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我和婆婆的故事
文/山东法轮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我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身体的各种疼痛不适完全消失,就连久治不好的满脸妊娠斑也神奇的消失了,特别是我读完一遍《转法轮》后,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感觉人生道路上充满了希望。

我在国营单位本来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在家孝敬公婆,和娘家婆家两边的兄弟姐妹们关系融洽,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单位不让我上班了,家人就开始对我疏远,害怕受牵连,特别是婆家人对我更是刁难、冷落。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当地公安抓捕关進洗脑班,我不放弃修炼,被迫害失去了工作,当我再回家的时候,婆婆对我没好气的说:“你学法轮功,就不要進这个家门了。”我拉着婆婆的胳膊说:“娘啊,你也知道,我学了法轮功后身体好了,脾气也越来越好了,你怎么也不让我学了呢?”婆婆一甩手说:“学就别来了!”当时婆婆水缸里没水了,我就从院子的水井里提水,打满水缸后,我就走了,推着车子刚走出家门,委屈的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

其实丈夫兄弟三人,丈夫最小,按理公婆应该在三家轮流居住,为了公婆安静,我们闲着的房子也没出租,自从我们结婚后,就让公婆一直住在我家,我越想越是委屈,心里对自己说:你这样子还是修炼人吗?我突然想起了师父在经文中说的:“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当想到师父的教诲时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也不觉委屈了,以后我还照样象以前一样回家看望公婆。

有一次公爹病了,屎拉在了被窝里,婆婆拖出褥子扔在院子里,我刚好回家,我看太脏没法洗了,说扔了再换一床吧,婆婆没好气的训了我一顿,不让换掉,其实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事,让婆婆自己洗,但我想婆婆年龄大了,拾掇这大被褥太费劲,我就忍着那种脏的难受,一边洗刷一边呕吐,直到洗到晌午天,才洗干净。

由于公爹小脑萎缩,吃饭还认人,只要我在家,就让我喂他,我每次都耐心的把他喂饱;有一次,我和大姑姐要叫醒公爹吃饭,大姐叫了几声没叫醒,我提高了嗓门才叫醒了他,结果婆婆就嫌我声音高,没好气的瞪着眼,说了我一顿,大姐不敢说她母亲,就低声对我说:“不管你做的怎么好,她也不知足,还这样说你,就是嫌你还学法轮(功)。”我说:“大姐,我如果不学法轮功,娘一次一次的这样对我,你说我能坦然的这样对待吗?是我师父教我这样做人处事的。”

由于我和丈夫坚持自己的信仰,双双被逼迫失去了工作,又被迫流离失所,经济十分拮据,大伯嫂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让我们腾出我们住的那两间房子租出去,一年五千元,又不影响公婆住,五千元对当时经济困难的我们来说真的是一大笔钱了,婆婆也同意了,可这事让二哥知道了,就把这事又告诉了二姐,二哥和二姑姐风风火火赶到我家,二哥对婆婆大声说:“为啥出租?你缺钱吗?”我说:“二哥,别对娘这样,是我缺钱,我想要出租的。”二姐在一旁象吵架一样大声嚷着:“这房子我说了算,我让出租就出租,我不让出租谁也别想租出去。”我对婆婆说:“娘啊,俺二姐和二哥不愿出租是让你更清静,那就算了吧。”我又对二姐说:“二姐你也别生气了。”

其实二哥一家在城里经商,家中的房子宽敞明亮,多年一直闲着,但就是不让婆婆去住。当我走出家门时,没感到太委屈,也没掉眼泪,心里只是想:我是修炼人,我不会为这事和他们争执的,唉!我自己的房子我还说了不算了,这真的是在剜心透骨的去心啊!

