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路远峰被辽宁本溪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沈阳市于洪区朝鲜族乡法轮功学员路远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本溪监狱遭到各种酷刑折磨,逼迫他放弃信仰,造成他身体伤残、身患重病;狱方不但不给予救治,还一直向家属隐瞒并剥夺家属探视权。直到三年冤狱期满前两个月,才不得不告诉家属,并把责任推给受害人路远峰本人。

路远峰出狱时股骨头受伤、断裂、异位,身体瘫痪,说话口齿不清,已是脑血栓症状;回家后仅二十一天,便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路远峰遗照
路远峰遗照
路远峰身份证
路远峰身份证

把一个原本身体健壮的人迫害得生命垂危,出狱二十一天就离世了。在本溪监狱被关押期间,路远峰究竟遭受了怎样非人的虐待呢?

经多方调查取证得知:为了迫使在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辽宁省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会同省监管局及各市司法局以及各市监狱连年搞“专项行动”,用本溪监狱的话说就是“攻坚战”,即对坚定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每年搞一轮年终暴力“转化”,使用极其邪恶残酷的手段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并严密封锁消息,长期不许家属接见。

图:本溪监狱大门
图:本溪监狱大门

图:本溪监狱办公楼
图:本溪监狱办公楼

本溪监狱就是执行这一“专项行动”指令的急先锋。因此,被本溪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是监狱外面的人无法想象的,就是连同监狱的不相关的科室、监区的警察等一般都不知道内情。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致残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也是令人震惊的。

在此,借媒体一角,将本溪监狱的恶行曝光,以告慰含冤离世的路远峰及其他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同时,正告那些还在继续作恶的狱警及受其指使的恶人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赎回被中共邪党劫持的灵魂;复苏尚存的人性良知,善待大法弟子,选择自己的未来。

望更多知情者秉持道德良知,主动揭露监狱更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为受难者伸张正义。更为尽快结束这场无端的迫害,复兴中华传统文明尽一份力量!

一、路远峰被迫害始末原由

路远峰,辽宁沈阳市于洪区大兴朝鲜乡大兴村村民,生于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四日。修炼法轮功之前,脾气不好,爱打架。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好人,变得温和善良,做事一心一意为别人好。谁家有事儿他都愿意帮忙,从不计较得失回报。乡亲们都说:法轮功可真神啦,把他变的这么好。法轮大法不但善化人心,还对祛病健身有神奇功效。所以从一九九二年传出,七年间传遍中国,使上亿人身心健康,福益社会。

可是,中共的本质是“假、恶、斗”,害怕老百姓信仰真、善、忍;中共头目江泽民小肚鸡肠,妒嫉修炼法轮功的人数众多,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和中共相互利用,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帮派集中共历次运动整人招数之大全,利用国家全部媒体造谣抹黑法轮功,挑起不明真相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操控公检法司军警特务等专政工具,群体灭绝式镇压法轮功信仰团体;把十几亿人卷入这场毁灭人类善良纯真本性的打压狂潮。

面对暴力威胁,法轮功学员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慈悲的告诉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法轮大法好!”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就会躲过灾难保平安。路远峰,正是这样善良的好人。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他在大东区钢花社区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社区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三名妇女恶告。当即大东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和大东区东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了路远峰,随即非法抄家,直接责任警察谭某和黄某。

沈阳市东山派出所
沈阳市大东区派出所

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上午九点,大东区法院二厅非法庭审路远峰,法官吴金凤无视法律,无视律师的无罪辩护,冤判路远峰三年。

沈阳市大东区法院
沈阳市大东区法院

判刑后路远峰被劫持到本溪监狱非法关押,至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三年冤狱期满出狱。出狱时,原本身体强壮的路远峰,已被本溪监狱迫害得整个人瘦一圈,目光呆滞,说话口齿不清,成了脑血栓病人。并且股骨头断裂、异位,已经瘫痪。是被人用轮椅推出监狱的。

路远峰回家后生活基本不能自理,连去卫生间都得用手拄着两个小塑料凳子,十分艰难的爬着去。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半夜,路远峰突然昏迷不醒,送医院抢救无效,因脑干大面积出血,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三岁。

二、“攻坚战”暴力逼迫放弃信仰

本溪监狱每年都在辽宁省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会同省监管局及本溪市司法局的督促下搞“专项行动”,用本溪监狱的话说就是“攻坚战”。搞年终“攻坚战”,即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转化”,手段极其残忍邪恶,令人发指。

