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法库县刘宪勇屡遭迫害 现又遭绑架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辽宁法库县刘宪勇屡遭迫害 现又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法库县法轮功学员刘宪勇,在正值风华正茂的时期,因为信守“真善忍”提高道德品行,而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动教养院累计四年之久,饱受饥饿、谩骂、羞辱、毒打、电击等酷刑折磨,险些失去生命,如今又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晚,刘宪勇、胡林、郭旭红、王天娲,在法库县四家子乡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受中共谎言宣传毒害的人诬告,被四家子派出所所长周伟光带领几名警察绑架。在派出所,刘宪勇、胡林、郭旭红不配合他们的无理采血、按指纹,被拽到监控照不到的地方两次殴打。十一月十三日下午,团结派出所竟然在不通知刘宪勇家属和本人情况下,私自撬开刘宪勇家房门,把刘宪勇家的电脑、书籍、相册、现金等私人物品掠走。

刘宪勇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时,当看守所的工作人员问及刘宪勇身上被打的伤还有手腕子被手铐勒出的伤,警察竟当面撒谎说是在抓捕过程中弄伤的。

修炼法轮功,戒掉不良嗜好

刘宪勇,法库县叶茂台镇闫荒地村人,一九七四年八月十日出生。他于一九九七年七月有缘结识了《转法轮》这本书,拜读之后使他明白了许许多多人世中百思难解的问题,明白了人为什么要做好人的道理,经过炼功,他久治未愈的腰椎盘突出顽疾不翼而飞,并戒掉了打麻将、喝酒等不良嗜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服务于家庭、社会,时时以平和、宽容的心态为人处世。

青春年华在迫害中度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残酷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开始,叶茂台镇政府便派村干部领着司法助理谢宝昌、周升迁等人几次到刘宪勇家,在无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走他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录音带等物品。并且镇里、县里不断有人来村委会找他谈话,用罚款、恐吓等方式,让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王奎发、谢宝昌等人每次都是大吼大叫,并扬言有三人看到他在家炼功就抓他,出闫荒地村得先到村委会打报告。每天花钱雇用陈福仁、张奎艳、张红喜三个民兵看着他的一切行踪,并设有暗线。甚至半夜在他们熟睡之时,摩托车的灯会把他家的窗户照的通亮,并在大门外大喊,监视他是否在家,一家人每天都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

为了躲避不断的骚扰与迫害,刘宪勇从二零零五年至今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叶茂台镇派出所一直扣押他的身份证,使他在外打工、租房都很难。

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刘宪勇才二十五岁,至今十七年的时间,他一直都在迫害的实质或迫害的阴影中度过,然而这正是一个人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段。江泽民亲自操控并实施的这场迫害给他及他的家人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都造成了无法形容巨大伤害。

父母每天都活在恐惧中

刘宪勇上访期间,镇里、村里、派出所不断的给他家里施压。他嫂子在家正常卖粮食,村书记王奎发立刻派人连夜看着他嫂子与收粮人刘智勇。第二天派出所所长王静带人来村上,强行在没有任何证据与收据手续的情况下拿走全部粮款四千四百一十五元,并非法抓走刘宪勇的嫂子和不满五岁的孩子(后经别人保释),使他的父母精神受到巨大的伤害。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宪勇的父亲晚上还得去他哥家照看房子。第二天早上当他父亲回家走到大门口时,看到三个民兵正在他家门口守候,加之两天两夜的惊恐,便突然倒地,造成大面积脑溢血,从此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医药费花掉了当年的整年收入,历经十年的病榻煎熬,于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在张士劳动教养院遭受酷刑

