇政府被非法关押迫害十天左右后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刘利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后被梅州市劳教委非法劳教两年,十几天后,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

6、因诉江 兴宁法轮功学员黄宗朋先生被冤判六年 罚款2万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多,因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对违法犯罪的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进行控告,兴宁市合水镇法轮功学员黄宗朋遭到兴宁市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的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后被冤判刑六年,罚款2万元。

黄宗朋,男,二零零五年和二零一零年期间,先后被劫往广东三水劳教所遭非法劳教迫害两次,累计迫害时间四年半,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才回到家。

7、梅城法轮功学员梁顺景、邓秀芬夫妇双双被重判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晚上十点多,梁顺景、邓秀芬夫妇疑因开车外出讲真相被跟踪定位,在回到住家小区门口时,被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和“六一零”人员等蹲坑绑架、非法抄家,后被劫到梅江公安分局非法问话、检查身体,直到次日凌晨五点左右,邓秀芬因身体原因而“取保候审”,由家属接回;梁顺景则被非法关在梅江区芹黄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梅州市梅江区法院对梁顺景、邓秀芬夫妻非法开庭。之后,梁顺景被非法判十年三个月,其妻子邓秀芬被枉判十年,并且各罚款两万元。同年八月十七日,邓秀芬被劫往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八月二十三日,梁顺景被劫往广东省肇庆市四会监狱迫害至今。

梁顺景,男,年约五十多岁,梅城江南法轮功学员,原中国工商银行梅州分行职工,与妻子一同开店经营家用电器——苏泊尔生活馆。夫妻俩遵循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厚道、诚实守信。他们经营得好好的电器店,因双双被绑架迫害,一度由读大学的女儿请人苦苦支撑,终因父母均被重判而女儿学业正处关键时期,无奈之下被迫关门。

8、五华县温聘玲被冤判六年

温聘玲,女,年约六十多岁,梅州市五华县梅林镇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温聘玲被五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钟洪松为首的十多个警察荷枪实弹突袭、入室绑架,于次日被非法关押于广东梅州大埔县看守所。她七十多岁的丈夫魏世杰当时也一同被绑架,后于当天下午被放回家。

五华县看守扩建改造完成后,温聘玲被转押五华看守所。不法人员声称她有严重政治问题,要判刑,并于同年九月二十九日发出所谓“逮捕令”。

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三十分,五华县法院非法对温聘玲开庭。后得知其被五华公、检、法部门暗箱操作,冤判六年,于次年五月十七日被秘密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详情请见明慧网报道《广东五华县公安局副书记驱赶律师 操控庭审》 。

9、五华县古思通被冤判六年

古思通,男,梅州市五华县梅林镇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恶人们以有人举报为由,大帮警察驱车扑到古思通家,非法查抄,一无所获后,仍将他绑架到广东梅州市大埔县看守所,逼供三天三夜,导致古思通出现高血压、高血糖,高得吓人。在恶警的威逼下,古思通被迫在“曾用摩托车带温聘玲去贴‘法轮大法好’真相标语”上签了字,后于八月二十八日被放回家。

在五华县法院非法对温聘玲开庭时,恶人要古思通作证,古思通彻底否定,并讲明上述原委。待温聘玲被非法开庭毕,恶人立即将古思通绑架,劫入五华县看守所。古思通后被五华公、检、法部门冤判六年,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被劫往广东省肇庆市四会监狱迫害至今。

三、参与诉江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风起云涌之际,众多梅州法轮功学员纷纷提笔写出自己受迫害的经历,形成诉状,投寄最高检、最高法等部门,其中实名诉江的就超过七百多人。在各级邪恶“六一零”的操控下,不少参与诉江的梅州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而在这些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五人在被绑架后遭构陷冤判(其中,兴宁的黄宗朋被重判六年,见前一部份)。

1、屡遭迫害 朱贤生被梅县区法院冤判五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因参与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朱贤生被当地“六一零”指使梅县区公安局和程江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一同绑架的还有他的妻子李秀芳和正在他家做客的张美明,三人被劫持到梅州市公安局梅县分局,李秀芳和张美明当天晩上回到各自家中;朱贤生则被劫往梅县区看守所,后遭非法刑拘、判刑。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朱贤生家属聘请律师为他作无罪辩护,律师从宪法和法律各方面证明朱贤生修法轮大法无罪,但梅县区法院枉顾法律法规,于同年五月二十七日非法判朱贤生五年刑,并罚款5000元。

