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带着大法小弟子坚定过关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师父在法中讲过要带好小弟子的法。家里有孩子的同修都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我发现很多同修在这方面有一些困惑。与同修交流一下我们夫妻在带好小同修的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孩子过病业关是对家长信师信法的考验

我们夫妻俩都修大法,由于客观原因双方父母在带孩子上都帮不上什么忙,女儿出生后由我们自己带。我们通过师父的讲法悟到,孩子能转生到大法弟子的家里,一定是来得法的,所以我们从小就把她当作大法小弟子来带。那时我们经常给孩子放神韵光盘,大法音乐,孩子会坐后就喜欢看神韵光盘,看神韵时目不转睛,两腿和双手会随着音乐节奏不停的挥动。我们在家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孩子也跟着一起听。

我们没有给孩子打过疫苗,也没有上过医院。孩子小的时候偶尔会出现一些发烧或咳嗽的消业症状,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和孩子一起听师父的讲法,一般情况下一两天就过去了。但也有几次大的病业关。

第一次是在不到一周岁时,孩子发高烧,抱着她就感觉身体烫的厉害,以前有过类似经历,第一天没当回事,以为一两天就过去了。第三天白天不烫了,我们以为她好了,那天因有事我需要回老家,就把岳母叫来与妻子作伴,但是岳母有事刚来一会儿又回去了,晚上妻子只好自己带孩子。我回来后妻子给我诉说当晚的情况:晚上孩子又开始发高烧,基本上不躺,不抱着就哭,放下没十分钟又得抱起来,妻子整夜抱着,又累又困,又心疼孩子,身边又没有人可以商量和依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当时妻子心理和身体都承受到极限了,妻子想为什么不求师父呢?于是流着眼泪跪着求师父,求师父帮帮弟子、救救孩子吧,弟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妻子想起师父的诗词《洪吟》〈无存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孩子烧了一夜,妻子背了一夜的《无存》。虽然孩子早晨仍然没有退烧,但通过背法,妻子的正念起来了,明白这是让自己放下情,孩子也是师父的小弟子,师父比我们更珍惜自己的弟子,我们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我们通过学法明白人各有命,孩子不会因为不去医院就出什么差错,也不会因为我们去医院就改变什么,常人不能理解这些,作为修炼人我们应该这样认识问题呀!

到了白天,孩子身上出了好多红点,也不怎么烧了。在这过程中我们放下了不少对孩子的情,在如何对待孩子的病业问题上又过了一关,在信师信法上更坚定了。

孩子在快两周岁时又过了一次病业关。这一次孩子发烧持续时间近半个月,消业症状也比较猛烈。孩子发烧白天晚上都得抱着,一放下就哭,也不怎么吃东西,原来胖胖的,眼看一天天的瘦了下来,渐渐的孩子瘦得肋骨一根一根都露出来了,耳朵也往外流黄水,我们心里也有点不稳了。上网查一查是怎么回事,网上说是由发烧引起的。这时我们各种人的想法都往上返。

这一段时间我们很疲惫,我下班回家就帮着妻子抱孩子,我们两个又累又很无奈,真是“百苦一齐降”[1]。我和妻子一起学法,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因素,但是几天下来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改观,孩子的发烧症状还是白天好点,晚上厉害,我们也在不断向内找。在孩子发烧将近两个星期时,我们的身体和心性承受到了极限,就想这次让孩子吃药放弃过关吧。于是我从岳母家拿了一包退烧药,把半包放水里,让孩子喝,孩子哭着不喝,我们就硬灌到她嘴里,孩子喝完后身体很快就变凉了,随后就连拉带吐,情况更糟了。这时我们清醒过来了,知道做错了。我们就放下心一起静心学法。