二零零一年五月,刘宪勇因传递法轮功真相,被沈阳市铁西分局和轻工派出所绑架,夜间被关在黑屋子里刑讯逼供,遭到几名警察的电击、毒打,后被送铁西看守所。那里环境极其恶劣,晚上睡觉时监号内三十来人被指定在狭小的位置,只穿裤头、一颠一倒、侧卧立在铺板上,每个人的脸都紧挨着另一个人的脚,挤不下时就用脚把人踩在人摞里(这种折磨俗称“睡刀鱼”)。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刘宪勇感染上了疥疮,奇痒无比,整夜无法入睡。两个月后被送张士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刘宪勇在张士教养院新收大队遭到许姓大队长及几名警察毒打电击。二零零二年十月前后,警察史凤友伙同另一名警察来到四大队,拿了一张纸让法轮功学员胡林按手印,胡林不按,两恶警取来电棍当着全大队一百多人和警察的面,命令犯人将胡林衣服扒光,用绳子绑住按倒,用电棍全身电击,当时胡林满身疥疮流脓淌水。刘宪勇上前劝他们停止迫害,史凤友上前将刘宪勇踹倒,命令普教将他绑上,亲自用电棍电他。恶警金良也上来助阵。迫害中刘宪勇的右小腿被蹭掉一块皮,后来糜烂化脓,四、五个月流脓淌水,至今留有疤痕。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冬天,刘宪勇和法轮功学员陈松绝食反迫害。四大队教导员冯树林命令二十多个普教分别把他俩带到两个房内,用一袋精盐和了两大洗脸盆水,把他俩按倒在地上,捏住鼻子用几把钢匙把嘴撬开(口腔内全都被钢匙扎破),用饮料瓶一瓶接一瓶灌盐水,不给任何呼吸时间,险些把他俩灌死。灌完后刘宪勇咳嗽数日,痛苦万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在张士(教养院)洗脑班的小楼内,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关枫指使四、五个恶人将刘宪勇两脚按住,强行做“反盘”打坐姿势用床单捆紧,又把他两臂猛背过去,用绳子捆住双手,另一端吊在床栏上,拉至极限,嘴里堵上擦脚布,并用胶带封住,防止叫喊。当腿盘到一两个小时疼痛难忍时,犹大孙卓(女)、曹立明(女)用手使劲按腿,用脚往腿上踩,加剧他的痛苦,还说给他活动活动腿。有时痛的他汗水湿透毛衣。一次犹大王洪、张秋生、陈杰等恶人又对他进行绑腿迫害,他呼喊揭露迫害,犹大陈杰,狠命的将他的头和脖子窝在他的小腹部位,使劲下压,窝的他差点窒息,这时恶警关枫冲进来亲自指挥并大吼:“给我绑!给我收拾!”他走后值班警察李连鹏说:“听到了吧,领导有令,咱也没办法。”以后无论犹大帮凶们怎么行恶,警察们都若无其事,不再进号。

一次半夜刘宪勇被绑的疼痛难忍,将嘴里的擦脚布使劲吐出呼喊,犹大王洪正在床上睡觉,跳下床来,拿鞋底子,在他的脸上使足力气左右抽打十多下,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随后一脚踢在他的肋骨上(疼的他几个月睡觉不能侧卧),紧接着一名犹大拿螺丝刀把擦脚布使劲往他嘴里捅,把后鼻腔都压住了,刘宪勇险些憋死,半天才喘过气来,两眼憋出眼泪。后来绑的刘宪勇独立行走困难,需人搀扶。这次迫害前后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只给两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后来没达到目的,就又把他送回普教大队奴役迫害。这期间犹大帮凶们还采取:对女法轮功学员,用男犹大折磨,动手动脚;对男法轮功学员,用女犹大折磨侮辱,举止、办法下流。

秋收季节一家四人遭绑架

二零零四年六月九日,刘宪勇从教养院出狱回家。之后的一年多时间他与母亲辛勤劳动,基本扭转家里的经济困境。从二零零五年庄稼长势估计当年的收入,除还完外债,还会小有剩余。

然而九月十四日,刘宪勇正在家中收拾场院,准备秋收,法库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洪喜与县国保大队、叶茂台镇派出所等十几人来到他家,进行搜查,派出所的卜玉祥连连追问他是否还炼法轮功?刘宪勇说:“从教养院回来,上至县里下至村里都知道我没有“转化”、坚持信仰。时隔一年多,突然来我家问此事是不是又想抓我?你们看到我们家都被你们迫害啥样了,而且马上就秋收了,我父亲就是你们抓人抢钱造成这样的。”这时,派出所的一个人说了一句公道话:“他父亲确实是,以前体格可好了。”但是,张洪喜拿着搜出的法轮功书,强行把刘宪勇带走。

