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明慧法会|一次虎口脱险的经历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学法轮大法的。今天说说十七年前在被恶人追捕中的一次历险故事,我亲身经历了师父在危难中对我的保护。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中旬,为躲避江泽民集团的追捕,我和同修娟被迫流离失所来到娟的表哥家。表哥家在一个边远小镇,离小镇还有好几里路。表哥有一户近邻,女主人在歌厅打工,男主人是保外就医的过失杀人犯。

表哥家条件很差:只有两间年久失修的小土房,屋子里除了两口大柜和一张铁床,还有就是已两年没進烟火的半铺小炕。表嫂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表哥带着十四岁的女儿过日子。

表哥人好,相信法轮大法好,让我和娟住下来。自从我和娟来到这里,那两年不進烟火的小炕烧進了烟火,小屋里每天都充满温暖与祥和。我和娟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给来表哥家的朋友、邻居讲真相,人们都非常愿意听。特别是邻居家的女主人,明白大法真相以后变化很大,那张长期沾染不良习气的脸,变的越来越好看。

娟的母亲是同修。二零零二年元旦前来看我们,并带来了一些真相条幅,让我们在元旦期间挂出去,不过也告诉我们:当地一国保人员和一个警察已经来到这里。我和娟决定在元旦前一天挂完条幅就离开此地。

元旦的头一天晚上,我和娟很顺利的把二十多条条幅挂了出去。第二天,表哥和邻居去参加婚礼,我和娟立即收拾完东西准备到外地同修家。

冬日的小镇显得格外清冷,就在我和娟快走到公交站点时,看到昨夜挂的条幅有的被风刮到地上,我们捡起条幅分别再挂上。当一条幅要挂到变压器上时,打在变压器上发出很响的声音,引起一家住户里的人的注意,并举报了我们。一个警察坐着毛驴车赶到我们面前,跳下车一手拽着娟的衣服,另一手拽住我的衣服,回头告诉赶车的人赶紧去派出所找一个叫“三宝子”的人开警车过来。

我没有害怕,抬起头直视着他开始发正念,娟给他讲真相。由于正念的作用,他不敢看我们,这时我听到了一句非常清晰的话:“让他把手松开!”话音未落,那双死死拽着我们的手就像失去知觉一样瞬间滑落下去。我和娟立即往前走,那个警察紧追不舍……

前面只有一条路,我一看,如果这样下去,一旦警车来了,我们谁也跑不了,我就告诉娟继续往前走,我转过身去往回走。那个警察乱了方寸,不知道追谁好,最后他丢下娟,直接奔我来了。我快速進到居民区,大胆的向一户居民院里走去,边走边想,到屋里我就说实话,告诉这家人,我是炼法轮功的,警察在追我,想到你家避一避。是啊,不能让警察轻易的抓走,眼下只能这样了,把自己交给师父吧,结果由师父定。

我来到这家大门前,发现门上着锁,再仔细一看,锁头是挂在门上的。看来这家主人是忘了锁门了。我什么都没想,摘下锁头就進了屋,把门从里面插上。我急速的向西屋走去,想把怀里揣着的一本《转法轮》藏起来,不能让大法书受到损失。如果这家人家有缘,读了这本《转法轮》兴许能得法呢。可是当我推开门迈進屋时,一下子惊的汗毛几乎都要竖起来——屋子里的十几条大狗正虎视眈眈的瞅着我,嘴里还不断的发出示威式的吼声……

我很快冷静下来,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没事。于是我用手指着它们说,“畜生,你不许咬我,我是大法弟子!”听我一说,那些狗真的就站在原地不动了,我快速的从怀里拿出《转法轮》,放在墙角的麻袋上,然后,用麻袋把书盖好。

藏好书,我回到中间的房间,心又稳定了许多,开始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不让恶人抓到娟,一切交给师父,由师父说了算。这时觉的自己好象被一个罩罩上一样,罩里面充满祥和的光。我的大脑就象被这样的光抑制了一样,没有任何害怕和惊恐。甚至还有一些困意。呆了大约四十几分钟,没有了什么动静,我决定出去看看情况后离开这里。想到这,我穿上这家女主人平时干活时穿的旧衣服,戴上她的大帽子,来到警察刚才追我的大道边。往前一看,公交车站那里有两个戴红袖标的人正在左顾右盼。在这零下三十几度的冬天,谁会站在那里呢?显然是警察雇的人。我又回到屋里,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的大脑突然清醒了似的,有个马上离开这里的想法,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点悟我要离开。

我又穿上那件旧衣服,戴上帽子,我想,我也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我把自己过膝长的新羽绒大衣留给女主人,作为我穿走她的衣服的补偿(后来听说这家人把我的衣服送到派出所去了)。我到西屋把《转法轮》拿出来揣到怀里,从后门出去,然后用瓦片把门挡上,爬上柴火垛跳墙出去。

