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信息日的体验和对此生使命的记忆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参加信息日的体验和对此生使命的记忆
文/德国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1、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第一个点悟

正好在两年前,我开始在大法中修炼。在我决定修炼大法初期几周的一天夜里,我被隔壁一个生病孩子嘶声力竭的哭喊声吵醒了。他不间断的哭声使我越来越生气。我在想,这个孩子的母亲怎么就不管他呢,又想,这孩子不是生病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力气大哭大闹,而且没完没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完全被他闹醒了,而且越想越生气。

不知何时,我才想起来:“《转法轮》里不是说,我们作为炼功人不应该生气吗?我们要学会忍。”这样我才慢慢的压制了内心的怒火。接着我又想起来,我们作为修炼的人,还应该感谢那个置我们于不愉快境地的人,我们应该置身事外地思考问题,而且还应该感谢那个给我们提供提高心性机会的人。这样我从内心里感谢那个把我置于这个境地的孩子。

然而,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以至于我还不太确定,这样的思路是否正确。于是,我在思想中请求师父:“师父,如果这是提高之路,请给我一个信号吧!”好像有一个声音回答:“什么样的信号呢?”我回答道:“不需要太大,我能感觉到就足以了。”正在我这样想时,一股强大的能量流象闪电般穿越了我的身体,似乎我的每个细胞都接受了一次洗礼。在这之前,我还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体验,好象我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告诉我:“是的,这就是提高之路!”然后我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的体验就是我想要得到的信号。我感到内心无比的满足,并在之后很快安然入睡。尽管隔壁家的孩子还在时不时的继续哭闹。

2、慈悲救度众生对我意味着什么

当我二零一六年搬到汉堡,并找到当地的同修之后,我很快就加入到集体讲真相的活动中去了。在中领馆前,我一开始就感觉到,那里的请愿活动和在其它地方完全不同,虽然看起来都差不多。即使只有两个人,在炼功和发正念时,我都感觉到很强的能量流。而路边大声鸣笛而过的汽车也使我更清楚,我们的请愿活动其实是在给众生思考决定和進入未来的机会。

直到不久前,我还在尽可能的参加信息日和其它大法活动,并把其它的义务尽量推后。在活动中,我的感受也更加的强烈。我总是从开始摆展板待到最后拆展台,从不想去休息一会。当我每次去喝一口水或者啃一口面包时,我都想尽快回去发传单,给世人介绍大法和讲迫害真相。我甚至不想去炼功,因为担心哪怕只有一个众生失去他命中注定的机缘。这个期间,我总是满怀喜悦,面带微笑地和过往的行人搭话。有时,因为我想跟每一个从我身边路过的人讲真相,以此来救度他们的心是如此的强烈,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愿意接受我递过去的传单。而我在那一天也能和许多人交谈并讲真相。但有时也会有负面因素和想法出现,它们想把我往下拽。这时,我会借助正念很快克服并排除这些负面的因素,并联想到师父的讲法:“一正压百邪”(《转法轮》)!最大的鼓励和肯定,也是在我跟人们在信息日展台边讲真相时所得到的。一方面,许多人称赞我们做得好。我经常感到,他们清醒的那面明白,这件事在这个时候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所以他们发自心底的感谢我们。偶尔我的身体也会感觉到,他们得救了。这体现在,我和他们对话时,告别时,听到对方的感激之词或者和他们握手时,我都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好象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动。这样的经历曾经并一直激励着我,再接再厉的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真相和迫害的事实。

在这期间,我对真相点的几个顾虑解除了。比如我现在可以理解,在展位炼功也是一种讲真相的方式。比如说,这可以让中国游客看到,修炼的人群中也有不同年龄段的西方人。而且对西方人来说,演示功法也颇有益处。如果我在真相点带着这样的想法炼功:我在为来来往往的行人而炼,因为这样他们所有的人都会从正的场中受益。这样想时,我通常会比较容易入静。我也想,人们对通过这个发出的场可以看到并感受到静和大法的特性。有一次我们在炼第二套功法时,一些行人驻足观看。其中的一位男士说:“他们是那么的放松!”显然他被我们在这样一个到处都是人,而且非常嘈杂的环境里炼功,还能达到入静而感到钦佩。