到了叶茂台镇派出所,面对又一次的非法迫害,刘宪勇不配合他们照相、做笔录。一个警察因此过来狠狠地抽了他两个耳光。后来他们说拘留啥原因呢?一个警察说:“去把书拿来找一条写上。”就这样把刘宪勇送到拘留所,至今刘宪勇都不知给他安了一条什么罪名。在拘留所内刘宪勇绝食、绝水反对非法迫害。十七日下午,也就是第四天,张洪喜来到拘留所,拽住刘宪勇的头发,和拘留所所长等人往他的嘴里灌了一瓶浓盐水。然后把他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洗脑班的警察问张:“这人出气都有味儿了,绝食多长时间了?你得说实话。”张洪喜却说:“才两三天,来时喝了点水、吃了点饼干,涉嫌明慧网,家里搜出了传单。”就这样张洪喜撒了一阵谎,把刘宪勇留下,他们就走了。

九月二十一日,刘宪勇的母亲、嫂子、两个姐姐(亲属)到县“六一零办公室”找张洪喜理论,张洪喜却找来警察将刘宪勇的嫂子与两个姐姐抓走,说怀疑他们是炼法轮功的,后来三人都被非法劳教一年。刘宪勇于二十五日从洗脑班走脱,流落他乡,有家难归。

刘宪勇所遭到的迫害仅仅是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群体中的冰山一角,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同样甚至更为惨烈的迫害。他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教养院期间与他一起承受过迫害、他又非常熟悉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五人都在后来的不同环境中被直接迫害致死,他们是辽中区的郑守军、邱清华,沈阳的李效元、温英欣(女),新民市的赵寿柱,他们留给刘宪勇的印象都是那样的年轻、健康、善良。

现在刘宪勇母亲已经70岁了,自己一人在家无人照料,望正义之士伸出援手,让刘宪勇早日回到母亲的身边。

在此奉劝周伟光、廖国刚及所有参与迫害的警察们,不要被共产党的谎言所蒙蔽,共产党搞的历次运动都是利用群众迫害群众,运动过后是卸磨杀驴,迫害好人的人成了它们的替罪羊。文革刚结束,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了;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人们都知道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发动的,可是后果却是下面的人承担,这就是追随者的下场。

请你们好好想想,等法轮功平反的时候,你们该何去何从?该怎样面对这些被你们亲手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兄弟姐妹?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从坠楼身亡的前法库县公安局长刘效明、车祸身亡的前法库县红五月乡派出所警察孙德生、车祸身亡的前法库县灯仕堡镇党委书记刘笑波、重病缠身并死于农历正月的前法库县政法委书记吴枫林,到癌症死亡的央视主播罗京、天安门自焚伪案制片人陈虻,再到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等,应该使你们警醒了!

为了你们和你们家人的未来,请你们做出正确的选择——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相关信息:电话区号024,邮编110400
直接责任人:
四家子派出所所长周伟光:手机13840068277、手机15502619419
法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廖国刚:办电87123736,手机13840300304,宅87032955,廖国刚妻子刘艳,手机13998199934
其他相关信息:
法库县公安局副局长侯东波:手机13555870111
法库县公安局控申科科长张国军:手机13940304200
四家子乡派出所指导员石超:办电87075007
四家子乡派出所办案民警刘洪辰:办电87075007
四家子乡派出所户籍警察张爱民:手机15502619592
在派出所审他们的警察叫杨海奇:手机15002431177、手机15502619379
检察院主管科长韩凤斌:手机13940162828
检察院公诉科长李海波:手机15904030115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姜荣彪:手机13940340444
公安局局长(书记)年军
公安局副局长 李兆军:手机15998126789
公安局副局长 徐鹏:手机13889166222
公安局副局长 侯斌:手机13840485588
公安局副局长 孙立国:手机13998382345
公安局政工主任 王春太:手机13940286444
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 王忠武:手机13842046444
政法委书记 毕海天:手机13909886224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刘柏坤:手机13998225968
副书记国安办主任 刘治修:手机13066786683
政法委副书记 闻喜巍:手机13998851168
综治办主任 彭云飞:手机13840031155
纪检组长 陈建华:手机13940341444
维稳办主任 闫绍刚:手机13998293567
刘连恒:024-87148777

当日前一篇文章: 警察用电钻破门 深圳善良市民和妻子被非法抓捕
当日后一篇文章: 河南省平顶山市穆亚东被非法庭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