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修大法 侄媳妇晚期肺癌痊愈了
文/辽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七年的皇历正月十五,我们大家庭二十多口人一起聚餐。这是惯例。席间晚辈们要敬酒,侄子、侄媳们、侄女、孙女们,十来口人一起举杯,异口同声向我敬酒,感谢我,大伯嫂说:“我也同意给你婶婶敬酒!”

我知道这是因为侄媳跟我学炼法轮功,她的病好了,而她的病是医学解决不了的绝症,她的病好了,全家人的一块心病也就好了。所以他们高兴,要感谢我。

在这之前的几次聚餐,包括去年过年的聚餐(侄媳得病半年时),大家见面心情都蛮苦,有话不能说,有泪不能流。今天这场景我非常清楚,我也理解大家的心情,赶忙谢绝:“千万使不得!我不能贪天之功,我没有能力救你,是大法救了你,是我师父救了你,要谢就请大家谢谢我师父吧!”

我的另一个侄子每年聚餐时都说:“我婶炼法轮功,谁也不准反对!”并对我说:“我就支持你,我保护你,看谁敢动你。”今年也是他带头非要敬我酒。我深知这不仅是对我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对大法的尊重,众生得救度,那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对大法对大法师父的真挚感恩!

侄媳今年五十一岁。二零一六年四月下旬,被当地医院诊断出:肺癌晚期,已扩散到肝、肠、淋巴,而且在颈部、腋下能很明显的看到或摸到肿块。不能手术了,当地医院就治不了了,刻不容缓去了上海(她的表妹是上海医院的大夫)请权威医院确诊并治疗吧。

这突如其来的致命打击,如五雷轰顶,一家人六神无主,不知所措。这一劫是摊上了,谁都知道最后只不过是落得人财两空。

没敢和他父母说,侄子第一时间来我家。我和丈夫开始也懵了。我是大法弟子,马上想到:“大法能救她!”,立即就跟侄子回家,告诉侄媳:念“法轮大法好”,求大法师父救命。因为几年前他们就声明“三退”了,一家人又非常相信法轮大法好。去上海的前一天晚上,我又千叮咛万嘱咐: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就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逃过这一劫。一定要坚信这一念就会有转机。

一家人虔诚的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牢记在心,大法护身符戴在身上。

到了上海侄媳被病痛折磨的睡不了觉了,后背疼痛难忍,我给他们打电话说:诚心念护身符上的几个字,快求师父:“求李洪志大师帮帮我们,我们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一家人马上照着做,一遍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双手合十求李洪志大师救命。结果病人渐渐的入睡了,精神状态大有好转。

第二天到医院做活体病理检验时,和第一天到医院的病灶反应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大不一样了,看到和触摸颈部、腋下,那几个淋巴肿块不明显了。就这样从上海回家了,一直服用上海医生给开的很昂贵的特效药。

大约一年半时间,特效药失效了,病情又恶化了:饭吃不下了,人也躺不下了,睡觉要垫上四个枕头慢慢侧身躺着。脸上如挂了一层灰,全身皮肤尤其后背和胳膊的皮肤又干又皱,皮肉同死人一样了。侄子说她就象个木乃伊。皮肤干皱的难受,只能涂些橄榄油,衣服被褥到处是油。人说话气短,总是咳嗽不断,说一句话一咳一顿的不成句。九个月大的心爱的小外孙也抱不动了,危在旦夕。

我丈夫并未修炼法轮功,急着跟我说:“你快去教她念法轮大法好啊,快去呀!”

我带上宝书《转法轮》、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音和师父教功光盘去了,和侄媳说:“学法炼功吧,佛法无边,只有大法能救了你,救了你们的家。”我师父说:“因为常人社会就是这样的,生老病死就是这个状态,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了债就得还。”[1]我说:“人遭灾、得病,按佛家讲是欠了债了,欠啥还啥,得绝症就是欠命债了,是要命来了。只有大法能善解渊怨。我师父能平衡生命生生世世欠下的各种业债。”

因他们全家相信大法,侄媳妇就坚定的捧起了《转法轮》。那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正如师父说的“千年的等待 万年的期盼”[2],缘份到了。

学法第三天,侄子的那个十个月大的小外孙先受益了。小外孙的妈妈上班,十多个小时不回家,小孩得喂奶粉,可孩子不爱吃,一次五十毫升都吃不下,本来妈妈的奶水就不好,孩子一直很瘦小,肋条骨都能看到。我三天给侄媳妇念了三讲大法的书,又放了炼功音乐,小外孙喜欢喝奶粉冲的奶了,从八十毫升、一百毫升、一百二十毫升到一百五十毫升,每次很快就喝光,还增加了喝奶次数,几天就喝光一听奶粉。孩子很快就长胖了,长大了。这是没料到的意外收获。正如常言道:“无心插柳柳成荫。”

侄子自从媳妇得病后,夜晚倒在床上光是翻身睡不着。我们一起学法三、四天后他也受益了,他能睡觉了,还睡得很沉,晚上给孩子喂奶时怎么吵,也吵不醒他。正像师父说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