最近我对信息日的看法或理解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是不再有这种充满喜悦的感觉,而是有时才这样。特别是开始时,我觉得我必须做别的事情,需要紧急的完成。于是我想到了另一个项目,一个我们与几个同修从新启动的项目。这是一个YouTube频道,我们希望尽可能多的人看到视屏,这需要投入很多时间。

然而,在展台讲真相的喜悦和愿望在第一次与路人交谈后又回到了我的心中。这往往使我很矛盾,以至于虽然我想离开,去做这个新项目,但是不知何故同时也想留下来。所以有时我感到很为难,因为同时想做好两件事。这使我有时很难下决心去信息日,或在结束前就想离开。

3、记忆中,我为自己选择了此生!

二零一六年一月中旬当我在一位同修的建议下读《北美巡回讲法》时,我突然回忆起前生前世的一个情景。

那时我在一个没有墙,但还是有一定范围的宇宙空间中。在那里,我在和一个生命说话,我对他谈起了此生和与此有关联的安排。

我转生到这个空间太晚了,其实本来我是想早点转生的。因为我本想转生到那个大法起源的国度。我很清楚,那里有很大的机会。但是我来的太晚了,转生到中国的位置都已经安排给别人了。当时我很有顾虑,怕我用另外一种语言就理解不了大法的深刻内涵了,还担心我因为转生去了离大法开传的国度太远而得不到法。但是我被告知,原则上这些都不是问题。而且我可以下决心学习大法洪传的语言。记忆中,我觉得西方语言远远不如中文美观和意义深远。

然后我们看到一系列已经安排好的生活。一个我身边的生命给了我一个建议,他说:“这个看上去不错!”这样我们就進入了这个安排,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这么来的。

然而我当时并不十分满意对这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但是当时没有更好的可能性了。

我们能够在一起一一探讨这些安排,也就是说,要通过我的环境创造些什么框架条件,我应该具备哪些性格特点。甚至我们还可以更详细的观察一些生命和生活中的片段。

还有一点很清楚,就是从我的家庭条件来看,我至少要长到二十岁,或者更可能是二十五岁时,才能得法修炼。当时我非要给自己争取得法的最好条件,就问,我是否允许出生在一个大法弟子家庭。可惜我还是晚了一步,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连现在的机会都不会有,而在现阶段修炼对我却是极其重要的。

我的顾虑还包括,我将以什么样的方式得到大法。我被告知,我将在朋友圈里听闻佛法,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好和对我非常有利的安排了。然而,我又问自己,是否存在我得不到法的风险,比如说那个将把大法介绍给我的人自己却没得到法。回答是,我无需担心太多,一切都会如愿以偿的。然而最终还取决于我自己是否可以认识到法。

我们也一起看这个安排,我将怎么赚取生活费。对我来说,重要的是经济上无忧,因为这样我才能专注于修炼。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赚太多钱,因为物质条件越好,越可能对修炼起负面作用。只要有足够的钱可以生活,不用为生存担忧我就满足了。

在我们达到这些特点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比如悟性和执着心这些东西。在执着心这个问题上我把记忆中那些浓稠的物质团去掉了。我得到这些东西,正是为了消弱执着心和更好的修炼。

通过一定程度上“赎回”这些物质,就能减弱各种各样的执着心。但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因为同时另一个执着又会被加强。也就是说,不可能很大程度上消弱所有的执着心,而不同时加强这个执着。我的意思是,如果不这样,那修炼也太容易了,就不算数了。

