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

  • 就山东潍坊寿光市委书记被免职 致公务员朋友

  • 给上海监狱总医院与南汇监狱人员的劝善信

  • 就山东潍坊寿光市委书记被免职 致公务员朋友

    “温比亚”台风带来的洪灾触目惊心,牵动了亿万人的心。灾区百姓恍若经历了一场梦魇,惊魂之余,又传来寿光市委书记朱兰玺被免职的消息。

    因洪灾而免职,是天灾还是人祸,寿光颇有争议。北京方面意见较为客观:一是实际降水量几倍于预报量;二是行洪区内违建影响了泄洪。潍坊有寿光、临朐、青州等八个县同时受灾,为何寿光市委书记首当其冲中刀?背后真相是什么?

    万事有因缘。一个人能为官,是前世积的福德所致,没有那个福德,做不了官,想做也做不了。做了官就要以德教化百姓,引领百姓过文明富庶生活。这是为官的本份,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造不了福,上天就消减其禄数,直至消尽。天子亦是。

    古代称皇帝为天子,天子上面还有老天爷。天子奉天意整治朝纲,宣德教化万民,达致天下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所谓顺天者,昌。天子个人意志膨胀了,抑或倚重了哪个集团的意志而罔顾天意,乃取乱之道的开始。乃至天下危机四伏、败象尽显不可收拾的那一步,上天就该终结这个王朝的气运了。这是规律。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包含五套舒缓的功法动作。修炼者按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准,会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

    一九九八年,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界专家进行了五次医学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达98%。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乔石与部分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炼法轮功的人,炼功后身体健康了,家庭邻里关系和顺了。一人生病,全家人不安顺,陪过床的大都有深切体会。老人修炼法轮功,有个好身体,有个幸福的晚景,该多好!这是普天下儿女的愿望。迄今法轮功已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族裔人民的爱戴和尊敬。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因对人类身心健康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3500多项。《转法轮》已被译成近40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

    中共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开始公开迫害法轮佛法,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各个年龄段的,各种职业的修佛向善、返本归真的善良百姓。回顾寿光市委书记朱兰玺近两年的作为,不难寻出大致脉络。

    二零一七年过后,寿光加剧了打压迫害法轮功态势。十九大年内要召开,两高出台了所谓司法新解释,寿光部署迫害更加金锣密鼓。《寿光日报》、《电视台》等喉舌媒体集中开火,中伤诋毁法轮功;学校、银行、公园、车站等公共场所的电子屏幕滚动播放着抹黑法轮功的言论,污蔑法轮功的巨型横幅随处可见。

    五、六、七月份,配合全国“敲门行动”,寿光公安对全市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地毯式敲门骚扰。警察胸前佩挂微型摄像机,大白天擅闯民宅,骚扰甚至绑架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录像将犯罪实施过程合法化。

    九月十一日,孙汝文、甄明凤、王春景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抄家。孙汝文、王春景被非法刑拘。九月十五日凌晨五时许,数辆警车围捕圣城街道法轮功学员孙洪柱,孙洪柱走脱,家被抄。寿光公安局以重刑犯名义悬赏6万元通缉孙洪柱,通缉令贴到了潍坊火车站等处。孙洪柱住处被安了监控。寿光国保雇佣社会闲散人员混入法轮功学员内部,四处走动,利用学员的善良诚实,刺探搜集“情报”。公安国保日常零散的抄家、绑架不赘述了。

    二零一七年,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潍坊市至少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寿光判刑八人,王世孝、王春晓(女)、王春景被秘密非法庭审,七十岁的郭秀青(女)被非法判刑七年;潍坊市一百七十三名学员被绑架,寿光绑架三十五人。