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讲:“一个人修正法,我要把你的业力消到你能够修炼,你能够承受过去,给你消到这种成度。都消掉是不行的,一点不偿还是不行的。那么偿还这部份怎么偿还呢?我们把它就摆在你修炼的路上,都是你自己的业力,就摆在你修炼中需要提高的不同的层次上,它会作为你提高心性时产生的一关一难,到需要提高层次的时候,你会碰到一些麻烦事,或者是身体觉的哪块儿痛啦,那么这都是要你悟,这时能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对待。是不是象常人一样对待这些问题,能否把它放下,把其看淡。你把这一关一难看作是提高的好机会一放下的时候,你就能过去这一关。有些人修炼他觉的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的它大的时候,它就变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过不去,实质是他放不下执著心,或者对法不信。大多数不是放不下这个心,就是放不下那个心,都是有放不下心的原因才造成他过不去。因为他退不了人的那一步,所以他就过不去。”

学到这里我们明白了问题在哪里,我们一遇到麻烦事就想赶快解决它,没有把它当成提高的好机会,放下人心的好机会,而是把它当成麻烦事如何赶快解决掉,这时的向内找也是为了解决它而向内找,并不是放下人心真正的向内找。孩子这次的病业关时间太长的原因是自己放不下人心,不能信师信法,并不全是孩子业力的问题。当我们都放下人心,放下孩子这种病业症状本身,把一切都交给师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孩子在我们明白后的第二天早上一切恢复正常了,烧退了,也开始吃东西了,自己玩耍了。

表面现象是孩子在过病业关,实质是大人在过心性关,孩子状态持续不变时,恰恰是该大人提高了,而不是让我们放弃过关,用常人办法解决。那样可是害人害己呀,表面是心疼孩子,实质是不信师信法,不相信师父讲的人各有命,放不下人的情,放不下人心。我们也明白修炼是严肃的,如果拖泥带水,关是过不去的。必须百分之百相信师父,才能过好每一关。

经过这两次大的病业关,我们心性有了很大的升华。后来孩子还遇到了两次大的病业关,一次是拉稀半个多月,一次发高烧出水痘。我们都能正念对待,信师信法,很轻松就过去了。

女儿七岁时,我们又有了个儿子,有了女儿的那些经历,儿子在病业这方面过关对我们来说相对容易多了。孩子从出生就一直拉稀,一直持续了近十个月才过去。孩子还经历了发烧等一些消业现象,过关的过程很苦、很累,但我们心里已经不再有多大的波动,也没有动让孩子吃药的想法。

现在大的已经九周岁,小的也将满两周岁,除了那次我们给女儿灌的(后被吐出来)半包药外,我们没有给他们吃过药,也没有给孩子打过预防针,孩子的身体非常健康,很少再有病业症状出现。

如何看待孩子的消业现象,是一个修炼人心性提高的过程,也是孩子能否从人向修炼人转变的一个基础,是孩子以后能否真正走入修炼的前提。孩子在很小不懂事时,很多事是看我们如何对待的,如果把这些事当成修炼路上提高心性的机会,那么当我们正念对待后,收获的是心性的提高和正念的加强,展现的是大法的神迹和孩子渐渐走入修炼的状态;当把这些事当成常人事时,用人的想法和做法去对待时,后果是观念的加强和人心的波动,以及孩子开始顺应常人的状态,更可能会让孩子失去修炼的机缘。

我岳母家的孩子就是如此,他们家的孩子和我家的孩子同龄也是同学,孩子妈妈不修炼,其他人都是修炼人,他们觉的孩子还小又不懂修炼,不能当修炼人对待,遇到一些病业的现象大多就按照常人的医治手段对待,那么孩子就是常人的状态,遇到事就需要吃药、打针或输液,时间长了就完全是常人的状态,遇到关难时没有长期这方面的心性提高和信师信法的基础,更没有过关的心性把握,担心万一出了状况自己担责任或家里的常人埋怨,很难再去突破了。孩子在这种环境中习惯了常人的做法,也很难会主动去修炼了。