侄媳更是一天一变:第一天读《转法轮》,一口气就读了二十多页,虽然有点喘,但不觉得累。第三天不咳不喘了,说话也不一顿一顿的了,能吃能睡,皮肤开始变了,不再是黑黄死灰的了,脸色也变白了,脸上有光了,眼睛有神了。她姐姐说她变俊了,谁看到都说她变白变俊了。也有力气了。也能抱外孙了。学法炼功仅二十天左右基本和正常人一样了,洗衣、做饭、带外孙等一切家务都能干了,是个正常人了。

一家人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紧张、担心、恐慌的氛围不见了。

二零一七年一月上旬,刚修炼四十天左右,侄媳去市医院复查,检查的结果让一家人又惊又喜,直流眼泪:胸部(心、肝、肺)积水几乎没有了;肺上的肿瘤变小了很多。赶紧往家里打电话报喜,首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检查结果。说病好了,要感谢我。我说不能感谢我,要感谢法轮大法,感谢大法师父!

我对侄媳说:“当今的中国,在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造谣诬蔑中,你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能走進大法修炼,你这一念就很珍贵,师父说当今世上的人都是为法来的,只要你修,师父就帮你。”

侄媳的姐姐乐得合不拢嘴,就盼着我去,说:“婶,你不来我心里没底,我妹妹就跟你念大法书了,就炼法轮功了。太神奇了,太好了。你们念书我带孩子。”

修大法还得福报了。年前侄媳工作单位向市红十字会给她申请补助,结果十二月份申请补助款一万元钱就领回家了。侄媳说:“我单位领导说从来没有过的事,这么多年申请红十字会补助都没批过,今年降到我头上了。”

丁酉年大年初一到了,侄媳得法不足两个月,一家三口,女儿抱着不足周岁的小外孙,把精心挑选的最上等最有寓意的礼品摆在了师父的法像前,庄重、恭敬的恭祝李洪志大师过年好!诚心诚意的,万分激动的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如今修炼已经二十年了。修炼前我体质弱、不禁风不禁雨的,最严重的是哮喘病,这个病不仅影响身体健康,还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非常惧怕,一发病,或一提这个病我就感到很没面子,很自卑。象块沉重的石头压在我心里。又生性胆小、狭隘、凡事都优柔寡断、妒嫉心也特强,很窝囊却又很自傲。得法一个月,大病小病,最要我命的哮喘病都不见了,精力旺盛,面容白里透红,显得很年轻。没有病的感觉真轻松。而且性格也改变了,不再自私、优柔寡断、唯唯诺诺了。大法使我从病体变成神体,大法让我有智慧、有主见、有胆识。二十来年的正法修炼几经风雨,几经坎坷。已经历练成一名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生命也有了价值。

我修炼大法近二十年,身心受益无穷。家庭和睦,亲戚朋友有目共睹。我的很多亲人也都在大法中受益。

我大姐二零零五年(六十五岁)得了乳腺癌,发现时已是中、晚期。手术后医生要求调养几天一定要化疗。工人家庭没有钱,我说:跟我学大法吧,再继续治疗劳民伤财还受罪,学大法,佛法无边。她选择了学大法。回家后没做任何康复治疗,也没出现任何术后症状。中、晚期乳腺癌神奇般的好了,至今已十多年了。

我三姐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做直肠癌手术,出院后才告诉我的。我带上护身符去她家,见她整个人不像样了,脸色黑黄,两个黑眼窝深陷,抬不起头,睁不开眼。蹲在厕所里就不出来。看她痛苦的样子,我流着泪站在卫生间门口对她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不痛苦了。”她低着头,没睁眼,笑着说:“我这是真病,念那几个字就能好病?”很固执。我说:“你看我现在身体多好,以前你知道我总倒在炕上,也出不去门,更干不动活。”她说:“你学法轮功十多年,你付出的多,应该多得。”我说:“我付出的多,多得。你今天就付出一句话,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看你能得到多少。”

我这么一说她信了,护身符戴上了,也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半夜她不蹲厕所了,睡觉了。第二天黑黄脸色和黑眼窝也退去了很多。眼睛能睁开了。早晨起来就说:“这法轮大法真好啊,我妹妹告诉我的,我就念。”

第三天她就在屋里溜达了,还能吃饭了(在这之前只喝点米汤),还吃了面包和少量水果。原来说术后要做化疗的,这时再去做检查,说不用做化疗了。至今过去五年多了,我三姐的身体一直很好。

我的家人、亲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一下子说不完。我家的故事,是法轮大法神奇故事中的九牛一毛都不够,写出来只是表达对大法的感恩。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佛法的攻击的诬蔑之词,种种漏洞百出的谎言,编造的丑剧,在事实面前不值一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回天是彼岸〉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当日前一篇文章: 中共谎言被揭穿 我走入大法修炼
当日后一篇文章: 身心在大法中净化和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