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五一三香港活动的修炼心得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参加五一三香港活动的修炼心得
文/日本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刚刚参加完五月十三日在香港举行的盛大的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游行活动,有一些心得体会跟同修们分享。

五月十三日清晨七点多,来到集会场地集合时,香港当地同修忙碌了一晚,已经把集会的场地需要用到的横幅墙、音箱控制台等设施都搭建好,就等我们参加活动的本地和海外同修就位。

青关会的邪恶之徒在我们集会场地边上搭建了大型造假灵堂,并不间歇的用高音喇叭使用极其恶毒的语言来污蔑和攻击大法和师父,还播放哀乐。看到大法和师父受到这样邪恶的攻击,我心里很不好受,不过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青关会恶徒的阵营,也努力不去听邪恶之徒喇叭里传出的声音,尽力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我清楚知道,大法弟子没有敌人,青关会邪恶之徒也不配我们针对他们去做什么,只有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才能救度更多人,让活动达到更好的救人效果。

中午休息在餐厅用餐时,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我的妻子同修突然对我发火,我当时也动了气没有能忍住,回嘴埋怨了妻子几句。虽然后来我很快意识到这样不对,调整了心态,也对妻子道了歉,但看起来她没有接受。我很快把这件事抛在脑后,参加下午的游行。

下午游行刚过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我就感觉胃里空空,饿得不行。我的腿似乎很重,这时突然有一念朝我脑子打过来:你没力气了,你要走不动了,如果你不下场就会晕倒在路上。我当时马上就警觉了。这么多年参加香港的活动,更艰苦的九个小时的游行我都走完全程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我仔细分清楚这一念不是我自己。当我仔细分辨时,我才注意到我身体上不同以往的一些反应:感觉有一种阴性的物质在朝我身体里面压,可是才刚压进来我身体浅浅的一点,就再也进不来,我知道这是因为大法弟子更微观的本质比那个不好的因素来源更高,所以那些不好的因素压不进来。不过我被这种阴性的东西包围着,感觉非常郁闷和不舒服;而且这些邪恶因素似乎还能攻击人的大脑,能让人变的主意识不清,刚才我脑子里的那些想法就是来自于这些不好的因素。

我努力告诉自己,主意识要强,不断在排斥这些因素的干扰。这时师父的一句法打到我的大脑里,“人心凡重难过洋”[1]。我想自己一定是人心执着太多了,才会被邪恶钻空子干扰迫害。当我静下来动真念向内找的时候,马上就让我看到自己的一个问题:早上集会时有媒体记者要采访我,虽然没有什么事先准备,不过我的临场发言内容兼顾到对常人讲真相及跟同修交流的角度,思路很清晰,我自己感觉不错,蛮高兴的。自己感觉不错,这不是一颗自以为是的心吗?我这才恍然大悟中午点餐时妻子为何对我发火。原来是师父借她的嘴来点化我,可惜我悟性太差,没能当时就悟到。我顺着自我感觉不错蛮高兴这个表现继续向内找,发现自己由于最近这一段时间比以前更精進,而且在法理上也不断有新的体悟,自己的心态和之前相比是蛮高兴的。这极细微的一点点心态上的不同,是欢喜心造成的,也是一颗要去掉的人心。

当我找到这些心时,干扰我的那些阴性的物质一下子都不翼而飞了。不过我的腿还是很沉。这时师父说的一句法“何故步姗姗”[2]打到我的脑海里。我就想,师父带着最好的东西在终点等着我们,我怎么会走得如此沉重呢?这念一动,我的腿就轻快起来,背着十五公斤重的大鼓都一点不觉的沉。

当我去掉这些人心,轻快的走在游行的路上时,我再看眼前的青关会的干扰都不一样了,我对香港的状态有了新的认识:大法弟子在游行过程中善的表现,和青关会恶徒的群魔乱舞的表现,对比是如此的分明,看到我们游行队伍以及青关会恶徒在边上干扰表现的人,只要是有正常思维和分辨能力的人,都能明白大法是正的,共产恶党是邪的,从而得救。个人理解,这一点上来说跟神韵晚会中的真相小舞剧非常类似,区别不同就是这里的反派角色正是由邪恶之徒亲自担当本色出演。

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简直就是师父安排的送分题啊:对常人来说,只要你思维正常,看了这情形都能明白大法是好的,都能得救;对大法弟子来说,只要你抱着纯正的念来参加活动,不用特别去做什么都能起到这么好的救人效果,救度这么多的人,特别是可贵的中国人,大家也都能从中建立自己的威德。

其实一旦悟到这层理,就很容易明白师父救人特别是可贵的中国人的良苦用心,也能明白大法弟子来香港的意义了。把香港游行比作神韵小舞剧的话,你是天国乐团或是其它项目的同修,只是角色不同而已,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上来说没有大的区别。换个角度想,每一次香港活动都是一出师父用心良苦安排的一场救度可贵中国人的大戏,青关会是扮演其中的反面角色而已,更凸显了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那我们大法弟子去参加香港活动也就是在圆容师父要的,在香港这个历史上定下的独特舞台上去唱主角,救度更多可贵的中国人,从中大家也是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建立起自己的威德和圆满自己的世界。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当日前一篇文章: 中共反渎机关正在“犯渎”
当日后一篇文章: 信师信法 我走出了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