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法轮功福益社会——高知篇(五)
文:正信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城市、乡镇,都有法轮功学员晨炼的身影。他们不论严寒酷暑、春夏秋冬,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并且人数越来越多,达到上亿。这其中,有许多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着丰富的社会阅历,较高的文化知识,是社会中的精英阶层。在法轮大法法理的指导下,他们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及人为什么要活着、应该怎样活着、人为什么要做好人的真正道理,在各自的岗位演绎了一首首生命回归、向善的清曲。

桥梁设计专家身心受益的故事

吴宜凤教授,原吉林建筑工程学院交通土建系主任,桥梁设计专家,其设计曾获全国“华彩杯”铜奖。

一九八八年,吴宜凤从东北林业大学土木工程系硕士毕业后,被分配到吉林建筑工程学院任教。由于他为人正直,成绩突出,一九九四年,三十二岁的吴宜凤被提拔为交通土建系主任。

正当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之时,吴宜凤得了一身难治的病,大医院治不好了找偏方,偏方也治不好了,最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人也非常绝望。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到了法轮功,并了解到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他想这回自己的生命有救了。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吴宜凤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他恢复了健康,饱受病痛折磨的人终于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同时他的道德品质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身为系主任,他不贪不占,做事先考虑别人,得到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身体健康了,有更大的精力从事科研了,他先后发表论文十多篇,主持完成部级科研项目一项,参加完成部级科研项目一项。连续多年被评为省优秀教师、省直先進工作者。

二零一零年,吴宜凤主持了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北区道路及市政工程一、二号桥梁等特大型桥梁的施工图设计,设计中解决了悬臂施工大跨径预应力混凝土梁桥存在的难题,并发明了“一种大跨径预应力混凝土梁桥布束方法”等专利。该项工程二零一五年被评为全国“华彩杯”铜奖。

修炼法轮大法,使吴宜凤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使他能够有精力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医学硕士夫妇的故事

常麓璐女士,山东中医药大学医学硕士。她的先生李健明,山东工业大学本科学位,原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技术骨干。

(一)纵然多才多艺 难解内心忧苦

常麓璐出生于一个远近闻名的中医世家。爷爷一生行医,救人无数;父亲从小学医,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作为长子长孙女,常麓璐自然被家族寄予了厚望。而她也确实不负众望,从小学、中学、大学到研究生,求学之路一帆风顺。在山东中医药大学读五年制本科时,常麓璐不但每年拿一等奖学金,运动、唱歌也样样拿奖。另外,她还担任班干部,还是校陈氏太极拳和太极剑女子组冠军。在周围人的眼中,她不仅多才多艺,而且快乐、自信。

然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是苦恼的。她苦恼不知生活的目地是什么,不知该如何走好未来的人生之路,而人生的归属更令她困惑。她曾学习当时风行全国的某气功,以希望能够找到人生的答案,但是徒劳无益。

(二)得遇大法 内心充实

一九九六年六月本科毕业前夕,跟同班同学闲聊时,她说出了自己的困惑与苦恼,一位平时看起来很沉静的男生立即给她拿出一本书来,告诉她看看这本《转法轮》书就明白了。常麓璐一看就看進去了,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但她多年的困惑都解决了,还使她明白了今后将如何走好人生之路,那就是修炼法轮大法返本归真。整个暑假她沉浸在幸福的期待中。九月份开学后,她回到中医药大学继续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并和众多师生一起修炼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是一片净土。在这里,她学会了时时处处以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为立身之本,学会了遇事找自己的原因,善待他人,看淡名利,默默付出,不求回报。她那颗多年来争强好胜的心终于归于宁静祥和,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变的越来越温厚善良了。与之相应的,她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失眠和消化系统的疾病不翼而飞。从一九九六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四月,这段自由、平静修炼法轮功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乐充实的时光。

(三)不可多得的技术骨干

常麓璐的先生李健明,一九九一年毕业于济南大学机械专业专科,后在山东工业大学获得本科学位。李健明从毕业后就在济南二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做设计。同事们对他的评价是人很聪明,思维严谨,性格温和,淡泊名利,能吃苦耐劳。他经手的设计质量高、出错率低,而且在实际应用中很少出故障,同事们都愿意和他分在一个项目组。九十年代,数控机床技术刚在国内兴起时,他参与了集团的第一台数控机床的设计,是厂里难得的技术骨干。

