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秀发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神奇的秀发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一九九六年前,我是一位脱发患者,用了很多的药,中药、西药,各种偏方全用上,也不见效,经专家教授确诊是神经性脱发。当时的我才三十来岁,孩子又小,我的工作是三班倒,晚上上班,白天在家休息时,丈夫看我总是不顺眼,压根就没有对的时候。

我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有了钱我就买药,专门用心打听哪里有生发药,碰巧有时也能长出来几根头发,还乐的够呛。我丈夫根本就不管我,还嫌我把钱都挥霍了,总找茬骂我打我,一天比一天烦我。整天管我叫“秃驴”,成天喊着要离婚。当时孩子太小,要是离婚,孩子给他,我不放心,我自己带,确实有困难。当时把我逼的,真是活不起,死不起。

就在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时,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份,有好心人告诉我,学法轮功吧。我的心里一亮,从新燃起生命之火。走進法轮功,这就是我生命中要找的。

在学大法中,我明白了很多的法理,我严格的要求自己,特别是对我丈夫,关怀备至,处处为他着想,遇到矛盾时,把自己当成炼功人,从不和他计较得失恩怨。自从我得法以后,我干活有使不完的劲,每天充实乐观。

大约有一年左右吧,不知不觉中,一头浓密的秀发,悄悄的在往出长,先是软软的,绒绒的,渐渐的粗壮起来了。我终于可以甩掉假发了。是大法给了我秀美的头发,给了我庄严,给了我底气。我的丈夫再也不叫我“秃驴”了。

我为了感恩师尊,洪扬大法,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现身说法,展现大法的神奇。也有的人不信,拔我的头发看,当人们确认是真发时,都说大法太神奇了。

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二零零零年,我進京为大法讨公道,被驻京办的警察,带回当地派出所,有警察就问我说:你就是炼功长出头发的那个?我乐呵呵的回答:是我呀!因我是在我们地区炼功受益最大的人之一,在老百姓中震撼不小。

火灾中的奇迹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的时候,因为我家的仓房是和住人的正房紧相连的,都是土房草盖,里屋的天棚上是用花塑料布钉的。在维修时,为了宽敞点,就把仓房改成正房,搭个火炕。在烧炕时,当时忘记了,土房在墙里都有木头柱脚,是承重的,烟道的位置,正对着柱脚,就把柱脚烧着了。因在墙里,短时间内没发现。等到第二天晚上十点钟才发现。当时我正在炼功,就听到东屋砰的一声,我回头一看,满屋全是火。天棚塑料布都烧着了,它有油性,滴到哪,哪就着火。吓得我赶紧叫醒我丈夫。我们俩就满屋扬水,屋内的明火是灭了。出外面一看,房盖草又着火了。这时我俩才想起来报119火警。

大约有半个小时,来了三台消防车。火扑灭后,车走了。第二天早上,我俩清点物品时,发现床上用品全烧了,还有墙上挂的我丈夫的皮衣服,烧的已经不能穿了。最让人惊奇的是,我的衣服也是同样挂在墙上,紧挨着我丈夫的皮衣服,面料还是纤维的,最易着火,奇怪的是我的衣服一点没烧着,还有我的一个打坐垫,面料是缎面,也易着火,而且还是放在大立柜上面,离棚面着火处更近,只是烤焦一点边,同时大立柜上面还有打鱼用的渔网和网线,也都烤坏了。后来我姐和我姐夫来我家看,还领来一个朋友。我把这神奇的事说给他们听,这位朋友是人事局的退休老局长,他亲眼目睹这一切后,当时就喊:“法轮大法好!”还喊着我师父的名字说:“您是大好人!”接着又对我丈夫说:“老弟你也炼法轮功吧。你看看人家法轮功的东西,一点没烧坏,你再看看你那些个东西,全完了,衣服不能穿了吧,网也不能用了吧。还有,你再看灯管两头挂的带穗的护身符,穗都让塑料滴的油包住了,但是,护身符的穗一点没烧。”

通过这个劫难,更证明一个真理,修大法的人是有福份的。假如我要是不炼功的话,和我丈夫一起休息,说不定就被烟火呛过去。我对丈夫说:这是我师父保护咱俩,给咱们第二次生命。人得知道感恩。

自从这次火灾之后,丈夫对我的修炼,不象以前那样横加阻拦了。

这两件事,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也是无数大法修炼者得福报的缩影。修大法确实能使人祛病健身,提升人的道德水准。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也是千真万确的。

当日前一篇文章: 从“黑老大”到大法徒
当日后一篇文章: 母亲的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