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家串户讲真相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走家串户讲真相
文/辽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四岁,家住辽宁边远小镇,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尽我对师父的感恩!

今天,我想说说我是怎样遵照师父的嘱咐,努力讲真相救人的。

去农村讲真相

我们学法小组由四名老年同修组成。年龄最大的七十四岁,最小的六十五岁。几年来我们坚持到农村的大集上去发真相光盘、真相期刊、台历等。走遍了我县农村的所有乡镇,有的去了两、三次。冬天迎着凛冽的北风,夏天头顶炎炎烈日,我们都走在讲真相的路上。

每次去农村讲真相前,首先清理自己空间场,然后发出强大正念:铲除所到之处障碍众生听真相、得救度的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请师父加持弟子,给弟子讲真相的智慧和能力。

一次我们四人来到一个水库,给一个人讲真相劝三退,他对我们说:“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大白天敢讲法轮功?政府不让炼就不能炼,你们这不是反党吗?”我们给他讲法轮功是什么,共产邪党是什么,共产党为何迫害法轮功,告诉他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很多修炼人都是有高学历的。这两年落马的那些贪官,哪个不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全球有两百万民众声援并签名支持;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真善忍不好啥好?他听明白了,最后退了党。

我们两人一组,一边走一边发正念,走到哪家就在心里对着哪家发正念,讲的时候一个人讲,另一个就发正念,相互配合,救人的效果也很好。

善的力量

一天我们来到一户农家,刚進厨房就被一个青年拦住,不让進屋。恶声恶气的说:“干什么的?哪来的?”我说:我们是县里来的,是来告诉你们救人的好消息的。他说:“你们是法轮功?法轮功已经被国家定为‘×教’(共产党才是最大的邪教),你们还敢大白天的来宣传,胆子可真大!我在单位就是搞这个的,快走,要不我就报警。”我没有被他的恶念带动,心里对着他发正念,解体操控他反对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同修也在一旁发正念。

我笑了笑说:“小伙子,别这样,我看你一表人才,不是一般人,在哪上班?哪个学校毕业的?”他自傲的回答:“在北京,是北航毕业的。”我连忙说:“小伙子,你是我县的骄傲,是我县的佼佼者。全县每年高考有几个能進京的?一个农村孩子能進京上学,还分配到北京工作,多荣幸啊?我家亲戚也有航校毕业的,他明白真相‘三退’后,连升三级,从空军大队长升到副师长。”

他一听,态度马上变了,也没气了,平静的说:“副师长这职位可不低。”我说,“你明白真相‘三退’后也会有福报,有个美好未来。你在北京工作,特别是研究法轮功,更应该了解真相。你研究法轮功得到的材料都是不实的。真实消息你知道吗?罗京、陈虻为什么死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江泽民说:‘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如今法轮功不但没被他消灭,相反炼法轮功的人群还越来越壮大。大法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因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在世界被19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控告。那些腐败落马的高官哪个不是迫害法轮功才遭报的?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你说:真善忍不好啥好?你这么年轻这么优秀,为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背黑锅,大淘汰时被它牵连多可惜呀!”

看得出他态度开始转变。我又说:“你看看这些书和资料有好处。”他说:“那好吧,我先了解了解再决定。”于是我们把各种真相杂志,还有破网软件都给他留下。他这次虽然没有“三退”,当他明白真相后会给自己做出明智选择的。

他有了生的希望

一天我们来到一户农家,门开着,屋里静悄悄的。我们打了几声招呼,没听到回应,但直觉这屋里有人。進屋一看,炕上横躺着一个男人,脸蜡黄的,瘦瘦的。

我跟他打招呼说:“老弟,你好哇!打扰你了,怎么有病了?我们是县里来的,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那人有气无力的说:“什么好消息不好消息的,我都得了绝症,脑瘤晚期,就等着死了。我还是医生,我什么都知道,啥也不听了。”我和同修坐到他身边的炕沿上,说:“老弟,你别这么悲观。你是医生你知道癌症是医院治不了的。但学法轮功后癌症病人好了的例子可多了。今天我们来你家就是缘份,可能是我师父让我们来救你的。”同修找出真相期刊上有关晚期癌症患者学法轮功或诚念“法轮大法好!”病好了的故事念给他听。

他认真地听着,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求生的渴望,吃力的坐了起来。我又给他讲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三退”,我说:只要你真心“三退”,并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也会发生在你身上的。他听進去了,并让我们把啤酒递给他,我们到处找也没找到。看到他失望的眼神,我就到附近商店给他买了一瓶,把他家的熟食和菜给他摆在跟前。

他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感谢,用真名退出党、团、队。

“我就佩服法轮功 太了不起了!”

一天我们来到一户人家,见屋里有四个人在闲聊。一个男青年把我们让到屋里。我们说我们是学法轮功的,话刚出口,一个胖女士就大声的说:“我就佩服法轮功,你们太了不起了!迫害这么多年,不但没被压倒,还自己掏腰包做资料,自己被迫害还想着救别人。”我说:“不是我们了不起,是我们有个了不起的师父,是我们师父伟大,是我们师父教我们这么做的。”

原来她是个大学本科毕业生,早已明白真相“三退”了。在她的感染下,屋里的两个人明白后都做了“三退”,她丈夫也随着“三退”了。我们送给她们各种真相杂志,让她们進一步了解真相。胖女士说她一定再好好了解了解,并一再对我们表示感谢。

我们又来到一户人家,给他们全家人讲真相。男主人不相信我们说的,也不相信我们是县里来的,更不相信我们是拿自己的钱做的资料,还问这问那的。我对他说:“我今年七十四岁了,学炼法轮功二十年了,一粒药都没吃过。我学法轮功之前,每年得花五千元的医药费,这二十年光看病至少就得十万元吧。我拿出十万元的十分之一来做资料,你说我能不能?再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不告诉你,你不明白真相而被淘汰,我是修善的,我能那么自私吗?”他听了我这肺腑之言,态度一下变了,感动的说:“这么大热的天,这么大的岁数,你们不坐在家里有空调的屋里喝喝茶水,看看电视什么的,却想着我们,也太了不起了!”

