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师父给了我女儿第二次生命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一四年我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一件不幸的事情,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大魔难,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下面我把经历这件事情的体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女儿上班期间,突然肚子疼的很厉害,由她表妹带她去县医院找了一位做B超的亲戚,检查结果是卵巢上长了一个十二厘米大的肿瘤,并怀疑里面有不好的东西,当时女儿压力很大。第二天早晨女儿的老板带我和女儿一起去市中心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也只是一个肿瘤,医生建议住院治疗。

由于当时离女儿结婚日期还有五个多月,她是学医的,考虑这个东西对以后怀孕会有影响。我也考虑她当时的状态带修不修,最后决定在市中心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住下后又做了各项检查,还是没有查出其它问题,定于三月十七日做腹腔镜手术。在这期间我也和她交流应该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女儿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并在这三天时间里看了—遍《转法轮》。

三月十七日上午做手术,按理说是个小手术,用不了多少时间,可是到下午两点多了还没有结束手术,我的心开始不稳了。又过了一会,手术医生开门出来了,将我及我的家人叫到一起,交待我女儿的病情,医生说:手术中切除了右侧卵巢,后穹隆结节可见有异型细胞,可疑癌细胞,切除大网膜结节,并说取出的东西术中做了两次鉴定,确诊为卵巢癌。术中鉴定准确率为百分之九十五,需要立即开腹手术,生理器官全部切除,否则有生命危险。并拿着单子叫我们签字。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五雷轰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丈夫脸色苍白,蹲在地上起不来了,他要我签,我浑身抖的无法下笔,我的两个妹妹死活不让我签字。两妹妹抱着我哭着喊着:“姐姐呀不能签啊,不能签,还有五个多月就做新娘子了,出了手术室看见肚子上有了个大口子如何理解,你又如何解释,孩子能承受的了吗?别说还有百分之五的希望、就是百分之一也不能放弃啊!”医生见我们这样,就把我们推出手术室,叫我们考虑五分钟做决定,最后由我妹妹签字,下周再做第二次手术。

就这样,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帮我化解这一切。后来听护士说:“当时腹腔镜仪器已经取下,开腹手术已准备好了,没想到家属不同意。”

过了一会,把女儿推出来了,因是全麻,还没苏醒,由她的老板及同事照顾她,我和家人坐在楼道就是大哭。就在这时,过来一男子说她女儿也是这样,去年做了手术,今年已扩散,正在这里治疗。一会妹夫来了,去问了他熟悉的主任医师,说是腹腔已经满了。我无法表达此时的状态,真是感到身心疲惫。

回病房看女儿,这时女儿男朋友来信息,这才想到还没和他说,以为是小手术,就没告诉他,事到如今,必须和他说清楚,打电话叫他来后,我把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说了一遍。并且告诉他,这门婚事到此为止了,我们不能拖累你,你也是个好孩子,订婚的礼钱我们会全部退给你。孩子听后哭着走了。办完了这件事,我的心反倒踏实了一些。这时,女儿的老板和同事劝我回家休息,因他们都是学医的,处的关系和一家人一样,我也就放心把女儿交给他们照顾。

回家后我无法入眠,给三个同修打去电话,诉说了女儿的情况。 三个同修正念很强,也谈了不承认这个假相,同修还提醒我反复背诵师父《正念》经文,听完同修们的鼓励,我才慢慢缓过神来,有点大梦初醒的感觉。因没睡意,找到丈夫,和他谈只有相信师父和大法,才能救我们女儿的道理。丈夫认同大法,我也在心里默默求师父加持。

晚上十二点多了,女儿男朋友来电话说他也无法入眠,安慰我,并且决定不会放弃这门婚姻。我告诉他如二次手术就不能要孩子了,善良的他做出了领养一个的决定,当时电话两端的我俩都在哭。他的这个决定,也给我增加了一份责任。

第二天早晨,我和丈夫来到医院,见女儿已清醒,我问女儿怎么样,女儿给了我一句,“妈,你行我就行。”我知道是师父借他的口鼓励我,促使我正念更足,我告诉女儿背诵师父《正念》经文。这时我悟到不只是女儿过关,也是我的大关,如果这一关过不好会给救度众生带来不良影响。我只有通过此事暴露出来的执着心,提高自己。其实我当时什么心都有,主要是对女儿的情太重;还有一些负面思维和外围强加给我的一些负面东西,都是需要转变观念所要修去的。悟到这些时,我就反复背诵师父经文《正念》,越背心里越亮堂,能感觉到师父在看护着弟子,我的心越来越平稳,中午突然感到师父给我灌顶,身心从里到外有一种通透感,感到师父又给我拿掉了一层厚厚的坏东西。

下午我妹妹和女儿的老板拿着从医院取出的病理,找到我市有名的病理专家去做鉴定,天黑时,妹妹说刚做完鉴定,鉴定结果:一,右侧卵巢宫内膜样腺癌,中、高分化。二:后穹隆子宫内膜异位症。专家说不用做第二次手术了,只吃药化疗即可。听到此,我知道是师父看到了我的心,用洪大慈悲帮我化解此事。