    二零一八年迫害升级。青岛峰会在即,安保任务省委以讲政治高度万钧之势压下来。三月二十七日,潍坊市政法委书记亲自召开全市维稳电视会议,范围从市级到每个村庄全部警察和专门负责维稳的村干部,维稳矛头直指法轮功。以“潍坊市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潍坊市公安局”联合对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资料点、学法点举报,举报者获奖金1~4万元、5千元、3千元、300元不等。寿光亦步亦趋,在《寿光日报》上全文登出【通告】,落款为“寿光市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寿光市公安局”,又连续刊出两篇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文章。【通告】以微信形式发至各街道、社区、镇村、教育及各企事业单位;【通告】并在各居民小区、各村显要位置张贴。每个老学员、所谓重点人物都被安排了“看门的”实施蹲坑监控。公交车上女乘客的手提包被勒令打开、翻看。人人翻,包包看。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明慧网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四百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山东五十一人,占首位。潍坊六人。潍坊一百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寿光三十人(实际核实四十六人)。寿光占潍坊首位,潍坊占山东首位。寿光列全国县级市第一。

    身为百万人口城市的市委书记,当以百姓福祉为重,人们的父母官嘛。人民公仆、执政为民、心系百姓,口号喊得响亮,可到了真正关乎国计民生的实处,就讲起了政治,党利益至上,跟党走,保持一致是底线,就想不起什么国法百姓了。视一个能教人向善、福益社会、百姓爱戴的传统功法法轮功为眼中钉,非要除之而后快。动用宣传、公检法、全社会力量连年对法轮功征伐、发难,成了市委市政府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工作重心,工作中心。这就是为官为政的本份?谁给的权力?给谁当的官?造福不了百姓,反倒戕害善良无辜,黑社会不如呀。托名“人民公仆”,实为党家奴。要这样的官何用啊!

    法轮功是一个修炼群体,沧桑半百,作为合法公民,他们没有颐养天年的自由;花甲之年,他们享受不到老年人的尊严。他们有的是不知哪一天公安国保的破灭抄家、绑架;他们有的是酷刑逼供、铁窗大牢内镣铐加身、奴役凌辱(寿光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戴着手铐脚镣)。因为真、善、忍信仰,他们及家人十九年来蒙受了莫名苦难。他们失去了可爱的儿子、孝顺的儿媳,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失去了有担当的丈夫,失去了慈祥的老人,多少家庭陷于困顿?至今,他们看不到苦难的尽头!十九年来,面对无理的打压迫害,他们无怨无恨;十九年腥风血雨的疯狂虐杀中,全国无一例报复案发生。天底下上哪找这样一群善良、宽容的“敌人”?迫害还在持续。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一个台风,几十年未遇,偶然?天地间哪有偶然的事啊!偶然背后有必然。

    七、八月份,全国公安系统厅级以上二十多名局长、副局长被抓了;法院、检察院多则呈十几人或几十人因同一案发一起塌陷。涉黑也好,违纪也罢,只是个表面说辞,其实都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身处打压法轮功一线、前线,十多年来,有几个没欠下法轮功的血债?烟台公安局长聂作坤,任寿光公安局长期间,寿光沦为了打压法轮功的重灾区。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 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同晚深夜被公安绑架到老弹药库(洗脑班),关押了五十五天之久。大仓、留吕敬老院、侯镇岳家小学等处都关押着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几乎无一人幸免。寿光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十七人被非法判刑,其中张召宇、韩莲凤等九人一案被判重刑。至今张召宇、韩莲凤还在济南监狱遭受奴役迫害。聂作坤被抓被查,应了那句老话“善恶有报终有时”。

    寿光洪灾中两个辅警陡然没了。人们看到了洪灾的触目惊心。十九年前中共发起的对真、善、忍的打压,所造成的生态危机和道德危机,将中华民族及全人类拖入了深渊……灾难有现在看到的、有看不到的,那灾难更悲惨,悲惨的无法想象、无法估量!

    中共是西来幽灵。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场白:“一个幽灵,共产主义幽灵在欧洲游荡”。幽灵是什么?不就是魔鬼吗?幽灵中共篡政后,兴风作浪,发起一场场运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爱国学生,八千万同胞死于非命。迫害法轮功,炮制“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煽动仇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天要灭这只恶魔!贵州平塘崩裂的巨石断面内天然形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凸显了天意。

