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大法中熔炼、升华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生命在大法中熔炼、升华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七年初春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正上香敬菩萨,邻居看到了,告诉我:“现在不兴拜佛了,都修佛了。”我兴奋的问:“修佛?到哪去能修佛!?”她说有一个功法叫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真正的能使人修炼回升的高德大法!

我在佛教中修了十年,其中的乱象使我迷茫困惑。邻居的话似明灯照亮了夜空。我立马就到公园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请来了大法书《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了真正修炼的路。我终于有师父了,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我暗暗立下誓约:无论修炼的路有多难,我都义无反顾地跟着师父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天我在单位被两个警察带到派出所,让我给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在那里我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讲述自己亲身受益的实例,直到晚上他们还不让我回家,我就炼功。第二天早上,我就在派出所大院里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时,所长跑出来,连拉带拽的把我拖到办公室说:“我真服你了,我也信佛。”我跟他讲:“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道,上亿的法轮功学员亲身受益,身体康复了家庭和睦了,为国家节省了那么多的医疗费,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定是错的。”所长听了直点头,当天就放我回家了。

同年十一月一日,我正上班又被两个警察带到派出所,原来是国保的人在那里,他们恶狠狠的对我進行非法审讯。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我非法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里,一米宽的地方睡四个人,只能侧身躺着,象贴饼子一样,我被安排在靠厕所墙边睡觉。一天半夜,我身边的犯人咣咣两脚把我踹醒,说我占了她的地方。我非常平静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入睡,实在困了,我就在她的脚下睡着了。第二天一早,警察问我昨晚的情况,我说:“不怨她。”警察说:“不怨她,怨你。”我平静的回答:“更不怨我,怨你们,是你们把好人关到监狱、看守所,是你们让我占了她的地方。”警察无语。当晚我被看守所释放。

但警察又把我接到派出所,警察们都出来了,站在楼道两边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所长望着我惊讶的说:“这哪是从号里出来的,这哪是从号里出来的呀!你怎么这么好?”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们没有错,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在哪里都按师父的法去做,在哪里都修炼好自己做个好人。”他微笑着接过话来:“你是我们几个所长和指导员共同保出来的,你写个不炼的保证,回家随便炼。”我说:“我不能写,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是我修炼的标准,我必须说真话,不能欺骗任何人。”他说:“好了,你先回家,明天八点必须写一份给我送来,不然你还得進去。”第二天八点,我准时到派出所。所长问:“写了吗?”我说:“我已经告诉你了,我不会给你写任何东西。”“那你还得進去。”“我做好准备了。”“啥准备。”我打开防寒服拉链,露出了毛巾牙刷。所长走过来,抻走了牙刷,打开窗户扔到了窗外,一边扔一边说:“好了,好了,你回家炼去吧。”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又走过一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五日,因遭人恶告,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为我拒绝“转化”,劳教所狱警给我办洗脑班,强迫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看邪悟者写的东西。我告诉她们:“我不看那些东西,因为那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看看王進东怎么打坐,你再看看我怎么打坐。全世界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们到现在还拿这个骗人,甚至自欺欺人,多可悲呀。”我给她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我身心受益的体会。看得出来她们内心是敬佩大法的。专管的狱警经常找我谈话,她说她就爱听大法弟子说话。交谈中得知,她是一九九九年通过考公务员当狱警的,开始她不明真相,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十月怀胎,孩子却胎死腹中。我告诉她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参与迫害是要遭恶报的。她沉思了好久……

过了一段时间,又一次办洗脑班。每个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分别被包夹人员包围着,每天这些包夹人员寸步不离,不让我们睡觉,只能洗冷水澡。那天,我的血压上升至200,警察让我吃药,我告诉她:“我修炼法轮大法这么多年没有病,没吃过一片药。我是法轮大法好的亲身受益者,亲身实践者。今年被你们非法关押,不让我炼功,心脏、血压都出了问题,只要我炼功,一切都会好。”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我都被强迫的在房中间坐小板凳,而且必须面向房门,几个包夹围着我。一天,我回头看看窗外,突然,在天际的东南方出现了一个发光的球,那光球不断地放射着耀眼的彩光,光球迅速的变成了光柱,越长越高,越高越亮,放射着七彩霞光。我喊她们快看啊,大包夹说:“显灵了,显灵了,神佛显灵了。”光柱蹭蹭的往上长,化作一道七色彩虹,彩虹从天边一直跨过劳教所的楼后边。小包夹喊:“好大的一座彩虹桥啊。”再往西看,红红的夕阳把天上的云彩都染成了金粉色。蓝天、彩云、彩虹交相辉映,这奇妙的景象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的鼓励,这一幕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间。

转眼我被非法劳教迫害快一年了,狱警对我说:你不“转化”我就要扣分了。我告诉她:“你要的是分,而我要的是命。我的命是真、善、忍筑成的,是你的分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她说:如果你不“转化”是出不去的,我严肃的告诉她:“我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你们非法劳教一年,到日子了你们还继续违法关押,难道非得要我死在里面吗?如果是那样我横竖都能出去。”“怎么个横竖都能出去。”我说:“竖着走出去,横着抬出去。”狱警无语了。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正念走出劳教所。走出大门时送我的两个狱警都哭了。

我高高兴兴的、红光满面的回到家,可是意想不到的魔难接踵而来。唯一的女儿婆家企业破产,外资撤资,为还债女儿把自己的婚房卖了。女儿、女婿向我哭诉着:“妈妈您救别人,您也救救我们吧。”丈夫又身染重病。我懵了,怎么会这样?我感到很无助,怎么办?那段时间,我备受煎熬。尽管如此,一个信念始终支撑着我,“坚信大法,在大法中归正。”通过学法,在法理上我明白了:“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1]我明白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没有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连修炼人自身都难保,又如何能左右的了别人呢?半年后我终于走出了魔难。同时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1]

感恩师父一直不放弃弟子,领着弟子走出了魔难。我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中修炼,师父给他清理了身体,使他无病一身轻,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劝三退,走在了救人的路上。

跪拜师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当日前一篇文章: 师父救我 我救众生
当日后一篇文章: 二十年的修炼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