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遭冤狱七年 内蒙古善良农民又被关押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五十九岁的善良农民曹继海,二次被非法判刑,共遭冤狱迫害七年,在肉体与精神上都承受非人的折磨,九死一生,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经二年。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鄂伦春旗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大杨树镇当地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曹继海、刘荣勋、金胡木、吕春霞夫妇五人绑架,随后二十日,把曹继海的妻子刘玉霞绑架,把她非法关押在鄂伦春旗看守所迫害。据悉,不法警察绑架关押的借口是因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曹继海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身体健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迫害。下面是曹继海以前自述其经历: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的,在没修炼之时身体有多种疾病,我是农民,特别在农忙季节病情就加重,通过修炼法轮功,病都彻底好了,干多少活都不觉得累,而且还很轻松,心性方面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有了矛盾能忍让别人,做什么事都真心为别人好,善待他人,全村人都说我是好人,自己身心的巨变,自己也觉得高兴。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残酷迫害,警察开始骚扰我们,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的书籍,还说我们搞政治,恐吓,威胁我们不让我们说真话,让我们写不练功的保证书。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受益,在不让说真话,不让说法轮功好的情况下,为了让那些受病痛折磨没有钱治的人,知道修炼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去散发真相传单。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正在家干农活,被警察骗到派出所,把我铐在暖气管上一天一宿,第二天把我送到公安局,警察们把我两腿劈开,用电棍在全身电,往小便电,把电棍插到嘴里电,由于牙齿受到电击,到现在大牙全部脱落,电完后,把我和一个女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三四个小时后把我送到看守所,关押期间犯人对我进行打骂,侮辱,公安和610人员强制我们去洗脑班,说不写“三书”就劳教,一直非法关押我十四个月,在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日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的一天,“政府”来了三个人,说让我去洗脑班学习,我说不去,现在正是锄地,除草的农忙季节,他们不顾我们的死活,强行拉上车送到洗脑班,610人员说不写“三书”就劳教。

从那以后,警察和610人员经常到我家骚扰,他们听信了江泽民对法轮功和我师父的栽赃,陷害,诽谤和造谣,他们说不准你讲真话。在这种情况下,我又去散发真相传单,被派出所非法绑架,用手铐铐了我一天一夜,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犯人们听信了江泽民所造的谣言,折磨我,强制洗冷水澡,肋骨被打断一根。

在非法关押半年后,我被非法判三年,给我戴上手铐,脚镣送到监狱。在监狱期间,被酷刑折磨,长期不准动的站着,两腿肿得很粗,警察抓住我的头发往硬物上撞,撞得我口鼻流血,全身上下血淋淋的,接着就昏死了过去,等我明白过来,他们就把我满身是血的衣服换下,不让别人看到,回宿舍才发现肋骨又被打断一根,一直折磨到我刑满回家。

出狱回家后,警察,610人员依旧不定期的到家里骚扰,恐吓。威胁,迫害时刻伴随着我的家,让全家人都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三个警察突然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开始抄家,强行撬开我家木柜,抢走我所有的大法书籍,把我带到公安局。他们让我坐“老虎凳”,我不坐,他们七八个警察对我拳打脚踢,把拖布都打断了,整个头脸全都肿得变了形,左耳被打得耳膜脱落,什么都听不见了,把双手铐在凳子上,动不了,没办法只能呼喊,最后把我送到看守所。

非法开庭时检察院人员念起诉书,说我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我问他,我是怎样破坏法律实施的,问了两遍都无人回答,这时庭长说:这是上边的指示,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没有办法。

在看守所里,想起自己以前身体不好有病,修炼后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却受到这样的迫害,喊几声“法轮大法好”,三个警察把我铐在凳子上,拳打脚踢,我的门牙被打掉,打我的警察还说:我也是为了工作为了那点工资,养家糊口。我一听,心就软了,从没有怨过他们。

被非法关押一年后,戴着手铐脚镣送到监狱。在监狱,警察授意犯人对我进行毒打,右眼和太阳穴被打成青紫色,肿得看东西很不方便。还有的警察对我说,打死你们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一次一位狱中领导找我谈话,说你们学的那本《转法轮》我看了,你们学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如不是好人也学不了。

就这样我在肉体与精神上都承受非人的折磨,真的是九死一生啊,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我被期满释放,家人来接,狱警不让,又把我送到海拉尔西旗洗脑班十五天后才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夏季,610人员和国保警察又到我家让我去洗脑班,我妻子说他不在家,外出打工去了,610人员说上边找的紧,如不去就绑架也得去,我妻子刘玉霞没办法自己替我去了洗脑班,十八天后放回。

当日前一篇文章: 北京朝阳区唐桂林被非法判刑两年
当日后一篇文章: 兰州袁秀英、王雄珍被城关检察院非法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