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在大法中净化和升华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身心在大法中净化和升华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家境贫寒,从小吃苦,受罪很多,因而形成了较强的个性,不愿苟同一般人。从入学一直到参加工作都十分努力,总是处处拔尖,常人中的名、利、情一样不落的追求,寸步不让。

一、身体在大法中净化

在一般人看来,我有能力、有理想、也有收获。过去说教育界应是两袖清风、德高为师、身正为范。可事实并非如此,那里的你争我夺、勾心斗角更胜一筹。每一张笑脸背后都还有另一副面孔,话锋一转即含玄机。我就像在大海中学游泳,必须一刻不停地拼搏,一不小心就会沉入海底,要想露头露脸,更是难上加难。但我不服,坚持不懈努力。终于,几年之后,层层光环把我托出水面。

但同时,我已身心俱疲,完全损伤了先天的一切。各种疾病悄然而至,如影随形的来了。身体每况愈下,小病就不说了,因关节疼走遍各大医院,电褥子烧坏了三个,有一次险些着火:电源没拔就上课去了,回家满屋糊味儿,才发现褥子已着了一角,若不发现及时即成大祸。更糟糕的是,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整宿失眠,白天还得强打精神表现出“典型”。怎么办?现在想起来都很可怕,最严重时从晚上一直到黎明,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彻夜不眠。我知道树上鸟几点醒来的;我知道天空几时发白的,再预备明天怎么过。活得真是苦,真是累!

那时的我面容憔悴,三十多岁看起来像四十多岁,每天要不化妆都不敢出门。脾气也大,在家里、在单位都说一不二。领导笑谈:能力多大,脾气多大!

就这样的身体怎么能熬到今天,我自己都难以想象。吃尽千般苦,幸逢洪法时。一九九二年春,我喜得法轮大法。师父的真、善、忍法理,让我幡然醒来,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活了四十多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做人,怎样做人,怎样做事,怎么对待别人,怎么对待自己,人从何而来,往何处去。

于是我决心学法炼功修心性,返本归真!师父也很快给我清理了身体:首先清理的是内脏。突然有一天跑厕所,半天能有几十趟,但人却很精神,体力稍差,但不痛不累,一点不影响干活,感觉与之前的肠炎大不相同。两天过去之后体力迅速恢复,不用打针吃药。随后就开始调整大脑,经常听到大脑里发出“咔咔”的响声,有点像秒针的嘀嗒声,又像嗑瓜籽一样,仔细体察,就没有了,越在不经意中越是出现。一段时间后,我突然想起,最近我最难耐的失眠症不翼而飞,不再为睡觉发愁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整个人重获新生!我激动万分心中充满无限地对师父的感激!

二、思想在大法中升华

随着学法修炼的深入,心性迅速提高,在常人中处处用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原本出了名的“得理不让人”的人,变得宽容大度了。

离异多年的前夫,突发癌症,而且无依无靠又无钱。我放弃一切恩怨,出钱为他做手术,化疗,护理,花钱多少万。他亲弟、亲妹都分文不拿,还巧立名目从我这拿钱,成千上万的要。我也不知其中的因缘关系,就退让三分满足了他们,把事摆平,在常人看来那亏吃大了。要在我修炼大法前,他们连想都不敢,更别说做了。

前些天的一件事,检验了我的心态。一天,前夫端着两个粘在一起的瓷盘碗,目光难测的逼近了我,问我这是怎回事?因他不让用洗涤灵,可能有油污,时间长了,就粘上了。我想这不是什么大事,洗洗就好了,谁还故意粘啊?就没吱声,转身想躲开。

在那一瞬间“啪”的一声,盘子摔得粉碎!我一惊:“噢,吓我一跳,谢谢,谢谢!”我脱口而出。“啪!”又一个碗飞出来,渣子满地溅!我忙说:“别生气,别生气,千万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没做好,对不起啊!”随之而来的是前夫的破口大骂,翻出我家祖坟,咬牙切齿,不堪入耳。我不再出声,慢慢拿起笤帚打扫现场,任他所为,然后提上垃圾袋下楼去了。

按师所言,我向内找。是啊,多少年来,我高高在上,清高自傲,这下威风扫地,看你能如何对待。找了很多心,争斗心,看不起人的心,面子心,党文化的强势。但我心里一点不气,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事要发生在修炼前,我就得让盘子从二十三楼上飞下去!过去,别说在家里,就是在单位,我虽然不是领导,可别人都说我是领导的“领导”,他们都得看我脸色行事。人常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我是修炼人,师父说:“脾气不好就改嘛”[1],在大法的熔炼中,我改了。

师父帮我化解了矛盾,回家后完好如初。

我家的人际关系也不一般,儿媳就是前夫追逐的“第三者”,在大法法理的感化下,我以极大的宽容忍让原谅了前夫,成全了儿子,化解了一场情仇,而且多年来与他们和谐往来。这事要发生在得法前,“宁可玉碎,不为瓦全!”说谅解,说不定哪个人的命都得丢了!

在利益上我不争不求,顺其自然。婆家的房产我一分未得,无条件让给其弟;娘家祖上房产我也一分未求,都归哥嫂拿走,他们都是千万富翁,我暂住租房。师父说:“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作为修炼人,我们只借常人环境实修,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何必在这用心呢。

我虽一无所求,但活得充实,圆容师父所要的,用心做好“三件事”,几年来不敢怠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当日前一篇文章: 修大法 侄媳妇晚期肺癌痊愈了
当日后一篇文章: 工段长读大法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