同年五月三十日,朱贤生上诉到梅州市中级法院,该院于七月十五日在未开庭的情况下作出维持原判的非法裁定。八月四日,其被绑架到广东省肇庆市四会监狱迫害至今。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朱贤生多次遭梅州市、梅县“六一零”、公安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先后三次被绑架关押、洗脑,累计洗脑班迫害一百天;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绑架,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到三水劳教所后,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拒收回到家中;二零零八年五月遭绑架,后被梅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劫入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左右才回到家中。

有关朱贤生遭受迫害的更多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4)——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2、丰顺县罗继传被冤判四年

丰顺县法轮功学员罗继传先生,六十多岁,退休前是丰顺县汤南镇某小学校长。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罗继传因参与诉江,被丰顺县公安局汤坑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遭非法抄家。次年被非法判四年,劫往广东肇庆市四会监狱迫害至今。

二零一零年,丰顺县法轮功学员罗继传曾因喷写救人的真相标语时遭非法监控,于同年八月三十日遭绑架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关在丰顺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缓刑五年,监外执行。

3、兴宁市廖娟娜被冤判五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多,仅因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对违法犯罪的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进行控告,兴宁市龙田镇法轮功学员廖娟娜遭到兴宁市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后被冤判五年刑,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廖娟娜曾在兴宁市龙田镇街上贴真相时遭绑架,同年四月十六日被劫入广东省三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回到家中。

4、兴宁市廖丽新再被冤判四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多,仅因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对违法犯罪的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进行控告,兴宁市叶塘镇法轮功学员廖丽新遭到兴宁市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

二零一六年五月中旬左右,廖丽新遭非法庭审,后被冤判四年刑。同年下半年被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太和监狱)迫害至今。

廖丽新(又名廖利新),女,梅州兴宁市叶塘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晚,廖丽新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到五华县华城镇新五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遭绑架,后被诬判四年刑,将她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太和监狱)迫害,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才回到家中。

非法审判廖丽新的审判长是周成友,审判员李法宁、周秀红,书记员刘东。

四、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劫入洗脑班

近五年来,梅州籍法轮功学员仍有三人被劫入洗脑班,其中发生在梅州的一宗,海南一宗,佛山一宗。

1、古笑丹被劫入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家住梅州城区江南大园巷的法轮功女学员古笑丹被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梅江区芹黄看守所一个月,家属去了几次,都没有见到她本人。同年二月二十三日,古笑丹被劫往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的“广东省法制教育所”(洗脑班)迫害,五月二十三日左右回到家中。

参与迫害的是梅江区“六一零”、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国保大队薛清文及江南派出所警察等三十多人。

古笑丹,女,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年约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拘留十天。

2、多次被绑架 杨励军再被劫入洗脑班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左右,在深圳谋生的杨励军与她在湖南吉首某房地产公司工作时的老板娘从深圳机场乘坐飞机前往海南旅游,在三亚某宾馆被当地警察绑架,被劫入洗脑班迫害。后于当年七月初回到家中。

杨励军,女,年约五十多岁,原籍梅州市大埔县,长期在深圳居住,曾在湖南吉首工作。因坚持信仰屡遭绑架迫害,从二零零二年一月至二零一四年一月,杨励军被绑架三次,遭非法关押约三十天,遭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3、十多年冤狱回来 朱裕红再被劫入洗脑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在广州上班的法轮功女学员朱裕红在路过佛山市顺德区勒流镇时被绑架。警察在她身上搜到四十多张真相币。后朱裕红被非法关押在顺德看守所四个月。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朱裕红被劫入位于佛山市三水区的广东省洗脑班(对外谎称“广东省法制教育所”),后于同年下半年离开洗脑班回到家中。

