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随记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山东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随记
文/山东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山东省女子监狱第十一监区是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中狱”,那里到处充满了邪恶、黑暗、阴气,毒害世人,迫使丧失人身自由的犯人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身体摧残、心理折磨、强制洗脑,非法剥夺一切人身自由,轮番压碾式的强行灌输其歪理邪说,欺骗、恐吓、毒打、关禁闭与小黑屋,一切流氓、邪恶的手段用尽,又穷凶极恶地把人活着最起码的生存权都剥夺:不让睡觉、不让如厕、不让使用卫生用品、不让洗漱等等。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警察们专门从刑事犯人中挑选了几个彪形悍妇,教唆、诱使她们充当打人的棍子,把她们灌输、培训得就象没有头脑的机械人,不听道理、不分是非,对警察们唯命是从,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她们轮流值班,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日夜监视、折磨,不让睡觉,企图以俗称“熬鹰”的邪恶方式让法轮功学员主意识不清醒以便钻空子下手。曾有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听信邪恶、不顺从她们,而且给她们讲真相救度她们,她们非但不听,反而五、六个悍妇一起出动对该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她打得鼻青眼肿、口鼻出血。

犹大们在邪恶的操控下实行各种非法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转化”,十九年来她们已经深知自己那套歪理邪说早已是理屈词穷,完全置天理人性于不顾,竟然连人最基本的生存权都毫无顾忌地侵犯,以极度的妒嫉、扭曲、变态心理,以最流氓、邪恶的手段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去厕所,不让洗澡、洗头、洗衣服(包括内裤),不让买日用品(包括卫生纸、卫生巾)等。有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小黑屋”里(邪恶的迫害手段之一,里面漆黑一片,让人在不知时间、极度孤立的情况下崩溃),来了例假,没有卫生纸,只能任凭例假顺着裤腿往下流……并且在生活上极其虐待,不给水喝,每天只隔着小铁窗送进一点点饭,维持生命饿不死就行。

有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正念驳斥他们的邪说,被警察关进禁闭室长达两年左右,室内没有床,长期在地上睡,被折磨得精神有些失常了,警察才假惺惺地搬进床去,还是没有把人放出来。还有一位被冤判八年的法轮功学员,无论邪恶怎么折磨都坚定不向邪恶妥协,就在还有几个月就结束冤狱生活的时候,有一次因传看法轮功经文被值岗监视的刑事犯人从窗口看到报告给警察,当即被关入小黑屋,由于消息封锁,不知警察及犯人对她进行了什么邪恶的伎俩迫使即将出狱的她妥协了……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监区的副区长徐玉美是被监狱指使在这里迫害法轮功的主谋,她充当这个角色已经很多年了,之前在被称为“魔鬼监区”的四监区负责生产,曾创下让犯人连续在车间熬八个通宵赶生产任务被曝光的负面记录。据一些老刑事犯回忆说,在此监狱成立之初(是由四个监狱合并而成)的那些年,监狱怕犯人们有情绪,就对她们进行了很严厉的监管,女监很多警察都被训练得打人成癖。

据监狱里的老犯人(那些被判死缓、无期徒刑的在此监狱服刑十几年的犯人)说当初女监有“四虎”,其中就包括如今已身居监狱领导层的赵鸿艳,当年因严重殴打犯人影响相当恶劣而被处分;杨崇珅也早已走上管理岗位,可是当年她打人居然打到不能罢手的地步,哪一天要是没打人这一天就过不去。而这个徐玉美当初的行径则是把犯人当作拳击的靶子,动不动就把看不上眼的犯人叫到办公室练习拳脚。要么她们动辄就拿电棍电击,看着犯人被电得满地打滚为快事。最后监狱犯人不堪忍受自杀率相当高了,有的犯人就选在殴打自己的警察值班时自杀以示抗议和最后的报复(虽然监狱允许她们打人,但是出了人命还是要追究当事者的责任的)。最终监狱不得不改变管理方式,勒令警察不许打人,而对那个不肯停手的杨崇珅只得叫她暂时停止工作、回家反省,什么时候能做到不打人什么时候再上班。

