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一片银光洒满屋
在正法修炼中的神奇经历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此前的一身疾病经过三个月的修炼不翼而飞了。十七年来,我没再吃过一粒药,没再去过一次医院,这本身就已经是超常的了。现写出一些经历与同修分享,向世人证实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希望世人更加了解大法的殊胜与伟大。

一、一片银光洒满屋

刚开始修炼时,我在姐姐家和外甥住一个房间,晚上我睡不着觉很想看大法书,但又怕开灯影响外甥休息,心想有个手电就好了。瞬间,一片银白色的光亮照到了屋子里来,我向外望去,还以为是月光,可是窗外很黑,根本没有月亮,我顿时明白了,是师父看我学法心切,赐予银光给我照明,鼔励我呢!

于是,我恭敬的捧起大法书看了起来,银光照着,柔柔的,也不刺眼,正好能看清字迹。我如饥似渴的读着,沐浴大法的法光之中,当我看完书把书合上的时候,银光散去消失了,屋内又如往常。

而且,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二、门自动开了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回到母亲家中,与母亲同住。母亲家是平房有一个院子,早晨四点我去炼功点炼功,将院门锁上了,六点我炼完功,神清气爽,心里静静的,心无杂念,身心被能量包容着,非常祥和,我回到家门口,推门推不开,知道自己忘了带钥匙,怎么办?大声喊叫或砸门会把邻居惊醒,我只好静静的站着,心想:如果门开了就好了。

不经意间,我下意识的推了推门,神了,门果真的打开了!

三、在小号里手铐自动松开,门锁自动打开

二零零零年,我第一次因为坚持信仰被关入戒毒所,我不配合他们的迫害,就被关小号,警察给我戴上手铐,锁上门走了。

我被单独关在小号里,心想修大法做好人怎么会关在这里?我长这么大也没看过,更没戴过手铐,做好人更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手铐是给坏人戴的,怎么会给我戴上?真是黑白颠倒。

之后,我就没再多想,心里静静的,脑中空空的,只有一遍遍的背师父的诗词:“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突然手铐自动打开,我的手拿出来了。

我正在纳闷,这时,警察拿着钥匙来要给我开门、开手铐,看到眼前的景象一惊,问:门和手铐是你开的?我说不是。显示了大法的神奇(现在悟到:是师父叫我走脱)。

四、黑窝里看到窗外法轮的旋转

还是二零零零年在戒毒所,一天早晨一位同修推开我的房门说:快看窗外的法轮,我和同室的另两位同修同时向窗外望去,只见远处山峦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法轮飞速的旋转着,正转反转,非常漂亮、壮观,因我是关着修的,第一次看到这么美妙的景象,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神圣的使命感,更加激励自己勇猛精進,助师正法。

五、照片上师父的眼睛一层层层层的闪动

二零零三年,我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里,一个邪悟者拿着《转法轮》一书要给我读,欲转化我说书拿给我看看,她给了我,我刚捧起书,看到法像上师父的眼睛一闪一闪的跳动,层层层层的数不清,很象电视里演的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啊,我看到的是照片上另外空间的景象。也是师父在鼔励我。

六、在黑窝里正念显神威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期间,那里发生了震惊海内外的3.19迫害事件,那天傍晚,警察在每个房间,甚至水房的门上都贴上了诽谤大法的标语,所有的学员都被强迫坐在小马扎上不许动,队长则在办公室里。

演示:坐“马扎”
演示:坐“马扎”

我看到这些,心里很难受,心想怎样才能告诉队长别让这些东西害人,于是我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把贴在门上的标语撕掉了,接着又来到水房,把水房门上的标语也撕掉了,一会大队长来到屋里发现了,问是谁干的,没有回答,便叫起一个学员问是谁干的,学员说是她自己干的,队长又叫起另一名学员问谁干的,她也说是自己干的,队长又把我叫了起来问谁干的,我说是我干的,当时我的心态非常和善,只想告诉队长贴这些东西不好,希望院里谁贴的谁负责把它撕掉吧,队长也没说什么。不了了之。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晚饭后,一场预谋已久的镇压开始了,学员们都被叫到地上开始体罚蹶臀部(飞机式)强制转化,不转化就被拖到一楼大厅走廊里,男警察狠狠的抡着电棍魔鬼似的咆哮着辱骂着学员,电棍声,打骂声不绝于耳,一片肃杀之气,那天晚上,学员被打得横七竖八,被电的遍体鳞伤,糊焦味与吼叫声,电棍电击声,惨叫声连成一片,充斥着整个楼房,犹如人间地狱。

前半夜,我与另俩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室内的高音喇叭刺耳,近二十名犯人逼我们“开飞机”(蹶臀部),我们不配合,她们就打我们,想尽办法逼迫我们放弃信仰,后来把我们分开,把我单独关進一个屋里,十多人围攻,她们抓住我的手,强摁着在纸上签字,没有成功,又使出邪招,胳肢我的腋窝,妄图摧毁我的意志,以达到他们险恶目地,当时我刚觉得痒时立即想到不对,“不痒”我从心底里发出一念,结果真的就不痒了,师父帮助了我,邪恶的伎俩又没得逞。

后半夜,她们又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由一个女犯人看管,让我“开飞机”,这期间几次男警抡着电棍一拨一拨的来到我面前,让我签字,我都摇摇头拒绝,警察便抡起电棍还没等电我时,我就想:“让电棍反电”,结果警察说:坏了坏了,电棍坏了,漏电,算了走吧!

就这样在邪恶的黑窝里,在充满恐怖肃杀之气的那一夜里,凭着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与魔鬼打交道的惊心动魄中,我走过来了,体现了正念作用下大法的神奇与威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当日前一篇文章: 向内找 走过魔难
当日后一篇文章: 助师正法不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