我就曾经非常自信的想,去掉这个强大的执着心是轻而易举的事。然而我却被告知,不能轻视它。今天我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在有关审视生活片段的问题上,二零一六年一月以来曾出现过不同的情况,我又一次回忆起曾经看到过的场景。比如说我通过了一场考试,或者遇到一些人。这里我想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在我参加一个单位组织的讨论课时,我觉得做报告的讲师好像不太会演讲。我甚至相信,如果我稍作准备,会比他讲的好,而且气氛会轻松自如的多。就这样,我想,几年后如果我在这个职业领域主持相应的讲座课,一定会比这位讲师主持的好多了。

就在我心里这么盘算的时候,我第一次在修炼中非常明显的注意到了对自我的执着。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显示心,自以为是和骄傲自满的心。我明白了:“我是一个修炼者,不能这么想。这正是我必须和想要去掉的心。”接着,我又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和回忆起了这个安排,因为这正是我曾经看到过的。我悟到:这对那个时刻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我这次还不能悟到的话,就要等很长时间才能有下一个让我悟到的机会。

一次我在聚会中的一个特定的场合第一次遇到一位同修,突然我的记忆中出现,眼前这位不起眼,安静和非常普通的同修曾经却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王。我甚至还能回忆起他那原本优雅和威严的形像来!

有一次在我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得到一个鼓励的暗示,这使我明白,原来我是可以选择在修炼中想得哪些指导的。有不同方式的点化,而我是允许从中选择的。但是我不允许随心所欲的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因为记忆中,我只能得到一定数量的点化。我想,如果我能尽可能多的回忆起此生此世之前发生的事,我就会坚定不移。因此我很看重能回忆起来的事。然而我又得到建议,告诉我不要单纯的注重这种形式的点化,也要注意其它方式的点化。现在我明白这话的意思,并非常感激其它的点化。因为在这期间存在模糊的时间段,那时的记忆模糊不清,而且有时哪怕是过了相当长的时间还是不清楚,直到我能够从新回忆起来,才记忆犹新,并理所当然。然而,理清并写下这些回忆还是很难。因为对我来说,好象这些记忆都是同时同步发生并储存下来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关功能的记忆也恢复了,就是关于什么功能何时出现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说法不太满意。记忆中,功能的出现也是有安排的,并且有一个特定的原因,它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而且它是为了让我们完成使命而指定(安排)的。自从这些记忆出现在脑海中,我对《转法轮》中的这句话有了新的理解:

“佛家是讲缘份的,大家都是缘份化来的,得到了这可能就应该你得,所以你要珍惜,不要抱着任何有求之心。”(《转法轮》)

每当发生什么事时,就会有新的记忆出现。而这些记忆让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成功,其实也就是这么安排和预见的。然后我越来越清楚,完成好我们的任务是多么的重要。因为只有这样,按照我的理解,事情才会象安排好的那样按部就班的進行。

4. 结束语

在我开始修炼大法之前,在一次冥想中,我问自己:“我到底想要什么?”在我反复的问自己这个问题之后,答案来了:“我想做好事和帮助世人。”那时我想,表面上帮助别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比如,为别人抵着门。当时我想,好事别人会说一声“谢谢”来肯定。现在我明白,我在打坐中得到的答案是什么意思了。

每当我在修炼中遇到困难,以至于我都几乎放弃了时候,都会出现两个关键的,使我保持坚定的想法:

我知道,此生此世正是我自己选择的,是我想要的,包括所有的困难和不愉快。因为克服了这些,我就会得到做真正善事的机缘,并可以真正的帮助他人。

最后,我想引用师父在《精進要旨二》中的经文来结束我的发言:

为俄文版《法轮大法》的题词

珍惜吧!
神的誓言在实现;
珍惜吧!
这就是你要找的;
珍惜吧!
法就在你面前。

谢谢大家倾听我的发言。有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二零一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当日前一篇文章: 做到修炼如初
当日后一篇文章: 会计说:“谢谢李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