    天灭中共,怎么灭?中共历史上欠下的累累血债谁来承担、偿还?中共的组成部分——党、团、队员相应就成了被祸及的对象。上天看到党、团、队员中还有好人,被中共欺骗、非自愿加入的良知尚存的人,天要救这部分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少先队组织),就是在给这部分人一个选择的机会,在顺天意救人。真正能够听懂真相,认清中共的魔鬼面目,心里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自愿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人,就会在将来天灭中共的大劫难中留下来,免遭劫难。这就是“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由来。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截至二零一八年八月底,已有超过3.14多亿中华儿女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摩羯”、“温比亚”、“山竹”(台风14~17级,前所未有)结伴而来,或许就是上天在给中共提个醒,拉响警报: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善待大法修炼者!如执迷不悟,恐怕只是天报的开始。

    人算不如天算。寿光市委书记朱兰玺罔顾天意、悖逆本份、迷信屈从中共打压良善,拼尽了家底,本欲捞取资本往上爬,不想断送了前程。大错铸成,悔已晚矣!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的天理均衡着一切。

    天在变,地在变,宇宙在巨变。朱兰玺倒了,是被块“石头”绊倒的。昔日的垫脚石变成了今天的绊脚石。可贵的朋友,你可看清楚了?

    家人为咱担着心,上天在注视着。怎么走好今后的路?


    给上海监狱总医院与南汇监狱人员的劝善信

    近日,明慧网发布了《上海秦月秀被送入监狱总医院 家属被要挟》的通讯文章,说的是得益于修炼法轮功而一向身体健康的上海秦月秀,被非法关押在南汇监狱一个多月后,就被送到上海监狱总医院治疗,家属在焦急和无奈之下依法求助律师,律师依法会见却遭非法阻拦,家属被施压和要挟的事情。

    在最高当局天天喊着依法治国的今天,在以文明开放形象自居的上海,竟然发生这样执法部门明目张胆践踏法制的行为,怎能不让人震惊和愤慨!怎能不引起人们对背后黑幕的猜测和担心!

    身为当事监狱的领导和警察,你们需要了解这件事情的经过,你们需要履行维护法制的职责,你们需要展现嫉恶如仇的良知。因此,觉得非常有必要不揣冒昧地给你们写这封信。

    1、家属焦急无奈,依法求助律师

    上海普陀区六十五岁法轮功学员秦月秀,因坚持修炼信仰和行使言论自由宪法权利,于今年三月二十三日被枉法错判一年六个月。

    七月十九日,家属到看守所会见秦月秀,其时秦月秀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正常。而且,秦月秀自修炼法轮功以后,二十年来没生过任何病。

    七月二十三日,秦月秀被送往南汇监狱所谓服刑。

    七月二十八日,家属收到从南汇监狱寄来的秦月秀的信,但并非本人笔迹。

    八月八日,南汇监狱狱警张婵婵和刘雪梅,到居住小区找到秦月秀家属,告知秦月秀情绪低落,还说检查出来秦月秀以前得过腔梗。当家属问为何没收到接见单时,狱警回答说秦月秀不要接见。

    八月上旬和中旬,秦月秀的孙女先后写过两封信给秦月秀,都没有收到回信。

    八月十八日,南汇监狱电话索要秦月秀家属的户口簿、身份证和近三个月家庭座机电话缴费单,称要安排九月秦月秀与家属通电话。

    八月二十五日,家属接到南汇监狱电话,称秦月秀因腿肿,已转入上海监狱总医院住院治疗。

    九月四日,南汇监狱狱警刘雪梅打电话给家属,说原来主管秦月秀的狱警张婵婵不再负责,改由她接管,秦月秀正在康复中。

    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一连串的异常事件,加上监狱为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而不择手段已经名声在外,家属怎能不焦急和担心!

