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摆正基点 坏事变好事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转变观念 摆正基点 坏事变好事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我今天想与同修们分享的是在如何面对中共邪党的“敲门行动”中的一点心路历程、个人体会和锤炼过程。写出来抛砖引玉,以求共同提高。

按照师父的安排做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二零一七年六月下旬的一个上午,我正在离村相当远的玉米田里锄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过来:“我是派出所的某某某,现在正在你家里等你,请你尽快回来一下。”尽管我与对方从未谋面,但我知道他是派出所所长。

我有意识的跟他在电话里周旋、拖延,用理智来加长缓冲余地,大脑闪电般的思索着:我意识到这是邪党的“敲门行动”来了,这是旧势力假借所谓的“大检验”对大法弟子发起的骚扰迫害;是对师父正法的严重干扰;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我现在完全可以推说自己不在本地,拒绝会面、抵制骚扰,否定迫害。然而,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救人是我由来已久的愿望,苦于没有合适机缘。今天他们送上门来,岂不是天赐良机?!我们是不承认旧势力,但它们毕竟出现了,师父针对旧势力的办法就是将计就计。

随之,师父的相关法理也涌上我的心头:“当然修炼过程中,因为你要提升,肯定对你来讲,对修炼人来讲是有考验的,做不好会不断的有麻烦出现,做的好也会不断的有修炼中的考验出现。你们一概把它视为干扰,想为解决这个麻烦而解决这个麻烦,你就解决不了,因为那是为你提高而出现的。”“所以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出现都当作是对你做正事的干扰,对自己学法在干扰,对自己讲真相在干扰。不是的,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1]

师父讲:“我只是从修炼这个角度上讲,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来了我给你讲真相。真有这样的大法弟子,结果警察都非常佩服,临走还告诉你,注意安全啊。真的了不起。”[2]

师父的这些法理不就是针对我当前面对的问题的很明确的开示吗?方向明确了,于是我就告诉对方:“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

回家路上,我想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敲门警察的共产邪灵及其一切邪恶因素,可是,一开始思想怎么也静不下来,有一股力量潮水般向我袭来:“我是本地小范围唯一的七·二零前的老弟子;家里又是真相资料点;又承担着本地区的协调重任;二零一五年实名诉江后,邪恶已把我当成重点。这次行动直奔我来,是不是冲着这些因素来的?会不会抄家?绑架?”“他打电话你就回去,是不是配合和服从邪恶的指使、命令?是不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道路?”“我现在骑着摩托车,还有机会和条件避开这个锋芒。”“注意安全,避免和抵制迫害也是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种体现啊!也是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呀!”

这些念头冲击和动摇着我的意志。我下意识的放慢车速,深刻向内找这些物质的来源之处和真正目地,发现只不过就是旧势力想借助我心底隐藏的“怕”的物质和“私”的属性,以此来达到阻挠、干扰、破坏我走师父所安排的讲清真相、救度一切有缘人之路的邪恶企图和目地。可恶的是,它还打着法理的旗号,何等狡猾险恶呀!

这时,师父的法也打入脑海:“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我在心底坚定的正告它们:“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家中珍藏的大法书籍是天书,是我们大法弟子攀登升华的天梯,他包含着开天辟地、造化宇宙万事万物的根本法理;我家中的大法资料以及相关的所有设施、设备那是大法的珍贵资源,是赖以救度众生的宝贝法器。哪一样、哪一件也不是你旧势力妄图加以迫害、毁坏的所谓理由和证据!谁胆敢动一动,那就是极大的犯罪!你就是在自取毁灭!”

我堂堂正正回家去给找上门来的众生讲清真相,是大善之举,这是在将计就计,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此正念一出,邪恶因素立刻消失遁形。到家时,我的心已趋平稳、杂念无存;暗暗求师尊加持来面对这场正邪较量。我已经没有了被骚扰、歧视、迫害的思维概念,一心想的是慈悲救度。我与这些警察的关系就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

“他们(警察)是专门找你来听课来了”

一条乡间公路直穿村子而过,我家就在公路的边上,周围是各类门市部,门前空旷处是全村人喜欢聚集的场所,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我经营的生意是短期季节性的,门市部大部份时间就是客厅。派出所所长带着两个陌生的便衣闯入我的客厅,外面的人都明白是冲着我的信仰来的,大家各自怀着不同的眼光在观察、猜测、期待着这场戏的進展和结果。

我未修炼的妻子理智的把两个陌生的不速之客限制性的让在客厅就座,派出所所长在外面跟熟人们闲聊着什么。我一下车,所长就握住我的手说:“上面来了两个人想要见见你,我只好引过来。”一边進屋,我一边说:“那好啊,你们想见我,我也想见你们,今儿个咱是既来之、则安之,要谈咱可就要畅所欲言啊!”所长说:“那是,那是。”

