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中国篇》 清除邪灵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了。最近,我在家里做饭、吃饭或做活时,开始反复播听“希望之声”播音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中国篇》一书。

那天在家听时,看到不修炼的丈夫在看常人的电视剧,我就说:“你老看这个有啥好?里面都是怎么整人的、淫欲带魔性的。”没想到我丈夫腾就起火了,大喊:“就你们那个好啊?”还带脏字骂人。他还嚷嚷说,要不是他人好,早把我轰出去了。

我吃了一惊,因为他平时不这样对我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说:“骂人不对,对你也不好。你也是娘生的,不是树上结的,你可别骂了。”他仍然不依不饶,又喊又骂,越骂越难听。

我强忍住,没再吭声,回自己屋“砰”的把门关上了。他在屋门外还不依不饶的大声喊骂。我心里的气一下子上到头顶上了,脑袋都大了,但魔性没有爆发出来,憋着难受的感觉,要爆炸一样,一股念头总想跟他理论理论,但还是忍住了。丈夫骂了一会儿,回自己屋里了。

我心想他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呢?这么堵呢?难道触动了我自身的什么东西?

我逐渐平静下来,瞬间悟到了自己骨子里那种刚烈不屈的性格脾气,那不是善,不是慈悲,也不平和,包含着恨、狠、恶、自私、自我、不容人、不包容等等这些东西,再往深处顺藤摸瓜的找,这些东西的背后还是个“私”。我这次一定要把它拔出来,销毁掉。

回想修炼之前,我们也吵过打过,那时我就是得理不饶人,眼里不能揉砂子,不能受到一点伤害、委屈。那真是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的心态。修炼大法后,我不会和他打架,但是心里还时不时的有不平衡的时候,怨恨丈夫说话不理性、不理智,不能正确认识大法,说话语气狠。所以,不管大小事,他错了,我就不依不饶。这不就是为私、为我的表现吗?

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1]

我过去也向内找过,但没有去想自己性格的刚烈中有恨、狠、恶等败物,这是和共产邪灵一样的东西啊!过去我还认为自己的“刚烈”是正呢。认识到这一点我真的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我修炼多年,自认为自己文化不高,没有党文化的东西;喜的是师父点化启悟,让我认识到是这些不好的东西,它让我气愤、难受。

从收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中国篇》,我知道了,共产邪灵就是由恨和宇宙底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的。同时,这次也触动了我丈夫身上被中共邪灵污染的不好的东西,他才那样不理智。今天的表现不就是邪灵的大曝光吗?我正好清除它们。

我在自己屋里清理自己的空间场的一切不好的因素,彻底清除恨、狠、恶等败物,清除为私为我的根;又发正念清除我周围的空间场。然后,继续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中国篇》,直到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给师父上了香,跟师父说:“师父,我不要不好的东西。”我又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并清除干扰我丈夫的共产邪灵因素。发完后,我心里堵着的感觉没有了,心里轻松了,被慈悲的场包围着,感到丈夫太可怜了!我有师父、有大法,而丈夫不修炼,看那些害人的争斗电视,他被共产邪灵操纵而不自知,他多可怜啊!我怎么还恨他呢?我应该善待他,善待一切众生啊。

上午,我出去讲真相回来后,丈夫已经煮了粥,还给我炒菜、做了饭。他对我说:“我不看魔电视了啊。”我说:“谢谢你的粥啊!”我知道他背后的邪灵被清除了。

原来没有认识到这些,以为上学少没有那么多的党文化,就不在意了,其实我们全都是浸泡在邪党文化中而不自知呀。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地--中国篇》真是帮助我认清、根除党文化的过程。

自己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当日前一篇文章: 从发放新年台历想到的
当日后一篇文章: 得知我赡养婆婆 当官的朋友们三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