图:路远峰的控告信
图:路远峰的亲笔控告信

根据知情内部人士透露,当路远峰本人被狱警贾长海迫害后,亲笔写了控告信,交由正义人士带出。还有多位目击者、知情者的描述,本溪监狱二监区大队长贾长海,就是对路远峰实施“攻坚战”直接迫害、并指使他人迫害的主要凶手与责任人。符合中国大陆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体罚虐待监管人罪》的一切特征。为了达到逼迫路远峰放弃信仰的目的,贾长海用了多种手段极折磨路远峰,包括毒打、电击、冷冻等。贾长海曾接连把三根电棍都电没电了,持续电击路远峰,电的路远峰生不如死……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二监区狱警大队长贾长海(此人吸毒,离婚,并连赌带嫖,有个女儿正在上中学)指使在押犯人王克斌,把正在车间做奴工的路远峰叫到二监区车间管教办公室(是一个仓库没有监控)。贾长海问路远峰:还信仰法轮功吗?路远峰说:信!贾长海随后就伙同警察牛建,把路远峰用手铐背铐起来,按倒在地;指使犯人朴平、赵义忠、陈延庆等把陆远峰摁住,牛建踩着路远峰的头,贾长海和分队长邹博文二人对路远峰边骂边踹。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贾长海用高压电棍电击路远峰后背、前胸、头部、手等。大约电击十多分钟后,电棍没电了,贾长海又换了一根电棍持续电击。强烈电击前胸、后背,使路远峰心脏持续剧烈疼痛,满地翻滚,惨叫声二、三监区车间(两个监区及仓库都仅用隔板相隔)全体在押人员都听到了;过程中,牛建一直踩着路远峰的头;服刑人员王克斌、朴平、李东旭、赵义忠等人一直在旁边看着。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电击持续了四十多分钟,先后用了三根电棍。路远峰前胸、后背、头、颈、手、脚腕等处大片皮肤都被电击破裂(后来结痂)。路远峰痛苦的生不如死,实在承受不住了,在暴力下违心屈服,贾长海才停止电击。

路远峰回到监舍后,贾长海又指使犯人赵义忠、陈延庆等用胶带把他捆绑在凳子上,然后打开窗户,寒风吹得路远峰浑身发抖;第二天,在车间,路远峰又被用胶带捆绑在椅子上,面壁(脸对着墙);连续捆绑了三天后,被送集训室“小号”。经检查,路远峰血压(收缩压)高达二百四十毫米汞柱(正常收缩压应低于一百四十毫米汞柱),集训室“小号”不收;他被送到监狱内医院。医院建议让路远峰住院治疗,贾长海坚决反对。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住院十多天后,路远峰身体还没好,贾长海带人强行把路远峰带回监区干活,路远峰开始绝食抗议。当晚,贾长海正常走路脚踢在马路牙子上,致其崴脚,腿骨劈裂,在家休息了接近三个月,才没有继续迫害路远峰。当晚是由教导员左立伟值班,他把路远峰叫到办公室问问为何不吃饭,并说你不吃饭我不打你也不电你,他(左立伟)让犯人从第一个寝室开始,让每个屋子轮班骂法轮大法师父,以此胁迫路远峰放弃绝食。此后监区对路远峰一直包夹,也一直不让路远峰家属接见。

路远峰自从进本溪监狱,只允许家属接见两次。家属从位于沈阳市郊区于洪区,倒好几次车,多半天好不容易才能到本溪市监狱,可是本溪监狱又拒绝路远峰接见,剥夺家属探视权。本溪监狱即没人性,又执法犯法!

路远峰饱受本溪监狱摧残,身体每况愈下,出现脑血栓状况,本溪监狱不但不给救治,还强迫路远峰做奴工。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路远峰摔倒在地,腿摔伤不能动弹。监狱只是送到外面的医院给拍个片子,腿股骨头摔的断裂,股骨头异位,本溪监狱不给救治,过了十多天之后监狱不得不通知家属,这时还有两个多月就冤狱期满。大队长贾长海对路远峰妻子、儿子说,路远峰是自己摔倒的,如果想去医院看病治病必须得你们自己花钱,监狱没有责任。路远峰到底怎么摔倒的?什么情况下摔倒?贾长海只字不提。再说,人好好的进去的,无论什么情况身体出现病症,监狱都有责任给予及时医治,这是监狱法明文规定,国家有专项拨款的。为什么让家属自己掏钱医治?家属实在放心不下路远峰的身体情况,要求去监狱探视,贾长海百般阻挠哄骗。贾长海还假仁假义的说是破例让路远峰跟家人通了电话,让路远峰在电话里跟家人说,贾以后给他买个电话卡,专门让他跟家人通电话用,让家属别来探视。这显然是贾长海作恶心虚。

贾长海到底是害怕家人看到路远峰的惨状让监狱治病,还是害怕家属控告他体罚虐待被监管人罪?可能都有!于是他抱着侥幸心理再瞒着家属两个月后,出狱后就一了百了。这样,路远峰的疾病、腿伤在本溪监狱都没有的得到及时治疗,而且贾长海都不允许路远峰在监舍休息甚或是到监狱的医院去救治,还每天让犯人把路远峰用轮椅推到车间。路远峰遭到贾长海长期虐待,有病不给救治,才造成出狱后仅三周便离开人世。

