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战胜困魔的点滴体会
文/四川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近来看了明慧网刊登的同修的交流文章,很多都谈到了在实修中、在魔难中,自己观念一变,迫害瞬间就骤然停止,烟消云散。这些方面我也有同感, 因此,向师尊汇报一下,在实修中我是怎样改变观念战胜困魔方面的一些体会。

一、迫害之初楼上的麻将声对我的警醒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上班族,且工作量大,任务重,很忙很累。每天都感到时间不够用,人又疲倦。特别到了二零零一年以后,大法弟子除了自己学法炼功外,还要发正念、出去救人,就更感到时间紧,人又特别疲倦。每天到了凌晨一点过,不是没有学法,就是没有炼完功,心里很着急,但面对疲劳、疲倦又很无奈,心里非常痛苦。一次连续十天左右到了凌晨一点过还没有抱轮,人就疲倦得不行了,有时觉的头还没有挨着枕头人就睡着了。一天又到了凌晨一点过,还没抱轮,疲劳又向我袭来,眼皮似千斤重,全身软弱无力,坐也坐不稳了,我想挣扎着站起来却一头栽倒在床上,正当要睡过去的一瞬间,楼上却传来:“咚 、咚、咚”打麻将的声音。我此时还有一点意识,我就在心里想:某某某、某某某,(我喊着我的名字)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初期的人的这点东西你都突不破吗?你看常人玩耍、娱乐都这么大的劲头,不分黑白的干,你还要想修成佛的人,怎么连这点苦都吃不了,你象什么修炼人,我就强迫自己赶快起来抱轮,不能睡过去了。此时我脑子里想起了师尊的经文:“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眼睛还没睁开,我一下就跳了起来,并强迫自己:今天既然能站起来,就要把第二套功炼好,四个动作各抱半小时,一共要抱两小时,中途休想拿下来。

在这第一次抱轮两小时的过程中,有时脑袋象迷糊过去了,要站不稳了,但手臂的酸痛代替了想睡觉的痛苦,随时都想拿下来,但是我给自己下了死命令:今天一定要放下生死,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能中途把手拿下来,并不停的背经文《无存》。真是每分每秒都觉的漫长难熬。

当我终于完成这两小时的抱轮时,我觉的这一辈子好象都不需要再睡觉了,此时我觉的自己象打了大胜仗的将军,而困魔却逃得无影无踪。我身体之轻盈,舒适美妙得无以言表。我感恩师尊,我付出这一点点师尊就给我这么多,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我觉的师尊给我推到了一个新的起点,体验到了师尊讲的“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的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的困,浑身有力。”[2]从那以后,我经常抱轮两个小时 ,为以后战胜困魔、解体邪恶迫害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二、战胜困魔,连续四夜三天发正念,解体了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春末的一天,由于同修供出资料是我给她的,我被当地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警察恨不得挖地三尺想找到他们要的东西,我求师尊救我,加持我的正念,解体参与的警察背后的一切邪恶,让他们什么也找不着,立即无条件放我回家。结果他们在我家什么也没找到,他们就想从我嘴里得到,就对我用酷刑折磨,把我按倒在地,把我双手从后面由下拉到上方铐在椅子背靠的地方,我整个头和腰都弯下贴在腿上,快昏死过去了才把我放下来,把我放开后腰都直不起来了,痛得要命,我在心里求师父后一下就直起来了。双手腕也铐成乌紫色肿起来了。头两天他们一个个对我凶神恶煞似的,眼睛看我都是凶相毕露,个个又吼又叫,把屋子里的东西踢得咚咚响,边踢边咬牙切齿的骂,有时踢我,并不时的吼叫、咆哮:你说不说,再不说把你吊起来打!等等。我抱定一念:这次即使脱了这张人皮也不能出卖同修,并牢记师尊教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3]。

这次他们动用了我单位的几个保安、派出所、国保大队的警察、“六一零”这些单位的人员。晚上他们两人一班,轮流看管我,白天由国保大队的正副大队长及他们的手下审问、恐吓、吼叫、折磨我。白天、黑夜不让闭眼睛。不管让我闭眼不闭眼,我都会集中精力发正念。到了第三天、第四天,另外空间的邪恶基本上所剩无几了,在这个空间的表现就是连国保大队的警察也凶不起来了,并且基本不進关我的屋,不见踪影。后来他们把供出我的同修找来,并对我说:你看你眼圈都黑了(意思是成熊猫了),你老实说:资料是你给她的呢还是她给你的,要是她给你的,马上把你放了,把她抓起来 。我知道这是邪恶的阴谋,要是把她抓起来,她承受不住,不知道还要供出多少事来。我就说是我给她的,就放了她。到了第四天一早,他们就在隔壁屋大声说话,只有副队长过来说,允许我闭眼睡十多分钟,我就闭上眼,但我并没睡,而是发出强大的正念。四夜三天我无时无刻不发出强大的正念。后来就把我拘留十五天。是师尊加持我正念不停,使这次对我的迫害减到最轻。此时虽说我四夜三天没睡觉,被折磨,但我精神非常好,一点困意都没有,身体轻飘飘地美妙舒服,是师尊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加持着弟子。

三、冲破困魔的阻挡,长时间高强度发正念,解体了洗脑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底,我被当地“六一零”人员和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他们想所谓的转化大法弟子。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二名或多名人员看管,用电子设备干扰,不准盘腿,不准炼功,不准闭眼(睡觉除外),包夹可以随意打骂、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罚站、随意折磨。开始中午强迫我睡觉,但不准在床上坐,只能躺下,但躺下就容易睡过去,我就坚决不睡,坐在凳子上发正念,把包夹发睡着了,我就做我该做的事。我从不与那里的人随便说常人话,随时提醒自己:我不是来这里过常人的日子的,是来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要求自己随时处于修炼人的状态,高强度发正念。那里是绝对不准炼功和发正念的,只要看见了,如临大敌,往死里整。而我就千方百计一定要炼功。我一晚到亮很少睡觉,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背法,找机会炼功。对那里的每个人讲真相,劝三退,包括头号人物、第一负责人讲真相。

后来,我从法中悟到:大法弟子是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我就求师父加持我正念。一次,在我把包夹说通掩护我炼了近五十分钟抱轮后,我正念冲出了洗脑班的大门,虽然没成功走脱,但是我的正行大大的震慑了邪恶。不久就把我转到当地洗脑班(在拘留所内)在经过一段艰难的巨大承受后,我终于突破了困魔的干扰,一晚到亮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开始是等包夹睡着了才能炼,后来就是不分白天黑夜都可以堂堂正正炼功、打手印发正念。并且一有机会就出房门去跟拘留人员、所内或外来的警察讲真相。三年多洗脑班内没有任何人来我面前提所谓“转化”二字。我一天到晚乐呵呵的忙个不停,就千方百计的做好三件事。可能另外空间的邪恶看见了就想:把你弄这儿来美死你了,你三顿饭不愁,吃饱了你就无忧无虑做你师父叫你做的事,来发正念消灭我们,我们怎么能受得了呢?赶快放了她吧。后来就这样无条件把我放回了家。

回顾自己二十一年的正法修炼,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 ,还有很多心没有彻底修干净,还有很多人的观念隐藏很深,还有很多人的执著,还有很多正念不足的地方。今后自己更要加大力度学法,向内找,抓住一思一念实实在在地修,做好三件事,修得执著无一漏,圆满随师还。

因层次有限,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风雨中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当日后一篇文章: 走出魔难 救度世人、升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