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武汉多个洗脑班的精神迫害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湖北省会武汉市在多个辖区都设有洗脑班(所谓“法制教育班”、“学习班”等),为了掩人耳目,常年用精神迫害手段来折磨法轮功学员,企图在精神层面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武汉洗脑班最邪恶之处在于它们的狡猾和阴毒,用心里攻势,摧毁人的意志,伤人于无形。

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有“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江汉区法制教育基地”(玉笋山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目前停用,江岸区在别的地方秘密修建洗脑班,地址暂不知),青山区北湖洗脑班,它们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起至今每年多次开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另有黄陂区、新洲区等地均有洗脑班不定期开班迫害。表面上看,这些洗脑班归属各个不同辖区,实际上都由武汉市610系统统一控制,由市级国保大队下达命令后,各个区公安、国保和派出所执行迫害任务,迫害范围达至整个湖北地区。

这些洗脑班就是共产邪党“假、恶、斗”的邪恶价值观下催生出的扭曲人性的“魔窟”,其“假”表现于,所谓“管教”、包夹人员对学员的伪善和阴险,对学员家属的利用和算计,歪理邪说扭曲事实等;其“恶”表现于,迫害学员的手段令人发指,使用的烂招卑鄙下作;其“斗”表现于,邪恶狱警对学员批判、指责、谩骂,强迫正常人认同邪党。洗脑班是一个颠倒是非黑白、灭绝人性的地方。

为了躲避近年来国际社会越来越强力的谴责,湖北省的洗脑班已经把过去对法轮功学员施加的肉体摧残加倍的转化成精神迫害。“精神摧毁加药物毒害”这种更加隐秘狠毒的迫害方式,让更多的被非法关押弟子在心灵深处受到凌迟。狱警及陪教人员都是社会抽派来的,有警校出身的小年轻,社会无业人士,街道及社区人,主要管事的是一些已经退休的公检法干部。

本文从精神迫害的角度出发,揭露中共操控下的洗脑班中正在上演的残酷迫害,让更多人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

一、受迫害的典型案例

1. 武汉学员崔海生前在洗脑班遭受严重迫害

崔海
崔海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武汉学员崔海女士遭受五年冤狱后从武汉女子监狱出狱,仅仅只过了十九天,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便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九岁。据她生前回忆所述,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崔海女士被武汉市国保大队绑架到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的前身)进行迫害。当时武汉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蔡恒、王燕(女),江汉区洗脑班头目屈申和万松社区调来的狱警等六人参与对她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崔海女士又被转送至迫害更加邪恶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崔海女士生前如此描述她在洗脑班中的惨痛遭遇: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湖北省洗脑班在七十天对我残酷的迫害中,我被折磨得皮包骨,下巴骨几次险些掉下来,血压高达二百多,头发由原来的花白变成几乎全白,记忆力减退,全身经常发抖,右手小指头下掌骨至今肿大,小指无法并拢,拿东西颤抖不止……我绝食的第七天,他们把我手脚绑在椅子上给我打针,第八天开始灌食,把我五花大绑给我灌食,一根很粗的橡皮管,一米多长,捅进喉咙又抽出来,这样连续几次, 直到喉咙吐出血来才罢手,那种痛苦真是不堪回首。”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后来我感到头整天昏昏沉沉,两腿发软无力,记忆力明显减退,我发现他们在我饭菜中下药,我吃饭是不许出门的,由两个犹大陪着我吃,每次吃饭都是一个姓姚的女犹大拿上楼,开始可以随意拿,后来都由姓姚的指定我吃哪一份,一次我跟姓姚的把菜换了一下,她马上把菜端出去倒了。还有一次我把肉倒给另一个犹大(她不知道药的事),她刚要吃被姓姚的一把抢过去倒掉,我后来就经常不吃,把菜或饭倒掉。”

由此可见,武汉洗脑班完全是采用更甚于法西斯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他们的种种罪恶罄竹难书。