朱裕红的家属辗转佛山市顺德看守所和梅州市梅江区“六一零”及公、检、法部门展开营救,有力地震慑了恶人。

朱裕红,女,一九七五年生,原广州嘉福小学优秀语文教师,原籍梅州市丰顺县,户口在梅江区。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广州市第一起集体绑架重判案中,她因不向邪恶提供任何信息并拒绝背叛信仰,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天河看守所近三年,期间被戴镣、殴打,关“小号”直至臀部溃烂,直至生蛆,才被从“小号”放出。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八日,朱裕红被广州市中级法院诬判十三年冤狱,劫入广东省韶关监狱,后转押位于广州的省女子监狱,二零一零年三月左右才回到家中。

五、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无果

二零一八至二零一九年,先后有六名近两年被绑架的梅州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庭审,其中梅县区的林金兰已被冤判三年三个月;蕉岭县的朱薏在深圳先后被非法庭审两次无果;梅城的郭雅芬、曾华英、曾海平在梅县区前后被非法庭审两次无果;兴宁的罗春泉在梅县区被非法庭审无果。

1、蕉岭县朱薏在深圳被非法庭审两次无果

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女法轮功学员朱薏在深圳的家中被该市福田区八卦岭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抄家并带走,她的丈夫和两个二十岁左右未修炼的双胞胎女儿也被绑架,非法拘留了二十四小时。

几十个警察强行撬门非法抄家,未出示任何证件,抢走朱薏家的很多私有财产,连清单都不给,也不知丢了多少东西,至今未归还任何物品。办案警察是高世超、杨健。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十二月二十日,朱薏两次遭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无果。

朱薏,女,梅州市蕉岭县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多次受到蕉岭县“六一零”、公安恶人恶警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三次,累计约六十天;被劫入广东三水洗脑班强行洗脑迫害两次,累计约两百天;遭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两年。后因多次遭恶警围捕,无法在家呆,只得远走他乡在深圳谋生。

有关朱薏遭受迫害的更多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3)——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2、梅城三位法轮功学员被两次非法庭审无果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多,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郭雅芬和住在梅县程江镇长滩村的曾海平被梅州市公安局和梅江区、梅县区分局纠集当地派出所、村(居)委人员等绑架、非法抄家。

梅县华侨城法轮功学员曾华英在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外出后遭绑架。

之后,郭雅芬、曾华英被非法关在梅州市看守所,曾海平被非法关在梅县区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梅州市梅县区法院非法庭审郭雅芬、曾华英、曾海平三位法轮功学员,直至中午十二点休庭;下午两点半继续非法庭审,至四点半休庭。十二月二十八日,梅县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郭雅芬、曾华英、曾海平三位法轮功学员一天。三位法轮功学员均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

据悉,两次非法庭审均无结果,法院将择期继续非法庭审,是梅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多年来的第一次。

第一次非法庭审前,梅县区检察院主审检察官张禄明威胁律师不要给三人做无罪辩护,可能还曾致电广州市律师协会给律师施压。律师们顶着压力坚持为他们的当事人做了无罪辩护。

郭雅芬,女,五十多岁,梅城江北法轮功学员,原梅县医药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以来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多次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左右,郭雅芬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广东三水妇教所,不久转移到广州槎头妇教所到期后被延期,从槎头妇教所又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二零零二年九月转移到梅县城东镇梅州市警察学校里办的梅州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这期梅州洗脑班解体后,又被劫持到梅江区月梅拘留所,二零零三年一月底才回到家。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郭雅芬被梅州市、梅江区“六一零”组织恶人绑架,遭冤判十一年重刑,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回到家。更多有关她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2)——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曾华英,年约四十八岁,梅县区大坪镇人,在梅县华侨城开理发店。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晚上十一点后,曾华英外出后失联。后得知她被梅江区公安警察绑架非法拘留,于四月二日回到家中。

