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佛光普照 福泽家人
文/中国东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在修炼之前,我自尊心特强,爱挑歪理,有错也容不得别人说,谁说跟谁干;娘家人跟我敬而远之;婆家人跟我象仇人。我吃不好睡不好,弄得浑身是毛病:眩晕、贫血、乳腺纤维瘤、气胀胃胀,色斑(整张脸就象戴个假面具一样),三十岁不到,就非常的老相。

一九九八年修大法后,我被师尊的法理深深吸引。师尊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终于明白自己该怎样做一个人了。实践中我要做到真诚、善良、忍让,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短短的几个月的实修中,我的整个身心变化很大,亲人们都看到眼里,喜在心里。那时候只要我回娘家大姐、二姐、三个妹妹、大外甥女、小外甥都会围着我,让我给他们念《转法轮》,让我给他们播放师尊的教功录像。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鬼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使我的亲人们大多数都没能走入修炼。

诚心敬念大法好 大姐得福报

有一年,大姐一家在几十里外的农村跟人合种了十几亩西瓜,等到西瓜刚要泛红的时候,瓜秧得了白粉病(是传播速度极快、能绝产的那种),听说当地已经有几家瓜农要改种其它庄稼了。知道以后,大姐夫急忙撂下手里的农活赶了过去,大姐更是急得团团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地里的活也干不下去了,来到我家哭诉。

我笑着跟姐说:姐,你忘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师父在《转法轮》里还告诉我们:“植物是有感情的。”咱姐俩在这说啥,它们可能都知道,现在你也别哭了,一会儿回家你就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帮你念,你也别想庄稼能不能绝产的事,就不断的念九字吉言,一定会有奇迹发生的。

说来神奇,当天傍晚,大姐夫打来电话告诉大姐白粉病不蔓延了,就地头的瓜秧受了点儿害,并让大姐放心。第二天大姐干完农活,吃完晚饭跑到我家,很神秘的跟我说:“你猜,你姐夫刚才打电话说什么了?”我微笑不语。她说:“你姐夫说,昨天他刚到瓜地的时候地头瓜秧叶子已经白了,就瞅着那瓜叶还在成片成片的泛白,有人家的瓜地已经白得几乎看不到绿色了。说是有经验的瓜农已经想尽办法了,控制不住病情,只有看着绝产了,咱家的瓜地也不可能幸免,可是到下午的时候那‘白粉病’象被定住了似的,咱家的瓜叶不往前变白了,直到今天白粉病都没扩展,你说神奇不?”

看着姐姐的高兴劲儿,我笑着对她说:“一定是你默念大法好得福报了,祝福你呀。”这时只见大姐虔诚的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那一年,大姐家的西瓜丰收了,还赶上了个好价钱,真替他们高兴。

五妹得到大法护佑

五妹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性(房缺)心脏病,母亲粗心居然不知道。直到五妹婚后有一次晕倒,送去医院急救才知道,并且医生告诉小夫妻俩绝对不能要孩子,原因是随着胎儿在母体内逐渐的长大,胎儿会不断的向上挤压心脏,会迫使血液从心房缺损处喷出,造成心血倒流,危及母婴生命。

祸不单行的夫妻俩犹如五雷轰顶,郁闷的生活了七年。就在他们生活的第八个年头,善良的五妹做出了惊人的决定:就是自己死了,也要给夫家留个后代。

二零零三年九月间,五妹已有三个月的身孕了,身体状况都非常正常。有一天她打来电话,让我给她留个印有“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护身符,说是以前戴的那个大法护身符,在浴池洗澡的时候,不小心给弄丢了。五妹再三叮嘱我一定给她再留一个,说是等到胎儿五六个月大时回来取,顺便到权威医院给身体做一下全面检查。

七八个月大的胎儿很健康,很乖也很疼爱母亲,从不拥挤母亲的心脏,所以五妹的整个待产期没有出现象医生所说的那样危机,平平安安的度过了。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妹住進了市医大二院,准备做剖腹产,可当孕妇刚要進手术室的时候,五妹夫拦住五妹,要求五妹摘掉身上的大法护身符,理由是怕被医生护士看到,招来祸事。五妹坚决不摘,紧紧握在胸前。等待一旁的护士看到后上前解围:“就让她戴着吧,不是全身麻醉,她的头脑会很清醒。”

三个多小时的手术后,五妹直接被送到重症监护室,看着插满管子的妻子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被推走,妹夫腿软、瘫坐在椅子上。

第二天早上五妹被送回病房,妹夫握着五妹的手深情的问:“媳妇,手术时想我没?”妹妹回答:“那可是要命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时想你有用吗?”

看着身旁熟睡的儿子,夫妻俩咯咯的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当日前一篇文章: 正念起 路自通
当日后一篇文章: 念法轮大法好 脑血栓行走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