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辽宁抚顺金顺女遭冤狱折磨13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时年五十岁的朝鲜族女士——金顺女,与丈夫沈善一修炼法轮功二十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被绑架五次。

二零零二年夫妻俩被非法抓捕,金顺女被判十三年,丈夫沈善一被判十一年,女儿沈春婷跟随母亲炼法轮功也被劳教三年。一家三口十三年不得团圆。

金顺女,家居辽宁抚顺市。是抚顺市国营八二三一厂的退休工人。九七年初金顺女帮助别人办理出国劳务,二十一人共拿出十万三千元,给抚顺顺城地区的干部戴国良,本以为他是个国家干部,与公安外事处部门有关系,大家就放心了。大家相信金顺女的人品,才放心让她帮忙联系,共同办理出国手续。结果戴国良把这十万三千元钱,另有更多人的数十万元全部拿走了,至今没有音讯。金女士说:“我被骗了,万没想到一个国家干部怎么能做出这种卑鄙的事儿来呢?”

这十多万元的债务无处诉冤,是金女士帮人联系的,因此金女士精神上的压力很大,身体越来越不好,神经官能症、低血压、眩晕症、偏头疼、迷糊恶心、胃炎、肾病等先后都来了,仅几个月的时间金女士失去了以往的健康和幸福。

就在她遇难无助不想活下去的时候,一九九七年十月,她有幸得遇法轮功,从此走入修炼法轮大法中,不知不觉病全都好了。她曾激动地说:“是法轮功给了我健康和美好,使我有了为他人着想的心。”金女士修炼法轮功后,就主动和丈夫商量(因他曾出国挣钱手里有点积蓄),把这十多万元赔偿给受骗者吧,免得大家都去上告给社会带来麻烦。就这样她真的把这笔账替失踪的戴国良还上了。她说:“我要是不炼法轮功,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就这样的好人却遭到多次抓捕,而骗钱的人却逍遥法外至今。

江泽民下令抓捕法轮功学员,金顺女被五次绑架

第一次被绑架: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下令抓捕全国各地的辅导员,他们就把金顺女抓捕拘留十五天,后又送到武家堡子教养院洗脑半年之多,当时武家堡子教养院收一千五百元钱洗脑费;二零零零年一月七日,金顺女的家属被顺城区610办公室勒索一万元钱,金顺女才被放回家。

连续三次被绑架:在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夕到二零零一年之间,金顺女因进京上访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绑架三次:被拘留一次,劳教二次。劳教期间,绝食反迫害十一天,又被实施强行灌食迫害。

第五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金顺女与许秀云到李石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李石派出所张姓、韩姓等警察绑架,并把二人送入戒毒所。在亦工街租的房屋被抄,法轮功资料及法轮大法书籍全部被抢走。警察又到顺城区金顺女家抄家,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床和地板都被掀开了。警察蹲坑监控又先后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这八人都被非法判刑。

李石派出所张所长刑讯逼供,将金顺女送入看守所

李石派出所张所长刑讯逼供金顺女。“劈腿”就是一个人坐在一条腿上,另一个人突然将另一条腿往后劈过头顶。只劈了一次金顺女就昏死过去了。警察还在继续轮换着劈四肢,劈了这条腿又劈另一条腿,胳膊也是这样往后劈。等金顺女在昏迷中醒来才知道自己动不了了,当时在场的警察说:这个人真有挺头,他边说边揉着自己的腿说,哎呀!太吓人了。后来金顺女被抬到女子自强学校的三楼。一个月后,金顺女幸运走脱,又被抓回来毒打了一顿。

六月份派出所张所长叫嚣:收拾收拾送你们回家。不由分说,就把金顺女等人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金顺女经常被罚站,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判刑十三年;二零零三年四月八日被送到辽宁女子监狱。

