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走大法徒的路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选择走大法徒的路
文/海外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回首已得法十八年了,十八年里经历的坎坷、魔难终于使我懂得了修炼的严肃,使我懂得了如何修炼,修去思想中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返本归真。

时间如白马过隙,人世间失而复得的机会能有几回,能够再次被给予回到大法中正法修炼的机缘如今是我珍惜万分的,对师父那洪大的慈悲与感恩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初得大法的快乐

一九九八年,我来到了海外,这里的风貌,宁静的气息,仿佛在心底的印记依旧熟悉。我从这里开始了人生一段难忘的神奇而悲沧的经历。

看似机缘巧合中,也许是早已费尽周折的安排,我从素未谋面的好心人的朋友那里看到了《转法轮》。从那时起,知道了什么是德,虽然没有美德之具体行为表现的概念,但是知道了要做一个好人的标准,也发自内心的要按照《转法轮》去做一个好人。

初得大法的我,人生观开始发生转变,《转法轮》、《精進要旨》、《转法轮(卷二)》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感佩大法的法理,高兴有了师父。那时在餐馆打工,劳累的左肋和背部肌肉酸痛,在炼功两周后消失了;原本看重小费的心态,悄然中变为:都给你们分吧,看你们能多得点我高兴,我不要;学习中的敷衍态度也渐变成为认真進取。初期炼功的一次打坐中真实的感受到飞速旋转起空的感觉。看到我的美丽、质朴的国家,城市间洋溢着平和、自由的气息,在这样的环境里能够得到美好的大法并开始修炼,这一切来的巧妙突然,细致的缘份造化使我开始了新的修炼人生,那段时间犹如在天堂般快乐。

被邪恶拽入堕落的迷渊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七二零对法轮功迫害的大事件在中国接连发生了。

那时作为在海外的学员,我知道我有责任为自己的信仰说句真话。于是我回国上访递交“法轮大法好”的请愿信。接下来我遭到拘留、殴打、罚款、软禁、监视等迫害,加之没有了学法的环境,心理已承受到了极限,没有了正念,更谈不上对邪恶的抵挡与清除,只是无可奈何的默默承受。名利情的冲击与被放大,长期关押、劳教迫害,旧势力摧毁式的迫害,使我慢慢失去了坚持走下去的信心,加上放不下对亲情的执著,看到妻子与家人为了我吃了很多的苦,我违背心愿,出狱后放弃了修炼。

回到常人社会后,我混于滚滚红尘中,浑浑噩噩,道德迅速下滑着,我迷失了。

师父说:“在败坏的历史中,邪恶势力对修炼人的迫害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不是当年耶稣所经历的又一次再现吗?释迦牟尼佛不也同样经历过吗?要说真有参照的路,在这些方面先前觉者们所经历的与今天的邪恶,不是同样出现了吗?虽然在具体表现上有所不同,目地都是将正法修炼者意志毁掉。”[1]

当后来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时,我明白了作为正法时期修炼的圆满的境界与内涵是与以往修炼不同。回过头冷静下来一看,所有这些原来都是旧势力的手段,恶毒至极毁人意志的伎俩。可是毕竟也是自己没有学好法,考验中被旧势力耍弄;魔难中也没想起师父,没有正念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师父,弟子错了,弟子对不起您,希望您能原谅。

师父慈悲救度 重锤击醒

当时对正法的概念和理解都是肤浅的。对师父讲的破除旧势力的迫害上的认识也只停留在了人这一层次上。黑暗的岁月里早已忘记了回归的本愿,学法跟不上使修炼境界的局限对正法时期弟子的讲清真相,责任上清楚虽然也在和当地同修做,可也只是表面的在做。

然而一个渺小的生命永远也不可能理解佛主的无量慈悲,感慨师父慈悲浩荡,就在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时,竟接到了海外的同修给我打来的电话,对方问:还修炼吗?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想。师父的慈悲无量,就这样在大法和师父的慈悲挽救下,我回到了国外。

回到海外,起初的一段时间也真心的想赶上做好,可是没有用心学法,人心一次次把自己向外推。海外修炼环境没有了劳教迫害的那些形式,可是人类社会的其它方面却把我拴的更紧,人心造成想重新做好的种种“不如意”,让我更执著着完成学业,找工作,安家等等,忙于人世的安逸中,仍然在歧途中走着却不知时间的宝贵与危险的来临已一步步接近。