虽然路远峰离世了,但是本溪、包括辽宁省其他的监狱,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并没有停止。在其恶性事件频频曝光的情况下,这些监狱的迫害甚至没有收敛,这不是无法无天是什么?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几十所监狱里,目前还非法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那些坚定的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每天也同样在遭受着类似路远峰样的悲惨遭遇。

三、政法委、维稳办等部署所谓“专项行动”

近几年,本溪监狱之所以搞年终“攻坚战”,暴力转化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有着其背后原因。一些心怀恶念之徒,利用辽宁省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和省监管局,利用各市的维稳办、司法局来向全省的各监狱施压,每年都要搞一个所谓的“专项行动”,就是针对那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年都要搞可笑的“转化率”;转化一个奖励监狱两万元,不转化一个罚一万元,年底是要跟监狱“算账”的。所谓的“专项行动”,还是把迫害法轮功学员跟司法人员的利益捆绑,这就是为什么本溪监狱年年搞年终暴力转化的真正原因。

随着法轮功学员不断讲真相,大部分司法人员了解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明白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尤其在江泽民大势已去、追随其迫害的得力爪牙纷纷落马的新形势下,越来越多的司法人员不再愿意参与迫害,中共及江派余孽越来越感到迫害维持不下去了。但是这些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又对其主子绝望了的余孽们,还在中共害人的机制中失去理智的行恶。

无论搞“专项行动”还是“攻坚战”,都是以利益作为动力来胁迫参与者就范!这就是导致监狱往死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原因。中共的邪恶在于它用一切招数毁灭人类的良知。没有良知的人才能被它利用来祸害同类!当然,路远峰只是无数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之一。

下面仅举几个近例。

例一、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周琳,被狱警高云祥关进小号酷刑迫害十天,期间周琳被暴打。还整整三天三夜,被用黄胶带把双臂和双腿缠在凳子上,不眠不休,一动不让动,困了就被捅醒。吃饭喝水让人喂,大小便让人接。六个犯人白天黑夜倒班折磨他。吃饭时给一丁点发糕,渴了用水给沾沾嘴唇。而且给放邪恶的录像洗脑。狱警高云祥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说:我要是说了算,我用枪都把你们突突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例二、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孟宪光、陈秀等在本溪监狱遭长达三天电击折磨,遍体鳞伤、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狱警陈耿让孟宪光在“转化书”上签名,孟拒绝。陈耿伙同狱警刘斯桐、刘明浩及四个犯人,把孟用胶带帮椅子上,塑料套头,袜子堵嘴。撕开孟的衣服往头上浇凉水并毒打,用电棍电击头、前胸等部位,直到电棍没电。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陈耿还抡起四厘米PPR塑料管(建筑用的水管)击打孟宪光的后背,一口气打了二十多下。接着,刘斯桐也抡起这根塑料管子,击打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打累得了才停手。孟宪光还被扒光衣服绑在凳子上开窗户冷冻,不许他睡觉。

陈耿还在几万伏的电警棍头上接一根电线,指使犯人石健拿着电线的另一端,电电击孟宪光身体各处;一边电击孟宪光的阴部一边说:让你断子绝孙。孟宪光被电得浑身剧烈抽搐。而石健等却在孟宪光痛苦的抽搐中哈哈大笑,以此取乐。电棍没电就换一根,中午吃饭时也不停止,犯人轮流电击。还用打、搓、碾把孟的腿弄伤,骨和肉分离……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例三、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刘德福被本溪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超强奴役,同时遭受残酷的暴力转化。先是抻床酷刑,警察宋群安指使多名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毒打,把头打破缝了二十一针。然后又关小号锁地环。刘德福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头疼晕眩,腿不灵便,被医院检查出脑梗、心梗、脑血肿、高血压,坐不了,还被犯人监视强制做长时间奴工。刘德福被迫害致高血压二百六十,低压一百四十,还在老残队遭受绑铁椅子、老虎凳的酷刑。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例四、本溪监狱操控恶警及犯人,将秦丹平绑在老虎凳上,双臂、双腿用胶纸缠住不能动弹,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只喂给一点点食物和水。

例五、二零一六年九月间,二监区法轮功学员孙占国被关小号,十月十五日从小号出来回到了监区车间。管教大队长贾长海让其到车间办公室,孙占国刚一进办公室,贾长海就给他个“大背”,把他重重的摔倒在地,接着拳打脚踢,三根电棍全身电击约半个小时,头部、背部、手背、脚踝多处电糊、破裂。孙占国浑身发抖。贾长海逼着他当众污辱大法。然后还让两名犯人不离左右对其进行包夹,不让出屋,上厕所都得请假。