2. 戴菊珍在武汉市东西湖“海口洗脑班”受迫害

武汉市东西湖辖区内的“海口洗脑班”,是一座三层的楼房,房间、教室各有三个摄像头,门口一个大摄像头,后面斜对角分别有一个摄像头。洗脑班不准法轮功学员结印、立掌发正念,不准炼功打坐。洗脑班白天晚上在教室放污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大音量广播强迫学员听,桌子上、地上、坐的椅子及椅子靠背都写着污蔑法轮功的字句,脚都没处放,吃饭规定十五分钟。吃饭只许学员一个人在教室吃,吃完的碗只准放教室,自己在厕所洗后,洗脑班派人再把碗拿走。

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戴菊珍,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被劫持到这个洗脑班仅三天,就出现“病态”,倒在地上,血压、血糖很高。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要送到火葬场火葬,还有人说:不敢抬,怕抬出人命。到第三天的下午,洗脑班才把戴菊珍的丈夫叫到洗脑班,她的丈夫喊了戴菊珍十几声,她都没醒,她的丈夫摸戴菊珍的脉搏都没有了。后戴菊珍被接回了家。刚回家时,戴菊珍出现神智时有不清的状态,走路都要靠人搀扶。直到现在,戴菊珍都没有完全复原,坐着还行,站着就恍恍惚惚,走路也晃悠,一直没口味。戴菊珍被绑架到洗脑班前身体都很正常,她怀疑在洗脑班里被暗中下了药。

3. 汪金平在武汉玉笋山洗脑班受到非人折磨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湖北浠水法轮功学员汪金平在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在江汉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后,被秘密转移到蔡甸玉笋山洗脑班,在那里遭到了以屈申为首等恶人的迫害。为了完成“转化”任务,恶人偷偷在汪金平吃的饭菜里下毒药,在他睡觉的床上被子里、枕头里下毒药,害得他浑身无比难受、疼痛伴随着麻木,令他的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变得不正常,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坏神经系统的毒药,他几乎睡不了觉,有时整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偶尔睡着一会儿,没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那种异常难受的处境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五年四月,汪金平又被转移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的野芷湖旁马湖村特二号处的湖北省洗脑班,遭罚站、下药、辱骂、电棍电。有时几乎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了似的,神志不清,全身麻木,浑身胀痛,畏冷,头晕,坐立难安,度日如年。最后逼迫写了“决裂书”才放回家,回家后好长时间他身体都不能恢复正常。洗脑班不仅摧残学员的肉身,更摧残学员的思想灵魂,以达到彻底毁灭学员正信的邪恶目的。

二、洗脑班的精神迫害手段

武汉地区洗脑班正在对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的精神迫害手段:

1. 高音洗脑 虚假诽谤震耳欲聋

武汉的每个洗脑班都配备有专门的“转化教室”,每个法轮功学员除了夜晚在单独的关押房间睡觉外,其余时间都在“转化室”被迫强力洗脑。以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为例,那里的每间“转化室”面积约十几平米,有双层大铁门,室内配有厕所,空间很高,并装有光碟机、扩音器和电视等音像设备。学员每天从早到晚要在“转化室”独自封闭关押十五小时以上,除了上厕所外,不许离开座位。

强制转化过程中,高音喇叭音量开到最高分贝,噪音满室回响,播放的录音和视频全是污蔑法轮功的内容。那震耳欲聋的噪音,折磨得学员耳朵生疼,监管学员的帮教换了一波又一波,可学员却要忍受这种无休无止的魔音摧残。上“转化课”期间,吃饭只给半小时,也是在“转化室”度过。包夹会进来陪吃,有时候还假惺惺和学员聊上几句,借此来试探学员的转化程度。吃完饭后一刻也不让休息,立刻又是满屋的魔音四起。

若有学员实在疲惫难忍,刚想将头往“课桌前”靠靠,旁边的恶毒帮教就会推推嚷嚷地拉起学员来罚站。帮教还凶学员说,都到这儿了,你还想舒服?这种强制转化的手段,常让学员精疲力竭,四肢瘫软,在饱经痛苦折磨中逐渐消磨意志。也只有共产邪党这等流氓政权,才想得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2. 离间亲情 利用家属名义迫害,逼迫转化

