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再难也要爬起来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回想修炼历程,跟头把式的,还有趴着的时候,是师父拽着,同修带着,才走到今天。修炼路上每一关、每一难都蕴涵着师父的加持与护佑,说不完、道不尽。

(一)得之于易、失之于易

我修炼前家庭已濒临解体,丈夫的脾气一上来又急又浑又暴,党文化在家庭中的表现之一就是强势。有时为一点小事,全屋的家具器皿摔的乱七八糟,面对一片狼藉,我只是默默流泪。我渴求得到心灵安慰的良药却得不到。在无望中,我变的和丈夫一样了。他的脾气把我隐藏的从未表现出来过的魔性全部引发出来。有一回,我发疯了一样,把房子的窗户玻璃几乎全砸了,只剩三块。本来就小心眼,看到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真的绝望了,买瓶安眠药就吃了,五岁的女儿都不顾了,只想自己解脱。被好心人救了后,就想我怎样能变好,包容丈夫的缺点,以使家庭和睦。

到了九七年底,同修来我村洪扬法轮大法,我一看这正是我要找的,我就为等这个而活着。从此我结束了人生中所有的烦恼,开始修炼大法,我家成了学法炼功点。

我修炼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愁容满面变的满面春风,看起来瘦弱的身体有使不完的劲,两、三个小时之内能挑四车大粪,打药,半天能背着打一千斤的药水,家庭闹剧没有了。其他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都在不同环境中证实着法,证实大法超常的功效。那时我就象孩童般幸福的享受着师父的洪恩。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先后遭受不同程度的五次迫害,也進京上访过。但因迫害前,学法未得法,《转法轮》没看上十遍,没有扎实的学法的基础,用欢喜心对待殊圣的修炼,最终在劳教所被邪恶、假善、淫毒的小丑们左右,上了邪恶的当,邪悟了,一趴就是八、九年。后来,师父派一个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召唤我,才把我从沼泽中拽回来了。

(二)再难也要爬起来

当我横下心来,从新修炼,按照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任何魔难都别想再摧毁我的修炼意志。在我从新修炼的初期,家庭大小魔难都没停过,为点滴小事,喊叫骂,砸摔打,真是心惊胆战。我发正念不稳也从不间断,长时间的发。那时我们只有一间住屋,丈夫看电视我就看法,不让看,我就听法。躺下睡觉记不起别的就一遍遍默念“师父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夜间发正念、凌晨炼功有一点动静都不行。有一天晚上发十二点的正念,丈夫突然对我说:“我受不了你了,你不出去,我出去。”说着把被子扔到地上了。

我家对面是大姑姐家的房子,毛坯房,放杂物用的,上面的顶是一百毫米厚的彩钢瓦,常年没人住,老鼠快把彩钢瓦的泡沫盗光了。北方的冬天很冷,我选择搬过去。这间房子虽冷,但这是我修炼的一席之地,真的很满足。同修们在被迫害中争取炼功环境,受各种酷刑,有的都被活活打死,付出生命的代价。我这点苦算什么?在这儿我可以不间断的学法发正念。

那段时间学法几乎都泪流满面,有时哭的哽咽,发正念有时也默默流泪。感恩师父,不记弟子之过,还给弟子从新修炼的机缘,悔恨自己以前的不争气。法理一层层展现,明白了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多么深远,多么神圣,更重要的是使命,为宇宙众生负责的使命!明白了师父珍惜原始生命的浩荡洪恩!