例六、二零一六年五月,抚顺法轮功学员胡国舰刚一到本溪监狱就时时遭到百般虐待。拳打脚踢、搧嘴巴子想家常便饭一样。强迫胡叠造型被子,晚上叠到下半夜一两点钟才让睡觉,早四:30就得起床反复叠。更惨的是大冷天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浇头浇全身,导致脑血管破裂脑干出血做开颅手术,入狱仅二十二天即被迫害成植物人。

等等血腥迫害充满整个本溪监狱;也充满辽宁省的很多监狱,不胜枚举,不忍再举。其实,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或出来不久就离世的远远只象路远峰一个。

程元龙,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被本溪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被狱方悄悄抬回家,半年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八岁。

展大军,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被本溪监狱迫害身体虚弱脑子迷糊,炼功都坚持不下来。二零零九年八月出狱后,脑出血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徐作宝,男,三十多岁,辽阳佟二堡人,因交通肇事罪判刑三年。二千零一十五~二零一六年,在本溪监狱七监区服刑期间,被迫害致死,监狱欺骗家属说突发心脏病死亡。

张红雷,男,三十多岁,本溪市人,二千零一十五~二零一六年在本溪市监狱二监区服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死亡,监狱也是欺骗家属说突发心脏病死亡。

时至二零一七年岁末,本溪监狱还在这样干着迫害好人的邪恶勾当。沈阳空军教官刘家泽,六十多岁,因诉江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本溪监狱二监区。刘家泽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出现严重脱肛病状,不能干活。狱警邹博文(二分队队长)、左立伟(教导员)为了让他放弃信仰,给他戴背铐,电棍电他,逼他干活。

本溪监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罪恶,只是辽宁省几十所监狱迫害人权中的冰山一角。在明慧网上任意搜索辽宁省的监狱,包括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残、致命危、致死的无计其数。跟这些监狱关联的词语触目惊心:奴役、电击、老虎凳、抻床;用打火机烧全身各个部位;关小号;几根电棍连续电击;凉水浇头浇身;绑上冷冻。用针扎身体的各个部位;不让睡觉;强制坐板、背监规、长时间坐尖板凳(凳高约十公分,凳面宽约八公分,面呈九十度三角形,棱朝上)、用针扎手指缝,用拳打心口窝、胶皮管抽打、棍棒打、冷天穿内衣内裤长时间坐在水泥地上。剥夺与家属会见、通电话、通信的权利。关小号几天几夜、几根电棍连续电击;谁谁被迫害得不能走路;谁谁被迫害的出狱不久离世等等,真是让读者不寒而栗!

在这里也希望提醒辽宁省各地看到此文章的善良人士,帮助寻找本地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近期一定都要去探视会见家人,路远峰和很多被迫害严重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为家属很久没去会见,所以狱警才敢肆无忌惮的迫害。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地区绑架、非法关押、枉判法轮功学员的冤案在全国属于重灾区之首;砸钱改建、扩建、新建监狱,后来都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的黑窝。马三家劳教所(现在叫监狱)、沈阳监狱城、辽宁女子监狱、本溪监狱、大连监狱等等,卖力参与迫害,其目的都是企图利用迫害捞权、捞钱。中共把迫害与公检法司的利益紧紧捆绑。

打击良善必然助长邪恶!整个社会道德崩溃,尔虞我诈互相残害,十几亿人面临的生存危机:吃的、喝的、呼吸的、用的都有毒。人人尝受恶果。这几年辽宁地区经济的崩溃正是迫害法轮大法造成的恶果,只要你还相信善恶有报,那么你就会明白这个简单的事实。

四、打击善良就是走向自毁

路远峰的家原本很幸福安宁。生活虽然清苦,但是路远峰夫妇善良纯朴勤劳,靠打工挣钱养家过日子,为儿子娶媳妇、还房贷。因为修炼大法给自己带来健康和快乐,生活觉得很充实,并且很乐于帮助别人不图回报。可是警察、街道、社区的骚扰监视,儿媳妇经受不住这些骚扰,和儿子离婚了。路远峰被非法劳教、判刑,刚刚出狱又离开人世。中共就是这样把路家迫害的家破人亡!