利用“亲情”胁迫转化:骨肉、夫妻亲情被江氏集团作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重要手段,洗脑班不仅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勒索巨额罚款,使学员和家属承受莫大的精神压力,造成无数家庭破碎;又发动家属下跪、离婚作为要挟,制造家属的仇视和不理解。以此作为“攻坚”的“缺口”,强迫学员放弃信仰。

武汉洗脑班的利用的一大损招正是所谓的“亲情转化”。即利用被迫害学员家属救人心切的心情,要求家属当说客,让家属也在不知情下参与他们的迫害。譬如,邪恶狱警让法轮功学员家属给学员写所谓的“慰问信”,利用家属的担忧,配合他们转化。此招极具迷惑性,用软暴力蹂躏人心,很多被蒙在鼓里的学员都为其所害。要知道,洗脑班这种由610操控形同“黑监狱”、见不得光的非法单位,根本不向家属透露关押地点,也不允许家属送钱送衣物,又怎会好心到让家属和学员通信呢?

例如在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狱警威逼学员一遍又一遍的抄写那些信件,让学员一次又一次的感受至亲对他们的“侮辱”。那些信件表面冠以亲人的名义,是打印出来的字体,内容则是说法轮功不好、学员学功后连累家人云云,全是经过洗脑班筛选信息,故意让学员看了难受的。同时,那些狱警还故意曲解和断章取义信件中的一些话训斥学员,诽谤学炼法轮功的人自私自利,不顾亲情。很多受到此招迫害的学员痛彻心扉,误以为自己尝到众叛亲离的苦,修炼真善忍会招致亲朋厌恶、嫌弃,人生价值观都崩塌了,开始对周围一切人都失去信任,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修心向善做好人怎么会招来如此横祸?

在学员备受亲情折磨的时候,恶毒的狱警乘虚而入,立马挂上伪善的笑容开始演戏。什么给学员过生日、加餐,送学员穿他们淘汰的旧衣服,都成为刻意讨好学员的小伎俩。其真实目的是让学员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即对迫害自己的人还心存感激之情,抓住学员遭到抛弃背叛时心灵最为脆弱的那一刻,疯狂灌输邪党文化和变异观念,强制学员相信他们的歪理邪说,并误以为这些摧残人的“魔鬼”才是天下最关心他们的人。

伪善是洗脑班和劳教所普遍采用的手段。根据关押其中的法轮功学员讲,所谓 “关爱”背后的目的是在了解每个学员的心理动态、修炼深浅程度,然后针对不同思想类型的人采取不同的办法,分门别类做“转化”。一些洗脑班头头更是懂得“恩威并施”,平时装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和学员唠家常套话,试图利用自己的诡辩,说服学员认同共产党的伟光正;而当学员不转化时,他们就露出狰狞的面孔,暴跳如雷,对学员恐吓威胁称:不转化就一直延期学习,但学习是有期限的,期限过后再不转化就判刑、送去活摘器官。有的“领导”更是颠倒黑白地污蔑法轮功学员浪费了国家的人力、物力、财力,还说共产邪党太仁慈,对法轮功学员还这么关怀,你们(学员)还不知好歹。洗脑班里的狱警们利用刻意篡改的谎言和流氓的招数,迫使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屈打成招、放弃良知和善举。每当学员承受不了他们长时间的精神折磨而违心写“决裂书”被迫转化,撕心裂肺的痛哭时,他们在一旁以胜利者的姿态幸灾乐祸,假惺惺的拥抱着你,为你拭泪,祝贺你走向所谓“新生”。

3. 间谍攻坚 摧毁人的意志

洗脑班是一个全面磨灭人性的地方。那里不仅时刻考验善良人的意志也在拷问迫害者的良知。“谍战”、“攻坚”是共产党最擅长的一套,在洗脑班伪善接近和恶毒威胁这种唱双簧的迫害手段比比皆是。在传统的中国价值观里,细作、间谍都是最为人不齿的行当,在洗脑班实施迫害的人全都会。他们甚至把所谓的“攻坚”作为工作乐趣,却不知是被共产邪灵一步步操控拖向深渊。

