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走过魔难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向内找 走过魔难
文/加拿大多伦多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多伦多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今天我要交流的是,在师父的帮助下通过向内找到自己的执著而闯过身体魔难和严重受伤的经历。

是消业还是干扰?

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1]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我出了意外事故被送到医院急救。情况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前一秒钟我站在那里等公交车,后一秒钟我坐在人行道上。我感到很吃惊甚至嘲笑我自己。我想站起来因为我想公交车快到了,但是站了站我没能站起来,因为我的左腿失去了感觉,它好象不存在了一样。我求师父帮我找到它。当时我不觉得疼,也不知道我的什么身体部件被摔坏了。

第二天医生给我做了一个臀部髋关节替换手术。虽然被施用了麻醉药,当外科医生开始给我做手术时我并没有完全睡着。我能够记起的最后一件事是冰凉的钢制手术刀在我的皮肤上动来动去,但是当手术刀進入我的身体里时我不觉得疼。在恢复室我醒了,我感到浑身发冷并想起了发生了什么。我想到了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的情形,我哭了。

一直以来,我都在给世人讲着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器官活摘的真相,但是我从来没有真正的体会到那种涉入其中的震惊和恐怖的感觉,我的这个手术经历以及当刀子开始切入我的身体的感觉,使我对那种器官活摘的惊恐有了一个初步了解。

臀部里被放進了这样的一个金属异物,我还怎么能炼功呢?我当时不再认为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了,觉得没有了希望。当时,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我禁不住哭了。我请求师父帮助我,突然我的脑中出现了《转法轮》中的一段话。师父讲到:“有的人问我:老师,我能不能炼功啊?我做绝育了,或者摘除什么了。我说这个都不影响的,另外空间你那个体没有做手术,而炼功是那个体在起作用。”[2]

在修复中心,医生和护士告诉我,我的髋关节将不会象我以前那样活动范围那么宽广自如。我意识到,这意味着我将不能再在打坐中双盘了。我感到崩溃,认为如果不能双盘的话,自己将不能够修炼圆满。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在回家的路上迷了路的孩子,找不到前進的方向,感觉自己没有希望了。

我陷到了深深的沮丧之中,想要放弃修炼。但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他总是在我身边。师父安排了其他同修来帮助我并跟我一起学法。经过不断的学法,我开始认识到我的这些都没有关系,不管我能不能做到(双盘),一切都是由师父说了算,我所能做的就是无所求的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真正的认识到了整体的重要性。在我修炼的早些年里,我很难接受整体这个概念,也不相信会有整体之说,而且我也不想成为别人的一部份,我只想是我自己。我害怕丢失自己、失去我的个性。现在我明白了师父安排了整体修炼的形式是来帮助我们修炼的,我因此也看到了我的私心并决定改变自己。

我开始找自己,看是自己的哪些执著心造成的间隔使得邪恶敢来迫害我。我找到了很多心,比如怕心、嫉妒心、自私以及各种不同的欲望和追求,但是这些都是表面的,我知道我必须深挖自己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不管有多么痛苦,我决定要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去掉执著。我必须放下人心什么也不想,就是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看到了长久以来埋藏在我心里深处的许多执著心。下面是一些我过去用人心而不是修炼人正念做的一些事情,交流出来曝光它们并去掉这些执著。

1、学法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学法一直都有干扰。学法时我很难集中精力,不停的打瞌睡。有时学完法后,我觉得如释重负,但同时我很着急因为那天我没有真正的去学法。当我学法时,我会想起要买日常用品,我晚饭要吃什么,或者是我女儿什么时候会来看我。

师父讲到:“大家如果学不好这部大法,你自身的圆满得不到保证。而且你所有做的大法的正事都象常人做事一样,用常人的那种想法、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做,那就是常人,最多是常人为大法做好事而已。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所以你们不能够脱离开法去做事情。你们还在不断的改变着最表面没有改变的这一部份,所以你们不能离开学法。一定要学好法。在学法的过程中,你们就能够不断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变自己还没有改变的最后这点东西。过去为什么我老是强调叫大家学法、学法、学好法?它是至关重要的。”[3]

当我一段时间没有学好法的时候,我会象个常人一样浪费时间和常人聊家常,而不是跟他们讲真相。我还注意到当我在真相点讲真相或征签的时候,没有人听我讲也没有人帮我签名。

不好好学法的状态甚至会影响到我几个女儿之间的和谐。她们互相说对方的坏话,我要和谁一边还会让情况更糟糕。不好好学法的时候我变得非常自私。

事故发生的那一天之前,我的身体长期遭受干扰,而且处在这种状态下已经长达数月之久。不知不觉中我为邪恶迫害我创造了机会。

现在我真正意识到学好法的重要性。我也意识到带着执著和坏观念学法对师父对法是非常不尊敬的,其实就是犯罪。

回家后的几个月后,当我能够拄着拐杖走路的时候,我加入到了两个中文学法组。随着我集中精力学法的增多,我开始看到自己发生的变化。我的思想变得很纯,而且我能够从他人的角度上想问题了。换句话说,我不再象以前的自己那样自私了。我以前所固守的许多人的观念消失了,大法真是太强大、太美好了。