法轮大法以真、善、忍教化人,使上亿人成为无私无我的生命。这些生命无论在家庭、社会都是引导人向善的正能量。迫害十八年来,江泽民、曾庆红与中共狼狈为奸,利用手中权力直接把枪口对准这些最善良、最纯真、最无私的生命,不遗余力的铲除而后快。而且还要试图把所有人都变成和它们一样仇恨“真、善、忍”、良知全无的人,这不是在毁灭人性吗?人性有多重要?人性是生命存在的基础和条件。

神佛造宇宙万物、造人都是赋予其最美好的特性,就是真、善、忍。符合宇宙特性的生命及万物才能和谐共生,相得益彰。只有永远顺应宇宙特性才能生生不息的繁衍下去。所以才有“顺天意而行”、“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的古训。背离真、善、忍干着坏事,就要受到宇宙特性的制约。江泽民、曾庆红之流与中共逆天叛道,天必亡之。谁跟它,谁倒霉。因此法轮功学员劝世人声明退出中共,同化真、善、忍,就是劝你回归正道保命。那么迫害真、善、忍是不是在毁灭自己?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以来,统管公检法司的政法委就将整个系统调动起来,把整个公检法司系统直接卷入到了这场迫害中,并成为这场迫害的中坚执行力量。在这个过程中,各地政法委书记起到了关键作用,不少省份的政法委书记紧紧追随江、曾、周,执行邪恶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辽宁省已有四百六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是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最新统计公布,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中国大陆七百五十六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辽宁占一百二十名,居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人数最多的地区前十名之首。

然而,天理昭昭,他们的所作所为决定了他们的结局。近几年,辽宁省政法系统,已经有超过三十人落马。包括原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原政法委书记、原公安厅长李峰、原辽宁省司法厅长张家成、原抚顺市政法委书记吴光、原鞍山市政法委书记梁冰、原凤城政法委书记董长允、原大连市中山区政法委书记胡家耿等等等等,均已落马。辽宁省的GDP在全国连年倒数第一,更为严重的是,二零一六年辽宁第一季度GDP还出现负增长,这不仅全国唯一,也堪称在辽宁省的省史中史无前例。就连被誉为东北之星的大连,二零一五年GDP增长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三点八。再说本溪,二零一四年本溪财政收入为一百四十亿,到二零一五年,财政收入仅为五十四亿,腰斩还拐弯,用媒体所形容的“断崖式下跌”毫不过分,暴跌高达百分之五十九。可以说,城市的财政完全瘫痪,如果不靠国家政府财政输血补充,本溪市就连给公务员发工资都不可能。

最近几年,从《华尔街日报》到《经济学人》再到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写了一篇又一篇的关于辽宁经济萎靡的观察评论文章。整个辽宁的营商环境都无法看好。

即使这样,辽宁省每年还在利用有限的财政收入搞所谓的整治法轮功学员的“专项行动”。请问,你们所谓“专项行动”的资金从哪里来的?是谁同意拨付的?试问省市里的财政厅、局长们,你们可知道你们拨付的这笔款项是干什么用了吗?!过去几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账,可以算在王珉、苏宏章、李峰之流身上,那么现在也就是今年的所谓“专项行动”迫害好人的账要算在谁的身上呢?!这个罪责、责任是要有人来承担的。

制造苦难的人,苦难也一定会降临到制造者的头上。很多公职人员在位之时,以为权力就是自己任性的资本,而当正义之剑降落在头顶之时,却并不认为这是善恶有报,还在为自己喊冤不平。可这些喊冤的前官员在位时,是否深知公正的价值?!那些残害人民的罪人,不管当时是多么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最终都落到可耻的下场。一切都在兑现着“善恶有报”的天理。

五、降临在辽宁地区参与迫害者的各种现世报应

目前,恶报的表面形式看着好像是用腐败名义打落一些贪官。但是,如果你不迫害好人,会有这些“选择性反腐”降临在你身上吗?!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报应的表现形式,如有疾病、灾难、祸患等,对于迫害好人干坏事作恶的程度不同,遭受报应的程度也不相同。对于罪大恶极之徒,恶报来时也表现的尤其猛烈,常见的有暴病猝死、绝症而亡、车祸惨死等等。

▼省政法委副书记朱锦殃及家人。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朱锦(女),不但害了好人,也害了自己和家人。其子于某在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间,去海南旅游度假时突发暴病身亡,年仅三十岁左右,身后留下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原大连市中山区政法委书记胡家耿身亡。胡家耿是当地迫害法轮功最活跃的人物之一。他直接参与、策划大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山区公检法司、街道等人员在他的指挥下,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胡家耿突然暴病而死,时年五十二岁。

▼原大连市甘井子区政法委书记王戈老年丧子。甘井子区政法委书记王戈,在中山区、甘井子区任政法委书记时,疯狂迫害法轮功。他在甘井子区检察院工作的儿子,二十八岁时得癌症死亡。

▼原大连庄河市政法委副书记王长和出车祸。大连庄河市原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王长和,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就非常卖力。二零零三年六月,骑自行车到庄河市西山公园游玩,下坡时车闸失灵,连车带人一起栽到大沟里。因伤势严重,本地医院治不了,转院到大连医治。