中共把“党性”最强的人放到洗脑班黑窝去执行任务,实施迫害者的本身仅仅为了执行上级命令,根本不去关心是非对错。这些人针对每个被非法关押的学员想各种不同的迫害招数,任何软肋都会成为他们下手迫害的机会。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是不能随意说话的,任何一个管教人员,就算是表面上关怀的人,背地里也要每天向上汇报学员的一举一动。他们的示好,其实是一种试探,方便他们制定下一步的转化方案。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内就设有写满恶毒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标语的黑房。在黑房中除了前文提到的高音洗脑手段外,还逼迫法轮功学员骂人,骂李洪志师父,练其他气功等违背信仰和良心的举动,以此做实“欺师背叛”的罪名,从此受到良心的谴责,无法自拔放弃信仰。如果不照做,学员就会被威胁要被送去判刑蹲监狱等。“湖北省法制法制教育所”的恶警副所长张修明曾说“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了。”可见洗脑指令的残酷:将人性扭曲,彻底推向恶的一面。

当学员被他们以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逼迫写了“决裂书”之后,迫害并没有结束,洗脑班里的所谓“老师”及“犹大”们,还会继续安排学员观看和学习一系列的诽谤大法及大法师父的录像和资料,每天还要完成他们布置的洗脑作业,要学员谈自己对法轮功的认识与体会,他们还要检查作业,达不到他们邪恶的要求就得重新写。学员写了决裂书后的学习时间最短得一个月左右。

现在洗脑班迫害毫无人性,根本不顾社会人伦。多数抓捕关押的学员都是四五十岁往上的年龄,更有一部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而看管他们的多是刚毕业的年轻人,大有文革时期批斗那一套的影子。逼迫好人天天趴在桌子上写检查,写得手臂酸疼,头昏脑胀;每天都要被迫写污蔑大法及大法师父的话,让人感到心灵备受摧残;更有恶劣的,甚至诬陷老年学员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损害人的尊严和名誉,让受蒙蔽的家人子女甘愿把老人留在黑窝接受“转化”。

学员在被释放后,610及街道、社区的人还不放过。他们会不定期的上门骚扰学员,了解学员的心理动态,还要学员表态说今后彻底与大法决裂,不与其他学大法的人来往,让学员的心长期处于紧张惶恐的状态中,有的人真是害怕不敢再接触法轮功了,这时他们就劝学员可以选择别的锻练身体的方式啊,也可以学别的气功啊,还可以去学佛教啊,反正就是不让学法轮功,从而达到真正毁灭学员的目的。

4. 践踏尊严 饿饭投毒危害生命

吃饭、睡觉是人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在洗脑班里也成为狱警们践踏迫害学员的一种手段。学员每餐食物就是一点青菜配白饭,他们认为你转化表现好的,就给多加一口饭,表现不好就该挨饿。这样用对待牲口的方式在对待好人,贬低人的尊严,可见共产党早已将道德弃置不顾。跟在学员旁的陪教却顿顿有三菜一汤加水果,陪教有时候也把自己的菜分给学员示好,表现一下所谓的“人性关怀”。而对于坚决不配合转化的学员,他们就实行连坐,让陪教陪着学员一起不让睡觉,利用学员不愿连累别人受苦的善心,达到逼迫学员转化的目的。洗脑班的陪教配合“老师”们劝说学员快点签字,早点学完回家,陪教们都是一些在社区上班或已退休的人,他们想多赚点钱,不惜让自己也失去自由,干着助纣为虐的坏事,有的陪教在“老师”的授意下,对坚持不转化的学员,故意刁难折磨、恶语相向,甚至还叫食堂打饭的人少打点,让学员饿着,有的故意伪善的与学员唠家常,想了解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事情,然后向“老师”汇报学员的言谈举止,给他们进一步迫害学员提供情报。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处于陪教和“老师”的监视之中,睡觉的房间是三张床,学员睡中间,两个陪教睡两边,房间就是厕所那一点点地方是不被监控的,厕所没有门,就挂一块塑料布帘,学员整天都处于高度紧张之中,一边被强迫洗脑一边被逼问有关法轮功学员和资料来源等情况。不少经历过洗脑班的摧残的学员每每回想起当时的遭遇都会不寒而栗。

