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所、监狱折磨 吉林榆树市朱海山含冤离世

法轮大法明慧网

首页
按栏目浏览
按日浏览
遭劳教所、监狱折磨 吉林榆树市朱海山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城发乡法轮功学员朱海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讲真相,曾被劳教迫害一年,二零一零年又遭非法判刑三年半,遭酷刑折磨,身体被迫害出严重的心脏病,血栓、高血压、胸积水状况,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老人生前曾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朱海山老人一九九七年学炼法轮功,他帮助邻里乡亲,不求回报,和蔼可亲,深受乡亲们的爱戴,是有口皆碑的大好人。在修炼前,他患有胃病、肺病、肩周炎、肾炎多种疾病,未老先衰;修炼后疾病痊愈,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他乐于助人,帮助不识字、家庭困难的学员。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他与同修们走遍了家乡和周围的乡村,传播大法的福音,悬挂真相条幅、诉江展板,散发真相资料。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向世人赠送神韵光盘时被恶人诬告,遭绑架,送榆树市看守所关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榆树法院两名法官去榆树看守所不履行正当法律程序,非法冤判朱海山三年半。在四平石岭监狱,朱海山老人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遭恶警酷刑摧残:打嘴巴,坐小板凳、电棍电击裆部等,满口牙齿被打松动全部掉光。肉体与精神的残害,使朱海山出现严重的心脏病,血栓、高血压、胸积水,去长春外诊,抽出七斤多水,没等抽完就被拉回四平监狱搞“攻坚”(强制转化)。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从冤狱回家后,朱海山老人又遭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以下是朱海山遭迫害的经历:

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朱海山老人因向民众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公安局警察绑架,并送到九台前饮马河劳教所遭迫害一年。期间,长时间被劳动奴役,当时,那个劳教所是种水稻,每天都必须完成定额的劳动任务。因为拒绝写所谓的“五书”(就是不修炼和诬陷大法的内容),他被加重劳动任务。

劳教所强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采取各种方式,有时不择手段。学法轮功的人到了那里,被打嘴巴是常事,警察教唆犯人打法轮功学员。朱海山老人也曾因不接受他们的所谓“转化”而遭电棍电击。电他的那个警察人们叫他高科长。

在饮马河劳教所不转化,劳教期到了也不准回家,警察勒索家人二千元钱,才算到期回家。

劳教所的迫害给他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一年后回家阴影还久久不能抹去。

在北京奥运期间,当地派出所和市“610”等把他当作重点,到家搜不到他,就逼迫家人必须交出人来,说一些威胁的话,派出所警察勒索一千元钱。

三年半冤狱

二零一零年七月份,朱海山老人到邻村给民众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碟,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绑架,被当地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送四平石岭监狱关押迫害。

朱海山老人当时是被非法关在十一监区,因为不接受他们的所谓转化那一套,曾被定为攻关转化对象,先从心理上进行恐吓,把人弄到一个满屋子挂的各种刑具的地方,使你感到如不转化,这些刑具都会用来折磨你的。当时有一李姓警察,拿着那种高压大电棍,威胁朱海山老人:“说不说,不说就来这个。” 老人当时很坚定,当然不会说他们想听的。他们开始用高压大电棍电他臀部,当时被电棍击倒,他们继续电。 十一监区的周监区长还帮着恶警摁住他。后来看他不可动摇的意志,周监区长又来找台阶下,说,算了,这么大岁数了。这才结束了这次的折磨。

但狱警并不甘心,一次,为了转化朱海山老人,周监区长住在监区四、五天。这次迫害,他们找了个刘干事,此人喝点酒就会魔性大发,专用电棍电朱海山老人的裤裆处,直至把他电的晕了过去,才罢手。李姓警察说:“叫你这样死还便宜你了,叫你生不如死。”他和刘干事一起电,刘干事就象疯了一样,一边电一边大叫你还炼不炼,我叫你炼!

二零一二年四月因心脏病、血栓、高血压、胸积水,老人被送去长春外诊,抽出七斤多水,没等抽完就被拉回四平监狱搞攻坚(转化)。也许是看岁数大和多病的份上,所以用了另外一种手段对付,一次王警官问他你还能写字吗,他说拿不好笔,王说试试看,我就放心了。朱海山老人吃力的写出来自己的名字和几个数字,是王警官叫这样写的,写完后拿走了,不到二十分钟,进来四个刑事犯,王警官又问:你还炼不炼了,朱海山老人说炼!然后这四个人把他按到桌子上,往在他写过名字他们又写了内容的纸上摁上手印。

家属曾经要求保外就医,他们不允许。家属要求陪护就医他们也不允许。

当日前一篇文章: 重庆江北区罗妹儿被困家中逾一周(图)
当日后一篇文章: 大庆韩桂荣遭冤狱四年、流浪八年多