曾海平,男,六十多岁,原梅江区金山街道办芹黄村人,因芹洋半岛拆迁买房举家迁居至梅县区程江镇长滩村。

在修炼大法前,曾海平爱赌博、酗酒,经常打架、惹事,还会打老婆。修炼大法之后,他的恶习一扫而光,变得勤劳、节俭、爱护妻子儿女。因坚持修炼,遭多次迫害。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后,他遭绑架,劫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刚回来不久,二零零二年过完年后又被绑架到梅州市月梅收教所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八至十月间又被绑架、刑讯逼供,其手骨、脚骨都被恶人恶警打断,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关押在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迫害。更多有关他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5)——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3、兴宁市罗春泉被非法庭审无果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上午,梅州市梅县区法院非法开庭,对兴宁市法轮功学员罗春泉非法审判,庭审直至十一点四十多分仍未结束。罗春泉的亲人为他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详情待查。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梅州兴宁市国保大队幸政权等九人,爬窗私闯民宅,到该市法轮功学员罗春泉家,警察没有出示搜查证,却乱翻东西,抢走电脑、打印机并绑架了罗春泉父女俩人,其女儿不配合迫害,当晚得以回家。

之后,罗春泉被非法逮捕,案卷转到兴宁市法院后,该院作出退卷退案的决定,但兴宁市检察院却将构陷材料转到梅县区检察院继续实施迫害。

六、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关押部份案例

五年来,梅州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关押的有75人次,其中被骚扰或短期关押的有41人,被非法行政拘留的19人,被非法刑事拘留的15人(不含已被非法判刑的人数)。这些学员有的因受迫害惊吓导致出现病业离世;有的受到严酷的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有一人被非法关押后不知所踪。

而中共邪党召开“十九大”前,几乎所有邪党掌握了名单的梅州法轮功学员均被上门骚扰、拍照、录像、登记,由于迫害仍在继续,暂时无法全面准确统计相关数据。

1、梅州城区老年学员李满盛被骚扰 后因病离世

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下午三点多,由梅江区公安国保大队恶警薛清文、钟嘉政带着梅县公安局、梅江区公安分局江南派出所和江南办事处、居委等十多人,骚扰年已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李满盛。

当时十多个人闯到梅城江南学艺路的李满盛家楼下,由薛清文、钟嘉政和居委的几个人上到李满盛家,其他人在楼下守着。钟嘉政等胁迫李满盛交出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拿出手机让她的家人看,说她去贴真相被拍到了,都跟踪了几个月了等等。在邪恶的压力下,李满盛被迫交出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等若干,并被迫签下了所谓的保证,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那些恶人恶警才离去。

过后,李满盛因受到惊吓,身体出现不适,后突发心肌梗塞,虽经送医治疗,最终仍含冤离世。

2、梅城黄小珍被绑架 后因病离世

黄小珍女士,梅州城区江南法轮功学员,年约五十多岁。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黄小珍曾在嘉应学院附近向世人免费赠送被誉为“世界第一秀”的神韵光盘等时,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被绑架、非法抄家,后因身体出现严重的胸膜积水、肝积水,于次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黄小珍在梅县区城东镇向世人免费发放二零一七年明慧台历时,被城东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梅县区扶大看守所,同年十二月七日被非法批捕,后因身体原因被放回家。

回到家后,黄小珍和家人经常受到梅县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的骚扰,最后迫于压力在撤诉通知上签了名。由于高压迫害下无法正常学法炼功,黄小珍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虽经送医治疗,最终仍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在家含冤离世。

3、被广州便衣绑架 兴宁市陈胜辉不知所踪

二零一七年九月底,梅州兴宁市法轮功学员陈胜辉在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龙归和兴街出租房内,被白云区公安局龙归派出所便衣绑架,一直没有通知家人,至二零一七年底,陈胜辉家人仍然不知他被非法关押在何处。

陈胜辉,男,兴宁市坭陂镇宣明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陈胜辉与同修到五华县华城镇新五村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遭该县警察绑架,后被诬判三年,劫入梅州监狱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回到家中。

4、梅州籍深圳法轮功女学员钟萍遭绑架 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钟萍去一位香港籍法轮功朋友胡丽文家做客时,被绑架、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福田看守所。钟萍现被非法关在深圳南山看守所,据说面临南山区法院的非法庭审。

在福田看守所期间,钟萍因不配合公安的要求签字、按指纹,被殴打和被强制剃光一头秀发。更令人发指的是,福田看守所狱警强拖着失去一头秀发的钟萍去各个监仓“游仓示众”,羞辱她,借此污蔑法轮功。

钟萍,女,年约五十岁,广东梅州五华人,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真、善、忍自律,短短时间身心改变很大。这些年来,钟萍为坚持信仰遭受了很多迫害。

