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610、国保警察、居委干部道德良知何在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上海的610、国保警察、居委干部道德良知何在
文:上海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上海的610、国保警察、居委干部在对待法轮大法与大法修炼者上,表现的道德良知沦陷,令人担忧。

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先生创立并于一九九二年在中国长春公开传出。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赴法国巴黎传授功法,与当时中国驻法国大使等使馆官员进行了小范围会面,并应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使馆文化处举行了一场讲法报告会,从此法轮功正式走向海外。

李洪志先生曾四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目前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在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给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会各界众多修炼者带来了巨大的健康益处,带来了心理和精神的安宁祥和与富足,受到公认的推崇与尊重。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走出中国国门的人们,到世界的任何一个旅游景点,都可以看到弘扬法轮大法与反中共迫害的全世界各族裔的大法弟子,他们理性平和的用资料、展板、真人演示等各种方法,在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大法的美好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凶残罪恶。

今年的五月十三日是李洪志先生华诞暨第十九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与法轮大法洪传世间二十六周年的纪念日。法轮功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无以计数的修炼者无不感谢李洪志先生的洪恩大德。法轮功褒奖几千,普天同庆,颂扬法轮大法“真、善、忍”是普世价值,赞扬法轮大法对社会的贡献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

然而,上海610、国保警察、居委干部还在干着丧尽天良的坏事,令人不齿的同时令人担忧。上海创建文明城区,宣称什么孝顺、“白发无忧”,我们不妨看看事实情况。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上海嘉定的周美娟老师在安亭小学被嘉定国保绑架,后被非法批捕,现仍被关押在上海市嘉定区看守所。周美娟老师的母亲闵秀娟年逾古稀,自己的女儿做好人被非法关押,闵秀娟老人是“忧”还是“无忧”,可想而知。周美娟老师又怎么来尽孝?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过年前夕,家住上海嘉定区江桥鹤霞路的法轮功学员吴桂芬去看望住在普陀区光新路成功大厦的老母亲,被恶人跟踪,回家时间不长后,一帮警察敲门即冲进,没有任何理由和说法,也没有出具任何凭证,将吴桂芬绑架带走,警察还欺骗家里人说很快就会回来。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吴桂芬被非法判刑两年半。据悉吴桂芬现在身体情况极差,体重只有七十多斤,还在拉血。过年前夕,女儿探望年过八旬的母亲,遭此迫害,老母亲痛心疾首,懊恼不已,难以接受。我们不禁要问人伦天理何在。

现年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尤秀英女士,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被普陀区国保警察绑架,劫持在普陀区看守所,后被普陀区法院枉判一年。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是尤秀英释放的日子,因为尤秀英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黄浦区610企图将她劫持到上海市洗脑班继续迫害未得逞。尤秀英回家半年多来,610、国保警察、居委干部,变着法子的迫害和干扰她的生活,骚扰不断。

在亲戚朋友中,尤秀英的善良、脾气好出了名。她操持家务孝敬长辈,善待家人照顾弟妹。修炼法轮功前,她身体非常不好,有乙型肝炎、肠胃毛病、便秘、口腔溃疡等,修炼法轮功后她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很快她的身体全好了。

二零零六年尤秀英修炼法轮功的妹妹尤秀云被迫害,尤秀英到拘留所要求释放妹妹尤秀云,拘留所警察不但不放人,还非法拘禁尤秀英。之后,尤秀英被非法劳教一年。

尤秀英的老伴,是一位大专院校的老师,年近八旬,身体很差,淋巴开过大手术,胃大出血六、七次,每次发病,医院都发病危通知书,心脏还装了两个支架。他们家住六楼,尤秀英被迫害期间,老伴生活无人照顾,上下楼比较困难,儿子为父亲租借了底楼的房子,尤秀英回来后,610、警察、居委干部逼着房东要回房子,这么一对本应颐养天年的老人,居无定所,哪来无忧的安定生活?610、警察、居委干部的所为还有什么良心道德?

上海市闵行区马桥法轮功学员刘顺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被非法抓捕后,一直被关押在上海市闵行区看守所。警察绑架刘顺明后,在去刘顺明家抄家未果后,又赶到刘顺明的父母家,恐吓、欺骗,要刘顺明的父母交出资料。可怜老人担惊受怕,找出家中的几十张护身符,由此就成了构陷刘顺明的所谓证据。

刘顺明九十岁母亲瘫痪在床已经五年多了,晚上都是刘顺明一个人在照顾,他母亲情绪不稳定,有时一晚都要起床十几次,这需要刘顺明起床伺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而他白天还要上班。五年多来,他没有叫过一声苦,没有抱怨过一句。刘顺明的妻子说,“我丈夫是好人。这些公安不抓坏人,尽抓好人。我家人无辜被抓,我要求释放我丈夫。”现在他母亲和家人天天盼着刘顺明回家。

上海奉贤法轮功学员莫世婉和黄建,四月十八日傍晚,被奉贤分局的警察绑架,第二天被牵连绑架的有浦东学员徐磊、王美玲、闵行的王健、徐文欣。

莫世婉,上有八十多岁的父母需要照顾,下有一个七岁的女儿需要看护抚养;徐磊曾在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和平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一年。徐磊的父亲在前不久刚刚住院动手术,需要人照顾。他有一个约八九岁的小女儿,也在眼巴巴地盼着父亲能够早些平安回家。目前获知的是徐磊已被非法拘留。警察威胁家属,要为徐磊请律师的话,也只能请指派的邪党党员律师,且只能做有罪辩护。而官派的党员律师则对家属讲,学员可能因此会被判刑三至七年,甚至八年。这种沆瀣一气的做法无异于杀了人还向家属索要子弹费。

王健是前不久被绑架的周倩的先生。一月十日,上海浦东警察将正在海洋大厦劳氏质量认证公司上班的周倩带走,至今仍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浦东国保怀疑周倩邮寄过有关法轮功的资料一张,小册子两本。周倩在二零零一年被怀疑邮寄了有关法轮功内容的劝善信,被非法判刑,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三年多,手臂被打断。王健为营救自己的妻子,联系律师和周围认识的朋友,寻求帮助。于法于情于理都再正常不过,难道这都可以作为奉贤区警察抓人的理由吗?

综上所述,可以清楚的看到,同样一部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以外,得到了各个国家大力支持和赞誉,而在中国大陆却被中共极度的打压和毁誉长达十九年。正邪、善恶、好坏在这里表现的明明白白、一清二楚。邪恶中共的独裁暴政,邪恶中共的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的本质暴露无遗。

在法轮功的真善忍修炼原则福益全世界的情况下,上海的610、国保警察、居委干部事实上还在干着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的事情。我们发自内心地为你们的未来担忧,再不醒悟并弥补过错,那是逃不掉清算和追诉的。现在全国各地都已经出现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控告非法办案人员的案例。真心希望你们能够兼听则明,认真思考,擦亮眼睛,冲破迷障,避恶向善,悬崖勒马,立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创造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当日前一篇文章: 被迫害致不能行走 黑龙江塔河县高淑英被劫入冤狱
当日后一篇文章: 沈阳市法库县国保大队长廖国罡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