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故事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丈夫的故事
文/辽宁地区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那年二十八岁,在人生的低谷,得到万古不遇的大法,走向师尊给予的新生,走过二十一年的修炼历程,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下面说说自己修炼体会。

我二十一岁,丈夫二十四岁时结婚。因他家住郊区平房,结婚后我们就在我的娘家住。

丈夫当过兵。我们结婚后,住在娘家,他跟我打架,就摔东西,脾气十分了得,也不顾及我父母的感受。儿子小时候,回奶奶家,奶奶家的邻居就逗儿子,你爸爸安个尾巴就是驴啊,他的外号就叫五驴,排行老五,在家是老小。

学法轮功之前,我没少因为丈夫的脾气生气,说打就打的脾气实在让人受不了,有好几次都觉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想离婚吧,孩子又小。我性格内向,不会吵吵,也不会摔,只能干生气,老生气,身体也就不好。我学法轮功后,我按真、善、忍做好人,知道一切皆有因缘,他发脾气时,我也不生气了,有时觉的实在委屈,就到门后抹两下眼泪,也就完了。善待他,不跟他计较,一个巴掌拍不响,家里也平静了。

江氏一伙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家里又掀起了风暴。那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孩子去省委,为被江氏一伙诬陷的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丈夫知道,就去找我,在当街,就被他打了一顿,用车拉回家,我趁他不备,又返回省委附近。这回他从家里拿一把菜刀就去找我。因他刚才打我的时候,周围就有同修看到了,这回同修看他又来了,几个同修就用人墙把我围在中间,同修让我蹲下,才没被他发现,他走过去,同修们才告诉我,你丈夫来找你了。

我在二零零零年和孩子一起去北京上访,我们是法轮功切身受益者,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后被抓回非法关押。在这期间,我绝食抗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监狱把家人找来,逼我们吃饭,我不吃,丈夫又对绝食好几天的我连踢带打,我姨因挡着他打我,回家身上都青了好几天。

面对这样一个人,怎样和他相处呢?他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邪党迫害关進监狱,只因家庭条件好,年轻时,在日本人办的学校念过书。他的母亲为了养家,给邪党官儿的孩子当奶妈。家庭的遭遇使他心中对邪党充满了恐惧。在邪党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邪恶宣传下,使他分不清好坏。他本身就在邪党的喉舌单位工作,深受邪党的毒害。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给家人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丈夫单位领导也知道我学法轮功,社区的人还曾去他单位骚扰他。

大法弟子的家人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真的也很不容易。师父让我们救人,可我对丈夫却有怨恨心,老记着他对我做的不好的事,很长时间也没有提高上来,还总觉的是丈夫不好,还有争斗心,心里老是和他争来争去的。

那时,他把离婚挂在嘴边,觉的这种日子太痛苦了,压力大,真是看不到头。我知道离婚就把他害了。我始终不放弃他,心里一直想救他。讲真相他也不让讲,怎么办呢?我发正念时,时常帮他清理邪党对他的毒害,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打入他生命的微观中。有时和他明白那一面沟通,告诉他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邪党的谎言,为自己选择好未来。

有几年最难的时候,派出所和社区的人员,老去家中骚扰,是他单位分的房子,他也觉的没面子,又因他赌博欠钱,最后房子就卖了,他租房子住,我和孩子住在娘家。虽然不在一起住,他每个月送生活费,我也时常关心他,过年给他买衬衣、买毛裤。

上面讲的都是刚迫害时我所经历的事。现在好了,前些年,我们卖房子还完钱,用剩下的钱,交了一个首付,贷款买了一个新房,丈夫也把我和孩子接回来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丈夫也归正了,不去玩不好的了。

通过修炼,学习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我没有修出慈悲心,与无私的心。当我真正改变,向内找,修自己的时候,用纯正的、无私的心,真正用善心对待他的时候,丈夫也在变。有一次,家里的厨房,楼上往下淌水,我们一盆一盆的接,家里的盆都用上了,后半夜二、三点了,水还在淌,得一盆一盆的倒水,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做事应先想别人,就说,这么晚了,你去睡吧,我来看着。说也奇怪,丈夫去睡了,水也不淌了。当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一切也不一样了。

在我身边,我潜移默化的给他讲做人的道理,讲传统文化。有一次,冬天他下班回家,让我帮他把当天穿的衣服袖子收拾收拾,脏了。怎么回事?他说,中午在单位食堂打饭时,一个新来的年轻人端饭时,撞他胳膊上了,菜汤就洒了他一袖子,整个棉袄袖子外侧上都是油,他说,那个人连个对不起都没说,要在以前,我不能让他,我今天没跟他计较。为什么呢?你不告诉我“忍”吗?丈夫笑了,我也笑了。

在我回单位上班这事上,丈夫也是鼎力相助,跑前跑后,尽心尽力。他先是陪我去省里上访,因单位不给解决,他又多次找单位领导,告诉他们不给解决,我们就去北京上访。我上班后,丈夫又私下借钱给我把劳动保险补交了。

现在我也学会了与丈夫沟通,有事与他商量,尊重他。讲真相回来晚了,不再象以前觉的理所应当的,说声抱歉,回来晚了,饿了吧,我马上就去做饭,做好给他端上来。做事多替他着想,他那边也顺了,心情也好了。

无私真好,不戴有色眼镜看他,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心胸宽广了,不再记恨他了。家里有了剩饭,我说我吃吧,他说,你也不是后到的(意思是后進这个家门的),我拨一半。他工资每月都交我,自己留点零花钱,七月份,他战友聚会,他花了六、七千块钱,因是他组织的,道远的战友,他给买火车票、飞机票等,钱不够了,他就自己拿。他回来说,他花了这么多钱,象做错事一样。我也没说他一句。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何必争争斗斗。

我让他看藏字石的图片,让他退党,问他用什么名,他想了想说用真名,我说给你点个赞。给他真相护身符,他也收下了。我上班回来,他把饭也做好了。晚上,我出去学法,他也不反对。家里安上了新唐人电视。

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他。要不是师父,不是大法,这个家恐怕早已不存在了。现在这个家,不仅平静,而且祥和。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当日前一篇文章: 我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后
当日后一篇文章: 关于摩托车的选购、故障排除及日常维护的经验汇总(讨论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