我家有一颗很高大的香椿树,如果我摘香椿叶,婆婆就不让,说是留给二哥和二姐的,十多年我干脆就没再摘一片叶,除非婆婆摘来偶尔给我一小把,我也不嫌少。

大姐在农村种菜园,回娘家时就各种各样的菜带来好几捆,婆婆就开始分了,把好的全挑出来捆好,给其他的儿女和孙子,把剩下的小的次的给我家,即使我守在她旁边,婆婆也这样挑选分类,我也从来不计较,给了笑呵呵拿上就走,旁边再多再好的从来不问。

有一次,大姐带来了一大捆莴苣,我和大姐在屋里,婆婆又开始挑了,挑完了把剩下的最小最细的开始打捆,大姐对我说:“咱娘把这么小的要给谁啊?”我说:“肯定是给我。”大姐还不信,就问婆婆:“这些小的你要给谁啊?”婆婆抬起头来用手一指我说:“给她。”大姐看着太不公平了,就拿了几颗大的捆上给我,小声嘀咕说:“太偏心眼了,光看着当官的和有钱的了(二姐夫是镇委书记,二哥是当地有名的经销商)。”我说:“大姐,我是修炼人,无所谓,我不会计较的。”大姐生气的说:“学法轮(功)又不偷不抢,也不能该死。”此后大姐再捎菜来,就用一个袋子个别装着,嘱咐婆婆给我。即使这样,婆婆有时也敞开袋子再拿出些来,我从不计较,也没和大姐说过。

二零零六年新年的前几天了,流离失所的我们夫妻带着孩子刚到家,就被当地蹲坑的六一零和一群国保警察绑架了,因为不配合警察,在家中被他们当场打昏,丈夫被刑讯逼供一夜,遭电击、皮带抽、烟头烫等酷刑,身上被打的皮开肉绽,腰也被打折了,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把我们夫妻关進了看守所,关了十多天后,六一零主任看我们夫妻身体被打成这样,口供也没得到,怕承担责任,又不敢让家人拉回家,国保大队警察和当地六一零主任就把我俩拉到市洗脑班,洗脑班头目和犹大看我俩被打成这样,也没敢过分迫害我们。

家人知道后,大姐、二姐她们几人就去看丈夫,但不到我所在的房间看我,经别人劝着勉强来了,我喊二姐,她不但不理我,还说话故意气我,说她不是我二姐,不让我叫她。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二姐和二哥俩在家就已经商量好了,回家后就逼我和丈夫离婚。在洗脑班二十多天后,我俩身体还不见好转,六一零的头目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把我俩拉回,为了达到让我俩离婚的目地,二姐和二哥从洗脑班直接拉着丈夫软禁了起来,还要把我拉到我娘家,我坚决不同意,他们才未得逞,但二姐二哥就开始鼓动婆婆和其他兄弟姐妹们对付我,二姐打电话到我娘家哥哥家里,说我学法轮功连累了她弟弟,要离婚,还不三不四的骂我,骂得我娘家哥哥和嫂子都哭了,二哥就打电话到我娘家堂哥家说要离婚,堂嫂很生气,就出门和村里的其他人说婆家人的不是,闹得满村都在议论这事,大有非离婚不可之势。

一个月后我回家,婆婆不再理我了,还把我们住的房子锁上了,不让我進去。我问婆婆我丈夫在哪儿了,她也不告诉我,问其他兄弟姐妹没有一人告诉我。我知道这是旧势力设的圈套想毁掉我丈夫和他的家人,我绝不会上当的,我求师父点化我,我才找到了丈夫,并智慧的把他救了出来,过程中不管婆家人怎么对待我,我都保持着大法弟子的风范,没和任何人高声说一句话。

有一次我家雇了人安装门,我要把院子里的垃圾打扫出去,婆婆突然对我发火说:“不用你管,你人活不干,你走。” 此时正好邻居大婶也从我家门口路过,婆婆看到大婶后突然又转话题大声朝向大门口说:“你不是撵我走吗?我就是不走!”丈夫也在旁边,我知道婆婆又在给我提高心性了,我和丈夫只是相视一笑。旁边干活的俩口子说:“大娘信耶稣,平时看着挺好的,没想到这样对嫂子,嫂子对她这么好,大娘还住着嫂子的房子,一般人真受不了。”干活的那个男的又对他妻子说:“人家嫂子是学法轮功的才这样好,要不你也跟着嫂子学法轮功吧。”