辽宁女子监狱里的酷刑折磨

1、停吃细粮:金顺女被分到女监八大队。左晓燕(后来变好了)当时是八大的监区长,她还想出了“停细粮”的办法,对不背监规、不承认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停吃“细粮”,每顿饭只给二个鸡蛋大小的窝头,一根手指大小的萝卜咸菜条。金顺女就是其中之一,被停吃“细粮”长达半年以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2、电棍电击:金顺女刚到女监给其他法轮功学员传师父的经文被发现,警察郭桂婕把金顺女带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击,为了让电流通过的顺畅,先扒光上衣,从头顶往下浇凉水,然后电棍电,电棍电得没电了赶紧充电,命令金顺女在门外撅着等待。电充足了回来电嘴,大约电了两个多小时,嘴被电肿了,一小口饭都很难送进嘴里,几个月嘴合不上,全是大水泡。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3、暴打和体罚:二零零四年三月,监狱为了提高所谓“转化率”对各监区法轮功学员进一步的迫害。一天下午恶警谷亚星(谷亚青)给各小队长开会,交待犯人“包夹”任务。要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并给打手们每人两包方便面作为条件。晚上收工之后金顺女、高曼丽等人被叫到活动室,被管事犯们殴打,辱骂、恐吓、威胁。她们把金顺女的裤头扒下来塞进嘴里,几个打手拎着金的四肢就把身体按到地下,拳打脚踢逼迫“转化”,打手让金顺女背监规,金不背。警察郭桂婕指使犯人毒打金顺女,拿衣架打金顺女后背,用胶皮棒子抽打所有法轮功学员,金被打得后背紫黑,伤痕累累不能仰卧床上,呼吸都很困难。金顺女要求上医院治疗,警察郭桂婕怕她曝光自己所做的坏事就是不答应去医院。值班孟队长逼金顺女念监规,不念就体罚,罚哈腰,大头朝下,胳膊垂直地面,臀部朝天撅着念,从早到晚连续折磨一周多,脸肿腿肿。

警察焦干事来接班时看金顺女的衣服都湿透了,一身汗味,就让她先换衣服。焦干事看到金顺女后背紫黑,伤痕累累,焦干事都看不下去了,就很同情地说:回去休息吧!不用你背(监规 )了。就这样金顺女在焦干事值班时,就不念监规了。

4、不准多睡觉、不准上厕所:八监区每天夜十二点后才让睡下,不准上厕所。在那暗无天日的生活,金顺女患了肾炎、高血压,心脏病,身心受到摧残。正常的上厕所都要受到严格的限制,所以在那里尿裤子是常事;有很长一段时间别人可以睡二、三个小时的觉,而金顺女却让睡一个小时左右。每天又困又累,繁重的奴役天天如此。

二零一三年前后,金顺女高血压230,眼睛睁不开,脑袋象扣个大锅盖似的,有一次心脏病偷停昏死过去,在监狱医院住了几天被抢救过来。在沈阳医科大检查三次,确诊为心脏病。

5、监狱克扣钱物

有一次,刑事犯教金顺女干活,把活教错了,金顺女也干错了。监狱管理生产的警察李晓红不依不饶,家人来探视给金顺女买的一百五十元的生活用品,被警察李晓红全部扣留,一点都不让用。一次家里给金顺女存六百多元也没用,两个月就没了。

漫长的十三年冤狱终在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结束了。十三年地狱般的遭遇,日日夜夜的煎熬。金顺女九死一生,没想到还能活着回家,可就在她出狱的当天,听说抚顺法轮功学员朱玉兰仅剩五天的刑期就出狱,结果突然离开人世。

出狱后遭受经济迫害

金顺女出狱后只能领不到五百元的生活补助工资;丈夫在铁路工作,由于某种原因九六年被解除工职,二人的生活费也就靠这一点点。到了退休年龄,她却在监狱关押,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冤狱结束回家后还没等办理退休手续,就赶上抚顺社保基金单方面制定的“退休职工服刑期间停发基本养老金”的违法规定。其实只要退休职工还活着,相关部门就必须支付退休金,因为这是一种经济合同关系,是一种债务契约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

金顺女去年找到单位,单位说是上边的事你就找吧。她就去了退休管理部门、新华街道,市信访办等部门,最后没人给解决这个问题。直至今日只能领点生活补助费六百三十元,很难维持正常生活。年龄已大,打工又不好找活,生活很拮据。

当日前一篇文章: 二次劳教 判刑三年 上海陆爱荣凄凉离世
当日后一篇文章: 1999至2017年河北保定恶报警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