    着急万分又无法立即会见的家属,只得依法求助律师,并委托了两名律师,打算前往上海监狱总医院会见秦月秀。

    2、律师依法会见,却遭非法阻拦

    九月六日上午,秦月秀家属和两位律师一起来到了上海监狱总医院,要求会见秦月秀。律师办好会见手续,经过好几道门卫登记安检后,才进到总医院内。

    正当律师准备进门会见时,遭到声称是南汇监狱的几名狱警阻拦,称律师需要到南汇监狱狱政管理科办理会见手续,因秦月秀属于他们管辖,而不是在监狱医院办理会见手续。

    律师依法据理告知:第一,秦月秀目前在总医院治疗,应当是总医院管辖。第二,律师已办理了正当合法的会见手续,现在是在依法执行会见。第三,律师之前在总医院也办理过别的会见,一直都是在总医院办理的会见手续。

    但是几名南汇监狱狱警依旧不放律师通行,还问律师会见是什么缘由,坚持要律师到南汇监狱重新办理会见手续。律师拒绝,僵持到十点多钟,几名南汇监狱狱警找来总医院狱政管理科科长。科长首先道歉,称不好意思,是其工作失误,手续办错了,其没有资格审批,应该由南汇监狱审批,因此请律师见谅,并要求律师出去,到南汇监狱重新办理手续。

    律师拒绝,称手续已办好了,没理由出去,人在医院手续没办错。僵持一会,科长称本是好好沟通,实在不行只能动用强制措施了。于是几名南汇监狱狱警和监狱总医院狱警摆出阵势,威逼律师出去。

    律师无奈,只得退出总医院,到南汇监狱重新办理手续。南汇监狱办理狱警又是问会见事项,又是问委托人是谁,还要去找秦月秀核实确认是否委托。律师依法提出要和秦月秀当面确认委托,遭到拒绝。

    办理狱警又称要确认委托人和秦月秀的身份关系。两名狱警就到门外,给秦月秀的家属“做工作”,进行施压和要挟。

    期间狱警要律师出示律师证件并要进行复印。律师拒绝复印,表示没有这个规定。僵持一会,他们叫来几名狱警围住律师,并将一名律师强行赶出大门。

    家属被重新带进监狱后,狱警让家属核实委托身份,又要重新签署委托书。受到施压和要挟的家属,此时惊恐万分,不敢再在委托书上签字。

    办理狱警就借口另外一名律师委托手续有问题不让会见。僵持一会后,几名狱警一拥而上,抓住律师胳膊,一路将律师架持出南汇监狱大门,并将大门关上,不让律师再次进入。

    架持过程中,律师手臂被狱警抓伤。出来后,律师立即报警。警察几分钟后到达。

    律师对警察陈述了自己被抓伤的情况,同时也讲到自己的律师会见权被无辜侵犯,要求警察进入监狱调查,找出责任人。

    警察答复:第一,报警受理,律师可以到派出所做笔录。第二,他们未带介绍信,无法进入监狱,需要回去办理手续。第三,其后会去调查,有疑问可以致电派出所。后警察离开,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律师被赶出监狱总医院大门后,就再也不见秦月秀家属人影。一直等到下午一点,拨通其手机也无人接听。

    3、阻挠律师执业,涉嫌违法犯罪

    《律师法》第三条规定:“律师依法执业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害律师的合法权益。”

    《律师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司法行政部门工作人员违反本法规定,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

    司法部关于《律师会见监狱在押罪犯规定》第二条规定:“监狱依法保障律师会见在押罪犯的权利。”(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冤判,不是罪犯) 司法部《规定》第四条规定,在押人员近亲属可以代为委托律师提供代理各类诉讼案件申诉、非诉讼法律服务、解答有关法律询问、代写诉讼文书和有关法律事务其他文书等法律服务。律师可以会见在押人员。

    司法部《规定》第五条规定,近亲属代为委托律师的,律师第一次会见时,应当向本人确认是否建立委托关系。

    从以上规定,对照这起事件,不难看出:第一,秦月秀的家属代为委托律师是完全合乎法律规定的。第二,律师接受委托,有权会见秦月秀,而且已经办理了合法的会见手续,是在依法行使律师执业权。第三,律师的依法执业权受法律保护,上海监狱总医院和南汇监狱狱警强行阻挠律师会见的行为,是公然侵犯律师的合法执业权,已经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违法犯罪。

    作为文明大都市上海的执法机关,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顾形象,不惜动粗,公然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身为他们的领导和同事,不知你们对此作何感想?是否应该要履行你们的职权和职责,对涉事的狱警进行追责处罚和教育劝告,并不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呢?

