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黑窝里仍有大法给弟子的路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身在黑窝里仍有大法给弟子的路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到了黑窝,怎么走呢?我切身体会出只要我们按师父说的做,不打折扣,这里一样有一条能走通的路。

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一直注重学法,后来协调资料点,学法跟不上了,这时邪恶利用同修未修去的人心,资料点出现男女之情,我未能在法上认识,指责、埋怨当事同修,造成矛盾激化,那种愤愤不平的心、看不上难中同修的嫉妒心已使我沦为常人,一个多月后我和另一同修被绑架了。

这次为什么没闯出看守所?在看守所中,人的思维上来也不知排斥。当初,進京维护大法被迫害,我凭着放下生死,维护大法的纯净心态,绝食闯出看守所。记得当上气不接下气的我用全身力气喊出:“我师父没有错,大法没有错,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时,那个最恶的看守所的科长眼泪一下出来了,我当天回家了。可这次我却有了人的侥幸心理:我还绝食,看守所不要我就回家了。当生命垂危状态出现时,我还暗暗盘算,为了表示自己“危险”,在医院能讲真相也不讲。结果610的人明确告诉我:你死了也不放。

邪恶说了不算,但我当时不是大法弟子的心态,最终被送進了监狱。

一、解体“转化”

在监狱第一站是“集训监区”,这里为了“转化”大法弟子,会采用软硬各种手段,针对每一颗未修去的人心动摇你。包括但不限于酷刑、打骂、限制睡觉、限制上厕所、羞辱、攻心、欺骗等。如果不横下一条心,就坚定不“转化”,是很难走过去的。

我到集训监区的当天下午,因为拒绝“转化”,被警察指使的犹大毒打、羞辱,直到抽搐倒地。接下来是从早上五点半到晚上九点半的坐“小板凳”。这是一种折磨人的另类酷刑,屁股几乎坐烂,每一秒都非常痛苦,包夹还要百般羞辱、谩骂。初来乍到,我也很被动。每时每刻面临的都是迫害,精神的摧残,肉体的折磨,人心一上来,时而还产生怕心,好在不管怎样,每天我都在心里大量背法、发正念。

慢慢的,我能主动反迫害了。揭露迫害,反映情况到狱政、驻检,犯人还是顾及的。一般坚持信仰未转化时,处境会越来越恶劣。我在这个环境中不断的讲真相、不断的大量发正念,环境反倒越来越宽松。

走过三个月,我被直接送進“攻坚监区”,那里感觉到吸進的空气都是令人窒息的。我被分到了最邪恶的监舍,门外挂个牌“警醒室”,我当时就发了一念,绝不允许在大法弟子住的地方挂这种牌子。好像没有多少天,牌子就被撤掉了。

進屋后,我刚铺好床铺,有个犯人好心的说:“你快睡一觉吧……”我听懂了她的意思,心里想:我决不为被迫害做准备,也不允许她们迫害。

坚定的反迫害是不承认旧势力的理,不要旧势力的安排,这是不能动一点的。对邪恶操控的人怎么做呢?师父说:“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1]。我对她们讲:我为什么学大法?我为什么不信共产邪党?小孩都知道打人不对,不讲理不对,共产党靠打靠关靠杀,不正说明它没理,它是邪的吗?听我这样说,犯人头眼珠一转说:我们这里不打人,讲理。那邪理怎么说怎么不对,真理自然越辩越明。警察让我写认识,我就用纸笔给她们写真相信。到哪个监区都写信,师父给我智慧,有一封信一次写了十二页。写自己体会和大法的好;揭露攻击大法材料的造假和断章取义;写中共的邪恶和必亡。

攻坚监区处处隔离大法弟子,上厕所都不能同时上,一去厕所,先跑过去两个“包夹”,见没人摇手,各监室门都关了,后面还跟两个“包夹”。她们以有人为借口开始限制我上厕所。我指出“你们这是迫害。”开始找包组警察、找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谈,给他们写信,说明大法弟子为什么坚持信仰;迫害违背哪些法律;公职人员纵容、默许犯人迫害就是共同犯罪;参与迫害对他们的害处。

到第七个月,我决然的表示:我是不会“转化”的,我要换监区。第二天,我被转到了另一个监区,这样的事情在这个监狱也是不可思议的,没转化,它会对你一直迫害下去,直到转化为止,怎么能轻易的调监区呢?

新监区相对宽松,可以正常上厕所、洗衣服,上超市购物了。

二、开创学法、炼功、发正念环境

这个监区有六个同修,我们开始开创学法、炼功、发正念环境。一开始,遇到阻止,就对着干,不让说话就说、不让炼功就炼。我指着警察说,看谁能动了我!被关小号了。另一同修被束缚带捆在床上多日。反迫害却招来迫害,我错在哪里?