那时候她们这些警察都还是刚工作不久的小姑娘,却被邪党训练得如此泯灭人性,而当她们的党性被彻底训练出来之后就完全沦为中共整人的工具。而那些被她们辱骂殴打的犯人走极端的很多,要么不堪忍受而自杀了结,要么最终在屈辱中变态变坏,成为警察手中得心应手的“打人棍子”。就在监狱强调“人性化”管理,监狱两方面的人员都在调整收敛,缓和气氛的阶段,法轮功学员陆续被非法判刑入狱,自此又开始了比之前对付那些刑事犯更惨无人道的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电击、酷刑、摧毁中枢神经,打不明药物、野蛮灌食、致残、致疯、致死的已屡见报端。当初那些真正的犯人尚有人权可言,被赵鸿艳殴打的犯人就是豁出命去告发她,只要有外边的、上边的人去监狱参观检查,她就告发,监狱终于迫于压力给赵鸿艳留用察看半年的处分,最终因怀孕而不了了之(这是当年的犯人讲的)。

而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要“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死”的邪恶指令下,监狱指使那些罪犯随意殴打、辱骂、体罚奉行“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她们的犯罪心理和手段在监狱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对法轮功学员无所用之不及。而那些因凶残打人、违背法律而受到处罚、背负恶名的女警们此时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更加肆无忌惮的变态、疯狂的迫害,她们的残忍、暴虐正好符合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所需,警察行凶会受到奖励提拔,上述那几个当初有劣迹的警察居然全部被提拔重用。

徐玉美就是其中的一个,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犯下巨大罪业却仍不思反省。此人在“魔鬼监区”积累了很多整人的伎俩,也被训练的心狠手辣,所以自然被选中调到集训队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成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刽子手。她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运用得淋漓尽致,经常用和颜悦色、伪善来掩盖内心的恶毒和凶残,不亲自打人骂人,专门在背后指使犯人和犹大们行凶,然后半路出来利用斯德哥尔摩效应企图达到邪恶的“转化”目的。在温柔外表的伪装下宣讲他们的那套歪理邪说、造谣生事,企图使人心智迷离。徐玉美一贯软硬兼施,为使大法修炼者放弃修炼想尽了办法,使尽了招数,动不动就关禁闭、关小黑屋,就连八十多岁的老人也不例外。有一位还是做过结肠手术,身上挂着大便袋的八十岁老人也被送进去强制转化,最后被迫害得如厕时摔倒而坐上了轮椅。可见中共不仅不讲法律,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不讲。

以下是在山东省女子监狱被非法转化后,又在警察们的指使下,被调教成和他们串通一气、助纣为虐的犹大们的恶劣行径,由此也让我们看看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如此不择手段,到底要把人“转化”成什么样?这些“犹大”在被转化前后究竟存在着怎么样的天壤之别?对她们本人及社会是福还是祸?这样的罪过究竟要谁来承负?

犹大头子付桂英不幸被徐玉美拖向邪恶,在那个恶劣的环境中被徐玉美调教成一个背信弃义、助纣为虐的犹大,对徐玉美阿谀谄媚、串通一气、积极效力,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出阴谋诡计对付大法修炼者。在她的撺掇下,监狱对坚定的大法修炼者严厉管治,随意体罚,动辄就把大法修炼者罚站到半夜,最严重的一次体罚一位法轮功学员站立了两天两夜,腿肿得很粗。不仅如此,鉴于监狱对大法修炼者使用邪恶的手段强行转化,所以她们明知道很多人并非真正转化,只是一时被她们所骗或一时糊涂,或迫于压力违心不炼等等,所以对已经转化的,她们也是要经常隐瞒、糊弄,非常心虚和恐慌,深怕哪一天谁就清醒了,哪一天谁又声明重新走回修炼了。所以这个付桂英叫警察对已经转化了的也要严厉对待,在每天强迫看两个多小时的污蔑大法的电视后写思想认识时,逼迫每个转化的学员必须得骂师父、骂大法,而且要指名道姓的骂大法师父、要狠毒的污蔑大法才算过关,否则就被认为批的不深刻,要打回去重写。并且强迫每个人要老老实实的所谓“改造”,叫干什么就只能干什么,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只能对她们说“好”、“是”,谁也不能互相帮助,并说“这里不是做好人的地方”。 付桂英对人都是恶言以对,稍不注意就要求写检讨,动不动就被关小黑屋,制造恐怖、紧张的气氛。

犹大隋玉红,山东省龙口人,邪悟后邪恶至极,稍不顺从她就罚站,满嘴胡言乱语,专门非法转化大法修炼者,做尽了坏事,和她住一个房间的一位修炼者被她整治得心脏出现问题,她却说治得轻。