▼原沈阳康平县政法委书记刘景山突发疾病。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上任不久的刘景山策划组织康平县公安局和沈阳市公安局联合行动,出动数十名警察,绑架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二人被拘留、一人被关进洗脑班、一人流离失所,一名十五岁的女孩被戴上手铐抓走。二零一二年二月底,刘景山在当地电视上出镜叫嚣,要加重迫害法轮功。五月二十一日,上任一年多的刘景山,突发心肌梗塞,被送到沈阳陆军总院抢救。

▼原沈阳市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吴枫林身亡。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吴枫林任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兼综治办主任,是法库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责任人。二零零二年吴枫林调离政法委任法后糖尿病、冠心病加重,双目近于失明,在家坐在轮椅里直到二零一一年死亡。

▼原阜新市政法委书记栾利民癌症死亡。阜新市政法委书记栾利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直接指使阜新市海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以监听、跟踪、堵截方式绑架了阜新市五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耿素凤、张忠仁、马清元被非法判刑。张忠仁,曾被评为国家建设部劳动模范,他的事迹曾在辽宁省巡回演讲,这次冤判使他在锦州监狱被迫害的咳血,拍片检查肺部已烂,是肺结核和糖尿病症状。耿素凤,原品品尝尝饭店老板娘,曾被评为市劳模、政协委员,还曾任私营协会副会长。当初海州公安分局非法起诉这三名法轮功学员时,因证据不足,海州区法院两次开庭均驳回。但是栾利民等唆使海州公安分局做伪证、罗织罪状,经暗箱操作,强迫海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报导,栾利民得癌症死亡。

▼原抚顺市政法委副书记余振海癌症死亡。余振海在任抚顺市政法委副书记期间的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亲自去北京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回来后一律非法教养,连他的姑姑也不例外。二零零五年余振海发现患有肝癌,二零零六年五月十日死亡,时年五十七岁。

▼原抚顺市清原镇政法委书记脑出血暴亡。李素清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开的清原镇政法委书记。她在大会上谩骂大法和大法师父,指挥绑架学员办洗脑班迫害。后脑出血暴亡。

▼原本溪市政法委书记张哲患膀胱癌。本溪市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特别是张哲任政法委书记(610头目)以来,本溪地区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本溪官员强行洗脑、非法劳教、判重刑,期间遭受种种酷刑。现张哲已得膀胱癌,病情加重。

▼原朝阳县两任政法委书记暴死和患癌。李春秀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期的朝阳县政法委书记,因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突因病暴亡。徐平是二零零三年九月上任的朝阳县政法委书记。徐平患直肠癌做了手术,自己整天拎着粪袋子。

▼原建平县政法委书记郎景宽被判刑。因迫害法轮功的政绩,二零零一年郎景宽升为政法委书记。他直接操控公安局、610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拉网式的排查、抄家、拘留、劳教、判刑,罚款、勒索财物,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蔺致平,李广珍等被非法判刑入监身亡。二零零八年,因恶警王刚非法采矿,牵出郎景宽,二人被立案。二零一零年,郎景宽因受贿罪被判刑十年。

▼原丹东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宋小河瘫痪两年后丧命。宋小河二零零零年六月前任东港市公安局局长,之后任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直到二零一四年。十四年里,宋小河利用职权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罚款、关押、劳教、判刑、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失去工作和家庭。二零一三年初宋小河突然下身瘫痪,躲在上海女儿家里,生不如死。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宋小河死去。

▼丹东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孙成立重病缠身。孙成立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今任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孙成立主管迫害法轮功以来,东港市被非法判刑入狱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八人,被绑架、拘留、劳教数十人。二零零八年春天,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东港市政府一楼门厅亲耳听到孙成立对其同行者(女)大声叫嚣:抓!抓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两千元!孙成立患有颈椎、腰椎盘脱出、糖尿病等多种病,备受折磨,生不如死。

▼丹东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于志民被免职。于志民多年来为捞取名利,利用手中权力,执迷不悟地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五年十月被免职。

▼原义县政法委副书记杨景成突发脑出血死亡。杨景成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至二零零一年十月在职期间,扬言〝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他对全县法轮功学员实施排查登记,办班洗脑,逼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交大法书,并由各单位领导专人承包监控等手段进行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他在洗浴中突发脑出血死亡。

▼原调兵山市政法委副书记郭福仁血癌身亡。自一九九九年迫害以来,调兵山市政法委副书记郭福仁,多次组织警力非法抓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指使政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拘留、长期关押洗脑班、勒索钱财、罚款等等。郭福仁在天津市医诊断出淋巴性白血病(俗称血癌),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死亡。

中共迫害法轮功,给中国人造成巨大的灾难。中共历次搞的运动又何尝不是呢?八九年六四在天安门屠杀学生;文革十年间“运动”千万人被整死;“大跃进”四千多万人饿死(国库有大量囤粮不放);三反、五反、镇反肃反、反右,多少社会精英被整死?一个政府在被中共邪党操控下不停的杀人整人,杀了八千多万同胞!还让受害者感谢它,叫它“亲娘”、“大救星”?多么荒诞的邪恶!