在小号,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有争斗心,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这种做法不是那种真正的不配合邪恶。从法中明白,迫害者本身就是被迫害的。我没有跟上正法進程,总强调,“我”是无辜的、“我”是被迫害的,“我”要炼功,“我”要 反迫害……怎么没有想到这些警察和犯人,被旧势力安排,才是在被迫害中,才无辜,才可怜。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发正念解体争斗心、怨恨心、不服气的心、对立的思维方式、为私为我的生命基点,十天就被放回来。

我可以炼功了,但我们应该整体走出来。“包夹”帮我们传条,我们达成共识,本着为他的基点讲真相,分别给大队长、副大队长、包组狱警写真相信、劝善信;找她们面谈,她们如果不见,我们就站在监栏门那儿不走,直到同意谈为止。面对那些经常打小汇报的犯人,我们一次次的给她们讲真相。只要有一个同修被迫害,我们全体都发声,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我们形成了一个整体。

终于,同修们之间可以自由的说话、也能公开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了。所有大法弟子炼功时,犯人不再是跑去汇报,而是赶紧到门前帮着望风,狱警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我们之间相处的都很融洽,因为这时我们的心都扭转过来了,把她们视为曾经伟大的神、曾经师父的亲人、应该救度的众生。

早晨,刑事犯在六点半左右吃饭出工。我们七点吃饭,吃完饭就学法,午饭后也学法。每天集体学法七小时左右。自己还背法,一年我背了七遍《转法轮》。刑事犯五点多、或八点多、十点多回来。她们回来就是我们讲真相的时间。我每天都炼功,四个正点发正念,每次最少发四十五分钟,平时还针对自己与黑窝长时间发正念。发正念时间每天都在四个小时以上。三件事我们都有安排。

三、提高心性与救度众生

仅仅有想救度众生的愿望还不够,要想让众生得救,必须修好自己,让受到毒害的她们真正认同大法,自愿摆脱红魔控制,抹去兽印。监狱是个特殊环境,监狱犯人是各种人渣的汇聚,很多人道德低下,行为粗鄙、言语污秽,一开始听她们说话,成年人的我脸都发热。骗、偷,为一点小事打骂经常发生。我们都尽量严格要求自己,用实际行动讲真相,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都表现出来大法的美好、纯正、光明。要既不屈服那些不正的东西,又展现大法弟子同化“真、善、忍”的风貌。还有一点,要救直接迫害自己的警察和如此状况的众生,要去掉因为表象对她们的反感。这靠什么?靠法。

师父说:“他们都是为法来的,是被那个旧的势力、被不好的因素,被世间上中共邪党那个红龙、变异的生命、撒旦、妖魔把他们变坏的,灌输的诋毁人类传统、正统文化,灌输人与人斗、人与地斗、人与天斗无神论邪恶文化,有意破坏着中国的传统文化,那是神缔造的。灌输邪恶的邪党的斗争哲学,这是反宇宙的,连魔都消灭它。”[2]

来自法中的正念使我们真正珍惜这些迷失的生命。发自内心想救他们。当然具体劝三退时还要为他们着想。监狱谁要和法轮功学员走的近,或者接受了法轮功的理念,让狱警、特别是大队长知道了,麻烦就大了,减刑就受到影响,而犯人把早日回家看的最为重要。理解了这个环境特殊、群体特殊、犯人的心态特殊,我们讲真相劝三退只能单独说,悄悄说,每个监舍或二十多人或十二个人怎么办?求师父。每每想劝谁,不到两分钟这个人就不知不觉的走到我跟前来了,也是没说多少话,她就同意“三退”了。

我上铺住的一个犯人只是入过队,没想到把她劝退竟然那么难,师父法身或安排的正神又帮了弟子。因我俩离的近,说起话来较方便一些,可多次劝都无济于事。有两次甚至说到午夜十一点多,真是该说的话都说了,该讲的也都讲到了。当又一次讲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她还是不同意退,我心里很为她难受。不想第二天,她激动的对我说,她昨晚梦中我还在给她讲真相,这时她说:“神哪!如果她说的是真的,您就显现吧,”刚说完,一道红光耀眼荡开……!我趁势问:“现在你退不退?”她立即真诚的说:“我退。”又担心的说:“我儿子在外面怎么办?”结果不到一个月,她儿子打来的电话问:“你们那里有炼法轮功的吗?您一定要对她们好!”她又激动的告诉了我。师父心里装着所有人。