直到一次在工作室时,似一铅球般的重物击穿我左肋骨处,这一下我被重重击倒了,被击醒了,我开始了认认真真的看待自己的修炼,认认真真思考我走过的路;我请回了师父所有的讲法,反复的学着,从头从零开始,一点一点的归正,我认识到了我已偏离了正法修炼的路很远很远。

师父说:“我们这里讲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维,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2]

有一天,我突然好像觉的我真正的自己在真正得法了,我明白的一面仿佛开始慢慢理智,慢慢开始苏醒;虽在魔难中可好像人的表壳慢慢破开了,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归正过程中我找出了根本执著,回想得法的初期,走進大法时的心掺杂着为名的心,知道学大法可以达到常人所不能的,曾想过将来修成了给亲朋好友看,还是我聪明我行。惑乱中带着为名的人心想留在大法中,跌跌撞撞,执著的越重,摔的越重,以至于摔的都很难爬起来再重新走。

三个梦 点出致命执著

当我真正走回大法修炼时,清晰的做了三个梦:

第一个梦:在梦中清楚的看到一个西方面孔很象电影黑客帝国里史密斯特工那样阴险狡猾,愤怒的对我说:这七年,为了你的名我操尽了心,然后气呼呼的走了。清醒后,我回想起回到海外后走过的路,从回到自由的环境下一直追求常人的学历,拿到了学历又向往好的工作,有了好的工作又追求更高的职位、技能,薪水等等等等;原来从有求名的那颗执著心开始,旧势力就开始了他们邪恶的安排。如果不是师父利用旧势力的安排,敲醒我,走到旧势力的安排路尽头,可怕的后果可以想象。

第二个梦:梦境中一条白胖的大蛇向我身体匍来,我极力的挥手阻拦将其拨拉开,过一会就不见了,我看到了自己对色欲的执著招来的麻烦,看到了邪恶在钻这方面的空子,我下定决心要根除一切色欲方面的思想,每一个这方面的心理活动过程,哪怕一点起念或哪怕还不清晰时的想法,我都将其抓住铲除,努力排斥、排斥再排斥。

第三个梦:我躺在手术台上,睁眼可以看到,我整个上身左侧有手术缝合的痕迹,然后看到了有导火线的定时炸弹在缝合处的上边。我悟到,也许是师父为我取出了旧势力早已为毁掉我而安排的这一切。做梦不是修炼,但是在这三个清楚的梦中,每一个点化都指出致命的执著,都让我认认真真的严肃思考。走進修炼的大门时,我就是为了名,想让别人能佩服我选择修炼;向邪恶妥协时是放不下对亲情的执著。在监狱劳教所被迫害时无形中被灌输的色欲的坏思想一直没有痛下决心,彻底铲除,也一直没有彻底曝光它,没放下的名,色,情这些都滋养着低层邪灵继续借口迫害。

向外求越走越偏 小关变巨难

那段昏昏暗暗的日子不堪回首,被重锤击醒归正的过程中,剜心透骨。第一次的根本执著是名;那第二次走回大法的动机还是名的执著,还掺杂着求治病的心,因为身体左侧的疼痛时好时坏。通过几年的学法实修,明明白白的知道了正法时期修炼大法弟子的责任和此时应该做的,在做事中发现还是不能彻底放下对身体疼痛的执著,心想着这就是报应吧,放不下想要弥补的心,这些人心使证实自己的心有一段时间比较突出,而不是纯纯净净的那种放下自我,神圣的心态去做救人的事。几年的集体项目中,也用心在付出在做,过程中也不停的学法,可是提高的有限,达不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和纯净心态。我反复思考过为什么修炼状态提高不上来,为什么身体一直没有变化,这种状态对应着什么心理?