2、证实自我的心和显示心

过去当我给世人讲真相时,我的出发点开始时是救人,但慢慢的会转到证实我自己上来。当我到达真相点时,我就求师父给我送过来有缘人。人们过来了,在街上或真相点上我很容易跟他们谈起来。他们很感兴趣而且几乎一直都在听我讲。然后,我就会慢慢的变得很高兴而且对自己很满意,就好像忘了自己的出发点,那就是要救度这些人,而我却变得在证实自己。

我回想到当我跟人们交谈来让人们认识法轮功和这个迫害时,我的出发点总是好的,但是在交谈的过程中我就忘记了我跟他们交谈的目地。师父给我送过来人不是让我高兴的,我的使命是要救度他们!结果是这个过程变成了我无意的利用大法来证实我自己,我的出发点也不再是修炼或救度世人,完全是满足我的显示心和其它的人心。

师父在《转法轮》讲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当我向内找时,我找到了证实自我的心和显示心,这些心都很危险,我必须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必须要用法来衡量和曝光这些执著并且去掉这些执著。现在我清楚的知道我来这儿是来救度众生的,而不是来炫耀我的技能的。我所知道的和所能做的是给我来完成我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誓约用的;我所拥有的一切东西和掌握的所有知识都是师父给我的,师父是万事万物之来源。我心里知道一切都是由师父做的,我所要做的是学好法修好我自己,然后才能完成我亘古以前立下的誓约。我不会再固守那样的人心,师父给我安排了最好的并且一直在看护着我,在救人上我必须得做好以对得起师父的慈悲。

3、发正念

在发正念时,有时候我会只坐了十五分钟而根本没有真正做我应该做的清除邪恶等事情。如果有其他同修也在的情况下,我会让我做的姿势好看些:我的后背坐得很直,手势也很好。所有的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我清除不掉任何东西。

虽然这不是说我总是这样,因为有时我确实能够平静的坐着并发出正念,但由于我从不相信我有能力清除邪恶,所以发正念对我来说很难,这也说明我对师父让做的发正念没有信心。

当我進一步向内找自己时,我找到了我的自卑心和对自己缺乏信心。由于这个执著,我没有真正相信师父说的:“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4]

师父也讲过:“每个大法弟子都不能忽视这件事情,也不能以任何借口忽视发正念,因为你清理不好自己你自身就做不好,你清理不好你自己也会干扰别人。”[3]

随着学法不断提高心性,我对法的理解更深了。我真正的相信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很强大的,它能够改变我自己以及我身边的一切。在正念的作用下,我所做的大法工作会很坚实,世人也会被救下。

手术后大约五个月后的一天,我觉得是时候去做打坐了。我想坐在坐垫上,当时对我来说很不容易坐到地板上,但是经过几次尝试后我成功了!虽然我不能把双腿盘上而且我的左腿半直,我仍然坐了四十五分钟。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很平静有点入静的感觉,然后我就入了定,我看到了其它空间我的身体都在以优美的双盘姿势坐着,就象我的身体受伤前那样。

我入定时,有一个念头:我必须把自己交给师父,不管去与留,我都听师父的安排。

我感觉自己很祥和,就好象是有一个重担从我的肩膀上被提走了一样。

然后心里又生一念:只要我很正,并遵循师父对我的安排,我这个身体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返回到真正的我自己。如果我返不回去,我其它空间的身体,还有我宇宙中的众生,包括这一生中我的家人、亲戚和朋友,还有天国里我真正的母亲,都将被淘汰。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泪水打湿了我的双颊。做不好的后果是可怕的。做不好是绝对不行的。我必须永远记住这一点。

结语

师父慈悲的看护着我并帮我度过了魔难,在这个过关过程中,我学会了真正的相信师父和大法。放下人心的过程不容易,但是当我的心没动时,当我能够放下自我时,师父就呵护着我使我能够度过魔难。每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都是如此的充满感激!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一直跟我在一起,大法的威力一直都在展现。

师父讲过:“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5]

现在我懂得了什么叫真修以及“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6]这些法理。我会一直向内找自己,看我的心是不是自私的或者是动了。不管有多么痛苦,我必须修去我生生世世所积累的人的观念。我觉得不管是感觉悲伤还是遗憾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我必须不能走极端并陷入沮丧之中。只要保持正念修去这些人心,我就会提高到一个新层次。

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情过程中,每当我看到我心动的时候,我就会向内找抓住那个人念并迅速清除它。我会一直记着救人是最重要的事情,并将不断记起我久远以前立下的誓约,我会一直被师父和大法所指引。

在正法时期我有很多事情能做和要做,我会抱着救人的一念精進的去做。我会一直记着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师父给我安排的是最好的,我只须要去相信和保持信心。我正在稳定地没有遗憾或自责地走在我的修炼路上,精進地清除着邪恶并救度着我的众生。

有时我可能会发懒或不好好学法,或者自私并有求,但当这样的人念出现时,我知道我能够立即看到并放下它们。

师父,感谢您让我从新振作起来!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当日前一篇文章: 在天国乐团中修炼
当日后一篇文章: 一片银光洒满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