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生效施行的《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就已经堵死了公务员执行违法决定或命令而逃脱法律责任的退路。《公务员法》与“依法治国”、“依宪治国”、“错案终身追究制”、“责任倒查制”等新政共同斩断了执行违法决定或违法命令而想逃避法律制裁的所有公务人员的任何希望。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正式施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中,第二十七条规定:“因故意或者过失造成错案,不受执法过错责任人单位、职务、职级变动或者退休的影响,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取消了旧《规定》中的“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不追究警察责任”的免责条款,撤销了警察职务犯罪的保护伞。明确指出,对警察的违法办案行为,依照有关法律和规定追究责任,并且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谁执行,谁负责,不能免责”。

当下越来越多的公检法司内部人员看透目前出来的很多新规和政策实质,同情、敬佩并暗中帮助因信仰受到人权践踏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公检司法人员还在职权范围内默默的保护着因信仰被冤判的人。

在这里规劝那些深陷其中的急先锋,以及所有涉及参与迫害践踏人权的人,都要能够去理解琢磨一下什么叫“责任终身制”?那个制度是不是给你们量身定做的外衣?!在面临正义法庭终身追责时,在面对未来法庭对你的正义审判时,你如何去面对?你如何为自己开脱罪责?这时候你要上级来给你担责吗?恐怕他逃避都来不及,这些明显的道理作为公检法司人员你们都应该十分清楚和明白吧?!当下你们只有及时悬崖勒马,将功补过,才会给自己留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否则,在面对马上到来的法制昌明的时刻,你们必定在劫难逃!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罪恶滔天必遭灭。看清它的邪恶,赶快从它的贼船上跳下来才不会跟它一起覆灭。如果你不敢,至少也要在心里抛弃邪恶的中共,也能摆脱它的梦魇。如果你能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化名也可)退出党团队组织,那你就稳稳的登上了平安的彼岸!


本溪监狱
本溪监狱地址:辽宁省本溪市明山区牛心台镇红脸村 邮编:117009
本溪监狱各部门电话(区号:024)
监狱警察名单(可能会有变化)
原本溪监狱监狱长 鲍杰青: 024-47130666 13304141588、15641419001
原本溪监狱监狱政委 现本溪监狱监狱长 韩兆友: 024-47130001、15641419009、13322140500
三监区大队长: 王得亮15641419110
七监区大队长:吴党15641400731
七监区:陈队长13742420553或者:13942420553
八监区大队长:范洪义15641419103
李福田(或 代庆杰): 18641495411
高队长:15641418667
后勤监区:
樊洪义:15641419013(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杨立文:15041488166
李伟东:18640181923
张大中:15641412875
郭永利:13942410768
老残队负责人:屠应成15641419070
副监狱长\纪委书记 张廷跃 : 13304141157、15641419005、024-47130003
曾任政委 陈忠维 : 15641419002、13332147866、13841407866
副监狱长 白羽 : 47130002、13304141126、15641419003
原副监狱长 现政委 潘东泽 : 15641419006、15304148755
副监狱长或工会主席 赵波 : 13604149595、15641419008
纪委书记 田登峰(恶警): 13386702066、15641419007、024-47130005

教育科科长 赵学增(恶警) : 13352159006
教育科副科长: 张春业、张新东
教育科教导员 孙 : 13941048778
教育科内勤 朱力、魏征
办公室主任 兰仁强:13500447311、15641418899
副大队长 田勇:心狠手辣没有人性(恶警) : 13941409595
狱政科科长:高伟
狱政科副科长 王滨、贺飞
接见室副主任 (个头不高,经常在接见室里) 13942432126
接见接待室 黄丽芬、姜小滨、王树发
宋金福 47130006
高伟 47130007
王勇 47130009
张力军 47130010
其他警察:宋辉 现为狱政科副科长(曾参与迫害警察)马秀波(曾参与迫害警察)、赵冶明(曾参与迫害警察) 、宋群安(曾参与迫害警察) 、章和、张鸿军、吴广杰、赵雨、李广廷、房志友、李轩、陈耿(参与迫害警察)、郭涛、郭继若、付景顺、
狱警:赵斯文、曹宇光、程龙、郭浏溪、刘明浩、孙方亮、李楠、王彤、周岩、高健、高平安、宁天亮、胡丹、回旺、李泽坤、侯佳辰、董岩、刘斯桐、康锐、许晓博、赵厚伟、石淼(参与迫害警察)、李伟东、李雹、张思浓
管教员:陈华荣、庞浩淼、宋鹏、孙进瑶、王浩、姜海龙、曲世俊、曲圣、白尽含、李鹍、冯志友、牛牮、李强、李世颖、于智承、刘旭、马洪文、姜铁民、刘岩、王盟。