二零零六年六月,钟萍被劫入深圳西丽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学校”)迫害。二零零八年,钟萍又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忍受屈辱和折磨。

5、梅县区石扇镇近九十高龄的邓伯被骚扰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上午,独自居住的邓伯正在做饭,一群人闯进家里,有讲客家话的,有讲普通话的,扬言是公安的,要抄家。正在做饭的邓伯说,你们爱怎么地就怎么地。有个警察说,你不用看着点吗?邓伯说,不用。见邓伯不配合,这伙人没动手抄家,就问邓伯还有没有炼功?告诉他不要乱走、乱说话。邓伯说,有炼功,我这么高龄了能走是好事,那嘴巴生来就是讲话的,怎么能不让人家讲话呢?那群人没话可说,就走了,还抄走了墙上挂着的明慧新年年历。

6、梅州老年法轮功女学员熊富英因诉江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上午,梅州老年法轮功女学员熊富英因诉江被绑架。在她的儿子被勒索了两万元后,熊富英仍被强行带去体检,在严重高血压的情况下,被劫持到看守所,被看守所拒收后,又被所谓“取保候审”,于当晚八点多回到家中。恶人还对其非法监控,严重影响老人做生意帮扶儿子家用。据说,主谋是梅江区公安分局国保头目李海珠。

熊富英的儿媳早年刚生下双胞胎儿子不久,就莫名离家出走不归。熊富英心疼儿子和孙子,既当奶奶又当妈,她成了俩个小孙子的依靠。在她和儿子的艰难抚育下,孩子得以健康成长。如今,这场突然而来的骚扰迫害,对这个苦难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7、梅州市第二中医院优秀护士郭芸、何小林参与诉江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上午十点至十二点左右,两名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着装警察上门,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名绑架郭芸(年约五十岁),其同事何小林(年约四十五岁)也同时被绑架。据说是因为参与诉江被骚扰。她们于当日下午五时左右回到家中。

8、蕉岭县徐雪平参与实名诉江被非法关押十天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上午,徐雪平在梅州市供电局上班期间,遭到来自蕉岭的“六一零”人员和国保警察的绑架并非法抄家、劫入蕉岭看守所。在家属交了保证金后,于十二月八日回到家中。

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威胁她如不写“三书”就要送洗脑班。迫害的源头来自广东省国保,理由是徐雪平与丈夫徐锋于二零一五年参与实名诉江。

除上述法轮功学员外,仍有罗飞英(深圳)、卜秋霞、蔡皇昌、张美明、陈新娥、陈利芳、子尾、远兰、达平、小红、红英、春霞、小珍、刘利梅、南口镇两位潘姓法轮功学员等因诉江被骚扰、绑架,见诸明慧网报道。

附录:二零一三年前被冤判、非法关押中法轮功学员后续情况

1、梅州谢汉柱结束冤狱平安回到家中。

谢汉柱,男,一九六二年生,广东梅县人,原为梅县农业局农村能源股副股长,工作屡受表彰奖励,是个优秀的国家公务员。一九九九年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谢汉柱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近十五年。

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谢汉柱在梅州一资料点被绑架,后遭重判十二年,被劫持到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迫害;二零一三年底从梅州监狱转至韶关北江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结束冤狱平安回到家中。

更多有关他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2)——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2、蕉岭县丘春梅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丘春梅,女,梅州蕉岭县人。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被不明真相世人恶告后,被蕉岭县“六一零”几个邪恶之徒绑架劫入蕉岭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丘春梅被非法秘密开庭,冤判六年,后劫入广州的省女子监狱(太和监狱)迫害。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3、多次遭迫害,兴宁市谢育军回到家中。

谢育军,男,年约四十七岁,梅州兴宁市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零年起,多次受到非法关押共四个多月,非法劳教、判刑三次时间共计近十年之久。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在梅州市五华县华城镇新五村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告,遭五华县警察绑架,并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被冤判五年刑,同年五月二十六日被劫入广东省第三监狱(梅州监狱)迫害。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更多有关他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2)——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4、涂晴光夫妻俩结束冤狱回到家,之后,涂再次被绑架冤判。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涂晴光夫妻俩回老家讲真相,被绑架后,遭诬判三年半。涂晴光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结束冤狱回家;何清香于次月出狱回家。二零一七年,涂晴光又遭梅江区法院诬判四年六个月。