师父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3]是啊,我带着不想、不愿回首昏昏暗暗的那段时间的执著,带着阴影,背着包袱,带着很重的顾虑,没有堂堂正正的走回来,没有做到明明白白修炼如初呀。师父说:“我说这还是真有问题。对于执著,有的学员表现出来,有的学员不表现出来,搁心里就执著的不行,到最后他也解不开了。邪恶就叫你越来越不对劲儿,让你摔大跟头,让你摔的一辈子都忘不了它。它们是这么样干的,所以不要执著到那种成度。出问题又问师父咋办,其实就是你们执著造成的。师父会管的。”[4]

迫害的阴影和人心使我不愿再回想起十多年前的那段昏昏暗暗的日子,人心让我不想失去参与证实法救人的机会,还有放不下的人情和面子。是这些阻碍着我前進,阻碍着我曝光邪恶对我的种种迫害;我现在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为名的邪恶还在,为不曝光邪恶找借口,那个为名的假我还在拿家人当挡箭牌(我把自己的错对妻子坦白过),以为不曝光邪恶就可以过关了,妻子也算大法弟子了等等,侥幸的心理安慰着自己的执著。可是过关的标准和大法弟子的标准却都在师父那里呀,师父一直在等着我,看着我如何重新选择要走的路。

观念是活的,不断变化形成新的,新的也不断的形成新的阻碍。自己还有一个自大的执著,这种自大、自以为是使得自己对假理假观念那么的信服甚至不可改变。直到写心得过程时,才发现自己的正念已被自大和假理左右了好几年,这些假理总在告诉我,师父不会再管我了,没有路可走了,走过弯路的我只会被所有宇宙中不好的物质往下压等等等等。心里的心结始终无法解开,心结是物质,郁结在了身体里,疼痛假相严重时,我甚至胡思乱想,为自己安排后事,我无数次的绝望的泪流满面,只有消沉,生不如死,心里很苦;师父我不想错上加错,再损坏大法的名誉,哪怕一点点,可是我也找不到出路。人心的依赖,给自己做的安排带来的假相更是让旧势力看到抓住,让亲人遭受着不该承受的痛苦,我深刻认识到修炼的严肃。这一难是旧势力强加的,是要毁掉我的,也利用我毁更多的人,我不再承认,现在就曝光它们,将其彻底解体。

师父慈悲无量,想走回来就一条路——堂堂正正,要修炼就明明白白修炼,返本归真的路上我已有所领悟,师父,我不会在回归的路上再徘徊。这些身体疼痛的假相使我在难中动摇对师父的坚信,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在重施毁人伎俩,我不承认,都能很快加强对师父的正信。

珍惜正法修炼机缘

回看走过的路,跌跌撞撞,剜心透骨,每一步都渗透着师父的慈悲呵护。魔难重重,却使我从心里理智的明白了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如何做一个大法的修炼人,如何做一个正法时期修炼的大法弟子。懂得了做好三件事与实修的重要和严肃,与按照大法真修实修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当我明白这些后,这些法理背后的内涵好像也给予了我法理背后的力量。

是何等的幸运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无尽的感恩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从迷窟、深渊中捞起,给我机会真正做一个修炼的人。惑乱中感觉步履艰难,细细想来,自身业力重重,头脑不够冷静,正念不足,没有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不会向内找,人心不去招来更大更复杂的状况。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修炼?我们没有安排修炼。什么是修炼?我们要把他洗干净,一步一步的往上洗净,就是洗净!而在不同层次中表现的,就成了铺路、麻烦、吃苦、消业、修炼等,这么修、那么炼。”[4]

我个人层次理解,我们在魔难和考验面前,就是选择,是真我选择要走的正确的大法徒的路。

惭愧,一路走来,让师父操心。泪水时常不经意的洗面,感恩的泪涌总也难以抑住;感恩师父的无量慈悲,从入修炼的门给弟子净化身体;来到海外,给予再次修炼的机缘需要您何等的付出与承受;延续的时间为了能再一次唤醒沉沦的我,师父啊,弟子叩拜!讲清真相,放下自我,救度众生,加倍弥补,让心中的狭隘、惭愧、恐惧、阴影、包袱、顾虑、名情和各种人心在大法中熔炼的坦坦荡荡,浩然正气,愿不再辜负师父的操劳付出,愿尽所有余力兑现誓约,回报师恩!

以上为个人现有层次的理解,如有不当之处或给大法带来损失之处请慈悲指正修改,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参与推广神韵中放下人心
当日后一篇文章: “忍”中的大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