看我们满脸的汗水,他家的男孩赶紧把电风扇挪到我们跟前,让我们凉快凉快。我就从“四·二五”讲到天安门自焚,讲到江泽民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法轮功却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了中共系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及江泽民被19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控告等等。当我讲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我说:“一个人杀人是要偿命的,中共作为一个执政党,却害死那么多人,天理不容啊!”他和他的家人都很感动,男孩一会沏茶,一会拿雪糕,像招待贵客一样,我说,有骗钱骗物的,哪有骗你们平安的?只有“三退”你们才能平安哪。

他们都很认同,最后一家人都退出了各自加入过的中共或中共的附属组织。我们又给他们留下几本真相期刊,让他们再進一步了解真相。临走时,我告诉男孩,上大学千万别入党,男孩连连说“知道,知道。”

“我们正等着呢!”

告别这家我们来到另一户人家,哇,一大屋子的人,这家正在请客呢!我们先给女主人讲了真相,劝其“三退”后,先对着那一大屋子人发正念,让他们明白真相让他们都得救。在给女主人讲真相时得知,这家和我同姓,我就对客人们说:“咱们是老乡,又是一家子,好事不能落下自家人!”我就给他们讲了为什么“三退”等,这时就听到一人大声说:“我们正等着呢!”说完他们几人都用真名做了“三退”,我们又给了他们一些真相期刊,他们全都收下了,并一再挽留我们和他们一起吃饭。我们谢绝了。

离开时一个青年执意送我们,走到院子里,他告诉我们他是派出所的,我们就叮嘱他: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他不住的点头答应着。

走進大山深处

这天我们来到一座大山脚下,这里绿树成荫,山连着山,沟连着沟,从远处看不到房子,都被掩在大山里。我们向村子走去,迎面来了一位老人。上前和他打过招呼后问:“大哥,法轮功是什么知道吗?”原来他们这里还停留在法轮功被迫害初期时的状态上。真相期刊什么的从来没看过,三退也从来没听说过。我们给他讲了三退,他明白后退出少先队。

这里交通闭塞,信息闭塞,唯一能得到信息的来源就是电视。我们从心里发出,要以强大的慈悲和正念救度这一方百姓。

我们走進一户人家,一个男子不让我们進屋。当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时,就要报警,我们没有动心。见炕上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大姐,我们就向老大姐走去问:“老姐妹,今年多大岁数了?”她说七十五了。我说,老姐姐,你比我大一岁。她一看我比她年轻很多,非常羡慕就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说:“你咋这么年轻啊?”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炼的,我炼二十年了,什么病都没了,一粒药都没吃过,一针也没打过,无病一身轻。你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会年轻的。她说她腿疼,走路费劲。一听我说炼法轮功身体变的这么好,就一直专心的听着。明白了为何“三退”,就退了,又要了几本真相期刊。之后大姐告诉我们她儿子是村委会的,叫我们别介意。

她儿子一看她妈妈这样,也不好说啥,就到另一个屋子看电视去了。临走时,我们和那男子打招呼说:“再见了!我们留下很多书,你要认真看看,对你有好处,看明白后再‘三退’,这样你才能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时他也不那么恶了,和我们摆手告别。

我们很快给三十来户人家讲完,劝退效果很好。最后一家是个养猪户,给这家的养猪人“三退”后。我们向他打听路时,得知大山上面还有六户人家。我们想不能把他们落下,决定上山给那几户人家讲真相。养猪人再三劝阻我们不要去,说那几户都是大队领导,被举报了拘留几天,多犯不上。我们想救人要紧,于是加快脚步向山上爬去。

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地上,烤的我们喘不过气来。衣服被汗水浸透了,脸上的汗水流在嘴里咸滋滋的,我们背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向那六户人家走去。

第一家的大门紧锁着,我们往大门上别了一些真相期刊。第二家也没人,同样往大门上放了几本期刊。到第三家,一位老人自己在家,是中共党员。我们给他讲社会败象,讲天灾人祸,讲法轮功弘传世界等。他认真地听着,非常认同并用真名退了党。我们把《九评共产党》和各种真相期刊送给他,他都高兴的收下了,嘴里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我得好好看看。”看到老人拿着期刊这么高兴,我们含泪离开了,这个大山没白爬。

再進大山深处

就在我们准备要回家时,看到远处山里隐约的还有几户人家。我们想这个地方这么偏僻,也可能不会有机会再来了,就是再累也不能落下他们。于是我们再次向大山深处走去。

这一家男主人,是个转业军人。非常认同法轮功,他告诉我们:以前在派出所工作时,就偷着放过法轮功学员。因此他的老伴得了癌症都好了。

我们谈了法轮功弘传世界、天安门自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最后谈到“天灭中共”,他痛快的做了“三退”。我们临走时他从树上摘了很多海棠果送给我们,我们给他钱,说什么也不要,他目送着我们离去。

在这里我们遇到十三、四个有缘人,他们明白真相后都高兴的做了“三退”。看到他们得救,我们比他们还要高兴。

几年来从严冬到酷暑,我们走遍了全县乡镇的大小村庄,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救了多少人。我们只有一个信念:只要正法不结束,我们就不会停下救人的脚步。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要精進再精進,真的做到修炼如初。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当日前一篇文章: 建议重视新唐人电视项目的推广
当日后一篇文章: 参与推广神韵中放下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