二、帮助孩子在学校拒绝加入少先队

不知不觉中女儿就到了上学的年龄。孩子所在学校属于市内的一所重点小学,这类学校更注重邪党的洗脑灌输,在让孩子加入邪党少先队组织方面也比较积极。孩子从小在修炼人家庭的环境中成长起来,耳濡目染也知道邪党不好,刚开始我们还没有机会与孩子班主任详细讲真相,只是与她打了个招呼说我们不愿让孩子加入少先队,当时班主任也没有说什么,说不愿加入就不加入,都是自愿的。

后来又换了一个班主任,我们就同样的跟班主任打了招呼。结果到了二年级下学期,班主任打来了电话,刚开始说了一些什么孩子成绩很好,在班里表现也很好这类话,我听出这些不是重点,后来才说孩子不入少先队的事她做不了主了,学校施加压力要求都得入。听到这我想起师父讲过哪里出现问题,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不要绕开走的法理,我知道应该大法弟子去面对讲真相了,帮助孩子在不入邪党少先队这个问题上走正路。我就对班主任说,你不用有压力,让学校直接找我吧,我去跟他们谈。一会儿班主任老师打来电话说下午校长有时间,约我去学校面谈。

下午我到学校先找到班主任亮明了大法弟子身份,并与班主任老师直接讲清真相,讲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我们家在大法修炼中的身心受益的事例,以及我们因坚修大法所遭受的迫害,她基本上了解并接受了真相。这时过来一位学校的主任,说正好校长临时有事,她代替校长来与我谈。这位主任刚开始十分强势,说小学生必须加入少先队,要求我们孩子也要加入。我见她这样说,我目视她正言道:“只有邪教和黑社会才强迫人加入,不是说信仰自由,入队自愿吗?”那位主任被邪党洗脑习惯了那样的说法,没觉的不合适,我这样一说,才觉的自己的话不合适了,有点心虚马上改变了那种蛮横强硬的态度,改口说,“我们这都是为了孩子好,怕孩子脱离整体,被孤立。”我说这些不是问题,我们孩子的心态很好,跟同学和老师相处的都很好,不会因为不加入少先队就会受到影响。

这位主任看这招不行又说,学校的集体活动(例如升血旗等)要求学生都得戴红领巾,我说如果这类活动必须要求戴红领巾,可以不让我们的孩子参加,孩子不会有心理障碍,如果有问题我们家长负责做孩子的心理工作。其实我们心里巴不得不参加这类活动呢。主任见这样不行就没招了,开始找台阶下,就说都是为了孩子好,最终还得征求孩子的意见,尊重孩子的选择。我看她这样说,我说没问题。随后这位主任就以还有事为由匆匆离开了。

后来孩子和她表妹(她俩是同学),成为全校仅有的两个不用戴红领巾的学生。以后每次集体活动班主任都会这样通知,全体同学穿校服,少先队员戴红领巾。孩子不戴红领巾为孩子远离邪党组织守住了我们的底线。

孩子随着长大也开始明白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开始自己主动抵制邪党的洗脑毒害。有一次音乐课上,老师教学生唱歌颂邪党的歌曲,孩子就没有唱,老师发现后,让孩子站到讲台上唱,孩子没有配合她。这位老师把孩子拖到教室门外站着,孩子尽管哭了,但还是没有屈服配合。这件事也是孩子表妹回家告诉孩子姥姥,孩子姥姥告诉妻子的。我们听后也很气愤老师的做法,想找老师理论一番,又考虑到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这也是孩子在走正自己修炼的路,在压力下如何面对也是修炼的一部份。我们认识到这些能转生到大法弟子家的孩子真的不简单,那么小的女孩子虽然害怕,但还是能坚持自己的信念。