    4、善待法轮功学员,保持良知自救

    以上事件的发生,只是问题的表象,而问题的本质在于秦月秀是法轮功学员。如果秦月秀不是法轮功学员,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现在就要回到问题的本质。

    众所周知,由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嫉心理,不顾事实,恣意妄为,玩弄权术,一意孤行,悍然发动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并且以权压法,将整个司法系统拖入犯罪深渊,故意错用刑法三百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司法迫害。对此,大陆有个正义律师进行了详尽透彻的分析,在此不作展开。(该文章作为附件附在信后,希望你们放下成见,客观冷静地读完,然后做出自己的分析判断。)

    法轮功信奉真善忍,能让修炼者道德提升、强身健体。现已弘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港澳。你们自己或者亲友有出过国、到过台港澳的,就不难证实这一点。在中共持续十九年多镇压法轮功的情况下,难道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和民众都是傻瓜吗?怎么就没见他们禁止法轮功呢?

    中国大陆被司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国际上被称为良心犯和政治犯。他们的身份的确与一般的刑事犯不同,并受到系统性的特别对待,这点你们应该最为清楚。他们为了坚持和维护信仰,不惜承受种种苦难且无怨无悔,这点你们也应该能感受到。

    古语云,士可杀不可辱。在他们心里,修炼被看得比他们的生命都重要。他们为此采取种种方式,否定被强加的罪名,维护最基本的尊严,难道就可以认为是所谓的抗拒改造而进行不择手段的惩罚吗?假如你们自己被判了冤枉官司,说你是罪犯,要你认罪悔罪,要你接受改造,你们会心安理得地接受吗?

    说到政治犯,你们应该明白,中共自建政以来,制造了多少起冤假错案,包括国家主席和社会名流,也包括知识精英和平民百姓,后来不都被平反了吗?而当年制造冤假错案的执法者不是也都受到了追究和处置,而执行命令并不能成为他们免于被追究和处置的借口吗?

    一九九二年二月,统一后的德国柏林法庭审判了一起枪杀案。被告是德国统一前东德的一名叫英格·亨里奇的守墙卫兵。他在把守柏林墙时枪杀了一名企图越墙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他的辩护律师称,他当时只是执行命令,所以他是无罪的。

    不过这样的辩护最终没有得到法官的认可。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法官赛德尔当庭指出:“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底线。”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作为一个警察,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警察。“亨里奇案”作为“最高良知准则”的案例早已广为传扬。“抬高一厘米”已成为人类面对恶政驱使时不忘抵抗与自救,见证人类良知、勇气和智慧的光辉范例。

    现在的公务员法和警察法都有明文规定,明知是错误的命令和决定而执行的,不能免除责任,而且终身追责。所以无论从良知上讲,还是从法律上说,在自己职权范围内,善待法轮功学员,不做助纣为虐之事,是自保自救、免于到时被清算的最明智选择。

    一九九四年,曼德拉当选南非总统,邀请虐待了他二十七年的三位狱警参加就职仪式,并在致辞中说,“即使是在监狱那些最冷酷无情的日子,我也会从狱警身上看到若隐若现的人性,可能仅仅是一秒钟,但它却足以使我恢复信心并坚持下去。”

    可以想见,出席仪式的三位狱警此时此刻不会感到荣幸和光彩,而是内心备受煎熬。他们自己更多的应该是后悔,他们的亲朋好友也会为他们感到惋惜:为什么当初就不能善待曼德拉一点呢?如果让历史倒回去,三名狱警肯定会作出完全不一样的选择。

    当然,有着大善大忍胸怀的法轮功学员也会选择宽恕恶待他们的狱警。但是,善恶有报是永恒不变的天理。自古以来,对正法修炼者行恶可都是了不得的大事,行恶者如不及时醒悟和悔改,最终都难逃遭到天谴的结局。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法轮功得到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你们自己以及你们的亲朋好友,都能为你们感到庆幸:当初尽己所能地善待了法轮功学员!当初尽己所能地劝诫了下属、同事和亲朋好友不要对法轮功学员行恶!

    真诚关心你们的人
    二零一八年九月

    当日前一篇文章: 31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当日后一篇文章: 真相语音电话:劝三退(三亿)版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