涂晴光,男,五十多岁,原籍梅州市大埔县,与妻子何清香在梅州城区岗子上高级中学附近市场卖粉、面,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坚持向人讲真相曾多次遭绑架关押。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上午,涂晴光在梅江区东郊派出所附近的客家公园讲真相时,被东郊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后被劫入梅江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四月二十六日,其家属接到非法逮捕通知书;七月十九日上午,梅江区法院非法庭审涂晴光,未当庭宣布结果;九月二十日左右,家属接到他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的消息;十二月二十六日,涂晴光被劫入广东省韶关监狱迫害。

5、梅县梅雁东山学校刘彤老师结束冤狱回到家。

刘彤,男,年约四十多岁,原为梅县东山中学高中部物理老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后,学校将其安排到与私人老板合办的初中部上课。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刘彤被大埔县和梅江区公安国保恶警绑架、非法抄家。

次年四月十五日上午,梅州市大埔县法院非法开庭,诬判刘彤三年。五月六日左右,刘彤的亲人接到所谓的一审判决书后,提起了上诉,但梅州市中级法院未经开庭审理,即极不负责的做出维持原判的非法裁定,并将刘彤劫入梅州监狱。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更多有关他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2)——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6、狱中得大法获新生,遭迫害再陷囹圄的李福宏回到家中。

李福宏,男,年约五十岁,广东梅县石坑镇人。二零零二年,李福宏因普通案件被抓,当时是看守所的“仓头”。后来,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与他非法关押在一起。通过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后,在看守所就开始炼功,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八年左右出狱后,坚持修炼。

二零一二年八月,因喷涂法轮大法真相标语被绑架,当年年底被冤判,刑期不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报道,李福宏尚被非法关在广东省韶关北江监狱六监区迫害(从梅州监狱转至韶关北江监狱),据悉现已回家。

7、兴宁市黄导明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黄导明,男,梅州兴宁市人。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黄导明在广东东莞市的家中遭绑架,后来当地公、检、法两次非法开庭,判他三年刑,并于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将其偷偷劫入韶关市北江监狱迫害。后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回到家。

8、梅州城区法轮功学员卜伟泉、曾桓涛、黄银英、杨莉霞结束冤狱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卜伟泉、杨莉霞夫妇及黄银英、曾桓涛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在梅州兴宁市境内被绑架。

次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梅州市梅县公、检、法合谋非法庭审卜伟泉、杨莉霞、黄银英、曾桓涛,在三月二十九日的非法宣判中,卜伟泉被诬判五年、曾桓涛四年,黄银英、杨莉霞各两年。

之后,卜伟泉、曾桓涛被劫入广东省第三监狱(即梅州城区的梅州监狱),二零一三年底从梅州监狱转至韶关北江监狱;黄银英、杨莉霞被劫入广东省女子监狱。

杨莉霞、黄银英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结束冤狱回家;曾桓涛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结束冤狱回家;卜伟泉于二零一七年结束冤狱回家。

更多有关他们遭受迫害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报道《嘉应赤祸(4)——广东梅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等。

结语

这几年,大陆各地陆续有各级官员,表面上是因为贪腐等问题,被中共邪党查处,实质上,就是因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遭恶报,惨死或被查处、判刑,其中,有万庆良、李嘉、朱泽君、林碧红、周章新等一干党官,被查处,锒铛入狱,李元祥、侯美昌等公安系统官员也正在被查处,而原梅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彭耀新面对即将到来的清算,则选择了上吊自杀。对此,作为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丁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反而为他们没能明白真相,被邪党利用搞迫害把自己推向绝路,而感到惋惜。

整理曝光迫害案例,是希望那些仍在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参与迫害者悬崖勒马,以那些遭到恶报的上司、同僚们为鉴,在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勇敢地做出正确的选择!

同时,真心希望世人早日明白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受中共邪党迫害的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两句保命的话,早日“三退”(退出中共恶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日前一篇文章: 美国务院人权报告关注中共迫害法轮功
当日后一篇文章: 湖北黄冈胡学芳在法庭上为自己做无罪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