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破散了
文/吴春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我叫吴春艳,我是在2009年6月开始接触法轮功的。2011年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法轮功学员金荣其,并在当年6月与金荣其结婚。

金荣其原来是浙江省武义县芦北初中教师,1997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是武义县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1999年7月中共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后,金荣其被国保绑架并非法审查直到晚上才让他回家。之后被下放到一个偏僻的山区学校。期间,金荣其无数次被村里、镇上、县共青团、学校及县教育局、当地派出所、国保、县610,及至省610的骚扰及监控,一直到现在。2003年9月,金荣其被武义县刑警大队和国保的人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浙江省第二监狱,饱受折磨。

2015年11月,我和我先生,还有很多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的南国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在派出所里,我和我先生,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雷敏和李艳明,四个人被警察反铐在铁凳子上,非常难受。被反铐了将近30多个小时,其间被审问了四次,而且带回我们家中和工作的地方,再一次进行抄家。

11月16日,我们被劫持到顺德看守所。我于33天后因证据不足被放回。我先生于5个多月后因证据不足由当地检察院不起诉无罪释放。据家人和同事说,他们另外还进行过一次抄家。被抄走的有电脑和手机等物品,至今没有归还。具体见明慧网的多次报道。因为我家是学法炼功点,所以我们家被列为重点监控对象。

之后的时间里,顺德国保伙同当地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长期经常对我们夫妻进行疯狂骚扰,拍照,威胁,进入家中检查,在家门口和小区门口进行监控跟踪,长期进行电话监控,使我们无法正常的生活,一直处于没有任何安全感的状态中。

为了减少干扰和迫害,正常生活,抗议和抵制中共派出所和街道办的骚扰和迫害,也为了控诉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于2016年9月15日离开家,只身来到自由的美国。而丈夫因在黑名单中,无法办理护照等留在国内。

2017年5月22日,在绑架广东省江门市法轮功学员王斌前一小时左右,容桂街道的人电话过来询问我的下落,因为我曾在王斌家中居住,与王斌和及其妻子梁金友很熟悉。而且当时我的微信曾经在王斌的微信群中。在此之前和之后,他们也多次对我丈夫逼问我的下落。目前王斌在2018年4月10日第一次被非法开庭后,直到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江门看守所。王斌的情况具体可以参看2018年6月11日明慧报道。

2017年10月,顺德区容桂振华派出所多人骚扰我先生,一边录像一边询问我的下落。并且于当天去我在广东江门市新会区的母亲家中,询问我母亲,我的下落。妄图对我进行骚扰和迫害。

随后,因为我的出走,当地派出所对我先生的监控更加严密,在我们家门口安装监控摄像头。凡遇上节日或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就在小区门口24小时对我先生进行监控和跟踪,并且在全国联网的监控网络中,把我先生列入布控名单。只要我先生乘坐火车飞机,就被发现,并且严密对我先生进行搜查和搜身。为了减少迫害法轮功的人对我先生的骚扰干扰和迫害,也因为和我先生远隔万里,很多事情办起来非常困难,所以我只能被迫和我先生于2017年底离婚。

2018年2月,金荣其回浙江老家时,当地的610、国保等一再询问我的下落,并强烈要求金荣其和我沟通要把我户口迁回广东江门市新会的老家。2018年10月16日,浙江省武义县610、国保、桐琴镇的联防队长,治保主任一行又到广东佛山,专门针对吴春艳在国外一事进行调查。并且要求我先生劝说我把户口迁回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的老家。因我担心迫害牵连到在新会的母亲,所以进行抵制,他们没有得逞。

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因为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而被破散了。还有千千万万个这样的家庭经历着相似的魔难。为了让这种迫害不再延续,只有解体中国共产邪党,清算这个西来邪党几十年来迫害中国人的罪恶。

当日前一篇文章: 银川市中级法院把构陷栾凝的“案子”退回检察院
当日后一篇文章: 湖南省怀化市刘周容近年不断被骚扰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