犯人怕警察、大犯人,大法弟子谁也不怕,却真心善待她们。道长、组长、包夹有的利用大法弟子善良,长期占用大法弟子财物,骗吃要喝。我没有为任何警察、“大犯人”上供,不是我吝啬钱物,是因为不能让他们造业,也不助长不正的东西。我们生活简朴,对同修对需要帮助的人却慷慨无私,谁有困难、谁生病, 赶上了,我们真心关心帮助,过节给每个人一份小礼物。我平时给他们讲名著故事中神传文化的内涵、帮助写家信,教她们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讲大法真相和做人的道理。不少犯人不仅三退, 还把大法弟子当成知心人,大家,包括警察都很尊敬我。

四、同在法中,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最后一年,我又调到了另一个监区。这个监区学法、炼功、发正念的环境都已经开创出来,而我又遇到了新问题。在与同修共同提高、容为整体的过程中,对师父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3]这句法的内涵有了更深的体悟。

我遇到的第一个同修,被人传说与常人“同性恋”。我听到的第一反应是认为绝对不可能,后来核实确实有许多过于密切的事情。一开始我约同修谈,要求同修维护大法形像,不要给师父抹黑。同修非常生气,不接受。我又找监区长,要求把那个人调走,也被卷了回来。走不通,才想起向内找,越找越是自己的问题,语气、善心,是不是完全为了别人好,没做到的原因又是什么?一直找到被绑架时,当初对同修的指责、埋怨,不就是把表面现象这看成同修真正的自己了,没有看透邪恶利用同修没修去的人心、情的因素在往下拽同修、毁同修这个真相,才会对难中的同修没有同情,只有责难。

当初自己这个问题没有修出来,今天师父又给一个机会,这哪是我帮同修啊,分明是同修帮我啊!我羞愧的解体自己不正的人心。恰好就有一个机会和同修见面了。我和同修说:虽然你们没有实质行为,但在这个特殊环境中,世人已经误解了,我们还是要维护大法形像为第一位。也不能害了世人,让她下地狱啊!同修眼里泛起泪花,接受了。怎么让这个人离开呢?我说,我们发正念求师父。不到三天,这人突然和别人打架,然后调离了。法真是无所不能啊。

监区还有一个同修,过去不让学法,在被窝里也要学,不让炼功,挨打也炼。现在大家都抓紧学法炼功,她却不爱学法了,讲真相也神神叨叨。怎么回事呢?一问,这个同修仰着头说:我合格了!原来这个同修多年遭到残酷迫害而坚持信仰,滋生了显示心、欢喜心,邪恶顺势给她演化假相。当时我脱口而出:你这不是自心生魔吗?这个同修不理我了。我又向内找,清理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我有什么能力改变同修呢?还是学法吧。正好《洪吟三》出来了,我就常去找她,我俩一起背,互相提问,一天或一首、或两首。同时给同修和自己发正念,不长时间诗词部份背完了,同修状态改变了。同时,我与她屋里的人唠嗑,针对她们的困惑讲真相,默默圆容。

大法弟子是整体。有个人说,你们法轮功整天不是看书、就是闭眼睛,一分钟不闲着,就整你们那点事,家怎么办?工作怎么办?别说监狱,谁能允许你们炼呐?我就讲,你看早晨公园不有许多人锻炼吗?我们也一样。平时在家做家务,上班工作;在家爱护子女,孝敬老人,个个是贤妻良母;在单位兢兢业业,不争利,不争名。我讲自己怎么做的,同事、朋友、亲人的评价。现在因为我们做好人被弄到这里,不让我们管家,不让我们工作,我们就因为这事進来的,你说我们不整这个整啥?她说:哦,是这么回事。有的说,天天炼,有什么用啊?我就讲法轮功对个人、家庭、单位、国家的种种好处。

我和同修配合着救人,共同在法中提高。曾有一个邪悟的人,来转化我不成之后说:“在这里,你想不遭受迫害,还想学法、炼功、还能劝“三退”,又要别人还都尊敬师父、尊敬大法、真诚待你,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后来,我见到了她,我冲她喊:我走通了。

师父说:“那么从历史上看,如果是这么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该做什么样的准备。其实安排的很详细了。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怎么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况,怎么進、怎么退,然后出现了不该有的状态的时候怎么办,都安排的非常详细。”[4]

师父掌握一切,大法法力无边,只看我们修不修自己的心,做不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即使在最邪恶的黑窝,即使我们已经错了之后,大法还能给弟子圆容出一条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建议不要再往自行车车筐里放资料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两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