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柳暗花明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向内找 柳暗花明
文/大连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个修炼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下面就说说最近向内找去执著心的一点体会。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那时候儿子六岁,修炼后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归正自己,不再为一些小事与家人斤斤计较,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很认同大法,经常帮助我做些洪扬大法的事。

到儿子中学毕业走上社会的时候,我的心里对儿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希望他在外面能够做好,光宗耀祖,挣足脸面。时间一长,这颗执著心就越来越强烈。但我并不认为这是执著,觉得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希望,一种很自然的想法。可这十年来我越是执著他能有出息,能够像模像样的,他就越不走正道,天天吃喝玩乐,最后发展到五毒俱全,不是整出这个事情,就是整出那个事情,而我被弄的疲惫不堪,心力交瘁。心里怨恨这孩子太不争气,还到处给我丢脸,我看到亲戚朋友都觉得脸没地方放,低人一等。

我发现,孩子回家后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恨恨的,家对他来说就像旅店一样,爱回来就回来,不爱回来就不回来。我感觉儿子的心离我越来越远,这时心里又形成另一个执著——害怕失去这个孩子,真的很痛苦。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学法根本就学不進去,不入心,炼功心也静不下来,什么事儿都不顺。我知道问题还是出在我身上,是我自己与法拧劲了。我对自己的状态很着急,我真的需要改变了!读《明慧周刊》,看到同修通过静心背法、抄法,修炼状态大有改变,我也决心抄法,归正自己的心。我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抄了一遍《转法轮》。在抄法的过程中,也遇到很多干扰,手疼,腰疼,看字重影,我知道必须突破这些干扰。当我坚定信念以后,这些症状不知不觉都没了。我越抄心越静,越抄越发现自己的执著心多,一个个的都暴露出来了。如:怨恨心、妒嫉心、自卑心、色心、怕心、不让人说的心等等,更有对亲情的执著和想在常人中过好日子的心,还有坏思想的干扰。看到自己有这么多人心,我感到很震撼:修了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实修,只修了表面,遇事总认为自己对,都是别人错了。这不是与大法的理扭劲了吗?

我跪在师父法像前,痛悔不已:这么多年我带着这些肮脏的心和思想,修的一塌糊涂。总是要求孩子怎么怎么做好,达到我的满意与要求。而人各有命,那是我能说了算的吗?孩子的种种表现不就是冲着我的人心来的吗?孩子不就是来帮我修炼来的吗?为什么总想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呢?

师父说:“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1]

当我悟到了这些后,摆正了我与孩子的关系,我认识到必须修好自己,归正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处处用大法来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师父都没放弃我这个错了十年不争气的弟子,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孩子这些年的不好的表现不都是我的执著心促成的吗?我的修炼环境不都是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吗?

悟到就要做到,当时我就发正念: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去掉我后天形成的执著心,在大法中归正。一切不是师父安排的全部解体灭尽。邪恶休想利用儿子对我進行经济上的迫害,邪恶不配。

基点摆正了,一切都变好了,发正念也能静下来了,炼功也不走神了,学法也不困了。感觉到我又找到以前的我了。

孩子的表现也与以前大相径庭了。又恢复了从前那个懂事的孩子,并且很容易的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我对“柳暗花明又一村”[2]和“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有了更深的体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 》<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珍惜每一刻
当日后一篇文章: 向内找 地下室不漏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