我准备回到娟的表哥家,告诉表哥今天发生的事,也想知道娟是否正念走脱。我正顺着大道往前走时,抓我的警察骑着自行车从我身旁过去了,我心里就觉的娟一定是平安走脱了。

娟的表哥家离小镇足有四、五里的路,中间是个空场,零下三十几度的天气伴着大风,冻的我脸和脖子很快就麻木了。心里有些不稳,当我走到空场中间,突然我的眼前好象出现了一个警察,我的思想有些乱,开始胡思乱想,想着警察盘问我怎么回答……继续往前走,想着想着,我的正念上来了:“我是大法弟子,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迫害我!”我的手无意碰了一下怀里的《转法轮》,我的正念更强了,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我的怕一下就没了,眼前“哗”一下就象扯下一层东西一样,再看刚才看到的警察,原来是个放牛的老头。真是相由心生啊!我的心踏实了。

就快到娟的表哥家了,我先到表哥的邻居家,我想,早上这家的男主人去参加婚礼了,女主人回娘家已经好几天,门肯定是锁着的,不知他们现在是否回来了?当我走到他家门前时,我的眼睛一亮:锁头也只是挂在门上没有锁。一阵热流流遍我的全身,泪水流了下来:这是师父为弟子开的锁。联想起先前那家挂在门上的锁,其实都是师父为我打开的,若不然,谁家出门能不把门锁好,怎么那么巧,两个门没锁都让我遇上呢?让我逢凶化吉呢?显然是师父在帮弟子。

我進屋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全身暖和过来了,接着这家的男女主人都回来了,看到我在屋里,他们都很纳闷,问我怎么進的屋?我跟他们说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也觉的很神奇。由于他们明白大法真相,也都很理解我。我又去了娟的表哥家说了情况,娟的表哥和他的朋友说,今天没有听说有法轮功(学员)被抓,如果有,在这个小地方早就传开了。这回我放心了,娟也平安。

下午三点多,我去邻居家告诉他们我准备离开这里,问他们能否帮个忙。女主人毫不犹豫的说,“大姐,你放心,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一定把你送出去。”说完就到小镇去了。

一会,找来一辆面包车,女主人招呼我上车,又招呼男主人上车准备送我出小镇。男主人有些为难。我想,我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更何况男主人还有刑期在身,有顾虑是正常的。于是我告诉女主人:“你们别去送我了,你们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们了。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我们有缘,以后还会再见面的。”女主人有些不放心的对面包车司机说:“这位大姐是炼法轮功的,今天我就把这位大姐交给你了。如果大姐有什么差错,我就找你算账。”司机说,“嫂子,你放心,我一定把大姐平安送到地方。”说完带着我离开了。

中途司机下车加油,怕我不相信他,说:“大姐,我给车加点油,你别着急,我现在连饭还没吃呢,我都不吃了。”我说:“我信任你。”加过油后,小司机主动搭话,说:“大姐,我看你们也不像坏人啊。你们资料我都看,我很愿意看,说的都是真话呀。我的婶婶也学大法。”接着说:“今天派出所雇我的车去抓一个炼法轮功的。开始他们不告诉我去干什么,如果知道是去抓炼法轮功的,我不会去的。”我一听知道是说娟,静静的听他说。

“法轮功真是神了呀,今天一共是两个大姐,派出所的所长已经把那两个大姐拽着了,可是不知为什么,一个大男人拽不住两个女的,那个所长就只能去追一个。后来他自己回派出所跟大家说:今天腿不好使,不知为什么这么疼,只差几步就是追不上。”

他接着说:“我的车被叫去也是为拉着警察去追赶一个大姐。我看到那大姐跑進居民区的一个死胡同,跳过墙,翻到墙那边的一个院子去了。前后就差几步没抓着。如果警察当时马上下车是能抓到大姐的。可是那个所长却偏偏指挥我绕个弯子進到那个大院。那里一共住着五户人家,五户人家都被警察给翻个遍,就连柴火垛和屋里的衣柜都翻了,可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太神奇了!最后警察无奈的站在小墙头上喊着你们师父的名字问,‘是不是你把你的弟子带走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有底了。知道娟确实平安脱险。小司机讲完嘴里还不断的自言自语:法轮功太神了……

看着眼前这位善良的小司机,我开始给他讲真相,他听的很认真。就在我快到同修家的时候,我问他:你想不想看大法书?他说非常想看,只是他婶婶不让随便动她的大法书。于是我从怀里拿出《转法轮》,告诉他:“我就是今天走走就没了的那个大姐。”小司机惊诧的看着我说:“大姐,你太了不起了,我看着你们就亲。”我说:不是我了不起,都是我师父的保护我们才脱险的。你如果想看书,我这里有一本《转法轮》,你拿去看吧。但是你要好好保护这本书,因为这不是一般的书,这是佛法。

