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师尊助我闯难关
读《见师父法像流泪所感》后的感悟
文/四川大法弟子 清玉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二月二十四日打开明慧网后,看到了二月二十日明慧上一位美国同修写的《见师父法像流泪所感》的交流文章。我一口气看完了,心里很受触动,我也想借明慧一角谈谈自己的修炼过程和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快二十年了。在这近二十年的修炼过程中,经历了很多酸甜苦辣,但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闯了过来,在此,弟子满怀真诚的心,无比感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没有师尊对弟子的无私苦度,弟子是走不过来的。

自二零一三年开始,我多次被旧势力和烂鬼干扰,而且每次一出现干扰,心里就产生一种不想再修炼的念头,而且法也学不進去,自己也明白不是自己真实的想法,就尽力的去排斥,每次都在师尊的加持下,不超过两天就闯过来了。

有一次正在学法,又不想修了,我想不能让邪恶的干扰得逞,我已经识破了旧势力的伎俩,就是不放下《转法轮》,边学法边发正念,结果半个小时就闯过来了;有一次干扰了我一天,我照样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没对同修谈及此事,上午还劝退了二十六个世人,但一回到出租房,身体象散了架似的酥软,象一滩泥一样顺势躺在床上,饭也不想煮。在迷蒙中,得到师尊的点化,很快的度过了这一关。有一次,炼静功时,旧势力又对我進行干扰,说是我自己写的。我立刻发正念否定:我没有给谁写过什么,即或写了什么,也是在对你们的上当受骗中写的,我都不承认,是不算数的。邪恶没招了。象这样的干扰已经有八、九次了。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清晨,正发六点钟的正念,邪恶的生命又开始了对我的那种干扰。我当时感到心烦意乱,正念也发不下去了。上午到了街上也不想开口讲真相,只劝退了三个人,同修叫我发正念排斥,这不是你。我说:我不想排斥。任由邪恶干扰,钻了我放任的空子。结果大法弟子的事都不干了,完全变成了一个常人,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次日,来家看我的同修将我接到她家,下午被三个知情的同修找到,叫我马上去她家。我不愿意走,我哭着对同修们说:我不想再走下去了,真的不想再走下去了。同修阿姨说: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不行!得跟我们走,你答应了同修明天出去讲真相(每年初一到某地讲真相),怎么不算话呢?后来我就跟这三位同修回到她家里,在去她家的途中,他们都劝我正念否定这种干扰,并对我发正念。当时,我的心态很坏,对同修的话很抵触、很烦,什么也听不進去。

到了同修家,他们马上就帮我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后来我的心情好多了,说话也有精神了。这对夫妻同修在生活上象对待自己女儿一样照顾我,无微不至,真的把同修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看的出他们对我目前的不正确状态非常着急。

当天晚上看了新唐人播出的神韵晚会后,状态有所好转。第二天晨炼后,在发正念时,一句法打入脑子:“学不学还是你自己的问题。”[1]我又开始邪悟了,自卑心又生出来了,认为自己不是一块好料,学不学师父也不在乎我了。同修叫我学法,我就不想再学法了,心里还产生了怨师尊的念头。我觉的自己已经在归正了,师父应该鼓励我,怎么又打出这句法来使我丧失修炼的信心,让我感到很悲观。我这一反常状态把同修阿姨急坏了,只见她赶紧跑到师尊法像面前,带着哭腔在求师尊,最后她们决定今早上不学法,两人就对我又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到吃饭时,我脑袋开始清醒多了,脸色也好多了。最后与约定的七、八位同修又汇入了讲真相的洪流,一直坚持到正月初七,每天讲真相的效果也很好。

二月二十三日早上,邪恶又开始反扑,对我不想就此罢手,企图作最后的垂死挣扎。我又开始出现先前的状态,这次也很猛烈。两位搭伴的同修姐姐见我没出去,知道我又受到了干扰,她俩就来敲门喊我,我避而不见,也不吱声。

她们走后,我就将门反锁,因为前面提到的同修阿姨有我的房门钥匙,我谁都不想见,自己在床上昏睡了一天,无心做饭,真是感到心灰意冷、万念俱灰、痛苦至极。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我想不能这样消沉下去,我开始反思。我拿出纸、笔,向内找,找出了一大堆执著,又向自己严肃提出了十二个问题,不搞明白它们,我无法归正。于是,我自问自答。当我把所有的问题答毕之后,脑子也轻松多了。我开始向师尊求救,求师父加持,下决心冲破重重阻力,坚修大法到底。晚上梦中知道已经闯过这一关了。

次日晨炼时,师尊点化我:抄好了没有?我意念中答:抄好了。我悟到是师尊点化我写“严正声明”,发完正念,我马上起稿,写好后,中午时分就顺利发给明慧网了。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写出此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知道本地还有三个女同修(其中一个是外地的)也出现不想修炼的状态,原因复杂。有一位外地同修家庭压力大,女儿、女婿都反对她修大法;有一位只是在家炼功、学法,不做讲真相的事,也不和同修接触了;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同修,感到外面压力大,改行去打工了,据她丈夫说,她只相信大法和师父是好的,但早已经不炼功了。

希望看到此文的同修帮帮她们,拉拉她们,叫醒她们,师尊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法难得,修炼机缘难得,人身难得,修炼时间很有限,机缘只有一次,真是师父说的那样:“中国人有句话叫“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是不是啊?”[2]啊!莫要万古机缘毁于一旦!不要走我的弯路,珍惜师尊对我们无私的付出,千万别让自己放不下的执著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别再伤师尊的心了,严肃对待自己的修炼和生命!

最后引用师尊的讲法结尾,让我们互勉:

“大法弟子得知道紧迫感,你们得对的起自己的称号,你们得想到自己曾经签过约了。”[3]

“我刚才说宇宙正法已经处在后期基本结束的状态,向法正人间在过渡了,所以在这个时期大家更应该做好;不要前功尽弃;不要再做错;也不要被自己的显示心、标新立异、各种各样的执着带着你再做那些糊涂事。”[4]

“从九九年“七•二零”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你们要珍惜自己,你们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们。希望你们走好以后的路。特别是那些没做好的,要格外的小心,要珍惜还有的时间。”[4]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大法弟子讲真相 有师看护
当日后一篇文章: 固执的父亲终于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