尽管是个纯粹的理工科生,李健明却孜孜以求地探讨生命的真谛,他先后练过好几种气功,但效果都不明显。一九九六年春,他出差到西安,在一家书店看到了法轮功著作就被吸引進去了。回来后他到处找炼功点,后来同事说某某就炼法轮功啊。他找到那人一问,才知道他们单位就有炼功点,而且就在技术中心的大院内,已经好几年了,只不过平时炼功时间比较早,李健明从来没碰到过而已。

炼功后,李健明的身体素质明显改善,曾害得他高考没发挥好的失眠不翼而飞,心胸也开阔了,整天乐呵呵的。人变的更加善良、乐于助人,每年都给希望工程捐款。一九九八年南方发大水时,厂里号召给灾区捐款,他一下子把一个月的工资(八百多元)都捐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李健明到北京上访,那时自身的安危还没有保障,身上带的钱也不多。他在旅馆里碰到一个小伙子,是个退役武警,因为待遇不公到北京上访。他听说那人没钱吃饭了,立即拿出好几百给他。对方很感动,要留下他的地址,说以后一定归还。他没给,只告诉人家他是法轮功学员。是法轮功使他成为了一个完全为别人考虑的善良人。

贵州大学女教师的故事

赵跃女士,贵州大学(原贵州煤炭工业学校)讲师。

(一)身体健康 家庭和睦

一九九五年,赵跃幸遇法轮大法,当她看完《转法轮》,心中豁然开朗,所有过去对人生的思考、疑问,全部在书中找到了十分明确的解答。她知道,这就是她冥冥中一直在寻找的!从此,她的人生开始了全新的历程。

修炼前,她经常被胃痛折磨,痛起来满床打滚。修炼后不长时间,她身体上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从此二十年无病痛。身体健康,不花医药费,为国家节约了钱。

修炼法轮功也使她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身体变好了,她有了充沛的体力,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儿。也因为身体变好了,生病时带给家庭的阴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健康和欢乐。还有,法轮功特别强调修心,她也改了不少坏脾气。这些变化就是保证家庭平静、和谐、融洽的基础。

(二)修炼心性,先人后己

修炼法轮功后,赵跃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提升道德水准。她真正明白了人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去掉贪欲之心,淡泊名利。工作中她尽职尽责,保质保量,教学时数超额完成,绝不拈轻怕重,也绝不敷衍了事。语文组所有的课都是别人挑剩后她来上。每周的课时安排都是在充分考虑方便其他教师教学时间的情况后,再安排她的课。对此她没有任何意见。只要能方便他人,她都乐意接受,有困难自己解决,从来不与学校、同事争任何利益。

赵跃在学校买了一套房子,后来她先生的单位又分了一套房子。当时她考虑到学校有那么多年轻教职工排队等着分房子结婚用,她没有讲任何条件,就把房子完好的退回学校。为此许多人说她傻,有人还给她算了笔账,说她退房损失几万或十几万。她毫不后悔。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就要实实在在地为别人考虑,既然她退房没有错,也就不言亏。

一九九八年夏天,长江流域遭遇特大洪水,江西省受灾严重,有几个县的赈灾力度不够。赵跃在报纸上看到这条消息后,立即拿出几千元钱寄往江西受灾区。当时邮局工作人员还特别说:“是赈灾捐款,优先办理。”

她任课的班级有一名学生生病住院,手术后她去医院看这个学生,学生的母亲泪眼汪汪地对赵跃说:她家在农村,为几个孩子读书已经负债累累,孩子这次生大病,医治的钱还不知该怎么办。赵跃当时拿不出许多现金,只有一张快到期的三年存折。为了及时救治这位学生,她也顾不得利息损失了,提前支取。储蓄所的工作人员不理解:现在谁还做这种傻事?