二零一四年冬天,婆婆的大腿烫伤了,雪下得特别大,因我母亲住在我家在市里的房子,我每天来回跑,一边照顾着母亲,还得回老家给婆婆送饭、换药,有几次路太滑我只能推着车子走,来回得走十里地。给婆婆做饭都是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有时到超市里给她买她爱吃的,她的衣服脏了我就带回家用洗衣机洗,这样整整跑了半月,婆婆的烫伤才完全好了。烫伤还没好的时候,二姐和二姐夫去看过婆婆一次,婆婆就把我如何如何照顾她,我给她买的什么好吃的都告诉了他们,二姐很感动,过后我到二姐家,二姐夫守着一旁的二姐对我说:“咱娘说你最好,你真了不起,我真服了 。”我说:“是我师父让我这样做好的。”那些年,不管二姐他们怎么对我,只要她回娘家,我都笑脸相迎以礼相待,逢年过节我们夫妻带上孩子都去看她。二姐心里清楚,风风雨雨这些年来她们家有太多太多对不起我的地方,以至于后来二姐夫还给我丈夫道了歉,过年时二姐给我孩子的压岁钱也比别的孩子多好几百。我知道是我在大法中修出的大善大忍感化了他们,感化了婆家全家人,本家一位二嫂对我说:“我今生的愿望就是能娶一个和你一样的儿媳妇。”小侄子(二哥的儿子)在家庭宴会上说:“我们全家就数我小叔和婶学法轮功心眼最好。”

五年前,大哥看我们经济拮据,就想办法要帮我们盖两间房子出租,婆婆对我说:“我让你二哥出钱给你们把偏房盖起来出租。”二姐说:“我出三万元,你们把偏房盖起来出租吧!”我说:“二姐,你的心意我领了,谁的钱也不用,我到二手材料市场买材料花不了多少钱。”于是我就和丈夫买来了水泥、沙子、泡沫板等,同修大姐拉上她丈夫,还有大哥大嫂和几个同修,没用了几天功夫,十二间简易房四合院就盖起来了。安装灯所用的电缆电线都是二哥二嫂送的,安灯扯线都是小侄子找他的朋友帮忙干的;盖房期间,二姐和二姐夫来了两次给我们送钱,我们都没收。

房子刚盖起来还没拾掇好,就不断有人来租房,我和丈夫可高兴了,咱这院子不成了讲真相的好地方了吗?连闲着的两间北屋,共十四间,不长时间,天南海北的租客就住满了,四合院里可热闹了,除了租住户,还有来来往往他们的老乡和朋友来玩,几乎是来一家讲一家退一家,来一人退一人,一般人家都愿意租给常住户,到我家住时间短的哪怕是只住几天我们也不嫌麻烦,我们为的是多救人。一些老客户知道我们夫妻修大法,钱、电都不和他们计较,回来总是还来我家租房,还经常带着老乡来住;有的租客家中有事房租拖欠几个月,我们也不急着追要,也有极个别品质差的,欠了几个月房费就跑了,我们也一笑了之,有的回家路费不够,我们就给垫付,即使偶尔被骗了就当作是以前欠人家的还了一笔账。一位常住租客对我说:“嫂子,我不管你家租费贵贱,我是冲着哥嫂学法轮功心眼好来的。”还有一对夫妻对我说:“嫂子,来你家住真好,我们俩口子看你给的书(真相期刊)看的也不打仗了,这书里说的真教育人。”有不少人自己明白了真相三退后还让我给他们的家人和孩子退,我总是让他们带上真相回家讲清楚了,回来再告诉我。这些年凡是在我家住过的,临走我和丈夫都不忘记送给他们一套真相册子和光盘,让他们带回家送给家人和亲朋好友看。不论我和谁讲真相,讲多长时间,即使婆婆有时害怕,但再也不反对了,有时租住客户退房走了,给的真相资料忘记带走的,婆婆就叠好保存起来,再来新客户时,我在前面讲,婆婆就在后面给我递她叠好的资料。几年来我家的四合院不但给我们带来了不菲的经济收入,更重要的是成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好场所。

