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只有大法能救我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五十一岁,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确诊为乳腺癌。手术、化疗让我生不如死,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就在这悬崖边上,伟大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安排同修把我找了回来,我想只有大法才能救我。于是,二零一二年四月我又溶入大法修炼中。

其实,我在一九九六年七月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当时我们单位有个炼功点,炼功人数在四十多人左右。每天早、晚两次集体炼功。炼功点就在我家楼下的葡萄架下(早晨)和教室里(晚上)。那种祥和动人的炼功音乐和舒缓优美的动作深深的吸引了我。于是,我带着好奇走進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中。每天学法、炼功,还经常到外单位去看师父讲法录像,洪法。就像一只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小鸟,开心、快乐、幸福!

可是好景不长,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首恶元凶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那时的我,胆小怕事,悟性不高,迫于对邪党的恐惧,放弃修炼。随后,各种疾病也接踵而至,如:妇科病、腰痛、头痛、头晕、低血糖等。在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确诊罹患乳腺癌,右边做了整体切除手术,接连做了六次化疗,化疗反应特别大,呕吐、头晕、头疼、发烧,舌头、肛门长泡;双手静脉炎红肿;脱头发、脸黄又肿,痛不欲生。

我和丈夫都抱怨天理不公,这种灾难为什么要降临在我们头上(从新走入修炼后才明白是自己的业力所致,以前学的法理好像都被抹掉了,没有记忆),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俩人抱头痛哭。我们上有父母下有孩子,为了亲人必须得勇敢的活下去,于是到处打听秘方,每月花费两千多元的药费(灵芝粉和内分泌药),内分泌药的副作用很大,有发生子宫癌的可能性,整天活在苦难中。全家人跟着受苦受累。

在我最痛苦、彷徨、无助的时候,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从新走入修炼。

我刚做完化疗不久,感觉要去上班的心很强烈,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其实当时我走路都不太稳,下楼梯好像踩高跷,在教室稍微来回走动头就很晕。二零一二年四月,我还是要求领导让我上班,领导同意了。同事对此不理解,说我为了这点奖金,不要命了等闲言碎语。无论别人怎么说,我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当天的上午,我单位的一位法轮功弟子是我原来的一位同修找到我说,我正想去找你,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上班了。中午她拿了一个 mp3 让我听,其余没多说什么。于是,我出于礼貌接受了。过了两天我让她帮我买了一个新的mp3,听了几天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音后感觉比较舒服,于是让她拿了炼功光碟给我。我坚信只有大法才能救我。这样,我又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我十分珍惜难得的再次修炼机缘,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每天的午休也取消了,同修为了帮助我,每天中午邀请我到她家一起学法炼功,同修还带我到学法点一起学法、切磋。家里有一万多元的药和要连续吃五年的一种激素药是否还要吃,我举棋不定。一位七十岁的老大法弟子回答我说,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把药扔掉,把生死交给师父;另一条就是走常人的路;大家都帮我在法上提高,我想不能再走弯路了,我毅然选择了前者,不再把自己当成病人,严格要求自己,与同修比学比修。身体也随着起了变化,脸部消肿了、脸色也比原来好看些了,特别是手心变的细嫩、红润,即使手术前都没有这么好过,曾经因贫血,血气不通还扎过银针,但没有什么效果。

刚开始修炼干扰很大,家人反对,小辈们也打电话来劝说,怕受到邪党的迫害,影响家庭。看我决心已定,就叮嘱我在家炼,不能跟外人讲。我怕他们担心,我只能告诉他们,我会注意的。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下班回家后感觉很疲劳,晚上又有点发烧,第二天又呕又拉,吃不下饭,不过还是没有像生病那样难受,我知道是在消业,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1]

我把生死交给师父,就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过了两天说停就停了,根本没有过度的迹象,这种现象后来还有过两次,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痛苦,弟子感谢师父。

没过几天,脚、膝盖又酸胀又痛,上下楼梯必须靠手提裤腿的托力才能挪动脚步,上厕所苦不堪言,痛的全身出冷汗。同时双脚还长满了小红点,奇痒无比。中间好了就逐渐过渡到周围,我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到信师信法,所以一直坚持不擦药,过了将近半个月好了。七月十一日复查,CT检查结果怀疑是结石,因为我原来就有,不过肝脏里没有。妇科检查也不是很好,有炎症;腋窝还是有积液,整条手臂肿大,主治医生说每三个月去复查一次。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头箍的感觉慢慢消失,但手时肿时消,有时两边乳房也会偶尔刺痛,要不就是前胸、后背都痛,且每过一段时间身体就会出现一种病业假相,盘腿也特别痛。我悟到这是要赶紧提高心性,要提高层次了。

我就做到信师信法,遇到事情向内找。同时加强学法、炼功时间,多看明慧网发表的同修的交流文章,深挖自己,找到自己哪方面有漏,这样能找到根源所在,及时归正发正念清除、下决心修掉它、过好每一关。

从新修炼到现在四年多了,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原来的头疼、低血糖、小叶增生、妇科病,通过修炼,到现在,我一直都没上过医院,没再吃一粒药,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五十多岁的我,脸上也没有什么皱纹。亲戚、朋友都说我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家里环境也变好了,一切都很顺,全家人整天乐呵呵的,正如师尊所讲“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

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履行史前誓约。我每天除了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外,以多钟方式向众生讲真相。由开始忐忐突突与自己的亲人、朋友讲、发资料;后来堂堂正正的向有缘的陌生人面对面讲;从打自动语音电话发展到直拨电话讲真相。

回首这些年是师父领着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把一个满身病业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把我捧在手里,在磨难中一路呵护;在过关中拉着我的手,我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我尽管还有许多不足,有时会出现怕心、怨恨心、私心和安逸心;有时正念不足,但我都会在师父的大法中归正自己。无论修炼的这条大路还有多长,这条路上还有多少辛苦,我都跟着师父走,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当日前一篇文章: 修锁
当日后一篇文章: 学功三天 扔掉拐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