犹大韩连风,心狠手辣,每天咬牙切齿地去暴力转化大法修炼者,对拒不转化的就恶言相对、辱骂,理屈词穷了就恼羞成怒的抓住头发打人。

犹大封荆华,每天都是恶言恶语的拿人出气,专门强制转化大法修炼者,嘴巴不停地说着,说不过人家就恼怒骂人、踢人。

犹大赵玉莲,宁阳县人,每天散布邪说非法转化人,急了眼就声嘶力竭地骂人、打人的脸。

这些犹大们用最恶毒的语言加暴力企图从思想上、从心理上歪曲、瓦解大法修炼者对大法坚定的正信,从而达到毁掉大法修炼者意志力的邪恶帮凶。

以下是被监狱选中、利用去迫害、监视大法修炼者的刑事犯,这些被利用者通常都是心狠手辣且体格健壮。她们被利用的主要目的是用暴力维持它们的迫害,主要从身体方面去整治、折磨大法修炼者,充当打手,还要值班、监视、盯梢。是监狱有意安排的与犹大们联手夹攻从各方面摧毁修炼者的四肢发达、没有头脑的暴徒。试想这些人从新走入社会后对社会、对家庭会是多么危险,本因干坏事到监狱改造的,却在那里干了最邪恶的坏事而一路受到表扬、加分减刑,她们的思维会不会因此而错乱?她们会不会再次走入监狱?谁对她们的人生及未来负责?

恶人唐伟伟,山东省烟台人,长得又高又壮,一脸凶相,被用来专门整治难以转化的修炼者,据说很能打人。

恶人刘阳,凶狠邪恶,很多人都怕他,对于坚修大法不放弃的就专门派她晚上去看守、强迫转化,也是靠打人来胁迫。此人后来明白了真相,不再打人。

恶人廖贤慧,对坚修者张嘴就骂,动辄就打,强行抓住人家的手逼迫写所谓的“转化书”。

恶人姜丰,是贪污犯,没想到一个在经济上犯罪的人居然也能对人下毒手。有一个被她们迷糊的转化了的,后来又认识到“转化”不对了,内心很痛苦,就声明所谓的转化作废。姜丰就和犹大们再次强行转化她,残酷的折磨她,晚上不让她睡觉,还罚她站着,她站的实在累了,就想在地上坐一会儿,而恶人姜丰就立即在地上泼上水,不让她坐,也不让蹲下。

恶人王淑燕,以打人等一切邪恶的手段转化大法修炼者,来讨好恶警。

恶人王博娜、李莹,专做转化,对大法修炼者侮辱、贬低人格,强行抓手摁着写转化书,逼迫转化。

警察非常喜欢这些恶人,她们被驯化得利用起来很顺手,对恶警的意图已能心知肚明。在监狱里恶警和恶人相互勾结、利用,通过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以达到彼此的邪恶目的、互得好处。可怜的她们只看到眼前的那点小小的利益,而忘记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忘记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因果定律,自古以来,有谁逃得过?且劝这些在齐鲁大地上跟随江泽民余部继续行恶的不理智者,快快放下心中的恶念,抬头看看如今的风向标吧,如今江泽民自身都很难保,它的余恶还在继续追查中,它的余部也都已是网中之鱼,还能蹦跶几天?这还只是人间的报应。别再存侥幸心理了。

生命无比的珍贵,法轮功学员多少年、多少次舍死忘生的呼唤你们,提醒你们,警醒你们,就为将来你们不要给江泽民当陪葬品啊!可贵的中国人,在江泽民悍然发动的这次惨烈的迫害中,你们才是最可怜的生命啊,被利用完了是什么下场难道不想想吗?在监狱里没有一个杀人犯不做噩梦的,想必同样行恶的你们内心也不会太平静吧?当初稀里糊涂的上了江泽民的贼船是可悲的,可是这并不表示你就要跟着它一条道走到黑啊,法轮功学员无数次向你们伸出救援之手,为什么就一次次置若罔闻?指使迫害的恶首们正在被逐步清理,当恶报降临到你的头上时,还有谁会为你承担?

