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向内找 体悟修炼的内涵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在矛盾中向内找 体悟修炼的内涵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近期自己修炼中有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放下“瞧不起”别人的心,不用观念看人

一直以来,我们家虽然都是同修,可是家庭矛盾不断。每次出现矛盾时,我都以对方人心太多,学法不得法造成的矛盾为借口,把这个本应该修炼提高的机会错过去了。没有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致使矛盾越来越尖锐。最后我只好守住心性,不去在矛盾中计较争辩。可是矛盾仍然出现。我很苦恼。

一段时间,我认真学法,师父点悟我要珍惜这种同修之间的缘份。那时我似乎明白了,下决心不再用观念看待家人同修,同修能在大法中走到今天都是了不起的!

那段时间,家人同修再怎么表现的不在法上,我都不动心,还是守住自己的善念。我心想“旧势力你操控家人同修的人心在我面前表现,还想让我進入用观念看待同修的怪圈中去,制造心里间隔,休想!”我还是没有向内找。结果旧势力操控家人同修的几次表演后,我就守不住善念了,又回到了用观念看待家人同修的怪圈中去了,不能自拔。家庭的矛盾也越来越烈。

可能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就借助一名同修的嘴说我有一颗高高在上、瞧不起别人的心。我听后找自己,才发现这颗隐藏的执着心。这颗心在与常人交往中,它就隐藏起来,表现的很谦虚,给许多常人的感觉我这个人很谦卑,没有什么架子。可是它在修炼中就表现的比较强烈,强烈到我自己都意识不到。它的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总是盯着同修的不足,然后拿同修的不足与自己做的好的地方比较,从而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满足感。我找到这颗心后,下决心修掉它,可能师父看到我有这个修炼的愿望,把这个心给拿掉了。这时,我无论看到家人同修再有什么表现,我都不会产生观念,只是找自己,不会再被表象迷惑。这时一切矛盾都烟消云散了,原来都是自己的这颗人心造成的。

二、找到“推责任”维护自我的心

今天,妻子同修打印完三本《明慧周刊》与两本《正见周刊》,就去学校接孩子了。我拿来一本《明慧周刊》正在看,这时岳母同修过来问我,这周的周刊打印了吗?我指着桌子说:在桌子上。岳母拿了一本出去了,不一会就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一本《正见周刊》,问我说:你这打的哪是《明慧周刊》?我立刻回答说:这不是我打印的,《明慧周刊》不在桌子上吗?岳母拿了一本《明慧周刊》走了。

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我看到自己刚才的内心表现:我怕被埋怨!

我的第一念是想到:推责任!维护自我。这颗心反应的非常迅速,甚至把解释问题的想法都放在最后。正是这种心,使我在很多证实法的问题上不敢承担责任,这是我不能突破目前消沉状态的一个原因。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生命怎么兑现自己的誓约?而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着巨大的责任与使命的。

三、找到利用别人修的心,体会法中修的内涵洪大

长期以来,我与妻子在夫妻情上一直修不掉,我一直苦恼。妻子一直对我表现非常亲近。我由开始的“烦”到最后的“怕”,一直走不出来,我一直以为是她学法跟不上,修炼层次造成的。

我今天静下心来查找自己的心理过程。刚开始,我认为她对我的情太重,影响我修炼,我对她表现出心里不耐烦,后来发现这是怕别人干扰自己修炼的私心。我想:我为什么要怕呢?这不是又形成了一个怕执着的执着吗!后来我就不再怕妻子的这种情的表现了。这有什么可怕的,就像做大买卖的修炼一样,你天天手数着几万几万的钱,你心里没有,不就行了吗!真正修炼是修这颗心!

后来我又转念一想:妻子对我的情的表现不是帮助我修吗!我只要不动心,就达到标准了。但是每次妻子对我表现情很重时,我不动心后,给她带来的是不高兴与痛苦。我一直很困惑,总感到大法修炼是不应该给对方造成痛苦的,不应该这样修啊!我又找不到原因,我很苦恼。这时“帮我修”这几个字一下打入我的大脑,我看到在这几个字的背后隐藏的一个我一直意识不到的心,那就是利用别人帮自己提高的极端自私的心。旧势力不就是这种思维吗?利用一部份众生为代价,保护它们自己。原来自己一直没有跳出旧势力为私为我的变异的个人修炼的思维,这太可怕了!

我认识到这一点后,对师父给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炼有了全新的认识。我们的修炼不是自私的,我们的修炼是要考虑到别人,我们的修炼的基点就是为他的,当我们真正放下人心执着,言行能够证实大法,那么周围的人所感受的就应该是大法的神圣和美好,而不是痛苦。我们的修炼是我们所连带的一切庞大无比的宇宙体系与生命同化大法,我体会到一种洪大的在大法中修炼的内涵,我对在法中修有了新的认识,真正的在法中修的内涵洪大而慈悲,是对生命的珍惜与救度,是生命在真正圆容师父所要,在为未来的圆容不破的努力做到。

当日前一篇文章: “忍”中的大自在
当日后一篇文章: 修去怨恨心 险阻变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