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敬师敬法的严肃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再谈敬师敬法的严肃
文/本人口述,同修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昨天去了一位独居的老同修家,她给我详细的讲了她月初闯病业关的事。我听后觉的应该写出来警示同修,她说她也有此意。

三月二号上午,她牙疼的很厉害,整个上牙膛都肿起来了,脸也肿了,不敢吃东西,而且全身发冷,冷的直打牙巴骨,就上床盖上被子,不一会又浑身冒火,烧的不行。这期间她一直正念否定、清除干扰。三点四十起来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时,她觉的有点累想靠床站一会,突然要呕吐,当她去转身开门时,一下子失去了知觉,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磕在床头柜上。不知过了多久她苏醒过来,头右侧起个大包,腰也不敢动了。但她意识非常清楚,没有怕。知道自己是晕过去了,是旧势力要取她的命,慈悲的师父救了她。

费挺大劲爬到床上,稳下心来找自己,她想出了这么大的事,一定是自己在敬师敬法方面出了问题。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她从各个方面找。因为这个同修平时敬师敬法方面做的很好。十几年来学《转法轮》都是用纸片垫着手,别人的书边都变色了,她的书却非常干净,大法书和真相资料从不随便放,同修们在这方面都不如她。她找的很细也没找到,她就对旧势力说:旧势力你听着,我有师父,我有法,我哪做的不好,我有我师父管,你们不配。

她后来找到一念,就是老伴病重期间她曾求师父救他,她跟师父说:他(老伴名)毕竟赶上大法洪传,而且对大法也有正念,也支持她修炼,况且他也学法看书了,救救他吧。结果她老伴因放不下病还是走了。她当时有些迷惑不解,对师父产生了一丝丝的怨,找出来跪在师父法像前认错。这时牙疼减缓一些,可是腰疼的厉害,就像腰椎长死一样,疼的无法形容。她没告诉任何人她腰疼,别人来了只看到她脸肿了,头上磕个包。大女儿来了给蒸个鸡蛋糕,吃两口就吐,大女儿给小女儿打电话,姑爷来了一看,非让上医院,她说上什么医院,我有师父管没事。下午她让两个女儿走了。

晚上六点正念发完,她想我不承认你,越不让我动我越动,她带着四十多张粘贴出去了,一个多小时回来后,往床上一躺,腰疼的更厉害了。她当时就想,以往哪儿做错了找对了,瞬间就好,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当时发了一念我找不着,我还不找了呢,旧势力你听着(说出声):我是宇宙大法的真修弟子,我是真善忍造就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我师父给的,我师父说了算,我师父让我怎么我怎么。瞬间腰好了,不疼了,她流泪了,跪那给师父上香叩谢师恩。

第三天,有一念打入脑中,想整理放在衣柜上边的大法书。她的书保存的很整齐,用大纸几本包一包,几本包一包,当她把大纸撤下来时,她惊呆了,她竟然用了一张带有女人半裸体的宣传单包大法书,她说她当时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大脑一片空白,总觉的自己敬师敬法做的好,却犯了这么大的低级错误,用这么肮脏的纸包大法书,难怪旧势力下狠手。

是师父看她真心的找自己,法理也清晰,就点悟她让她整理书。她说包了二三年了怎么就没发现呢?是旧势力用障眼法害她,到正法的最后算总帐,下死手。

希望同修们吸取这方面的教训,别让旧势力钻空子,在正法的最后,全身心的兑现誓约,抢人救人,跟师父回家。

当日前一篇文章: 修去怨恨心 险阻变通途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两次崴脚的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