而最邪恶的,野蛮暴行,往往伴随精神迫害同步进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提高转化效率,多挣黑心钱。被抓到洗脑班的学员都要被迫交转化费,洗脑班这种非法集中营都是靠强取黑心钱秘密建设起来的。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为例。恶警故意不许拒绝转化的学员吃饭,再以救人的借口,给学员灌毒药、吊不明药物输液。许多学员被折磨得食道出血、胃出血,慢性毒药发作后全身酸软,不长时间就瘦的只剩皮包骨了。当学员被折磨得头脑迷糊时,恶警借机捏着他们的手写“决裂书”。不少学员刚被送到洗脑班时还很精神,血压正常,身体很好。可进食后,突然变的头昏脑胀、全身浮肿、上吐下泻,血压升高。这时帮教就会奚落学员说:“看看,你们炼功还不是照样生病。”然后强迫学员就医吃药,否则就说你抗拒治疗,属于自杀行为,他们会以此为借口变着法的折磨迫害学员,明明是他们在害人还要充当治病救人的好人,真是黑白颠倒,邪恶至极!

在中共泯灭人性的洗脑班里,整个黑白颠倒,恶警让法轮功学员误以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等于不配吃饱饭,不配被关怀,不配被尊重。关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要面临信仰和生存之间的选择。窄小昏暗的牢房里,每一秒钟都那么久远,寂寞彷徨和对家人的牵绊,让许多学员内心苦苦挣扎。一旦学员被击垮心理防线,意识模糊中签下所谓“决裂书”,那些阴险的狱警,就会如同奸计得逞一般,脸上露出轻蔑不屑的冷笑,嘲讽学员最终敌不过他们的卑鄙手段。有些还围着学员唱歌跳舞,逼着学员喝酒,试探学员真转化还是假转化。

从洗脑班回家的学员身心遭受巨创。他们回家后长期不愿开口说话,甚至患上失语症。他们看上去都是一副心力交瘁、饱经沧桑的样子,眼神空洞、无精打采并且长期低着头。洗脑班的强力洗脑,消磨了他们的意志,摧毁了他们的亲情,贬低了他们的人格,令他们无法用正常的心态和社会接触。

也有一些学员离开洗脑班后最令他们伤心的是,他们对自己的信仰和自己师父犯了错,有些人因为过分自责而一蹶不振。对于心中有信仰的人而言,诛心之痛更胜皮肉之苦。 “洗脑班”最邪恶之处,正是在于对人性的摧残和践踏。

三、近年来武汉地区迫害法轮功遭报事例

1.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多人遭恶报

朱腊香,女,六十四岁,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在额头湾洗脑班任小头目组长,主要负责联络犹大来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邪恶的610评为“先进工作者”。二零一一年年初,朱腊香退休后被硚口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指定为硚口区洗脑班头目,至二零一五年底,她一直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她参与了对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打手,中共“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二零一八年新年前夕获悉,朱腊香遭恶报,殃及家人,她的丈夫“中风”瘫痪了。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从警察学校雇佣了五、六个毕业学生,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其中一个男生叫汤某某、女生姓名不详,他们既是同学,又是朋友关系。二零一八年新年前夕获悉,两人外出乘车时,遭遇车祸,女生﹙姓名不详﹚死亡,汤某某已辞职,离开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2. 彭巧娣,女,五十岁,二零一一年九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任武汉市蔡甸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彭巧娣贪恋权势鬼迷心窍,为谋取职务晋升不择手段,涉嫌行贿受贿罪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她也成为连续四位因贪腐问题落马的蔡甸区长。

多年来,蔡甸区官员为了晋升高位,不遗余力的利用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配合蔡甸区 “610”和蔡甸区国保犯罪。臭名昭著的洗脑班“玉笋山洗脑班”的现在地址正属蔡甸区,秘密关押迫害着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余早荣(迫害致死)、李艳霞、刘克维、袁运兰等,皆是被蔡甸区公检法合谋,秘密审判并送往监狱迫害。蔡甸区政府官员十几年来,跟随中共迫害善良人,罔顾人间正义失职失德,踩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谋上位,最终导致他们遭恶报落马的下场。