他睁大眼睛看着我,似乎有点不相信。我告诉他把书揣在怀里。他用一只手接过书,急忙揣在怀里。然后很感动的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电话是多少号,平时到哪里能找到他。临下车前,我又嘱咐他,如果不想看,就把书送到他婶婶那里。他爽快的答应了。

我来到同修陈叔家,说了现在我和娟的情况。陈叔通过自己的妹妹(也是大法弟子)找到一位有空房子的同修。同修把空房钥匙给了我,告诉我开门密码。我打车来到这里,第一道锁很快打开,可是第二道锁怎么也打不开,我开始以为是自己记错密码了,但是记错密码,第一道门也应该打不开呀。我很着急,一遍一遍的重复用密码开锁,就是打不开。

我开始求师父,因为我第一次去资料点记错了门锁的密码,就是求师父打开的,可这次求师父却打不开。这时我突然悟到,是不是师父让我回陈叔家等娟啊?想到这里,我不再着急,又打车回到陈叔家,并满有把握的对陈叔说:“我是回来等娟的。娟一定能来。”

也就过了有半个多小时,突然听到窗外有脚步声和说话声,我急忙跑到外面一看,果然是娟来了,正和陈叔的女婿说话呢。進了屋,娟简单的说了一下过程,真是有惊无险,皆大欢喜呀。当我和娟一同来到同修家的房子时,我跟娟说:妳看,这回门锁该打开了,果然两道门用密码都打开了。我说,刚才是师父让我回去接你的。娟很感动,感谢师父的慈悲!

進到屋里,娟和我说了她脱险的过程:

我们分路走后,那个警察没找到我又去追娟。娟跑到了大地里,由于穿的羽绒服太厚,碍事,娟甩掉了羽绒服,只穿一件单薄的羊绒衫,边跑边发正念:让警察追不上她!那个警察与娟也就是四、五步的距离,可是怎么也追不上她。后来娟被警察雇来的面包车追到了一个死胡同,幸好前面的墙还不算高,平时有点笨拙的娟竟然一下就翻过去了,直接就進了一家的小土仓房,被这家的女主人看到了,但她没吱声。这时警察也到了大院里。

娟進了仓房后,藏到一摞麻袋和墙的夹缝里,又将一个大箩筐扣在头上,然后求师父:“师父,给弟子下个罩吧,弟子实在无路可走了,弟子绝不能让邪恶带走。”还没等娟想别的,警察已经進了仓房,开始疯狂的搬东西搜查,当搜到娟藏身那堆大麻袋前,停了下来,象发现了什么,麻袋后面的娟连警察的喘气声都听的很清楚,娟心里继续求师父加持,警察在那里站了两分钟就出去了。

娟在仓房里,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听得非常真切,几个警察翻了这家人的仓房,柴火垛,还翻了那家人的屋里,又去翻了另外几家,最后一无所获,无望的站在院子里喊着师父的名字问师父:是不是你把你的弟子带走了?

警察走后,娟被女主人锁在了仓房,娟穿着单薄的羊绒衫,后背贴在满是冰霜的墙上,足足的冻了一下午。她准备天黑的时候想办法出去。到吃晚饭的时候了,娟听到这家的女主人对男人说:你進仓房看看,在仓房里哪。那男人说,我不去。在仓房里的娟心想,不能再久留,得想办法出去。可是门锁上了,怎么出去呢?娟抬头看到仓房有一个小窗户,没有玻璃,只有一块纤维板钉在上面,于是娟试图把这块纤维板拿下来,由于用力太大,弄出了声音,被主人听到。就听女主人对着男人说,“你快去看看,仓房里有动静!”

这回没听到男人吱声,却突然听到这家养的马“突!”的一声打个响鼻,男人对女人说:是马,没有别的动静。

娟很顺利的取下纤维板。跳出了仓房,她到了自己弟弟家。她弟弟马上找了一辆面包车把她送到陈叔家来了。

在车上,面包车的小司机给他俩述说自己一天的经历:白天警察如何十万火急的雇他的车去抓一个法轮功大姐的事,又怎样被委托送走了一位法轮功大姐到某地……娟知道我也脱险了。我和娟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走出了一场来势凶猛的魔难。

事情已经过去十七个年头,但是每当我回忆起那段经历,心中都会充满无限感恩,没有师父对弟子的一路精心保护,弟子绝难逃出虎口!

师恩难报,弟子会更加精進走好今后助师正法的每一步!

弟子叩谢师父!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当日前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难中不忘使命
当日后一篇文章: 明慧法会|师父教会我读书、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