那两人中有一个是实名诉江后曾经实施绑架拘留过我的市国保大队队长。我握着他的手说:“小兄弟,怎么又是你?”他深表尴尬的苦笑着说:“吃着这碗饭,上命难违,身不由己呀!”我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怜悯之意,也不知是酸酸的、还是涩涩的。他们可怜呀!他当时听过我讲的真相,也能接受认同,当时他就说过这样的话:“我们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告诉他“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和办法,他深表赞同,也一直能保持消极被动态势,只是得过且过、交差应付了事。在他的处境和境界也算难能可贵了。但我还是不失尊严的问道:“那这一位兄弟是谁?请报一报身份和尊姓大名。”所长代答:“是和某队长一块的某某某。”

我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客厅中央,面对着他们,正要开口讲话,发现所长把一个手机一样的物件举在耳朵边上对着我。我就正色道:“你这样就不仗义了吧?!我把你们当作朋友和客人,未经我本人同意你就给我录像,这可是侵犯人权的违法事呀!”所长急忙把那东西放在椅子上。但是我心里也明白他没有关掉录音功能。我想,你录音也正好,你的想法是要拿回去向上级汇报交差;而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在按照我们师父的嘱托和安排完成着讲真相救众生的神圣使命;你的上级、你的领导、你的同事在我们眼里也都是需要救度的可怜众生。

他们的生命本质上也是想听真相、想得救度的。而旧势力利用中共邪党用媒体造谣、栽赃诬陷等等卑鄙伎俩抹黑法轮大法,蒙受欺骗最厉害的是他们这个体制系统的人;与此同时江氏集团为镇压法轮功以上蒙下骗、威逼利诱等等手段把他们推向参与迫害大法的风口浪尖;而我们许多大法弟子在修炼层次的局限下,对他们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厌恶、怨恨、鄙视、恐惧、敌视等不正确心理状态,不能够把他们当成普通众生来对待,对他们真正生命的未来来说,他们才是被迫害最深最重的人。

我讲真相你偷偷的录音,表面看也是旧势力的圈套,而我的一念是:正好我讲的真相可以通过你的录音汇报传播给更多的人,传播的范围越大越广才越好呢。也就是你欲瞒天过海、汇报交差;我就借势传播、一箭双雕。只不过是给我本次讲真相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和规格而已。

我针对他们所迷茫和执着的东西一针见血的说:“对法轮大法的迫害造成了千古奇冤!共产党在它的历史上制造过许许多多的冤、假、错案,就连它的国家主席也一夜之间就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而饱受非人折磨致死。当时的中共中央红头文件所列的罪证后来都成为栽赃陷害。历次政治运动冤死数以千万计的民族精英和有识之士。这是铁的历史事实,不容争辩。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毁坏了多少价值连城的文物古迹;冤死、斗死、打死多少文化精英;国家经济濒临崩溃,民不聊生、人人自危;而其对我们中华民族造成的最大祸害是用马列主义的邪恶理论,几乎彻底摧毁了我们五千年的传统文化,导致人类的道德沦丧,这是造成现在天灾人祸不断、怪异疾病频发、贪污腐败泛滥、黄赌黑毒蔓延的真正根源。继续这样下去,人类实在危险。我们师父为了拯救人类,先从拯救人类的道德入手。我们法轮大法的最根本法理内涵就是‘真善忍’这三个字。”说到这里我回头指了指正面墙壁上高悬的镜框中镶嵌的“真善忍好”四个大字。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说:“真善忍那就是好啊。”

我接着讲法轮大法洪传,我不想给他们阻碍我讲真相的插话机会,就一直不停顿的讲。我以自己如何在中共基层体制中随波逐流、沉迷赌博以致倾家荡产,整个家庭面临崩溃的情形下有缘得大法,在大法修炼中如何改邪归正的亲身经历讲述了大法能够提高人的精神素质,能使人脱胎换骨、浪子回头,告诉他们大法不仅能改变人的精神状况、提升人的道德水准;在祛病健身方面更是有神奇的效果。

有一个声音打断我的讲述:“无论你说法轮功怎么好,国家既然定了是×教,那就是取缔对象。”我说:“小兄弟你受骗了,咱先不评说一个无神论的政党、政权有没有资格和权力去认定和评判有神论信仰孰正孰邪的荒诞不经;就你现在查遍所有的正规的相关条文,也没有哪一条明确规定法轮功是×教。”我针对他的疑问,系统讲了这方面的真相,我告诉他们,“我真心为你们担忧,你们纵然一下子不能完全相信天理昭彰、善恶报应的真实不虚,你们也应当看清现在的形势变化,是走依法依宪的道路,还是继续盲目跟着江泽民的迫害政策瞎跑?”