3. 章勇,男,四十七岁,武汉市武昌区中华路街雄楚楼社区主任,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上旬,患癌症死亡。章勇在社区任职期间,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了很多坏事,如对辖区法轮功学员不断骚扰,派社区人员跟踪法轮功学员,派人到楼道涂抹或撕毁大法真相标语或粘贴。指使社区人员伙同610、派出所警察蹲守绑架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二零一七年,又参与“敲门行动”,挨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对章讲了许多真相,送了真相资料,冒着危险也没有感化他,他在现实利益的驱使下,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不知悔改最终导致他失去宝贵生命。

4. 李忠,男,五十四岁,原武汉市副市长。李忠为了向上爬,指挥武汉公检法司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李忠任职武汉市副市长期间,武汉市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判罚金一万九千元;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另外他还参与部署迫害法轮功行动,绑架和骚扰众多武汉法轮功学员,指挥党报诽谤法轮功学员。由于迫害好人,道德沦丧,贪污腐败,李忠于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最终遭恶报落马。

一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都被共产党无神论洗脑,只看重眼前得失,却不信善恶终有报的道理,在看到迫害遭报后,依旧不以为然的继续迫害。其实上述的案例,都是上天在警示人,给更多的公检法人员改过自新脱离中共的机会,希望他们能及时醒悟,不再迫害法轮功。中国古语有云,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面对十九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和平的方式坚持讲真相,唤醒了无数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中国人,其中也包括许多曾经不明真相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希望那些还在配合洗脑班行事,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能理智的看清中共的邪恶,切莫被中共许诺的权势利益所诱惑,做了它的帮凶迫害好人。在这历史巨变、稍纵即逝的关键时刻,守住善念,分清正与邪、善与恶、好与坏,站在正义、善良的一边,为自己的生命负责,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相关单位电话:
武汉市公安局: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武汉市国保处:027-85393569
国保一处,国保支队:027-85395240
徐精华,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办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焦 健,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办027-85393567
蔡 恒,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中队长,办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027-85393569
吴志国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027-85393569 移动电话:13871034683
陈仕国,原武汉市610办主任,武汉市司法局副局长 宅027-87403060
刘南华 国保处处长:办027-85395240、027-85393500、027-85393567、027-85393569
张宁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027-85393569
袁泉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027-85393569
武汉市江岸区国保:027-85395533
武汉市江汉区国保:027-85394650
武汉市硚口区国保:027-85394949 027-83783310
武汉市汉阳区国保:027-84841425
武汉市武昌区国保:027-88085380
武汉市青山区国保:027-85394605
武汉市洪山区国保:027-85394578
武汉市东西湖区国保:027-606019
武汉市蔡甸区国保:027-85398674 027-84999855
武汉市江夏区国保:027-85398714
武汉市政法委:027-82402437 027-82402840
武汉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胡曙光:027-82402767
武汉市维稳办主任崔正军:办027-82402467、宅027-85311811
武汉政法委书记办书记殷玉梅:027-85481689
湖北省省委
省政府:027-87232114、总机 027-87816655
省委:027-87133911
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办公室027-87824302
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电话:
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
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华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警察18971637787

板桥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电话:027-87924873
值班室:027-87924870、13971687602
六一零头目:027-87234314、027-87233774
恶警刘成:13349873901
法制教育所所长周水庆:027-87234314
政法委大队长(中共打手)龚键:13971687601
板桥洗脑班警察肖科:15871746827

江汉区法制教育所(玉笋山洗脑班)
江汉区法制教育班电话:027-85638536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头目屈申:18971347760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人员:13507175420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陪教:18062455772

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教育班电话:027-83253549
头目六一零副主任谢晓凤:办027-83755565、宅027-85396859、手 13517288716、15972125641
小黄 15071069375

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电话:027-86385670
头目胡某 13907171372
犹大:徐德喜 15527871794
头目吕山海:18971036356,13397111806,宅:027-88850789,027-86739553
曾主任:电话:027-86385670
帮教
王贺云:13647214060
周志英:15327333862
张爱云:13607173615
张金荣:13545206628
张京秀:13667219657
陈孝生:13545065898
杨春英:13871101389
周思恩:13296554452

当日前一篇文章: 曾被冤判八年 徐雪丽再被关押 父亲悲伤辞世
当日后一篇文章: 湖北麻城市教育局长张云飞为何“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