有一次班里组织合唱,本来我们不想让孩子参加,担心是唱歌颂邪党的歌曲。后来班主任说想让学生都参加,我们了解到歌曲的内容不是歌功邪党,就让孩子参加了。演唱时要求戴红领巾,有帮忙排练的学生家长看到站在前排的只有我家的孩子和她表妹没有戴红领巾,就借了别班学生的红领巾想让她们戴上,说就戴一会儿,她表妹被动的顺从了,我的孩子不同意,那位家长想强制给孩子戴上,孩子流着眼泪全力抵制就是不戴。这位家长也就放弃了,孩子不戴红领巾就被安排到最后排,站在那些大个子学生后面,挡得严严实实。孩子回来说这件事,我们鼓励孩子做的对!本来想找那位家长谈谈,“班主任都没说啥,她去多管闲事”,后来悟到这也是自己有争斗心,还有对孩子的情,就没去找那位家长,以后有机会再找她讲讲真相吧。这些家长也是受邪党毒害的众生,需要我们去讲清真相救度他们。

我发现不少家里有小孩的同修,用人心来对待这些事,让孩子随着常人的孩子一起加入邪党的少先队,再上网声明退出。还是担心孩子在学校受到影响。我们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希望,做法跟常人一个样,还怎么救度世人?这种做法很难让孩子自己主动修炼同化法,严格要求自己。随着慢慢长大,就越来越常人化,最终完全变成常人。看看我们周围那些小时候跟着父母修炼的小弟子,能坚持修炼下来的是寥寥无几。

我想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还是同修用人心对待自己孩子的修炼。让孩子跟着修炼很大程度上是想让孩子得到好处,并没有真正的让孩子明白修炼的意义。要从带着孩子修炼慢慢变成孩子主动修炼,如果没有这种转变,孩子长大后大多都会脱离大法。

我们只是做了一点,而师父和大法给予我们的太多了。孩子在進小学之前就基本能通读《转法轮》。孩子上小学后,尽量坚持每天学一会法,无论时间长短,关键要坚持。有时也跟我们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救人。有时孩子作业多了,我们一看也确实多,就会让孩子写一部份,过多的作业就不再写了,我们会主动与老师沟通这些问题,让孩子能有时间学法。我们也没有让孩子参加什么辅导班,但孩子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学的轻松。这都是大法开智开慧和走正修炼路后的附带的结果,是带着人心求也求不来的。

当然孩子的修炼还有很多不足,比如炼功不能每天坚持,有时也会有贪玩、发脾气。这也和我们大人的修炼状态有很大关系,这时我们也应该向内找,注重修自己了。

小孩子生下来就像一张白纸,能够降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就是他的造化,他很可能是高层次来得法的生命,师父慈悲安排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我们就不应该再用常人的观念去污染他,应该用大法中的法理和认识去与他沟通。不要用人心看待,觉的孩子小不懂修炼。人都有明白的一面,用修炼人的认识和理念与孩子沟通他们所遇到的事情,而不是告诉他们高深的修炼法理,那些是需要他们以后自己去学法悟到的。要在日常生活中引导他们,帮助他们慢慢学会和习惯用修炼人的认识和心态去看待生活中的事以及今后的人生,慢慢学会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和要求自己。这样就会从小打下一个坚实的修炼基础,在他长大以后就能够抵御常人的各种纷乱和诱惑,就容易守住修炼人的底线不断前行,渐渐成为一名大法的真修弟子。

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法中讲到:“因为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的学法环境,学员在一起所讨论的事情、所讲出的话都是高尚的,都是一个难得的最纯净的环境。这在人类社会是很难得的,是最善良、最美好的一方净土,所以大家不能够失去这个环境。”

我们要做好三件事,自己家里的环境也应该是一个修炼的环境,是一块难得的净土。让这些幸运的转生到大法弟子家中的孩子能够从小沐浴在佛光中成长,这样才能不辜负师父的苦心安排,不辜负众生得救的期望。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当日前一篇文章: 对大庆数十人遭绑架迫害的反思
当日后一篇文章: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