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后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二零一六年八月的一个深夜,一阵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以为是在外地工作的亲人回家了,便打开二楼的房门,只见一楼大门外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人说:我们是派出所的,请配合一下开门检查。我知道来者不善,是针对我来的,以为是白天出门讲真相被人举报了。家里都是大法书、U盘、收音机等,我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这里提醒同修平时我们要将大法资料放在专门的小储物箱保存好),心里没底,也有些害怕,我便坐下来发正念,但静不下来。听见一楼的大门打开了,我往窗下一看,十来个人進来了,原来其中一个匪徒翻墙進来,打开了房门,我大声喝道:深夜私闯民宅,你们不知道这是违法犯罪行为吗?!他们走上二楼,弄坏门锁,把我带到车上。上车后我就揭露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并给他们讲真相。

来的人中有街道书记、派出所副所长、区610主任,还有老家派出所的警察等,他们是要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这是我始料不及的,因为去年我被关在洗脑班迫害了三个多月,连市“六一零”的头目都说以后不会再把我弄到洗脑班了。是我太相信了邪恶的谎言。

他们把我绑架到一个郊区宾馆,那时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了。以后的日子,不管谁進来,我就跟他们讲真相,并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的第四天,一洗脑班人员叫我去听课,我不配合,他就叫两个保安把我拖出去,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及正法口诀,他们把我拖到阳光底下曝晒,那天高温三十八度,而且我已经三、四天没進一点食物和水了。我便坐在草坪上打坐发正念,他们就用手机拍照,还威胁我在公共场所炼功,可以把我送進监狱。我想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便以要上厕所为名回到房间。从中我也看到自己有怕心和怕吃苦的心。

绝食到第五天,他们决定给我注射点滴,我怕药物伤害我身体,也没有完全放下生死,便开始少量進食。几天后他们说要拿诽谤大法的碟片到房间放,我想不能这样纵容邪恶迫害大法,不允许众生对大法犯罪,也不能毁了已明白真相的两个陪护,我便又开始绝食反迫害。每天我就是背能想起来的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我从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一路走来魔难重重,主要原因就是没有静心学法,思想业力大,看书溜号走形式;不懂得如何去修,没有学会向内找,不注重修心性;发正念倒掌,甚至有时都睡过去,危险至极了。师父说:“大家想想,那个旧势力不迫害你才怪哪。它迫害你,师父都没有办法,因为它们抓住把柄”[1]。

因为家里有大法资料,我担心他们会抄家,整天提心吊胆,压力很大,怕被迫害進监狱,失去修炼的机缘,我便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2]

我不停的背法后,怕心少了很多,但还是经常会返出来。后来我想,修炼的目地就是要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那我无论身在何时何处,都让自己身体所有细胞,层层粒子,思想每一念都念动“真、善、忍”,那我不就同化“真、善、忍”了吗?这样想后也就放下了怕坐牢的心,我不怕坐牢,但也绝不该去坐牢,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和安排。

刚开始发正念时杂念很多,根本静不下来,我便在心里不停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正念越来越强,觉的迫害我的“六一零”那些警察离我越来越远。

二十多天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尽管我走出了黑窝。不实修的教训是深刻的,正如师父说:“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1]摆在我面前的机会真的越来越少了,我只有抓紧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跑步赶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也悟“修炼如初”
当日后一篇文章: 二零一七年四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