办公室
主任 47130055 办公室(一):47130057 办公室(二):47130058
打 字 室 :47130056 档 案 室 :47130059 楼门卫: 47130567

监察室
主任: 47130064 监察室: 47130065

政治处
主任: 47130085 政治处(一):47130083 政治处(二):47130084

狱政科
科长: 47130077 狱政科(一):47130078 狱政科(二):47130500
狱政科(三):47130036 狱政科(四):47130037
资 料 室 :47130510 枪 库 : 47130039

刑罚执行科
科长马秀波: 47130069 刑罚科(一): 47130070 刑罚科(二): 47130045

狱侦科
科长 :47130067 狱侦科(一):47130543 狱侦科(二):47130547
办公室: 47130678
监控大队: 47130091

教育科 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部门
科长: 47130071 教育科(一):47130076 教育科(二):47130038
教育科(三):47130039

行政科
科长 47130066 行政科: 47130060 车队长: 47130068

财务科
科长 47130099 财务科(一):47130095 财务科(二):47130096
财务科(三):47130097 财务科(四):47130098
结 算 中 心 : 47130088

生活科
犯人食堂:47130043 狱管楼: 47130044

监控大队
大队长 47130093 指 挥 中 心: 47138100 监控指挥(一):47130092
监控指挥(二): 47130094 监控指挥(三):47130046

禁闭室
主 任 :47130518 监 控 台 : 47130086 值 班 室 :47130519

警卫大队
大队长: 47130087 内 勤 : 47130532 车 行 通 道 : 47130533
值 班 室 : 47130536 人行通道A门: 47130537
人行通道B门: 47130535 一 号 岗 楼 : 47130501
二 号 岗 楼 : 47130502 三 号 岗 楼 : 47130503
四 号 岗 楼 :47130504 五 号 岗 楼 : 47130505
六 号 岗 楼 :47130506 七 号 岗 楼 : 47130507
八 号 岗 楼 : 47130508 九 号 岗 楼 : 47130509

会见中心
主 任 :47130089 副 主 任 : 47130090 教 导 员 : 47130061
会见中心(一): 47130547 会见中心(二): 47130548 超 市 : 47130549

医院
医院(一):47130079 医院(二):47130545 值班室: 47130546

后勤监区
后勤(一)47130048 后勤(二):47130050 监 舍: 47130049

企业公司
基建科 47130073 市场营销: 47130512

驻监检查室
检察院(一):47130052 检察院(二):47130053 检察院(三):47130054

监所管理处
办公室: 47130051

一监区
机 关 办 : 47130521 监区长 车间: 47130011 教导员 车间: 47130012
警务台 车间: 47130013 监 舍: 47130014

二监区
机 关 办: 47130522 监区长 车间: 47130020 教导员 车间: 47130021
警务台 车间: 47130074 监 舍: 47130034

三监区
机关办: 47130523 监区长 车间: 47130032 教导员 车间: 47130033
警务台 车间: 47130031 监 舍: 47130022

六监区
机关办: 47130526 监区长 车间: 47130025 教导员 车间 :47130023
警务台 车间: 47130024 监 舍: 47130026

七监区
机关办: 47130527 监区长 车间: 47130030 教导员 车间: 47130029
警务台 车间: 47130028 监 舍: 47130027

八监区
本溪监狱监狱第八监区监区长:章和
本溪监狱监狱第八监区指导员:鞠杨
本溪监狱监狱第八监区管教大队长:陈耿(实施参与迫害很多大法弟子)
机关办 47130528 监区长 车间 :47130018 内勤 车间 : 47130017
警务台 车间:47130019 监 舍(一): 47130015 监舍(二):47130016

本溪市司法局
本溪市司法局地址:本溪市明山区程家街75号 邮编:117020
电话:(024)43665811 43665858 43665859 43665832 43665831 43665821。
本溪市司法局局长、党委书记:范大明
本溪市司法局副局长 杨继英
本溪市司法局党委委员 政治部主任 王列群
本溪市司法局党委委员 副局长 王宏伟
本溪市司法局基层工作管理处处长 : 韩智泉
本溪市司法局法规教育处 代启伟: 18104049984
本溪市司法局监所处党支部 侯佳辰
本溪市司法局政治部 李浩鹏
本溪司法局调研室:李炬
本溪司法局信访接待室:024-43665812 李飞鸿

当日后一篇文章: 澳洲国会参议员敦促西安市长释放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