时代在变,形势也在变,“依法治国”是当今国家领导人提出的治国指导思想和行动要求,也是精英阶层与普通老百姓的要求。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作为执法者该如何去做,当仔细思量,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警察法》第四章第六十五条明确规定:人民警察对明显违法或超越法律的决定和命令,应当拒绝执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打压完全是违法的!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最高检又出台了关于终身追责制的法律,再次重申公检法人员执行上级的错误命令不再免除责任。

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济南市满大街都张贴着当今国家领导人提出的“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的大幅标语。今年两会期间,当今国家领导人又带头对中国的最高法律宪法宣誓: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而你们公然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完全合法的公民。如今许多司法部门的执法人员都在悄然改变,他们已经发现过去对法轮功的政策跟现行法律明显对不上号,所以明智的人都在回避,怕将来惹上麻烦,或者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将功赎罪。“身陷监狱”的你们是不是也好好的补补法律课啊?!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你的对错、你的安危也关系到身边的亲人啊。

在监狱里呆久了是不是也把自己混同于罪犯了?你是警察,你应该惩恶扬善,而不是与犯人沆瀣一气。你的职责是把坏人改好,而不是把好人逼坏、逼死。其实,是谁把你们从单纯的警校毕业生、见了罪犯都不敢正视的小姑娘,变成了眼里闪着狡黠、心理揣着凶恶、和最心狠手辣的罪犯切磋整人伎俩、把最善良的好人治残逼疯的恶警……工作这么多年了,你们想想,你们的思维是不是混乱的?你们抬头看看监狱里那些惯犯,她们有几个不存在侥幸心理的?她们在屡次作案的时候有几个会想到能东窗事发的?扪心自问,你们自己有没有这种侥幸?

法轮功学员对你们的劝诫你们信吗?那么你想到迫害的元凶江泽民会被国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起诉吗?你想到当今的法律一步步都是为江泽民及其你们这些追随者们量身订立的吗?连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610”都被撤并了……告诉你,你没想到的和不愿意看到的都会发生,只是到时候你已经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十几年前你们敢明目张胆的迫害,现在你们怎么就不敢了呢?为什么弄背地里偷偷迫害、连罪犯都不让看到、知道呢?你们真的不怕吗?那么你们到底怕什么?又不怕什么呢?你弄背地里是在躲避什么?法律允许的话你们还用这么背吗?你们惩治那些刑事犯经常耀武扬威的,还故意大张旗鼓的做给大家看以达到杀鸡儆猴的效应。为什么迫害大法修炼者你们不敢这样?拒绝采访、害怕曝光。真的想问一问你们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还是装糊涂?总之一点不知道真相那是不可能的,那么你就是在明知故犯了,那么你在为谁铤而走险?你将付出怎样的代价?你想过吗?你衡量过吗?

吴小雅都被你们迫害得眼睛看不清、骨瘦如柴了,家里有两个年幼的孩子等着她照顾,那个出国的孩子也面临着家里的变故出现经济拮据而无法继续在国外深造。周冬东曾经也算是你们的同行,那时候她年轻有为,正值事业高峰,突然被迫害,工作、职位、生活来源一夜之间俱失,甚至连户口本、身份证都没有,十几年就是个“黑户”。把青春和热血都献给了国家和部队,却被江泽民与中共邪党迫害得如此悲惨,如今在你们女监仍备受摧残……

从中你们也可以看看,这个邪党整起人来从来都是毫不客气的,不仅对外部、对内照样是血腥镇压。无论你曾经为它付出了多少都没有用,只要一不符合它立马就对你灭门。当我们年轻优秀时,它想尽办法把我们吸收进来,当我们不能、不再随同它作恶时,它不仅一脚把我们踢之门外、打倒在地还要再踏上一只脚。你们也不例外,中共邪党向来如此,发动一部份人批斗另一部份人,就连教书育人的老师都曾被打成“臭老九”。文革结束后七百多名响应造反的部队和司法部门的骨干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你们又怎能摆脱被“卸磨杀驴”的厄运呢?而且这次是阴险妒嫉的小人江泽民与嗜血成性的中共恶党相互勾结制造的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法轮佛法及其修炼者,更是天理不容啊,作恶过后,你们想过自己的结局吗?

别在罪恶中越陷越深,等到再也无法回头的时候后悔莫及!弃暗投明并不难,难的是你在生死关头还无动于衷、还心存侥幸、还身陷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依赖绑架利用你的恶人。而这关乎命运的大事还必须由你自己来定夺!三思吧!愿山东省女监的警察们能在山东警界划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不是在恶人榜上频频挂名!都知世间没有后悔药,且抓住这越来越少的救赎机会吧!

当日前一篇文章: 沈阳市法库县牛占华、周建国被绑架
当日后一篇文章: 大连西岗区法院院长张明鹏遭恶报被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