转天两妹妹拿着病理又去了北京,北大医院病理专家鉴定:(一)符合卵巢交界性子宫内膜样肿瘤,局灶癌变,癌变成份呈现子宫内膜样腺癌(一级)表现。(二) 后穹隆子宫内膜异位症。专家说:不用化疗,吃药就行了。转天,两妹妹又去了三零一部队医院,病理专家鉴定:右卵巢高分化宫内膜样癌伴显著磷化,另见部份呈交界性肿瘤改变。

自女儿進手术室,发生的一切还没和女儿谈。女儿清醒后,一直在听法,同修去了也鼓励她,我最后决定必须和她谈清楚。共同面对这一切。因女儿是学医的,其实聪明的女儿,早就猜出了这一切,只是不愿面对。大约在住院十来天的早晨,我来到医院,说了她从進手术室到现在,师父一次次的慈悲救度,师父在看管她的过程,一天天的变化,女儿听完后哭着说:“妈,我现在不是考虑我自己,我是觉的你们这么多人无私的付出让我感到羞愧。没有早点坚持学法。妈,你放心吧,我一定走好修炼的路,这一关一定能过的去。”

正说着医生来查房,我说己和女儿说了病情,他把我和女儿叫到医办室,知道女儿是学医的,就详细的给她讲了病情,有问有答,女儿始终心情比较平静。医生建议二次手术,或赶紧化疗。女儿说:回去考虑考虑再说吧。女儿又过了一关,我俩走出了医办室,转天就离开了中心医院。

两妹妹从北京回来带来消息,并作了安排,她们已在北京三零一医院挂了专家号带女儿去复诊,当时考虑她们的心情,就同意了。在家人的安排下我陪女儿两次去北京三零一医院复查,尤其是第二次,是我和妹妹陪她去的。刚买了回家的票准备上车,在北京上班的外甥打来电话,说是办好三零一医院住院手续。这时我和女儿交流,女儿当时非常坚定就走修炼这条路,最后顺利回家。到家后北京三零一医院先后给丈夫和女儿打来电话,说给留着床位,希望回去治疗。女儿坚定的回答:“我不会去的,你把床位让给别人吧。”

从此女儿每天和我一起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也很快。有不正确状态时,我俩都是同时向内找,在师父的点悟下很快就能归正。休息了二十来天,就正常上班了。

女儿上班后,我也悟到在名利方面也要严格要求自己,就把在这段时间里同修们的关心给的一些钱全部退还,还有同修们买的一些食品我也合成钱做成了资料费,还有小妹给的两万元、大伯哥给的一万元,也退给了他们。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在这我也对关心和正念加持我的同修们说声:谢谢啦。由于当时的状态有考虑不周或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原谅。

再说女儿的男朋友,自从知道病情后,每天打电话安慰我,并了解女儿的病况,我都如实回答。有时我也和他谈起他俩的事,孩子都很坚定的说:“出院就去登记。”因他父母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也不知他父母怎么想,担心他有压力,就征求他的意见,他考虑了一会,最后决定他自己说。其实在这一点上,我是很平静的,他们不管做什么决定,我都能够理解。我深知女儿从当时的情况到现在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我已无所求。过了几天,他们三口来看女儿,并安慰我们别把此事放心上,结婚日子也快到了,该买的东西快买吧!就这样我们按期给两个孩子办了婚事。

女儿结婚后,身体恢复的完全正常了。每天中午到我这吃饭,并参加学法小组。因女儿上下午四点的班,学完法也不影响上班。碰到问题我们就从法上交流。就在女儿结婚的第三个月,她怀孕了,所有知道女儿情况的人都说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等到怀孕三个月时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四个月了,女儿说那个月来了例假,医生说是先兆流产。这种先兆流产情况下孩子极易流产,但是女儿的胎儿正常。女儿在不知道怀孕的情况下,也没有用人的办法保胎,就是正常的上班。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临产了,比预产期又提前了十六天,因孩子胎位是坐位,医生说只能剖腹产。六月十九日上午,来了二十多位亲朋好友,共同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现在小外孙女两周岁了,女儿在孩子十一个月时上班后,一直由我带着,小外孙女身体非常健康,并且很乖,虽然她现在说话还不清楚,她会见人主动打招呼,见了老人他会叫奶奶爷爷,见了年轻的她会叫姨,见了小孩她会叫姐姐妹妹,也成了我讲清真相的好帮手。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师父给了女儿第二次生命,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给了我一个聪明可爱的外孙女,还帮我去掉了一层又一层的不好东西及观念和人心。

由于我的写作水平有限,只是讲述我真实修炼故事,分享我的修炼历程,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当日前一篇文章: 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航标灯”
当日后一篇文章: 信师信法 被严重烧伤的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