前年婆婆病了,住院、动手术辗转了四个医院,兄弟姐妹几个人轮流看护婆婆,要两人一组,大姐二姐都与我商量,愿意和我一组,因为她们知道端屎倒尿我都抢着干。病房里其他人都在议论婆婆不公正偏心眼,闺女儿子不一样,他们还以为我是女儿,当大家知道我是儿媳时,有一人说:现在还真有这样的好媳妇啊,真难找了。婆婆辗转了四个医院,很多医生护士病人开始都认为我是婆婆的女儿,当我告诉他们我是婆婆的儿媳,是学法轮功的时,他们说真不是电视中说的那样。我用行动证实了大法,因此我给病房里的人讲真相时都愿意听,很多人都三退了,只这一次就劝退了二十人。

二哥二嫂说生意忙,从来不去照顾婆婆,大姐二姐在医院还守着婆婆吵架,婆婆心里很难受,有时偷着掉眼泪,由于婆婆对自己的病情没有底,就偷偷把我叫到跟前说:“回家就指望你了。”有一次我在医院里给婆婆洗澡,婆婆对我说:“我这一辈子你是第一个给我洗澡的人,谁好谁不好,我心里明白着呢!”

婆婆出院回家后,有一次我和丈夫回家看她,婆婆把一袋小米和一袋绿豆要给我们,我说让她留着熬粥,她说还有,我让她给大姐,大姐家庭不富裕,婆婆生气的说:“不给她,以后有东西、有钱谁也不给了,就给你们。”有一次我在打扫院子,院子里还有好几个租客,婆婆拉起我的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我还有一千多块钱,都给你吧!”我说不要,她就拽着我不让走,我让她给她儿子(我丈夫),她说:“谁也不给,就给你。”没办法我说:“我还有事,明天让你儿子来拿。”她才放开我,钱拿来后,我们接着就给婆婆订了鲜奶。

手术出院后婆婆的身体一直很硬朗,几个月后的一天,婆婆突然说她要走了,大家虽然不信,但大家还是心里不稳,硬把婆婆拉到医院,也没检查出病来,第二天一大早还没来得及回家,婆婆就突然走了,我告诉大家是因为婆婆明白了真相才没受罪得福报了。租了车拉婆婆回家时,司机喊:“儿子闺女上车送母亲回家!”大姐二姐和二哥都站在那儿不上车,司机又喊了一遍,他们还是不上去,因大哥和我丈夫提前回家收拾房子了,没办法我只好上车了,上了车,司机说:“还是小闺女好啊。”我说:“大哥,我是儿媳。”在路上我告诉他我是学法轮功的,问他了解法轮功吗?他说不了解,他说看到我这样对婆婆就知道法轮功好,我说:“今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见面也是缘份。”到家五、六里地,我就给他讲了大法真相,最后他很痛快的三退了。还一再说:谢谢。

在修炼路上,因为我用言行证实了大法好,婆家人及亲戚邻居都做了三退和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就连最顽固的二姐夫,我通过不厌其烦的给他讲真相,还一次又一次的给他光盘和真相册子看,最终退出了邪党组织,还高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好!”他的儿子在检察院上班,开始给他讲真相不听,我和丈夫就给他真相期刊,他也不要,二姐看到了就让她儿子拿回家好好看看,过后他儿子也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

现在明白了真相的家人和侄子外甥们都事业顺利,生意兴隆,就连二哥的女儿最近也考進了大学的在编老师。大法给明白真相的众多世人带来了福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当日前一篇文章: 幸遇法轮大法 感悟经商正道
当日后一篇文章: 善解与继父的恶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