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教师修炼前后的变化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农村教师修炼前后的变化
文/大陆大法弟子一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我是一名退休的农村小学教师,今年六十九岁,有幸于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

修炼前,我病魔缠身:冠心病、静脉炎、肩周炎、末梢神经炎、视网膜炎、胸椎增生、颈椎增生、膝关节增生等各种疾病,治了这个病,又引起那个病,越治病越多,没日没夜的折腾着我。由于各种药物毒副作用,我的视力由原来的1.5 , 快速下降到0.2,由于西药一把一把的吃,中药一碗一碗的喝,把胃也吃坏了,经常胃痉挛,痛得直打滚儿;又由于肌肉和静脉注射,臀部和胳膊被扎得都是硬结,有几次针扎在硬结上,把针头都扎弯了;穴位注射地塞米松和强的松龙虽然稍微缓解了骨节的疼痛,然而使我全身浮肿,连脑袋都变大了,骨质也疏松了,左膝关节突出了,变形了,鼓出了一个很大的骨刺形成的包;吃药打针又加重了冠心病的经常发作,病发时大汗淋漓,一动都不敢动。

由于各种疾病的折磨,使我心烦意乱,在家里,动辄对侍奉我的妻子和期待我病好的孩子们骂不绝口;在单位,总以校长的权威批评处罚老师们;在上属单位,我为评定职称争名夺利。由于疾病的折磨,我对人生丧失了信心,有着活一天算一天的观念,不良习气也油然而生,经常出现于赌场之中,精神萎靡不振。

一九九六年二月,有三名大法弟子向我介绍了法轮功。三月中旬,我参加了县教育局和教师進修学校举办的校长会议。会议期间,法轮大法交流会就在会议室举办,我抱着听听和看看的想法参加了这神圣庄严的法会。当我步入会议室,映入我眼帘的就是高高悬起的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形。众多大法弟子涌入殿堂,只有脚步声,其它喧嚣的声音一点也没有。这庄严神圣的场面使我为之一震,肃然起敬,一股暖流流入了我的身心,一种神奇的力量充沛着我,当时病痛的感觉荡然无存。

开会前,大法弟子们流利的齐读《转法轮》。我静静的聆听着师父的教诲,热泪夺眶而出,我不时地擦着。也在全神贯注地听着。然后就是大法弟子的交流,讲述各自心性的提高和身体的神奇变化,冲击着我的心灵。幸运的是,当时开办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校长会议也正好是九天,我一讲没落的参加了九天学习班。这九天法会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念。

办班期间,我们每日清晨都到广场炼功。一天清晨,在广场附近我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有两个人驾一台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冲了过来,把前边一个骑自行车的老人撞飞,至少撞出十四五多米远才摔在地上,骑摩托车的两个人也飞过树墙摔在人行路上。那个老人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找到了自己的鞋,老人没有伤,连皮也没破。我们几个人都傻了眼,一动不动。这时骑摩托车的两个人也从地上爬起来,脸和手掌都是血。这时我发现那两个骑摩托车的人是我们镇中学校长和一名老师。老人对他们说:“我没事,你们走吧!”然后慢慢地向广场的炼功场走去。中学校长一动不动的静静的看着这个老人的一举一动,惊讶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对他们说:你们撞到好人啦,这个老人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不会讹你们的,否则你们就摊上大事了。随后我就站在老人的后面开始炼功,内心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和修炼人的高尚道德情操。从此我坚定的走入大法修炼。

通过学法炼功,我的各种疾病好的非常快,只一个月左右,除视网膜炎还没有彻底恢复之外,而其它各种病都不翼而飞。三个多月后,我的一只瞎了的眼睛奇迹般的恢复视力。

法轮功太神奇了!我的父母、我的弟弟、弟媳、妹妹和侄儿侄女们都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他们都请了《转法轮》,并叫我教他们炼法轮功。就这样我家十人学法炼功小组成立了。我母亲得法时八十岁了,她没念过一天书,但一个多月后,她就能自己通读《转法轮》了。我三弟媳身上有附体,每天很多人来找她看病,她给人家看完病自己就卧床好几天。自从三弟和侄儿侄女修炼法轮功后,把她的神龛扔了,从此三弟妹什么病也没有了。三弟暴烈的性格也变好了,烟酒全戒了。

后来,我们村二十多人走進了大法修炼,老年的、中年的、青年的和孩子们都有,也有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周边的几个村也有很多人来我们村学法炼功。

修炼后,我的争斗心、名利心也都变淡了,记得九四年、九五年,我为晋级跟中心校长起过严重争执。一九九六年得法后,我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但不争了,连问都不问了。但是我对学校的教育教学更有信心了。我们学校成为全县农村最优秀的学校,代表我县接受省市县各级多次检查,我校连续被县教育局、县政府评为先進学校,还先后被评为市级和省级先進学校。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学校的主任和两名老师合伙到中心校告我修炼法轮功。但我一如既往的对待他们,心中没有一丝怨恨之心。过了一段时间,有教师试探着问我: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没有一点怨恨心吗,比如有人要告你?我淡淡的一笑说:法轮大法的最高法理就是“真、善、忍”,产生怨恨心,不就没有做到忍吗,修炼人就要严格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后来,我还给告我的那个老师的儿子介绍了一个非常般配的对像。这个老师原来是我的学生,他拽着我的手掉着泪说:老师,我对不起你。

我村大法弟子都严格的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夏天村里的街道脏了,都主动的去清扫,冬天街道有积雪,都起早去清理。我村的村干部都说:法轮功太好啦!如果人人都学法轮功,社会就安定了,也有希望啦!

当日前一篇文章: 讲真相中见证正念威力
当日后一篇文章: 仙乐飘飘龙凤飞 金可记白日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