后来丈夫怕我冷,让我回去。我说这儿很好,我可以做我必须做的事,回去了,耽误你休息。丈夫弄个小太阳让我取暖。

我长时间发正念解体阻碍我修炼的一切邪恶生命,解体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我只归师父管,其它的都是被正的生命,没资格干扰我,谁干扰谁犯罪。

当放松自己修炼时,环境会变糟。丈夫晚上饿了要做饭,我去帮忙,他说不用,我没多想,让他随意吧。一会铲子掉在地上,他就开始骂我,摔东西,我去阻拦,他推开我闯到屋里要毁宝书。我抱着书不让他碰到,他举起凳子砸我,我把脑袋伸过去,心想砸我也不能毁书。他把凳子扔一边去了,又骂着要打我,我冲天使劲的喊:“师父好,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不许迫害众生,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就要震撼层层宇宙,大法、大法弟子神圣不可侵犯。丈夫惊呆了,突然举起拳头喊:“打倒共产党!”连喊几遍。

(三)路越走越宽

随着修炼的成熟,正法進程的推進,家里的环境越来越宽松。我买个电脑自己专用,参与自动电话讲真相救人项目。一次收到一条短信,是个新疆人:“我儿子天天受那种教育,怎么办呢?求您救救孩子吧。”我赶紧回信:神佛慈悲,快快退出邪党、团、队组织,抹去兽的印记,真诚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能保命保平安。”发过去,求师父加持,一定让众生看到短信。一会显示新短信写着:“我儿子小名叫三木,我叫刘某某(真名),都是少先队,谢谢您了。”这类事有几起,短信效果很好。还有骂人的,我不被带动。求师父加持,让众生收到我发的彩信,了解真相,得到救度。

我还结识了两位同修,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救人。面对面讲真相不是我的强项,我语速慢,咬舌。当一段时间过后,我悟到这是观念,只要有救人的真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但这个观念导致我错过好多有缘人。我讲的第一个人是个老太太,在我家门前路过三次。第一次时想救她,就是迈不动步,张不开嘴。第二次还是如此。第三次,急的我都要哭了,跑着追上老太太问:“大姐,小的时候上学戴过红领巾吗?”“上到高小,戴过。”我说:“我们人都有神保护,共产党是无神论,不承认神的存在。大姐你从思想中把少先队退出来,保命保平安。”老太太说:“中,中。”(方言,好,好的意思)老太太走后,我赶快進屋,止不住的泪水。她为了得救,在我门前路过三次,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震撼,恨自己为什么面子心能干扰到我,挡住使命挡住责任,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慈悲众生免于旧势力安排的洪劫拖延时间,我还有多少时间,还能救度多少可贵的生命?虽然认识到这,一段时间里,还是拣面善的救。

与同修搭伴一起讲真相后,慢慢突破了,都是可贵的众生,都给机会。师父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2]。我们这地方大法弟子多,早期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铺好了路,有的集市,问一下已经三退的人很多。我们一起去真相空白区(没其他同修去的)的集市救人,一路上粘贴真相条幅,有的条幅三、四个月了还在那留着。

同修甲讲真相很有方法,有时人围着听,还征签举报江魔。我没有固定的模式,想到哪讲到哪。我先递过去真诚、和善的眼神,这样就拉近了距离,很少有人拒绝真相,有的人就是看我面容和善听真相。我说话语速慢还咬舌,但只要我有救人这颗真心,师父就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得到救度。

我们不拘形式,骑电动三轮车,有时赶集,有时下庄,农村、小区,有人的地方都去,没别的同修去的地方也去,只要电瓶的电够用就去。我们小组从配合讲真相那天起,就是大包大包背着真相资料,也带动了好多同修都这样大大方方的,展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坦荡、大法的尊严和师父的无边法力。“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功真了不起,支持你们!”这样的声音经常听到。

我的家庭环境改善很大。丈夫和女儿都写了起诉控告江泽民,是我代笔写的,写完念给他们听,他们同意后,再发往高检高法,摆放了他们的位置。

我给丈夫取个化名叫刘正义,在他焦躁时,我叫他一声刘正义,他当时就消停。一次一次的魔难过后,都使我容量扩大,更能理解迷中生命的悲哀,也消除着众生层层的败坏因素。让我时时溶于法中,同化到师父所要求的那层标准。

谢谢师父!弟子让您费心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学好法 周围环境改变了
当日后一篇文章: 大法叫我做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