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圆月哀思(图)
文/美国大法弟子 杨春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今夜是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一轮明月高悬,倾泻万里银辉,将我独自徘徊在窗前的影子拉得细长而寂寥。仰望这一轮亘古不变的明月,她历经阴晴圆缺、沧海桑田,照尽人世间悲欢离合、生死别离一幕幕的悲喜剧;也默默见证着法轮功学员历经重重磨难、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

我对着姐姐的遗像,轻轻抚着画面上那年轻纯净的面庞,她的笑容明亮、眼神清澈坚定,容颜栩栩如生。仿佛就在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学法炼功、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大学校园里配合默契的发放真相光盘,在警察的刑讯逼供下从警局跳楼逃脱、在辽宁马三家魔窟里笑傲磨难智慧反迫害……往事一幕幕如水般漫上心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善良醇厚的爸爸、热情开朗的妈妈、美丽而才华横溢的姐姐及当时“不食人间烟火”般懵懂而快乐的我。

记得那时每到中秋节的夜晚,厨房里妈妈忙碌的身影在飞快的翻炒着各色美味佳肴,爸爸则“献宝”般的端出一盒盒包装精美的月饼,边展示边介绍“这是豆沙的、蛋黄的、莲蓉的、五仁的……”然后,每个品种切开一块端端正正的摆在仿清陶瓷小碟子里,姐姐在妈妈的吆喝中帮忙把一盘盘精美的菜肴端上来,而我则坐在阳台一角,等不及的要看月亮,时而吟诵着关于月亮的唐诗宋词,时而引吭高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随后,我们全家其乐融融的围坐在阳台的餐桌旁,共进晚餐,幸福的欢笑声在如水的月光下传出很远很远。

然而,随着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如恶魔般脚步的到来,中共展开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在这漫漫十八年荆棘路中,我先后失去我挚爱的妈妈、姐姐、爸爸所有的亲人,而今明月依旧、又逢中秋,却只剩我一人空对月圆、穹影相吊而双泪长流。

至亲家人坚定正信遭迫害离世

1.江氏集团将我母亲董宝新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一月,在辽宁省吴家堡教养院强制洗脑班里,母亲董宝新被警察暴力殴打,反复折磨,不许她睡觉休息,不许闭眼睛,否则就让看管的人用牙签扎她;母亲被折磨得非常瘦弱,警察吴伟指使恶人用残忍的方式抠母亲的肋骨、挠脚心等;每天强迫她以“开飞机”等体罚方式长时间撅着。

因为善良的母亲坚持良知,拒不“转化”,元宵节时警察故意以“改善伙食”为借口,给母亲吃有毒的瘟鸡,致使母亲食用后随即出现瞳孔放大、呼吸微弱、口吐白沫等紧急症状并昏死过去,而后被送入医院急救;经反复洗胃、输液、急救,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教养院的警察怕承担责任,才在敲诈我父亲一大笔钱后,办理了“保外就医”将奄奄一息的母亲接回家中。那时,母亲的身体已被折磨的极度虚弱,因两个女儿一再被抓,饱受迫害,母亲整天提心吊胆,还经常受到当地警局不法人员的骚扰,精神极度恐惧,在这种长期身心高压下,善良的母亲最终带着对女儿的牵挂,含冤离世。

2.江氏集团将我姐姐杨春玲迫害致死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在中国大陆那种“一言堂”谎言铺天盖地的诽谤法轮功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被抓被打、被重判、失去生命甚至被关进秘密集中营活摘器官,而这种弥天罪行却在中共喉舌媒体黑白颠倒的报道下掩盖,混淆视听、不为人知;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被“一言堂”谎言欺骗洗脑,失去道德操守,带着恶意仇视、诽谤佛法及法轮功修炼者,生命被置于危险的边缘。在这样严重的情况下,为了维护民众的知情权,唤醒世人对同胞的善念良知,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二零零五年姐姐杨春玲、姐夫杨本亮等八名大连同修,一起参与了辽宁省有线电视插播真相《九评共产党》。

在大家的正念配合下,插播非常成功,近一小时二十分的播出,令当地很多民众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看清中共邪党的邪恶;这一正义之举,戳穿了中共的谎言——中共邪党为之震怒、惊恐!此后,中共展开疯狂报复。姐姐、姐夫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均遭暴虐绑架。

姐姐杨春玲——一个善良秀美的女子、才华横溢的翻译官,正值青春年华,与姐夫杨本亮刚刚登记、筹备婚礼期间,正憧憬着披上婚纱,成为幸福的新娘之时,不想却被中共恶警非法绑架并重判七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杨春玲正念抵制洗脑,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指使犯人赵燕捂住嘴,摁倒在地上,疯狂殴打,造成右臂再次骨折。而警察丛卓(时任监狱老残队大队长,负责洗脑转化)包庇纵容,造成杨春玲右臂再次严重骨折。

姐姐自述当晚有四名暴徒(服刑犯人)骑在她身上殴打她,一度殴打致她几乎窒息昏厥,期间犯人曾殴打她的胸部乳房;有一个犯人踢她的胸部并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间,杨春玲由一个完全健康活泼的女子,被殴打成瘸子,胳膊再次打断。由于姐姐右臂错位长上,出狱后仍可看出错位连接造成的骨头外凸。

在狱中,姐姐的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营养不良、严重贫血(血小板一度降到危险程度)、缺锌、缺钾,走路需人搀扶,甚至要坐在轮椅接见。她的乳房因遭受暴力殴打、犯人拧掐等,出现流脓、流血等症状,监狱医生曾告知警察“杨春玲的身体有危险,这个(指乳房)可能是恶性的,要尽快诊治。”而狱方却因姐姐坚定修炼而不予及时救治,致使她被迫害出现恶性乳癌症状,直至七年非法刑期结束,已病入沉疴、无可救治。

二零一三年三月,姐姐冤狱期满回到家中,但仍然受到警方严密监控、跟踪。她精神极度恐惧,出狱后一周内不敢吃东西,不敢睡觉,半夜经常跑到外面,说有人给她饭里面投毒,说有人要把她送去活摘器官。

出狱仅一年,饱经苦难的姐姐离开了人世。而此时,她心心念念牵挂的姐夫杨本亮因参与有线电视插播,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仍辗转辽宁省各个监狱遭酷刑折磨,狱中的他却尚不知自己的新娘已天人永隔。

3. 身心重创 爸爸带着遗憾离世

在姐姐凄惨离世后,我的爸爸杨宗惠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精神刺激下,身心重创而病倒;在恶党的高压迫害、株连政策下,因长期饱受惊吓,多年来为修炼的亲人担惊受怕,为家人的离世悲痛欲绝、心神俱碎,导致爸爸抑郁成疾,最终被医院发现罹患肝癌,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位饱经风霜的老人,我慈爱的爸爸,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想最后看一眼被他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呵护疼爱的小女儿——我;而当时我正在东南亚接受联合国庇护,处于颠沛流离的难民生涯;我深知——只要一踏上中国大陆,我就会被警察控制起来投入监牢、生死未卜,不但见不到爸爸最后一面,自己也将陷入深重危机。最终爸爸带着未竟的遗憾凄怆离世。

中共邪党对“真善忍”正信的打压,对好人的迫害,造成我们骨肉分离、天人永隔、家庭碎裂、一无所依!而像我们家这样的人间惨剧,在中国大陆、在法轮功修炼群体中举不胜举,每天都在发生着。

当日前一篇文章: 岳阳法轮功学员近期被“敲门”骚扰的情况
当日后一篇文章: 做到修炼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