象这样帮助他人不计代价的事还有许多,对赵跃来讲,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法轮大法弟子修炼中应该达到的境界。

郑州大学商学院教师的故事

傅晓莉女士,原郑州大学商学院教师。

(一)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傅晓莉女士是于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时她还是武汉工业大学北京研究生部管理学专业二年级的硕士研究生。

从十二岁起,傅晓莉就患有神经衰弱、多梦,后来越来越重。不仅不容易入睡,即使入睡了,也是一梦接一梦。每天很疲惫,迷糊,总觉的休息不过来,脑袋里象塞满了东西一样难受,严重地影响到学习。经常是看了很久的书,一个字也记不住。学法轮功仅仅几天,折磨她十几年的失眠就彻底好了,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她活了二十多年,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睡的香,睡的沉。记忆力也明显提高。

她在大学念书时,大教室条件不很好,冬天暖气很少,她因长年晚上在大教室为考研究生备战,双腿受凉,落下了风湿的毛病。一遇到天阴,双小腿骨里面就象被冰冷冻起来一样的寒、痛,夏天也不例外。那时年轻也不在意,也没去治疗,只是跟朋友讲了这个事,有朋友说是风湿。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风湿好了,从那以后十几年,再也没犯过。

至今,她修炼法轮功已经近二十年了,她再没得过任何病。偶尔有一些不舒服,只要打打坐,炼炼功,最多三天就彻底好了。

(二)不以恶小而为之

二零零一年九月,她去上海找工作。有一天去参加人才招聘会,中午在附近小店吃了一个五元钱的盒饭。下午回到住处,才想起忘记付款了。因当天已经很累了,她决定第二天送钱给店家。第二天一直下雨,她有点不想去。同时她的大学同学知道了她少给钱的事情后,也劝她说:“不用再专门送了,钱不多,你又不是故意的,算了吧!”但她想到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这样做,还是决定送去。当时她有两种选择:一是坐公交车送,来回车费四元钱;一是走路去,来回一个多小时。考虑到当时的经济情况,她选择冒雨步行把钱送给了店主。

当时她的经济条件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郑州大学开除公职,前夫与她离婚,并取走了她存折上全部的钱。她只身一人带着父母给的两三千块钱去上海寻求工作,暂时借住在同学家。生活、经济、精神上的压力巨大,五元钱基本是她一天的生活费。即使这样,她也不因为钱少而有意不还。

法轮功对傅晓莉身心的改变是巨大的,上面只是简单举了小之又小的实例,类似的事情还有许许多多。

后记

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自由洪传的年代,象本文主人公们这样因修炼法轮功而获得身体健康,做好人、好事的人有许许多多。可以说,法轮大法的洪传真正从根本上在提高着国民的素质,促進着社会的稳定和长治久安。一九九八年,原人大老干部在对全国各地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实际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切切实实的证实了法轮大法福益社会的卓越成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不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客观事实,一意孤行地在中国大陆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坚守自己的信仰而被打压、遭受种种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

桥梁设计专家吴宜凤被非法关押七年,期间遭受老虎凳、抻刑、电击等令人发指的残酷折磨。在老虎凳上,他被折磨得五脏六腑都被压碎了似的,痛苦极了。而抻刑,他被固定在地板铁环上抻了多日,造成尾骨部份皮肤象熟透的桃皮一样剥离,手、脚与铁环接触部位皮肤溃烂,至今十多年过去了,疤痕还在。电刑,他被用两根高压电棍连续电击一个小时左右,造成整个脖子及其附近皮肤烧焦,其状惨不忍睹。

医学硕士常麓璐几次被剥夺工作,她和丈夫被非法劳教,在狱中遭洗脑迫害,其丈夫李健明更因迫害过早去世。

贵州大学教师赵跃被公安机关非法绑架六次,至少被抄家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两次(一百一十八天)、看守所一次,被劳教两次(五年)。期间遭受酷刑折磨,造成精神、身体、经济严重损失。

郑州大学教师傅晓莉先后两次被非法抓捕、关押,期间遭酷刑折磨;被监视居住;被郑州大学开除公职;被迫离婚等等。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上背天意,下负民心,自古“善恶到头终有报”,等待它的必将是神佛最严厉的惩罚!而参与其中作恶的或者助纣为虐的人,在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中,必须了解真相,明辨善恶,才能在“天灭中共”时保全自己,免于淘汰。

当日后一篇文章: 纽约国际汽车展 法轮功学员分享修炼美好(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