有一个人说:“炼法轮功为了强身健体、修心养性这是无可非议的,就是不该到处骂共产党,还叫人们退党,参与了政治,你要颠覆它的政权,它就要打压你。”

我笑了笑说:“此言差矣!其一,我们法轮功是一个修炼团体,我们是身在红尘、念在方外的修炼者,翻遍所有法轮大法的著作也找不到一处有关政治诉求和政治纲领的论述。再者,共产党理论不是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走遍世界各地,有谁见过法轮功搞过武装力量?有过武器装备?就是共产党、江泽民十多年来对法轮功弟子实施群体灭绝的迫害,也没有一例以肢体抗暴的过激行为发生。这是颠覆政权吗?其二,我记不清我们师父的原话和出处,大意是:在不公正的对待下,让人说话这是做人的最起码权利吧。就比如:一个善良人遭受到栽赃诬陷、暴力侵害时喊冤呼救也犯法吗?我们讲述的是无端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这也能叫骂人吗?其三,共产党本身就是个政治组织,我们劝人退党是劝其退出政治,而不是参与政治。其四,我们是修炼人,我们是针对人体、生命、宇宙的运行规律来研究的。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在善恶有报、善恶必报这个宇宙规律与法则中制约着。我们讲共产党在历史上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罪恶,为了维护它们小集团的权力和利益,在和平时期迫害死无辜的中国人高达八千万之多,这都是有历史记载和事实根据的,特别是无端迫害死数以万计的佛法修炼者,已经达到伤天害理、恶贯满盈的地步,‘天要灭中共’这是佛法天理的威严展现,是宇宙法则的客观规律,是天象变化的必然。‘三退保平安’是创世主对众生的慈悲体现,是给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了的中华儿女的得救机缘。但是,我们的同胞们在无神论一言堂的洗脑灌输下,不愿意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心里有很多疑问。为了解答这些疑问,我们才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是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老天爷为什么要灭中共。就好比:有人看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高楼里有很多沉醉迷梦的人,大声呼喊他们赶快醒来逃离危楼,这本身是大善行为。可是,梦中人不相信,我们就告诉他们,这楼本身就是建立在沙滩上的豆腐渣工程,现在根基已经分化瓦解,楼身已经严重倾斜,如不赶紧逃离就会楼倒人亡。信不信由你,如何选择由你,这是搞政治吗?这样的行大善者也该被迫害吗?”

这时,他们站起来要走了,说:“好了,好了,你觉的好,就在家里好好炼吧,别出去乱跑乱说。”我明白他们受录音机的影响,说话特别谨慎。我一再热情挽留让他们吃顿家乡特色饭,边吃边聊。他们说:“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送走他们,我所关心的是在我门外看热闹的乡亲们会有什么波动和误会。我需要借机会進一步讲一讲。可他们说:“你和他们讲的那些,我们也听到了,他们是专门找你来听课来了。”在我讲的时候,家门大开着,窗户也开着,他们是围过来听到了。

我这次讲真相时,心态特别平稳,理智清醒、思维敏捷、口才超常发挥。深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着我,给我源源不断的输送能量、生慧增力,由衷的感恩师父。

观念转 关系变 环境宽

有了这第一次,我就趁热打铁寻机会专门去派出所找所长继续给他讲真相,并且送给他真相U盘,劝他三退,他说再想想看。因为我在大法中悟到,现在能来在世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警察也一样。我们应当转变观念改善和他们的关系,把他们当朋友看,当亲人看,用慈悲善念来救度他们。所长说:“我们之间本来就不应当是对立关系。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信仰问题是意识形态的问题,那谁也管不了。其实,我在局里一直在为你们说好话。”

他们找我以后将近一个半月的时候,我们都以为那股邪风早刮过去了。一日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一趟,大意说今天所里就他一个人,想跟我谈点事。我一去他就迎出来说:“快進,我已经把茶也给你沏好了。”象接待老朋友一样。

坐下后他和我说:“你们这事我一直拖着,现在上面催的很紧。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带人下去,一下去就不能是一个人,那样会给村子里的人们造成误会和胡乱猜想,给你们家庭也会造成不必要的惊慌。我想你可以把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你们那几个人,让他们跟我预约个时间来派出所会个面。我这件事不想告诉所里其他人,就我一个人凑合把事办了就行了。”我说:“恐怕人家不能配合。”他说:“反正我的职权范围是抵制不住的,配合不配合是你们的事,我总得见着人才行,你们不来,那我也得下去。不过,这样做是我的一点心意。”

我借便给他从法律角度和形势发展角度讲了相关真相。后来,他没有亲自来,打发了两个小警察下来到各同修家走了一圈,连屋子也没進,同修们在门外给他们说了大法如何好。他们所想要的信息大家都不予配合,也就草草收场了。我想,这也是他们在明白真相后自己所在境界中摆放自己的位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当日前一篇文章: 在讲真相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当日后一篇文章: 正念解体邪恶 走出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